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

13 男人喜欢到的地方

作者:古龙

田心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机会说。”

田思思道:“你第一次送衣服给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田心道:“那时我知道葛先生就在屋里,所以小姐问我是不是田心,我也不敢 承认。”

提起“葛先生”这名宇,田思思就好像忍不住要打寒噤。

田心道:“后来我故意将茶泼在小姐身上,为的就是要乘机将一张纸条子塞到 小姐的怀里去,谁知你却将它丢到地上了。”

田思思叹道:“那时我又怎么想得到。”

她苦笑着又道:“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想不到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害我?”

田心抿着嘴笑道:“其实人家也没有害你,只不过要娶你做老婆而已。”

田思思皱眉道:“为什么他们要花这么多心机,究竟谁是主谋的人?”

田心道:“葛先生。”

田思思忍不住机伶伶打了个寒噤,道:“他早就跟张好儿串通了?”

田心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

田思思道:“他根本就没有被那冒牌的秦歌点住穴道。”

田心道:“那当然是他们故意在你面前做的戏,好教你更相信那秦歌是真的。”

她叹了口气,又接着道:“其实就算有十个花蝴蝶,葛先生也只要用两个手指 就能把他们全都捏死。”

田思思也叹道:“那人的确很可怕。”

田心道:“据我所知,他武功比我们以前见过的人都可怕得多。”

她忽又笑了笑,道:“但他只要一见杨公子,就好像老鼠见到了猫。”

田思思又沉下了脸,冷冷道:“你怎么知道?”

田心道:“若非杨公子及时来救我,现在我只怕已见不着小姐了。”

田思思道:“那人要杀你?”

田心点点头,道:“他们想必已发现了我跟小姐你的关系。”

田思思道:“可是,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呢?”

田心答道:“王大娘送我来的,她把我卖给了张好儿。”

田思思道:“那天你没有逃走?”

田心摇摇头,叹气道:“我怎么能逃得出她的手掌心?”

田思思“噗哧”一笑,道:“王大娘又不是如来佛,你怎么连她的手掌心都逃 不出?你这位孙梧空岂非一向都很神通广大吗?”

这句话说完,她还是笑个不停。

田心噘起嘴,道:“有什么事这么好笑?”

田思思勉强忍住笑,道:“你有没有看出来,那大头鬼很像一个人?”

田心怔了怔道:“像谁?是不是我们认得的人?”

田思思道:“按理说,你应该认得才对,因为你们本都是从天上下凡来的,一 个是天篷元帅,一个是齐天大圣。”

田心终于明白了,失笑道:“你说他像猪八戒?”

田思思拍着手,笑道:“你看他像不像?……不像才怪。”

田心却摇了摇头,道:“我倒看不出他有哪点像。”

田思思道:“他又能吃,又能睡,一看到漂亮的女人,眼睛立刻就眯成了一条 线,那种色迷迷的样子,活脱脱就像是猪八戒进了高家庄。”

田心叹了口气,道:“但若没有他这个猪八戒,唐三藏和孙悟空这次只怕就难 免要上吊了。”

田思思板起了脸,道:“你为什么总是要帮着他说话?”

田心道:“因为我佩服他。”

田思思眨了眨眼,忽又笑道:“既然如此,我就把你嫁给他好不好?”

田心道:“好。”

她答应得倒真痛快,连想都没有想。

田思思反倒怔住了,道:“你说好?”

田心道:“有什么不好?”

田思思道:“但他的头比真的大头鬼还大三倍,你难道看不出来?”

田心道:“头大有什么不好?头大的人一定比别人聪明。”

田思思道:“他的腰比水桶还粗。”

田心道:“可是他的心却比针还细,无论什么事都想得那么周到。”

田思思道:“你不觉得他是个丑八怪?”

田心道:“一个男人只要聪明能干,就算真的丑一点也没关系,何况他根本就 不丑。”

田思思叫了起来,道:“他还不丑?要怎么样的人才算丑?”

