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

24 谁是高手

作者:古龙

秦歌道:“我只说他本来是少林寺的护法。”

田思思道:“本来是,现在可不是了?”

秦歌道:“六七年前就已不是。”

田思思道:“是不是被人家赶了出来?”

秦歌道:“也不是,是他自己要走的。”

田思思道:“好不容易爬到那么高的地位,为什么要走呢?°

秦歌道:“因为少林寺太冷,他的心却太热。”

田思思道:“出家人是不是不能太热心?”

秦歌道:“所以他宁可下地狱。”

田思思也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才总算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秦歌道:“哦?”

田思思道:“有种人下地狱并不是被赶下去的,而是他自己愿意下去救别人。”

秦歌笑道:“你能明白这句话,就已经长大了很多。”

田思思噘起嘴,道:“我本来就已是个大人了。”

秦歌道:“你本来只不过是位大小姐,现在才能算是个大人。”

田思思没有再说什么。

因为她自己也已经发现,这几天来,她实在已长大了很多——甚至好像比以前 那十几年长得还多些。

她已懂得“大小姐”和“大人”之间的距离。

这距离本是一位大小姐永远不会懂的。

过了很久,她忽然又问道:“刚才那和尚说了句很奇怪的话,不知道你听懂了 没有?”

秦歌道:“老和尚说的话,十句里总有七八句是奇奇怪怪的。”

田思思道:“但那句话特别不一样。”

秦歌道:“哪句?”

田思思说道:“其实,也不能算是一句,只是两个宇。”

秦歌道:“两个字?”

田思思道:“山流。”

一听到这两个字,秦歌的表情果然变得有点不同了。

田思思道:“那老和尚说无名和尚应该下地狱,因为他已入了山流,你听见了 没有?”

秦歌点点头。

田思思道:“山流是什么意思?”

秦歌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山流是一群人。”

田思思道:“一群人?”

秦歌道:“一群朋友,他们的兴趣相同,所以就结合在一起,用‘山流’这两 个字做他们的代号。”

田思思道:“他们的兴趣是什么?”

秦歌道:“下地狱。”

田思思道:“下地狱救人?”

秦歌道:“不错。”

田思思道:“在他们看来,赌场也是地狱,他们要救那些已沉沦在里面的人, 所以,才要把赌场改成和尚庙?”

秦歌道:“和尚庙至少不是地狱,也没有可以烧死人的毒火。”

田思思道:“但他这么样做,开赌场的人却一定会恨他入骨。”

秦歌道:“不错。”

田思思道:“所以那些人才想要他的命。”

秦歌道:“不错。”

田思思道:“江湖中的事,我也听过很多,怎么从来也没有听起过‘山流’这 两个字?”

秦歌道:“因为那本来就是很秘密的组织。”

田思思道:“他们做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要那么秘密?”

秦歌道:“做了好事后,还不愿别人知道,才是真正的做好事。”

田思思道:“但是真正要做好事,也不太容易。”

秦歌道:“的确不容易。”

田思思道:“要做好事,就要得罪很多坏人。”

秦歌道:“不错。”

田思思道:“坏人都不好对付的。”

秦歌笑道:“所以他们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冒很大的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像无 名和尚那样,不明不白的死在别人手上。”

田思思道:“但他们还是去做,明知道有危险也不管?”

秦歌道:“无论多困难,多危险,他们都全不在乎,连死也不在乎。”

田思思叹了口气,眼睛都亮了起来,道:“不知道我以后有没有机会认得他们。 ”

秦歌道:“机会只怕很少。”

田思思道:“为什么?”

秦歌道:“因为他们既不求名,也不求刊,别人甚至连他们是些什么大都不知 道,怎么去认得他们。”

田思思道:“你也不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

秦歌道:“到现在为止,我只知道一个无名和尚,若非他已经死了,无色只怕 还不会暴露他的身分。”

田思思道:“除了他之外,至少还有个秀才,有个道士。”

秦歌点点头,道:“他们当然可能是山流的人,但也可能不是,除非他们自己 说出来,谁也不能确定。”

田思思沉吟着,道:“这群人里面既然有和尚、有道士、有秀才,就也可能有 各种奇奇怪怪的人。”

秦歌道:“不错,听说出流之中,分子之复杂,天下没有一家帮派能比得上。”

田思思道:“这些人是怎么会组织起来的呢?”

