《苍穹神剑》

第五章 再入江湖

作者:古龙

四年,好像在一晃眼间就过去了。

熊倜跟着飘然老人,隐居在泰山,已经苦练了四年的武功了。

四年,江湖上起了很大的变化。

江南第一的江宁府鸣远镖局瓦解了,金陵三杰中的断魂剑与神刀霸王已不知去向。

峨嵋的孤峰一剑边浩,自峨帽绝顶,巧得失传已久的“玄女剑法”秘笈,成了江湖上数 一数二的剑客,和江苏虎邱飞灵堡的出尘剑客东方灵,被武林中并称“双绝剑”。

粉蝶东方瑛,多次拒绝许多年轻豪杰的婚议,不知她在等待什么。

西河绿林道的总瓢把子,笑面人屠申一平忽然中毒而死,河北绿林道群龙无首,登时大 乱,一个名叫铁胆尚未明的青年豪客,在两河绿林大会上,技压当场,取代了申一平生前的 位置。

白山黑水之间,出了个贩马大豪,他的“落日马场”占地千顷,此人别人只称他为“虬 须客”,不知来历姓名,他有个女儿,叫做“雪地飘风夏芸”,更是东三省新近崛起的成名 女侠。

北京著名的老镖头,银钩孟仲超,在走镖山西的时候,得罪了天阴教,被天阴教新扎起 的龙须坛主单掌追魂单飞,一掌击断双腿,亡命天涯不明下落。

最令江湖人谈之变色的是,无阴教的势力日益庞大,天阴教徒充斥江湖,黑白两道,都 有他们的势力,江湖中较有名气的好汉,如七毒书生唐羽,金陵三杰之粉面苏秦王智逑,海 上称尊的海龙王赵佩侠,山西临汾的吴钧剑龚天杰,洛阳大豪五虎断门刀彭天寿,以及劳山 双鹤,洞庭四蚊,黄河一怪,和一些武林中久已归隐的魔头,都被收罗教下,不是真有绝大 来头的武林人物,根本无法在江湖立足。

秋天,当熊倜重回秦淮河的时候,人事已然全非。

朱若馨早就受不了烟花客的摧残,自杀而死。留下朱若兰伶仃一人,依然在忍受生命的 苦楚。

熊倜想起出尘剑客东方灵,是个仗义疏财的人,便想到把若兰救出苦海,寄托给东方 灵,然后再走遍天涯,了却自己的恩仇。

因此,他同若兰商量好,要若兰收拾些细软,雇车买马,直往苏州虎邱奔去。

虎邱山本是苏州的名胜,林木葱笼,景色甚美,那飞灵堡就在虎邱山下,依山傍水,建 着一大片院落,外面建着围墙,三五壮丁、此刻正站在堡门外,看见有车来了,便迎了上来。

熊倜策马走上去,那壮丁躬身道:“这位可是来英雄会的。”

熊倜翻身下了马,说道:“不是的,我特来求见堡主,麻烦你入内通报,就说江宁熊 倜,远道求见堡主。”

那壮丁走了进去,片刻,一个长衫汉子飞步而出,老远便抱着拳说道,“来的可是江宁 府的熊倜大侠,快请先进去,堡主就来恭迎大驾。”

须知熊倜名震江宁,泰山一会后,更是武林中大大有名的人物,那长衫汉子乃是飞灵堡 里的管事,听得熊倜来了,连忙迎了出来。

过不一会儿,出尘剑客东方灵带着几个壮丁大步而出,见了熊倜大笑道:“今天是哪阵 风把大驾吹来了,想得小弟好苦呀。”

“熊倜也忙拱手为礼,说道,”久违堡主风范,小弟也是想念得很,久想前来问候,却 苦不得便,今番惭愧,却是有事要相烦堡主了。“东方灵握着熊倜的手道:“快不要说客气 的话,这样说不免见外了,你来得到真是凑巧,江南的豪杰,差不多已都在我堡中了。”说 完哈哈大笑。

又看了那车子一眼,疑惑他说道:“快请进去说话,那车中的可是宝眷?”

