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神剑》

第八章 武当之行

作者:古龙

两人略为将息,便辞别了常漫天夫妇,赶往武当山上去。

武当州本是楚北最有名的一处山岳,山属巴山支脉,周围八百多里,有三十六悬崖,二 十七高峰。最高之处,名天柱峰,那就是真武修炼之地。此外还有南崖、五龙峰、紫霄峰、 展旗峰等,都是道家清修之处。

高峰白云深处,三两苍鹰在低低盘旋着,地上的野兔,急剧地在野草丛中飞奔,清阴扑 鼻,晨露迎面,端的是个好去处。

熊倜及尚未明不觉心神为之一爽,只见遍山弥道,都是些苍松碧竹,十分地幽静,连个 樵夫都看不到。越过一道并不太高的山岭,忽见对面一座高崖,高崖上流下一股瀑布,像是 一条极长的自练,摇曳无际,澎湃溅玉,击在山石上,溅起无数水珠,又轻轻缓缓地轻轻弯 曲着流了下去。

下面是一条很宽很深的山涧,涧水也在奔腾着,他两人举头一看,就见高崖上刻着三个 大字“解剑泉”,笔力雄浑,不知是何人手笔。

尚未明道:“这里就是解剑泉了,想来玄观、真武庙也就在前面了,怎地却还不见人 影?”

熊倜手一指道,“那不是吗?”

前面缓缓行来两个身穿深蓝色遣袍的年轻道人,熊倜及尚未明迎了上去。

两个道人中身材较矮的道:“两位施主可是到玄真观去替真武爷爷上香,施主身上若有 佩剑,就请在此处解下。”

熊倜道:“在下专诚来拜访武当的四仪剑客的,就请两位道兄代为转禀一声。”

那道人道:“原来两位施主是来找护法的四位师叔的。不过……”

熊倜已自会意。道:“在下身上的剑,本应立刻解下,只是此剑不是凡品,不知两位道 兄能否通融一下,等在下见了四仪剑客再说?”

那道人微一沉吟,道:“这个贫道倒不敢做主。”

另一道人道:“最好请两位就在此稍候一下,等我去禀过师叔再说。”又道:“七师 弟,你就在这里陪他们一下。”

过了一会,远远来了三个蓝袍道人。除了方才那年轻道人外,另外两个都留着长髯,其 中一人道:“两位施主可是来找丹阳、玄机、凌云、出尘四位师弟的?”

熊倜道:“正是。”

那道人的神色极为傲慢,冷冷他说道:“他们四人已经云游去了,施主有什么事,跟贫 道说也是一样。”

熊倜道:“四仪剑客难道全出去了吗?”

那道人道:“出家人不打谎语。”

先前的道人说:“若是十分重要的事,跟贫道说也一样。”

熊倜道:“四仪剑客既不在,就请道长们带在下去参拜妙一直人,在下……”

那两个长髯道人一起仰天长笑,打断了熊倜的话。

头一个道人冷笑道:“施主未免将事情看得大容易了吧,掌教真人,岂是你们随便见得 的?”

尚未明怒道:“要怎样才能见得?”

那道人又长长一声冷笑,道:“这位施主倒横得紧,可是将我们武当派不看在眼里?”

尚未明领袖两河绿林道,在武林中可算一等一的人物:此刻听了这道人傲慢而无理的 话,不禁大怒道:“看在眼里如何,不看在眼里又如何?”“、那道人怒道:“两百年来, 还没有人敢在武当山发横的,我看你恐怕活得不太耐烦了吧?”“尚未明哈哈道:“好一个 出家人,一开口说话,却像强盗一样。”

熊倜也觉这两个人太过无理,正想发话,眼角一斜,却见方才那年轻道人又奔向山上 去,心忖:“难道他又去叫人?”

再一想:“那四仪剑客出山不知是真是假,芸妹妹不知被这些道人怎样了,看来今日我 们不闯上山去,不会得到结果。”

他心一横,喝道:“二弟,这两位道长既然有意指教我们,我们也不必辜负人家的好 意。”

说着话,他进步右削一掌,砍下去却劈向那道人的左颈,喝道:“我就先陪道长走儿 招。”

他一出手便是杀着,意思是想快些解决这两位道人,闯上山去。

那道人连声冷笑中,避开此招,身手亦自不弱,熊倜致敌机先、连环运掌,将他逼得缓 不过气来。

尚未明一看熊倜动手,他岂肯闲着,寻着另一个道人打了起来。

那年轻道人在旁看着,却不动,竟像是有点事不关已的样子。

那两个长髯道人,本是玄真观藏经阁的高手,只因他两人脾气太暴,在外面犯了杀戒, 是以武当掌教便令他两人在藏经阁里闭门思过,哪知今日又犯了老毛病,三言两语,便和人 家动起手来。

