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神剑》

第九章 武当大会盟

作者:古龙

三粒耀眼的钢珠,脱手飞出,手法虽不及田敏敏那么奇妙莫测,但是近在飓尺,跳丸飞 星,而角度又那么奇巧,像有力量操纵着,迂回折射。

边浩一领马缰,拍马窜出丈余,身体也猛然一俯,平贴马背,躲过攻击的钢珠,并且故 意地拍马驰去。他心中有个算计,这一带树林就在官道旁,多少有碍他的举动,万一更不巧 熊倜在此时出现,那可更使他受窘了。夏芸并没有觉察危机,一味拍马直追。

双骑一前一后,渐渐离开了绵延半里多的树林,以他们的骑术之精,不过极短的时间。 所以后来熊倜尚未明与常漫天田敏敏相遇,未能在附近找着夏芸,又这样轻易地失之交臂了。

前面是一片荒凉,梁子湖畔一片芦苇地带,湖水白茫茫一望无际,几片帆影点缀在碧波 上面。

最近处渔村茅舍,也在一二里外,这地方对于他是非常理想的。

边浩拨转马头,抱剑提防着这位姑娘,微风吹拂着夏芸的秀发,在马上花枝颤摇,益增 妩媚。

边浩这里几乎纯是戏弄的态度,向她说:“姑娘,我们再谈谈,小可孤峰一剑边浩,只 还未请过你的尊姓芳名!以姑娘的控马之术,想必是塞外一颗明珠了。”

夏芸冷笑道:“你报出姓名来,难道我就不敢斗你这南北双绝剑么?”

边浩离橙下马,笑着说:“那小可就奉陪姑娘玩玩!听说姑娘怒拔武当派丸宫连环旗, 使我钦佩莫名呢。”

夏芸星眸一凛,喝道:“少说废话。”

夏芸从马背旋落地上,手中皮鞭一抛一打,使出“狂飙鞭法”,宛如半截乌龙,风声虎 虎,亘取边浩。

边浩剑影缤纷,使出生平绝技玄女剑法。

夏芸鞭影丝丝,漫天风雨,一连串“云如山涌”、“雨洒蓬莱”,几招猛攻,使边浩也 为之咋舌,摸不清她的门路。

边浩剑落如同风雨骤至,排空荡气,剑影初时蒙蒙洒洒,瑞雪纷飘,继而如同疾雷奔电 光气萧森,夏芸竟被他裹在一团剑影里。

边浩剑法独得秘传,声势不逊于四仪剑客之首的凌云,不过他没存心伤她,下手让着许 多,夏芸方能勉强支持。自然这种局势是不会永久维持下去的,边浩面对着她,娇躯宛转, 柳腰款款,更可以饱餐秀色。

边浩终于找到了机会,乘她挥鞭猛点他腰腹之际,撤剑环臂,欺身斜进,一招“春雨绵 绵”,剑光溜向夏芸玉腕,一团耀眼云花,疾掣而下。

夏芸拼了几十招,心里暗说:“号称南北双绝剑的,也不过如此罢了!让你知道我雪地 飘风也非弱者!”

但人家这次剑花逼来,如不撒手丢鞭,就无法问让,夏芸过分倔强,骄躯往左方飘旋, 虽足闪过边浩这一绝如,却恰好把左边身子凑近了他,边浩猿臂轻伸,铁腕已蓦地握住了她 的左臂。

夏芸懊悔没有用田姐姐所授暗器对付他,这时已落入边浩掌握之中,急得一声尖叫,想 摔臂挣脱,更怕他进一步来什么花样,猛一回鞭横抽边浩那只讨厌的手。

边浩剑影又起,挣的一声把那短短的马鞭又削去半截,剑花在夏芸脸上划了圈儿,夏芸 只有闭目等人宰割了,可是他又很快的把宝剑擎回。

边浩嘻嘻笑了,笑得非常得意,渔翁钩上了大鱼,鱼儿已经上钩,只看他愿意如何处治 捞获到手的猎物。

边浩态度更使她难堪,已紧握夏芸玉臂,用力一带,夏芸几乎要扑跌人这讨厌男人怀 中,如何不又羞又急,边浩反而柔声细气的说:“姑娘累了吧!像姑娘这一套奇妙的鞭法, 小可还是初次碰上呢。姑娘可别生气,败在孤峰一剑手中,也是很光荣的呀!”

夏芸自入关以来,这已是第三次吃人的亏,而最使她难堪的就是边浩那副贪婪的眼光, 和那种存心玩弄的态度。

这时近侧芦苇察察响起,蛮苍老的笑声大作,教训小孩似的口吻,喝道:“你这个刁钻 娃娃:怎么在此欺侮女娃儿?我老头子上次江边要打你的屁股,被你娃娃飞了!这次可不能 轻饶了!照打!”