熊倜道:“车中是小弟家姐,小弟浪迹无定,不能照顾家姐,忽然想起堡主高义,故此 不嫌冒昧,想将家姐寄居在此,家姐若能得到堡主照顾,小弟就可放心了。”

东方灵疑惑顿解,忙说道:“原来是令姐,快请进去,令姐不就等于小弟的姐姐一样, 这是小事,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说着就叫壮丁将车子迎进堡去。

熊倜与东方灵进得堡来,只见房宇栉比,气派甚大。

转过两排房子,是个极大极大的广场,此刻四旁俱用巨竹搭起棚子,正中是一个大台, 四周围以栏杆,这时棚里高朋满坐,俱是豪士。

熊倜远远地看见了,说道:“这里看来,想必就是堡主的英雄大会,小弟在道路上已听 人说过,只是小弟却不想进去,不知堡主可否先带小弟人内,安顿家姐再说。”

东方灵说道:“那个自然,我先带熊兄到敝舍去,舍妹对熊兄,也是想念得很呢!”笑 了几声,又说道:“只是这个英雄大会,熊兄一定要参加的,江湖朋友,谁不希望能一见阁 下的风采呢1”熊倜听了,也觉得有些得意,却不好答话。

东方灵带着他三转两转,走到一个门前,指着说:“这就是寒舍了。”

“熊倜跟着他走了进去,只见那是个极大的花园,前面是三间倒轩,被树影遮得暗层层 的,沿墙的假山石,种着各式的花木、只是已进深秋,只有菊花,仍然在盛开着,被斜阳照 得一片金黄。东方灵又指着那三间倒轩说:“这是小弟夏日读书的所在,正厅还在前面呢。”

转过倒轩,忽见十亩荷池,虽然荷花全部谢了,望去仿佛仍有缕缕清香。

荷池旁架着重叠回廊,是座极精致又宽敞的屋子,被一座大假山向西挡住,假山上梧、 榆相接,替房子挡住了西晒的阳光。

熊倜和东方灵走进房里,见东方瑛正陪着朱若兰坐在厅里说话呢。

东方瑛红着脸对熊倜笑了一下,就拉起若兰来,对东方灵说道:“这个就是我哥 哥……”

朱若兰红着脸福了下去。

东方灵也躬身说道:“熊……”

他竟不卸该怎么称呼才好,说了个熊字,就接不下去了。

熊倜忙笑道:“此是小弟的义姐,姓朱,却是从小带着小弟长大的。”

东方灵尴尬地笑道:“朱姑娘千万不要客气,熊兄和我不是外人,朱姑娘在此,就请像 在家里一样好了。”

熊倜说道:“堡主的高义,小弟也曾和家姐说过,家姐也敬佩的不得了,是以小弟才不 嫌冒昧地跑来了。”

东方瑛娇笑着说道:“你们别堡主,小弟,熊兄地称呼着好吧,听得人怪不舒服的。”

东方灵笑道:“正是应该如此,我们还是免了这些虚套最好。”

此刻忽有一个小童过来说道:“外面有个壮丁,进来说英雄会上的英雄们都等急了,问 堡主怎么还不去呢。”

东方灵笑道:“我只管着和你们说话,却把外面的客人都忘了。”

东方瑛娇笑道:“让他们等等好了。”

熊倜说道:“你们自去无妨,我陪家姐在这里坐好了。”

东方灵道:“贤弟却是一定也要去的,朱姑娘若是有兴,能一起去更好。”

若兰刚想推辞,东方瑛却一把拉住她说:“一齐去看看有什么关系,我陪着你就是了。”

广场里的竹棚分四面搭起,甚为宽敞,每一个棚里摆着十余桌酒筵,只要有人坐着,便 立即摆让酒菜,此刻三问敞棚,都几近坐满了。

正中朝外的那一棚,是留做主座,和招待些较为知名之士,此刻却只疏落地坐了几个 人,其中有武当的四仪剑客凌会子,丹阳子,玄机子,飘尘子,武林中称之为武当四子,此 四人,行侠江湖,甚是正派,此外尚有太湖三十六舵的总舵主展翅金鹏上官予,四川峨嵋孤 峰一剑边浩的两个师妹,峨嵋双小徐小兰,谷小静,但孤峰一剑,天山三龙却未见来到。