但这其中亦有缘故。

原来夏芸被四仪剑客和东方瑛送到武当山后,心中又气又急,又在怪熊倜:“你难道在 隔壁那问房里却不知道我被人劫走了?”又不禁有点后悔:“我真不该惹来这些麻烦。”

东方瑛还没有上山,便走了,她也不无后悔:“其实我真不该做这件事,被哥哥知道 了,一定要骂死我了,唉,我还不是为了他,可是他知道了,恐怕会更不喜欢我了吧。”

四仪剑客却是扬扬得意,认为已替武当派我回面子来了。

他们回到玄真观寺,掌教真人正在坐着,他们就将夏芸软禁在藏经阁里,请那两位长髯 道人,也就是四仪剑客的师兄,苍玄、苍荆两人看守着,苍玄、苍荆虽是四仪剑客的师兄, 但是在派中的地位,却不及四仪剑客,武功也比四仪剑客差些,他两人见四仪剑客要他们看 守一个女子,虽是不愿,但也无法推托,但暗中却不免要埋怨几句,道:“这样一个小丫 头,也要我们来守着,真是何苦?”

夏芸聪明绝顶,听了这话,便做出娇怯怯的样子来。

于是苍玄、苍荆两个道人更加疏忽,越发不将夏芸看在眼里,只随便将她关在一个阁楼 里,连守都不守着。

夏芸心里高兴,当天晚上,便偷偷地溜走了,须知她武功亦非弱手,再加上心思灵敏, 竞从高手如云的武当山逃了出去。

第二天四仪剑客知道此事,气得踩脚,直埋怨苍玄、苍荆而入,凌云子气道:“师兄们 也是太不小心了,让这样个小姑娘将武当山看作无人之境,日后传出江湖,岂不是个笑话。”

苍玄、苍荆也是气得变色,受了师弟的埋怨,却又说不出话来。

当天四仪剑客又匆匆上山,声言非将夏芸找回来不可,临走时如此这般将事情的始未一 说,他们知道熊倜日内便会寻来,丹阳子道:“他若寻行来时,师兄们就将这事告诉他,并 且还告诉他,夏芸虽然跑了,但我们却一定要将她抓回来,熊倜若再要来管这事,便是我们 武当派的仇敌。”

凌云子却道:“这事若要告诉熊倜,他岂非要笑我武当派无用?”

丹阳子考虑了半晌,说道:“其实著不告诉他也是一样,你还怕日后江湖上没有人知 道?”

凌云子看了苍玄、苍荆一眼,一言不发,便走了出去。

苍玄、苍荆又气又惭,等四仪剑客下山后,便一心想寻熊倜来出气,这日他们走到观门 口时,听到有两个年轻人武当山来找四仪剑客,便知道一定是熊倜来了,所以就匆匆赶来 了,动起手来。

哪知道他们一向自恃的武功,却不是这两个年轻人的对手,身形全被封得缓不开手来。

他们在观里一向人缘不好,后一辈的弟子,更全部对他们不好,是以那年轻道人在旁看 着,根本不管,神色里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熊倜及尚未明立身先将这两个傲慢的道人伤在掌下,掌影翻飞,眼看便要得手,却不料 山上又跑下一人,熊倜应付苍玄,本是绰绰有余,一看来了人,暗忖道:“这武当派倒的确 是不好闯的,马上便来了帮手。”

哪知道道人半路上便高叫道:“苍玄、苍荆两位师兄快住手,掌教真人请这位施主到观 中一见,说是有话要说呢。”

苍玄、苍荆一听掌教真人的吩咐,哪里敢有一丝违抗的意思。

熊倜及尚未明二人,也立刻住了手。

后来那道人来到他二人面前,单手打了个问讯,说道:“敝派掌教真人情二位到玄真观 一叙。”

那道人又道:“数百年来,敝派都谨守着真武爷爷的教训,没有人带着剑上山去,这不 是敝派狂傲自大,还希望施主也能体谅我们的苦衷,将剑留在这里。”

这道人说得极为客气而圆滑,熊倜无法推托,只得将剑解下来。

熊倜双手将剑送到那道人面前。

那道人接过剑来,笑道:“施主请放心,这柄剑想必是神物利器,贫道一定命人在此好 好看守。”