两人正在厮扭之际,突然毛耗绕的飞来一团黄彩,拍的一声,恰好打中了孤峰一剑边浩 抓住夏芸的一只手,边浩不由得大吃一惊,那件东西忽啦散落地上,却是一盖枯干的苇叶, 纷飘四散。

可是边浩这只手竟如挨上一记极沉重的大银锤,痛人骨髓,皮肉慾裂,他手臂很自然的 一松一缩,夏芸乘机往旁边闪出丈余。

不说何时面前已出现了一高一矮两个枯瘦如柴的老头儿,而那矮老头,盘膝坐在沙上, 正扬起右手向边浩招呼道:“你这娃娃,快过来领打,不折不扣上次的一百下屁股,以后你 要记住,不许欺侮女娃儿!”

边浩急忙跳上马背,择鞭疾走,仍向那片树林穿林刀没。

坐着的老头向那高个子老头说道:“这女娃生得模样怪可怜的,你说该怎么处治她?不 过不能打屁股,另外还有什么办法?”

身材高些老头也发愁说:“我也想不出好办法,姑且饶她这一次,她是无心冲犯了我 们:先问问话,别让她也跑掉了!”

夏芸被他两一问一答,弄得啼笑皆非,心说:“谁冲犯了你?再无理取闹,抽你这两个 老家伙一顿鞭子!谁耐烦理你!”

矮老头子双手一挥,仍是坐着的姿势,已飘若飞絮,拦住了她。夏芸撮口轻嘘,把她这 匹称心的马招来身畔,夏芸猛见矮老头施展上乘“流星移位”轻功飞来,心头一震,慌忙向 马背纵上,准备一溜了之。

矮老头又随手一拉,相隔七八尺远,一股无形潜力,裹往她的娇躯,不由往下一沉,通 的又跌落地上。

夏芸可不敢十分倔强,眼里泛出泪光,恨恨说:“老怪物!你使什么坏!为什么不让我 走?我要赶快找我的熊倜哥哥。”

老头偏着头思索一阵,笑道:“熊倜?这人老头子似曾相识,正有句话让你带个口信给 他,可是女娃娃,你认识的小伙子倒不少呢!”

这话一说出,夏芸怎么受得住,一直红到耳根,心里暗骂:“缺德的老鬼!赏你几粒钢 丸,让你再敢贪嘴胡嚼!”

夏芸一提起熊倜,那可爱的俊影,立时使她心头一甜,甜美的回忆,竟使她不胜怅惆, 忘记了对付这可厌的老头,夏芸又如何肯虚心下气和他们答话。

高些的老头皱皱眉笑说:“让她走吧!上次已经把重要路线图当面交给熊倜那娃娃,不 过贯日剑也是昆仑旧物,应该与倚天剑同归玄清洞府,姑念天阴教大患未除,应该暂时交他 保存一段时间,话得说明白,毒心神魔虽知道倚天剑关系着武林的劫运,他还未明了双剑的 来历呢!”

矮些的老头也皱眉发愁说:“那娃娃人极聪明,可是没有适当的伴侣,配上他一块儿练 剑,绝难发挥这两仪和合的妙用,又怎能担当这一份重任,这事还得费我们无限心机。”

高老头对夏芸说:“女娃娃!记住见了熊倜,就说江干二老吩咐,赶快去峨嵋取回倚天 剑来,然后携带双剑,到昆仑访晤银杖婆婆学习合剑,女娃儿你也跟着去一趟,看看你有缘 还是无缘。”

二老说完,扭头向自茫茫的湖中走去。

夏芸在斜阳古道上,拍马来回奔驰寻找田敏敏,却未能遇上,一赌气,放马一直沿大道 驰去。

当晚投宿山镇上一家小客店,低矮的瓦房,肮脏的床被,使她心里更添一层烦恼。

突然店门外马蹄声如潮涌至,店里伙计迎进来三位黑色劲装的汉子,笑语喧天,旁若无 人,一直走入三大问上房里。

伙计如同接下财神,忙不迭穿棱一般伺应。

这三位豪气于云,说话声音很高,夏芸疲倦地躺在铺上,却被他们一番话惊醒起来。

只听得其中一人狂笑说,“单大哥,三湘豪杰,我洞庭四蛟号召一下,哪一个敢不投诚 响应?何必单单要收罗拉拢这个姓熊的小子?”

另一人沉吟道:“教主这么分派下来,必有他的用意!吴大哥知会本教各处的人,注意 一下熊倜的行踪。”

先那人又哈哈大笑说:“小弟若碰上他,倒要先会会他这位武林三秀!”又问说:“玄 龙堂主仇老前辈现在坐镇洞庭,据说还准备一次大规模举动,单大哥是自总堂来的吗?其详 可得见示一二吗?”