秦歌道:“因为一种兴趣,一种信仰。”

田思思道:“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

秦歌道:“除此之外,当然还有一个能组织他们的人。”

田思思道:“这一人一定很了不起。”

秦歌道:“一定。”

田思思眼睛里又发出了光,道:“我以后一定要想法子认得他。”

秦歌道:“你没有法子。”

田思思道:“为什么?”

秦歌道:“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田思思眼波流动,说道:“所以,任何人都可能是他。。

秦歌道:“不错。”

田思思盯着他,道:“你也可能就是他。”

秦歌笑了,道:“我若是他,一定告诉你。”

田思思道:“真的?”

秦歌笑道:“莫忘了我们是好朋友。”

田思思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不是。”

秦歌说道:“我也不是山流中的人,因为我不够资格。”

田思思道:“为什么不够资格?”

秦歌道:“要入山流,就得完全牺牲自己,就得要有下地狱的精神,赴汤蹈火 也万死不辞!”

田思思道:“你呢?”

秦歌叹道:“我不行,我太喜欢享受。”

田思思嫣然道:“而且你也太有名,无论走到哪里去,都有人注意你。”

秦歌苦笑道:“这正是我最大的毛病。”

田思思叹道:“他们选你做替死鬼,想必也正是为了你有名,既然无论什么地 方都有人认得你,你就算想跑,也跑不了。”

秦歌长叹道:“人怕出名猪怕壮,这句话真他妈的对极了。”

田思思道:“现在非但少林派的人要找你,山流的人也一定要找你。”

秦歌道:“山流的人比少林派还可怕。”

田思思道:“你这么样一走,他们更认定你是凶手了。”

秦歌只有苦笑。

田思思看着他,又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垂下头道:“我现在才知道我做错 了一件事。”

秦歌道:“什么事做错了?”

田思思道:“刚才我不该叫你跑的。”

秦歌道:“的确不该。”

田思思咬着嘴chún,说道:“但你为什么要跟着我走呢?”

秦歌笑了笑,说道:“也许我并不是为了你而走的呢?”

田思思道:“不是为了我,是为了谁?”

秦歌道:“刚才救我的那个人。”

田思思道:“你知道他是谁?”

秦歌点点头,道:“除了他之外,天下所有的人加起来,也未必能拉我走。”

田思思道:“为什么?”

秦歌说道:“因为我心里真正佩服的只有他一个人。”

田思思张大了眼睛,道:“想不到你居然也有佩服的人。”

秦歌道:“像他那样的人,你想不佩服都不行。”

田思思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

秦歌道:“一个叫你不能不佩服的人。”

田思思道:“他究竟是谁?”

秦歌笑了笑,笑得好像很神秘。

田思思目光闪动,道:“是不是柳风骨?”

秦歌不开腔。

田思思道:“是不是岳环山?”

秦歌还是不开腔。

田思思道:“为什么不开腔?”

秦歌笑了,道:“你认不认得他们?”

田思思道:“现在还不认得。”

秦歌道:“我也不认得。”

田思思好像很意外,道:“你怎么连他们都不认得?”

秦歌微笑道:“因为我很走运。”

田思思瞪了他半天,忽然撇了撇嘴,冷笑道:“现在我总算已知道你佩服的人 是个怎么样的人。”

秦歌道:“哦?”

田思思道:“他一定是个不如你的人,所以你才会佩服他。”

她不让秦歌开口,反抢着说道:“男人在女人面前称赞另一个男人时,那大一 定是个不如他的人,就好像……”

秦歌抢着道:“就好像女人在男人面前称赞另一个女人时,那女人一定比她丑, 是不是?”