他面上微露出一丝狂做的光芒,接着说:“我想还没有人有这胆子到武当山来抢剑的。”

熊倜知道这武当派的确在武林中享有盛名,是以并不怪那道人的狂傲。

那道人又对苍玄、苍荆两道人说道:“师兄们也请回观去,等一会掌教真人也有话吩咐 哩。”

苍玄、苍荆答应着,面上难看已极,那道人却不理会,将剑交给那两个年轻人,道: “你们好好在此看守着。”

熊倜见道人白面无须,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但神态庄重中却又带着些威严,不禁起了 好感,问道:“道长法号弟子尚未得知。”

那道人微微一笑,道:“贫道飞鹤子,虽然不曾在江湖中走动,却也曾闻得熊大侠的英 名。”

熊倜暗道:“他倒晓得我的姓名了。”

飞鹤道人又用眼睛看着尚未明,道:“这位施主神采照人,想必也是武林中成名的人物 了。”

尚未明见这飞鹤子平易近人,便笑道:“弟子尚未明,只是江湖小卒罢了,哪里说得上 是成名的英雄。”

他以为飞鹤子必也知道他的名头,哪知道这飞鹤子是武当掌门的徒弟,一直随在妙一真 人的身侧,的确未在江湖中走动过,尚未明成名于两河,他也不知道,只说了声“久仰”。

飞鹤子领着他们缓缓向山上走去,此时旭日已升,但山道上仍是阴凉得很,一路上飞鹤 子和熊倜及尚未明随意谈笑,丝毫没有敌意。

他步履安详,脚下尘土不兴,两眼的神光,也是敛而不露,熊倜暗忖:“看来武当派, 倒的确有几个高人。”

婉蜒地向上走了半刻,前面一大片松林中,隐隐露出一排红墙,飞鹤子脚下加快,到了 观门前,熊倜抬头一望,见观门上的横额上,写着三个斗大的金字:“玄真观”。

观门开了半扇,松林里鸟语调啾,松簸鸣然,看去真是个仙境。令人俗虑为之一清。

熊倜及尚未明随着飞鹤道人走进观门,院中打扫得一尘不染,干净已极,有几个道人在 大殿上烧着香,诵着经。

飞鹤子引着他们两人走进东配殿,苍玄、苍荆却转到后面去了。

东配殿上供的神像,正是张三丰真人,手里拿着拂尘,凝目远望,栩栩如生,想来塑造 这神像的必也是个名匠。

熊倜及尚未明看到这内家武术的宗祖,不禁油然而生敬意,走到招垫前,肃然跪了下去。

转出东配殿,又是重院子,再转出这院子,是一个并不大大的园子。

园子里种着的都是松梧柳柏,和翠竹之类的树木,没有花的点缀,使这个园子看起来更 幽雅得很。

走进这园子后,飞鹤子的态度更恭肃了。

他轻声对熊倜等道:“贫僧去回禀家师一声,两位在此稍候。”

片刻,飞鹤道人又走出来,笑道:“家师请两位进去。”

穿出一大片竹林,迸前是几问极精致的房子,门窗都是挂着青色的竹帘子。

飞鹤道人轻轻地走到门口,似乎没有一点声音,门里却有一个清朗的口音说道:“进 来。”

熊倜及尚未明走上两步,飞鹤道人掀起竹帘子,道:“请进。”

房中散发出一般袅袅清香,熊倜及尚未明恭谨走了进去,见朝门放着的塌前,含笑站立 着一个羽衣星冠的道人。

他们知道这就是武林的最大宗派的掌门妙一真人了,只见他清矍的脸上,带着的是温和 的笑容,并没有一点傲慢或是冷峻的样子,这和他们的想法大不相同,但是他却另有一种力 量,使这两个身怀绝技的侠士,在他面前,不觉感到自身的谦卑。

妙一真人的目光,闪电般在他们脸上一转,熊倜及尚未明低下了头,便要下拜,却被他 轻轻拦住了,只受了半礼。

妙一真人微笑道:“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两位果然都是练武人中千百年难见的奇才, 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名动江湖了。”

熊倜极谨慎而小心地将他们的来意说出,并且说道:“夏芸大年轻,不懂世故,还望前 辈能念她无知,饶恕她这一次。”

“原来你还不知道。”妙一真人微笑着道:“那位夏姑娘,贫道根本没有见过她,飞 鹤,你过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武当之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苍穹神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