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

16 不速之客

作者:古龙

“大侠既不是会生金蛋的鹅,天上也没有大元宝掉下来给他们,难道你要他们去拉车赶驴?那岂非也一样丢人?”

想来想去,田思思又觉得他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不对了。

只要田大小姐觉得对的事,她总想法子为自己解释的。

只要田大小姐喜欢的人,就是好人。

道士还在打坐,和尚还在念经,秀才还捧着书,在那里看得出神。

秦歌慢慢地走了过去。

他故意走得很慢,很从容,这倒并不是因为他已喝了五大斤酒下肚,生怕自己的脚走不稳;只不过他无论在做什么事的时候,都希望能先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很欣赏别人看着他时,那种带着三分敬畏、七分羡慕的眼色。

这一点他的确做得很成功。

每个人都在注意着他,大厅里突然变得很静,连掷骰子的声音都已停止。

秦歌脸上的微笑更洒脱,慢慢地走到那秀才面前,悠然道:“秀才你看的是什么书?”

秀才没有听见。

在江湖中人心目中,秀才的意思就是穷酸,这秀才也不例外。他身上穿着的一件蓝衫已洗得发白,一张脸也又黄又瘦,显得营养很不良的样子。

现在他工看得眉飞色舞,突然重重的一拍桌子,大声笑道:“好一个张子房,好一个朱亥,这一椎虽然不中,亦足以惊天地而泣鬼神……痛快呀痛快,当浮仰一白。”

话末说完,他己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秦歌忍不住问道:“这张子房是谁?朱亥又是谁?莫非也是使椎的武林高手?”

秀才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那眼色就像是在看着一只骆驼突然走到面前来了一样,连半点敬畏的意思都没有。

他上上下下地看了好儿眼,才皱着眉道:“张子房就是张良,张留侯,足下难道连这人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秦歌笑道:“没听说过,我只知道当今武林中,使椎的第一高手是蓝大先生,他也是我的好朋友。”

他居然还是笑得很洒脱,又道:“你说的那位张良,若也是条好汉,下次我有机会见到他时,倒不妨向他讨教个一招半式。”

秀才听完了他的话,就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连鼻子都歪到旁边去了,赶快倒了杯酒喝下去,才长长地叹了口气,喃喃道:“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足下还是走远点,莫让我沾着足下这一身俗气。”

秦歌沉下了脸,道:“你要我走?”

秀才道:“正有此意。”

秦歌道:“你可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秀才道:“人心隔肚皮,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想会知道?”

秦歌道:“好,我告诉你,我是来要你走的。”

秀才好像很吃惊道:“要我走?为什么要我走?”

秦歌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秀才道:“是个赌场。”

秦歌道:“你既然知道,根本就不该来。”#

秀才道:“这地方连妓女都能来,秀才为什么就不能来?”

秦歌道:“你来干什么?”

秀才道:“当然来读书,秀才一日不读书,就觉得满身俗气。”

他瞪着秦歌道:“秀才能不能读书?”

秦歌道:“能。”

秀才道:“秀才既然能来,秀才既然也能读书,你为什么要赶秀才走

秦歌道:“是你。”

秀才道:“既然是我有理,你就该走远些。”

秦歌道:“我不走,你走!”

秀才道:“为什么?”

秦歌道:“因为我从来不跟秀才讲理。”

秀才突然跳了起来,道:“你莫不讲理?”

秦歌道:“不讲。”

秀才换了挽袖子,道:“你想打架?”

秦歌笑了,道:“这次你总算说对了。”

秀才瞪着他,道:“你不跟秀才讲理,秀才为什么要跟你打架?”

他慢慢地放下袖子,道:“我看你还是快走吧,你若不走,我就……”

秦歌道:“就怎么样?”

秀才道:“就走。你不走我就走,……你是不是真的不走?”

秦歌道:“真的!”

秀才道:“好,你真的不走,我就真走了。”

他倒是真的说走就走,一点也不假。

秦歌大笑,将这秀才的一壶酒也喝了下去,才走到那道士面前,道:,

“那秀才也是道士你的朋友?”

道士合十道:“红花绿叶青莲藕,三教本来是一家,芸芸众生,谁不是贫道之友?”

秦歌道:“秀才既然能到这里,道士当然也能。”

道士道:“正是如此。”

秦歌道:“秀才既然能在这里读书,道士当然也能在这里打坐。”

道士笑道:“施主果然是个明白人。”

秦歌道:“我还明白一样事。”

道士道:“请教。”

秦歌道:“秀才既然走了,道士就也该跟着走。”

道士想了想,道:“道士若走了,和尚就也该跟着走。”

秦歌也笑了,道:“道士也是明白人。”

道士道:“却不知这和尚是不是个明白人?”

和尚道:“不是。”

道士道:“你难道是个糊涂和尚。”

和尚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和尚不糊涂,谁糊涂?”

道士道:“和尚若真的想入地狱,那倒容易,这里离地狱本就不远。”

和尚微笑道:“既然如此,就清道兄带路。”

道士也微笑道:“在大师面前,贫道怎敢争先?”

和尚道:“道兄请。”

道士道:“大师请。”

和尚看了秦歌一眼,道:“这位施主呢?是否有意随贫僧一行?”

道士合十笑道:“大师与贫道先走,这位施主想必很快就会来的!”

和尚道:“既然如此,贫僧只有在地狱中相候了……阿弥陀佛。”

道士道:“无量寿佛。”

和尚道:“善哉善哉。”

两人双手合十,口宣佛号,向秦歌恭身一礼,微笑着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和尚突又回头向秦歌一笑,道:“但望施主莫忘了今日之约。”

道士道:“他不会忘的。”

和尚道:“道长怎知他人心意?”