田思思忍不住笑道:“一点也不错。”

秦歌笑道:“你这就叫以小女人之心,度大男子之腹。”

田思思叫了起来,道:“男人有什么了不起?”

秦歌道:“男人也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他若肯在女人面前称赞另一个男人时, 那人一定很了不起。”

男人有很多事都和女人不同 这道理无论男人也好, 女人也好,只要是个人, 都知道的。

这其间分别并不太大,却很妙。

你若是男人,最好懂得一件事:

若有别的男人在你前面称赞你,不是已将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就是将你看成是 个一文不值的呆子,而且通常却另有目的。

但他若在你背后称赞你,就是真的称赞了。

女人却不同。

你若是女人,也最好明白一件事:

若有别的女人在你面前称赞你也好,在你背后称赞你也好,通常却只有一种意 思 那意思就是她根本看不起你。

她若在你背后骂你,你反而应该觉得高兴才是。

还有一件事很妙。

当一个男人和女人单独相处时,问话的通常是女人。

这种情况男人并不喜欢,却应该觉得高兴。

因为女人若肯不停地问一个男人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无论她问得多愚蠢,都 表示她至少并不讨厌你。

她问的问题越愚蠢,就表示她越喜欢你。

但她若连一句话都不问你,你反而在不停地间她,那就槽了。

因为那只表示你很喜欢她,她对你却没有太大的兴趣。

也许连一点兴趣都没有 一个女人如果连问你话的兴趣都没有了, 那她对你还 会有什么别的兴趣呢?

这情况几乎从没有例外的。

现在也不例外。

田思思是女人,她并不讨厌秦歌。

所以她还在问:

“你佩服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这问题本来很简单,很容易回答。

妙的是秦歌偏偏不肯说出来。

男人和女人有很多地方不同,城市和乡村也有很多地方不同。

在很多喜欢流浪的男人的心目中,“城市”最大的好处就是:无论到了多晚, 你都可以找到个吃东西的地方。

那地方当然不会很好。

就正如一个可以在三更半夜找到的女人,也绝不会是好女人一样。

但“有”总比“没有”好,好得多了。

就算在最繁荣的城市里,也会有很多空地,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被人空 置在那里。

这些地本来当然是准备用来盖房子、做生意的,谁也弄不清后来为什么没有盖 起,生意为什么没有做成。

到后来人们甚至连这块地的主人是谁,都渐渐弄不清了。

大家只知道那里有块没有人管的空地,无论谁都可以到那里去放牛,去养猪, 去打架,去杀人 甚至去撒尿。

只有脑筋动得特别快的人,才会想到利用这空地去赚钱。

用别人买来的地方去赚钱,当然比较轻松愉快,却也不是件容易事。

因为你不但脑筋动得比别人快,拳头也得比别人硬些。

这摊子就在一块很大的空地上。

田思思问过秦歌:“你要带我到哪里吃东西去?”

秦歌道:“到七个半去。”

田思思道:“七个半是什么意思?”

秦歌道:“七个半就是七文半钱,七个大半钱。”

田思思道:“那地方就叫七个半?”

秦歌点点头,笑道:“那地方的老板也就叫做七个半。”

田思思道:“这人怎么会有个这么奇怪的名字?”

秦歌道:“因为别人剃头要十五文钱,他却只要七文半。”

田思思道:“为什么呢?”

秦歌道:“因为他是个秃子。”

田思思也笑了。

秦歌道:“这人在市井中本来已很有名,后来又在那里摆了个牛肉摊子,无论 牛肉面也好,猪脚面也好,都只卖七个半大钱一碗,到后来生意做出了名,人当然 就更有名,这里出来混混的人,不知道七个半的人只怕很少。”

田思思道:“那里的生意很好?”

秦歌道:“好极了。”

这摊子的生意的确好极了·

田思思从未在三更半夜里,看到这么多人,也从未在一个地方,看到这么多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4 谁是高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人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