答话那人笑道:“倚天剑得而复失,若不把这口剑我回来,本教的声威从此扫地!这次 夜袭武当,又不能得手,所以龙凤各堂堂主坛主,齐集此间,重作一番部署,事关机密,尚 未作最后决定。”

复芸一听别人提起熊倜,不由竖起双耳,留心谛听底下的话,却使她颇为失望,显然这 些人也不知道熊倜的行踪。夏芸生长关外,北方天阴教崛起,颇有所闻,她父亲虬须客却闭 门谢客,绝不与江湖豪杰往来。

夏芸既听出这三位是天阴教下爪牙,天阴教势力弥漫南北各地,虬须客力戒她入关以 后,不可和他们冲突。

夏芸又泛起了一个错觉,她以为天阴教下这三个汉子既然是访寻熊倜,他们眼线又多, 不比自己孤零零一个人误走误撞,来得容易吗?跟着他们走,不是倜哥哥很容易的可以找着?

次晨,梳妆就道,她尾随在那三个黑衣人马后。而这三位又是向北奔驰,依然又把她引 向昨天那条路上来,黑衣人中一位年纪略大些的,虬筋栗肉的汉子,有意无意地不时回头望 她一眼。

梁子湖白茫茫的水色,又在远处浮现,而那片树林,也在柔风披拂中。

夏芸随着三人,行行复行行,秋阳皓皓,照射着官道上风尘扑面的行旅。

这种无意义的追逐,也可说是盲无目的的奔波,突然被后面驰来的一片铁骑声,震颤了 她的心弦。

夏芸无意中扭头望去,一连串匹匹骏马扬尘而来,立时使她大为震惊。来的竟是飞灵堡 出尘剑东方灵和他的妹妹东方瑛,另外两位玄冠羽衣,黄穗子宝剑在身的道士,尤其使她魂 不附体,正是四仪剑客凌云子和丹阳子。

夏芸如惊弓之鸟,急忙施展她精湛的骑术,短鞭一扬,纤足一夹马腹,她深悉马性,纵 辔飞驰,脱离后面这四位扎手敌人的追袭。

而这出尘剑客兄妹却并不是专门来找她为难的,凌云子和丹阳子二马在前,远远早看清 了是他们二次下山游大的猎物。

可恶的前面三位黑衣人,却把坐骑一排儿横列,并辔而驰,几乎占完了全部道路,使后 来的她无法飞越而前。夏芸把马头一带。

她若不是精于驭马,早和三个黑衣人撞在一起了。

后面的骑声越来越近,丹阳子已远远喝道:“夏姑娘慢走,贫道还要屈尊芳驾回山一趟 呢!你不想见见熊倜么?他正在武当恭候你呢!”

夏芸气得花容惨变,眼前又被天阴教三位拦住去路,吃过一一次亏,自然学一次乖,以 逃走为最上的妙策。

她对于凌云子的剑法,仍然心中不服,只是自己单身一人,连个趁手的兵器都没有,怎 么迎敌这四仪剑客中两位扎手敌人?

她摸摸袋中田姐姐的钢丸奇妙暗器,她不相信卧己凭这小小珠丸,可以制敌。

急得她向前三人嚷道:“请你们让开点,后面有仇人追拿我!”

丹阳子一马当先冲来,前面三位天阴教下龙须坛主单掌断魂单飞,洞庭四蛟神眼蚊袁 宙,铁翅蛟龙化宇,一齐泼刺刺拨转了马头,他们听见身后娇滴滴女孩子的叫唤,都掉转头 来看看是什么回事。

龙化宇和袁宙被她这秀美无伦的丰姿照眼生花,愕然一怔,单掌断魂单飞也骤然谅艳, 艳绝尘寰夏芸,使他也感到意外。

丹阳子催马急驶,转眼就快到眼前,夏芸喘吁不止,急得一扬手,先飞出四粒巧妙的钢 丸,精光射目,嗡嗡嗡向丹阳子飞去。

丹阳子没防这姑娘突下辣手,四颗晶光射眼的钢丸,分上下两路,吕字形飞袭过来,忙 在马鞍龙形一式,俯身躲避,上面两丸擦背而过,其间不容一发。

下面射来两颗钢丸,却突然互相一撞,妙在一撞之后,各划个半圆弧形,分自左右两方 折射而下。

丹阳子没料到夏芸竞有这一手绝技,他陡然地勒缰住马,两枚钢丸向他斜掣而下,呼呼 带起两缕寒风,要翻身怎能来得及呢?

所幸第二匹马上的凌云子,也已冲到附近,他就马上一个穿云纵身形离鞍,斜斜跃起, 手中马鞭一挥,挣挣两声响,把两颗钢九一齐磕飞,可是丹阳于已吓得冒出一身冷汗,反手 拔剑已防她再次飞丸袭击。

凌云子跳落马前,厉声喝道:“姑娘休使暗器伤人,贫道今天要让你领教几手本派镇山 剑法,快亮你的兵刃吧!”

出尘剑客兄妹也催马来前,东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武当大会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穹神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