道士微笑道:“往地狱去的路总是好走些的。”

和尚微笑道:“不错,下去总比上去容易得多。”

道士道:“也快得多。”

两人同时仰面大笑了三声,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秦歌也想笑,但却不知为了什么居然好像有点笑不出了·

别的人也笑得并不十分自然,因为每个人都有点失望。

每个人都认为这和尚、道士和秀才绝不会是省油的灯,每个人都在等着看他们和秦歌的好戏,谁知他们居然全都乖乖的走了,而且说走就走,绝不罗嗦。

有人在窃窃私议:“这三个人究竟来干什么的?”

他们当然不会是真的到这里来念经打坐的。

“若是来找麻烦的,为什么就这样乖乖的走了?”

当然是因为他们看到秦歌脖子上的红丝巾。

“若不是秦大侠的盛名镇住了他们,他们怎么会如此老实?”

秦歌真了不起。

“找秀才讲理的人是呆子,找秦大侠打架的人不是呆子,是白痴。”

田思思心里本来也有点疙瘩,听到这些话忽然开心了起来。别人称赞秦歌的时候,她简直比秦歌还开心。

她正在奇怪秦歌看来为什么没有很开心的样子,秦歌已忽然大笑了起来,好像直到现在才发觉这件事很滑稽,又好像他肚子里的酒已开始发生作用。

他一直的笑个不停,已渐渐笑得不像是个“大侠”的样子了,田思思忍不住走过去,悄悄拉了拉他的衣角,悄悄道:“喂,别人都在看你。”

秦歌大笑着点头,不停地点着头,道:“我知道别人都在看我。”

田思思道:“你可不可以笑得小声一点?”

秦歌道:“不可以。”

田思思道:“为什么?”

秦歌道:“因为我觉得好笑极了,所以非笑不可。”

田思思道:“什么事这样好笑?”

秦歌道:“和尚……”

田思思道:“和尚怎么样?”

秦歌道:“他说他要在地狱里等我。”

田思想道:“这句话有哪点好笑?”

秦歌道:“只有一点。”

田思思道:“哪一点?”

秦歌道:“他居然不知道我就是从地狱中逃出来的。”他故意压低声音,装出很神秘的样子,悄悄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从那里逃出来?”

田思想只有摇摇头。

秦歌道:“因为那里有和尚。”

这句话没说完,他又不停地大笑了起来。

田思思看着他,心里忽然又有点怀疑:“这人是不是真的秦歌?”

她已弄错过一次,这次绝不能再弄错了。

只可惜她也不知道真正的秦歌是什么样子。

幸好这时金大胡子已走了过来,手里还捧着一大叠银票。好厚的一叠银票。

金大胡子笑道:“这里是一点点小意思,请秦大快收下。”

秦歌道:“好。”

他的确是个很直爽的人,一点也不客气。

金大胡子道:“除此之外,我们对秦大侠还有一点小小的敬意。”

秦歌道:“你还要送我什么?”

金大胡子道:“一个机会。”

秦歌道:“什么机会?”

金大胡子道:“让秦大侠一次就翻本的机会。”

秦歌大笑道:“好,这样才痛快。”

金大胡子也在笑,笑得就像是被人拔光了胡子的猫头鹰。他微笑着道:“却不知秦大侠想赌什么?”

秦歌道:“随便赌什么都一样。”

金大胡子抚掌道:“不错,随便赌什么,该赢的人都是会赢的。”

他微笑着,又道:“该输的人赌什么都赢不了。”

所以秦歌又输了,他该输。

因为据说赌神爷最讨厌酒鬼,所以无论谁只要一喝醉,该赢的也变成要输了,而且输得精光,输得很快。

“一次就翻本的机会”,这句话的意思通常就是说:“一次就输光的机会。”

你只要到赌场里去,随时都会有这种机会的。

大家都围在旁边看,大家都在为他叹息 无论是真是假,叹息总是叹息。

“四五大”遇上“豹子”的机会毕竟不多。

又有人在窃窃私议:“这种事只怕也只有秦大侠这种人才会遇见。”

这是什么话?

“不错,这也得要有运气。”

输光了居然还能算是运气?这简直不像话了。

“秦大侠这次虽然输了,但在别的事上运气一定会特别好。赌运本就不是正运,赌运不好的人,正运总是特别好。”

嗯,这句话好像忽然变得有点道理了,至少秦歌自己觉得很有道理,因为他已又灌了四五斤酒下肚。

一个人肚子里若已装了十来斤酒,天下就不会再有什么没道理的事了。

同样的,一个人肚子里的酒若装得很满,口袋就一定已变得很空。

大家还围在桌子旁,看着碗里的三只骰子。

三个六。金大胡子居然随随便便就掷出了三个六,佩服他都不行。

秦歌忽然发觉金大胡子比他更像个“大侠”了。

在赌场里本只有赢钱的才是英雄。

所以秦歌从人丛里走了出去。

他摇摇晃晃地走着,忽然撞在一个人身上。

一个和尚。

秦歌皱了皱眉,喃喃道:“今天我为什么老是遇见和尚?……这就难怪我输了。”

那和尚却在微笑着,道:“施主今天遇见了几个和尚?”

秦歌道:“连你两个。”

和尚笑道:“连我也只有一个。”

秦歌抬起头仔细看了他几眼,忽然发现这和尚还是刚才那和尚,圆圆的脸,笑起来像个弥陀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人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