田心道:“以我看,那花蝴鲽就比他丑得多,连一点男人气概都没有。”

她闭着眼,就像做梦似的,接着道:“你若仔细看看,就会发觉他全身上下每 个地方都长得很顺眼,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迷人极了。”

田思思瞪着眼,恨恨道:“好,你既然这么喜欢他,我不如就把你嫁绐他算了。 ”

田心叹了口气,道:“只可借他绝不会喜欢我,他喜欢的人是……”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只听一人道:“我喜欢的人就是我自己。”

杨凡忽然笑嘻嘻站到她面前来了,微笑着道:“每个人最喜欢的大都一定是他 自己,这就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田心红着脸,垂下头,不敢再开口。

杨凡打了个呵欠,道:“我们走吧。”

田思思瞪着眼道:“走?就这样走?”

杨凡道:“不这样走还能怎样走?”

田思思道:“张好儿呢?”

杨凡道:“在屋里。”

田思思道:“你难道真的就这样放过了她?”

杨凡道:“你要我怎么样?杀了她?打她三百下屁股?”

田思思咬着牙,道:“你……你……你至少应该替我出口气!”

杨凡道:“你有什么气好出的?她打过你没有?”

田思思道:“没有。”

杨凡道:“骂过你没有?”

田思思道:“也没有。”

杨凡道:“你跟她到这里来之后,她要你做了些什么事?”

田恩思道:“她要我洗澡,要我换衣服,然后……然后……”

杨凡道:“然后请你吃了顿饭,介绍了一个并不算难看的男人给你,对不对?”

田思思道:“对是对的,只不过……”

杨凡道:“只不过怎么呢?还是要出气?”

田思思道:“当然。”

杨凡道:“你要怎么样出气呢?是不是也叫她洗个澡,换件衣服,然后再请她 吃饭,介绍个漂漂亮亮的小伙子给她?”

田思思跳了起来,跺脚道:“你究竟是帮着我?还是帮着她?”

杨凡笑了笑,道:“我什么大都不帮,只帮讲理的人。”

田思思道:“你认为我不讲理?她呢?她为什么要骗我? ?什么要我嫁给那个 人?”

杨凡淡淡道:“那也许只因为你长得太漂亮,所以才有人一心想娶你做老婆; 你若长得跟我一样,跪下来求别人娶你,人家也不要。”

田思思气极了,大叫道:“谁说我长得漂亮,我一点也不漂亮,你难道看不出 他们一定有阴谋?”

杨凡笑道:“你几时也变得这么谦虚起来了?难得难得……”

他又打了个呵欠,道:“我要走了,你跟不跟我走都随便你。”

田思思大声道:“当然随便我,你凭什么管我?”

杨凡已施施然走了出去,悠然道:“你若见到葛先生,其实也用不着太害怕, 他最多也不过想娶你做老婆而已,绝不会吃了你的。”

他话还没有说完,田思思已追了上去,喘着气道:“葛先生还在这里?”

杨凡谈淡道:“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还在这里?他在哪里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田思思道:“你刚才还见过他?”

杨凡道:“不错。”

田思思道:“你为什么不抓住他?”

杨凡道:“你也见过他很多次,你又为什么不抓住他?”

田思思道:“因为我抓不住他。”

杨凡道:“我也一样。”

田思思道:“你也一样?难道你武功也不如他?”

杨凡叹了口气,道:“其实我本事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大,你何必将我看得太高? ”

田思思道:“那他为什么一见到你就跑?”

杨凡想了想,道:“也许只因为我是个正人君子,邪不胜正,这句活你总该知 道的。”

庵子里很静。

淡淡的星光照着青石板铺的路,风中带着木樨花的香味。

杨凡在前面走,田思思只有在后面跟着。

这大头鬼虽然可恨,至少总比葛先生好些。

田心走在他们旁边,一双大眼睛老是不停的在他们身上溜来溜去。

田思思忽然道:“你问问他,究竟想到哪里去。”

田心眨眨眼,道:“你为什么自己不去问?”

田思思狠狠瞪了她一眼,还没开口。

田心忽又道:“张好儿虽然满嘴不说真话,但有件事倒不是骗你的。”

田思思道:“什么事?”

田心道:“秦歌的确已到了这里,好几天之前我就听他们说过了。”

田思思眼睛亮了起来,道:“你有没有听说他在哪里?”

田心摇摇头,杨凡忽然回过头来笑笑,道:“他若真的已到了这里,我们知道 有个地方一定能找到他。”

田思思苦笑道:“什么地方?”