东方灵向四周抱拳道:“小弟这次请各位来,实在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小弟想着与江南 诸侠,近日甚少联络,特地请各位来聚一聚。想不到的是,居然惊动了武当,峨嵋两派的剑 客,和太湖的总舵主上官老英雄,小弟既是高兴,又是惶恐。,”此外,还有一位大大有名 的英雄,想不到他也巧适逢此会,那就是昔年泰山绝顶,群英大会上独抗天阴教,名传江湖 的星月双剑和飘然老人的衣钵传人熊倜,小弟更是高兴得很。“”此次盛会群豪,实是我飞 灵堡建堡以来,最大的快事,各位若是有兴,不妨在正中的英雄台上试试身手,文人騒客 们,击鼓行令以助酒兴,我辈武林中人只好击剑行拳了。“”但此会只是欢叙之会,过招也 是点到为止,各位之中若有什么揭不开的梁子,却不可在此煞了大家的风景。“、”小弟话 已说完,请各位尽可能欢饮,飞灵堡虽无长物,但水酒还能供应得起。“四棚诸豪,一阵鼓 掌欢呼,便痛饮起来。熊倜彬彬有礼和沉默寡言的性格,引起武当四子极大的好感,坚持要 熊倜日后到武当山去一游,熊倜见能得武当四子的邀请,也是高兴,何况武当派,久为中原 内家剑派正宗,武当山更是武林中人人景仰的所在,便一口答应了。峨嵋双小徐小兰,谷小 静,和粉蝶东方瑛本是好友,这次她们前来飞灵堡,也是东方瑛邀来的、此刻笑话风生,席 上只有她们讲话的份儿。过了一会,英雄台上居然有几个人上去打了两趟拳,练了一段剑, 但俱都是些普通武功,哪能入得了这些人的眼里。原来出尘剑客东方灵此次柬邀英雄会,还 真个是为了他的妹妹。他虽知道东方瑛心目中有了熊倜,但熊倜自泰山大会后,江湖中从此 没有消息,而自己的妹子的年龄却一天大似一天,来求婚的人、她又多不中意,他想总不能 这样耽误下去。他这才聚诸雄于飞灵堡,想在其中物色一个年少英俊的人物,来做自己的妹 夫,此刻一看,却俱是些第三流的角色。”但他反而高兴,这原因是熊倜居然突然来了,他 本是最好的人选,自然不必再去挑选了,只是熊倜心里如何,他却没有想到,他以为妹妹允 文允武,人又美貌,熊倜岂有不肯之理。

此刻英雄台上,有两个人正在过招,一个使的是“劈挂掌”,一个使的是“少林拳”, 一招一式,倒也有儿分功力。

东方瑛娇笑道:“你看看这些人,倒还真上台去打,谷姐姐,徐姐姐,我们也上去练一 段好不好?”

谷小静哎哟了一声,说道:“你可别找我,我可不行。你要真有本事,不会去找别人 去,怎么就会欺侮我呀。”

说着,她眼睛却瞅着熊倜,意思是叫东方瑛去找熊倜,原来东方瑛曾经已将心事悄俏地 告诉过她们。东方瑛粉面绯红;伸手就要打她。

朱若兰久历风尘,什么不懂,此刻一看,便知道这位小姐对熊倜早有意思,她也甚是喜 欢东方瑛的天真,便希望熊倜能和她结合。

于是朱若兰说道:“我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嘴严得厉害,什么都不肯说,我跟他 在一起这么久,连他会武功都不知道,今天非罚他练给我们看看不可,他要是不练,我第一 个就不答应。”

徐小兰答道:“这样敢情好,我们东方大妹子也正手痒得紧,就让他们两个一起上去练 给我们看看,你们可赞成不?”

东方灵喜道:“好,好,哦也赞成,我还出个主意,三十招之内,要是谁也不能赢了 谁,就算不分胜负好了。”

原来他知道熊倜是当代第一奇人之徒,怕妹子不是他对手,若败了面子上不好看,这才 想出这个主意,他想妹子三十招总可以应付了。

熊倜听了,实是一个不愿意,望着武当四子,希望他们阻止,哪知武当四子也是笑嘻嘻 的拊掌赞成,原来他们也想见见熊倜的武功。

此时比武台上,动着手的两人,已分出了胜负,那使“少林拳”的,一招“黑底掏心” 被对方避开了,招式用了,肩着着实实被劈了一掌,倒在台上,幸亏他身体结实,爬了乞 来,含羞带愧地走下台。

那使“劈挂掌”的,一招得手,向四周一拱拳,算是回答了四处疏落的掌声,仍不肯走 下台去,意思是还想接个两场。

东方瑛紧了紧衣服,跃跃慾试。

熊倜见了暗暗叫苦,他实不愿出手,尤其对方是个女子,又是东方灵之妹,胜了固是不 好,败了却又算个什么。

哪知台上又跳上个直眉愣眼的汉子,和那使劈挂掌的动起手来,熊倜松了口气,暂时总 算有人替他解了围。

他见上去这人,也是个寻常把式,心里有些失望,暗忖:“江南偌大个地方,难道其中 竟没有藏龙卧虎……”

他一眼望去,见那使“劈挂掌”的又以一招“牵缘手”胜了一场,他闰光如炬,见这汉 子的这一招“牵缘手”用得甚是巧,而且含劲未放,似乎此人武功还不止此,只不过没有使 出来罢了。

这时比武台上,也有人轻轻“咦”了一声,虽然声音极为轻微,但熊倜耳目异于常人, 在这喧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再入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穹神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