杨凡淡淡道:“一个单身的男人喜欢到什么地方去,你也应该懂得的。”

男人喜欢到些什么地方呢?

有趣的地方。

那地方不一定要有美丽的风景,很堂皇的房子,只要有好酒、好菜、好看的女 人、公平的赌博,十个男人中就至少有九个喜欢去。

无论是不是单身的男人都一样。

这地方风景并不美,简直根本连一点风景也没有。

这地方只不过是城墙角下的一条死衙堂。

这房子也一点不堂皇。

事实上,这房子十年前就已该拆掉了,看来好像随随便便的一阵风就能将它吹 垮。

两扇油漆剥落的大门,也是紧紧关着的,门口还堆着垃圾。

田思思还没有走到大门口,就闻到一股臭气,忍不住皱眉道:“你带我到这里 来干什么?”

杨凡道:“你不是要找秦歌吗?”

田思思道:“他难道会到这种鬼地方来?”

杨凡笑了笑道:“他非但一定会来,而且来了就舍不得走。”

田思思道:“为什么?”

杨凡笑道:“你慢慢就会知道为什么的。”

田思思忽然停下脚步,道:“这地方是不是也有很多……很多像张好儿那样的 慈善家。”

杨凡摇摇头,道:“到这地方来的人,并不是来找慈善家的。”

田思思道:“来干什么?”

杨凡道:“到这地方来的人,都喜欢自己做慈善家。”

田思思眨眨眼,道:“我不懂你的意思。”

杨凡道:“我的意思就是,这些人喜欢将自己的银子送出去救济别人,而且送 得很快。”

田思思忽然道:“有多快?”

杨凡道:“你若将自己的银子送出去,绝对找不到别的地方能比这里送得更快 的了。”

田思思恍然道:“我明白了,这地方一定是个很大的赌场。”

杨凡笑道:“不错,到底还是你比较聪明些。”

田思思又噘起了嘴,冷冷地道:“看这破破烂烂的屋子,到这里来的人也一定 不会有什么大手面。”

杨凡道:“你又不懂了,真正喜欢赌钱的人,只要有得赌,别的事全都不讲究, 你就算叫他倒在阴沟里赌也没关系。”

田思思道:“既然什么都可以赌,他们为什么一定要到这里来?”

杨凡道:“因为这地方秘密。”

田思思道:“为什么要如此秘密?”

杨凡道:“原因很多。”

田思思道:“你说出来听听。”

杨凡道:“有些人怕老婆,不敢赌;有些人身分特别,不能赌;还有些人银子 来路不明,若是赌得太大,怕引起别人的疑心。”

他笑了笑道:“可是在这里,随便你怎么赌都没关系,既没有人敢到这里来抓 你,更没有人查问你银子的来历。"

田思思道:“为什么?”

杨凡道:“因为这里的主人是金大胡子。”

田思思道:“金大胡子又是谁?”

杨凡道:“是个别人惹不起的人。”

田思思道:“秦歌既没有老婆可怕,也没有见不得人的原因,为什么也要到这 里来赌呢?”

杨凡道:“因为这地方赌得大,赌得过瘾,不是大手面的人,连大门都迸不去。 ”

田思思用眼睛瞟看他,道:“你呢?……你进不进得去?”

杨凡笑了笑道:“我若进不去,又怎么会带你来呢!”

田思思道:“想不到你非但是个酒鬼,而且还是个赌鬼。”

杨凡微笑道:“其实你早就应该想到的。”

大门上还有个小门。

杨凡敲了敲小门上的铜环,小门就开了。

门里刚好露出一个人的脸。

一张凶巴巴的脸,看着火的时候总带着三分杀气。

这人不但样子长得凶,声音也很凶,瞪着杨凡道:“你来干什么?”

杨凡道:“你不认识我?”

这人道:“谁认得你?”

杨凡笑了笑,道:“金大胡子认得我。”

他忽然拿出样东西塞到门洞里去,又道:“你拿去给他看看,他就知道我是谁 了。”

达人又狠狠地瞪丁他一眼,“砰”的将门重重的关上。

田思思忍不住地问道,“金大胡子真认得你?”

杨凡微笑道:“我不是慈善家,我不会骗你。”

田思思道:“你怎么认得这种人?”

杨凡淡淡道:“因为我是个赌鬼,又是个酒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人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