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

03 金丝雀和一群猫

作者:古龙

田思思道:“不带这些东西,你难道要我用那些臭男人盖过的被睡觉?用那些臭男人用过的碗吃饭?”

田心忍住笑道:“就算小姐不愿用别人的东西,我们在路上也可以买新的。”

田思思道:“买来的也脏。”

田心道:“这些东西难道不是买来的吗?”

田思思噘起嘴,道:“我不管,这些东西我非带走不可,一样都不少。否则……”

田心叹了口气,替她接了下去,道:“否则就把我许配给王大光,是吗?”

她眼珠子口一转,忽又吃吃地笑道:“有个人总说别人是小噘嘴,其实地自己的小嘴比我噘得还高。”

她说要的东西,就非要不可,你就算说出天大的理由来,她也会当你放屁。

她可以在一眨眼间跟你翻脸发脾气,但你再眨眨眼,她说不定已将发脾气的事忘了,说不定会拉首你的手赔不是。这就是田大小姐的小姐脾气。

所以我们的田大小姐就带着她的洗睑盆、妆盒、镜子、被褥、枕头、香炉、棋盘……还有几十样你想都想不到的东西,踏上了她的征途。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出门。

她的目的地是江南。

因为她心目中三个大人物都在江南。

但江南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地方呢?离她的家究竟有多远?

这一路上会经过些什么样的地方?会遇见些什么样的人?

这些人是好人?还是恶人了会对她们怎么样了

她们是不是会遇到一些意外危险?是不是真能到达江南?

就算她们能到江南,是不是真能找到她心目中那三个大人物?

他们又会怎么样对她了

这些事田大小姐全部不管,就好像只要一坐上车,闭起眼,等张开眼来时,就已平安到了江南,那三位大人物正排着队在等她。

她以为江南就像她们家的后花园一样安全,她以为江湖中人就像她们家的人一样,对她百依百顺、服服贴贴。

像这么样的一个女孩子踏入了江湖,你说危险不危险?

她若真能平平安安到达江南,那才真的是怪事-件。

她在这一路上遇到的事,简直令人连做梦也想不到,你若一件件去说,也许要说个两三年。

繁星,明月,晚风温暖而干燥。

中原标准的好天气。

车窗开着,道旁的树木飞一般往后倒退,马车奔得很急。

田思思就像是一只已被关了十几年,刚飞出笼子的金丝雀,飞得离笼子越远越好,超快越好。

风从窗外吹进来,吹在她身上,她兴奋得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从窗子里探出头,看到天上一轮冰盘般的明月,她立刻兴奋得叫了起来。就傍是平生第一砍看到月亮一样,不停地叫着到:“你看,你看这月亮美不美?”

田心道:“美,美极了。”

田思思道:“江南的月亮一定比这里的更美,说不定还圆得多。”

田心眨着眼,道:“江南的月亮难道和这里的不是同一个?”

田思思叹了口气,摇着头道:“你这人简直一点诗意都没有。”

田心凝注着窗外的夜色,缓缓道:“我倒不想写诗,我只想写部书。”

田思思道:“写书?什么样的书?”

田心道:“就像西游记弹词那样的闲书,连书名我都已想出来了。”

田思思笑道;“想不到我们的小噘嘴还是女才子,你想的是什么书名,快告诉我。”

田心道:“大小姐南游记。”

田思思道:“大小姐南游记?你……你难道是想写我?”

田心道:“不错,大小姐就是你,南游记就是写我们这一路上发生的事。”

她的脸已因兴奋而发红,接着道:“我想,我们这一路上一定会遇见很多很多有趣的人,发生很多很多有趣的事,我若全都写下来,让别人看看我们的遭遇,那一定更有趣。”

田思思的兴趣也被引起来了,拍手道:“好主意,只要你真能写,写得好,这本书将来说不定比《西游记》还出名.”

她忽又正色道:“可是绝不能用我们的真名字,免得爹爹看了生气。”

田心眼珠子转动着道;“那么我用什么名字呢……西游记写的是唐僧,我总不能把小姐你写成尼姑呀。”

田思思脆声道:“我若是唐僧,你就是孙悟空,我若是尼姑,你就是母猴子。”

她吃吃地笑着,又道:“猴子的嘴岂非也都是噘着的。”

田心的嘴果然又噘起来了,道:“孙猴子例没关系,但唐僧却得小心些。”

田思思道:“小心什么?”

田心道:“小心被人吃了你这身唐僧肉。”

田思思跳起来要去拧她的嘴,忽又坐下来,皱起眉,道:“糟了,糟极了。”

田心也紧张起来,道:“什么事?”

田思思涨红了脸,附在她耳旁,悄悄道:“我刚才多喝了碗茶,现在涨得要命。”

田心又好笑,又不好意思笑,咬着嘴chún道:“这怎么办呢?总不能在车上……”

田思思道:“我还是忘了件大事,我们应该带个马桶出来的。”

田心实在忍不住,已笑弯了腰。

田思思恨恨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你难道就从来不急。”

田心当然也有急的时候,当然也知道那种滋味多要命。

她也不忍再笑了,悄悄道:“路上反正没有人,又黑,不如叫车夫停下来,就在路旁树林子里……”

田思思“啪”的轻轻给了姻一巴掌,道:“小鬼,万—有人闯过来

田心道:“那没关系,我替你把风。”

田思思拼命摇头:“不行,一千一万个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田心叹了口气,道:“不行那就没法子了,只好憋着点吧。”

田思思已憋碍满脸通红。

这种事你不去想还好,越想越急,越想越要命。

田思思忽然大叫,道:“赶车的你停一停。”

田心掩口笑道:“原来我们的大小姐也有改变主意的时候。”

田思思狠狠瞪了她一眼,忽又道:“我正好也有话要吩咐赶车的。”

田心道:“什么话?”

田思思摇着头,喃喃道:“到底是小孩子,做事总没有大人仔细。”

车一停下,她急着跳了下去,大声道:“赶车的,你过来,我有话说。”

赶车的慢吞吞跳下车,慢吞吞地走过来,一副呆头果脑的样子。

田思思觉得很满意,她这次行动很秘密,当然希望赶车的越呆越好,呆子很少会发现别人的秘密。

但她还是不太放心,还是要问个清楚。因为她的确是个很有脑筋,而且考虑很周密的人。

所以她就问道:“你认不认得我们?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赶车的直着眼摇头道:“不认得,不知道。”

田思思道:“你知不如道我们刚刚是从什么地方走过来的?”

赶车的道:“俺又不是呆子,怎么会不知道。”

田思思已有点紧张,道:“你知道?”

赶车的道:“当然是从门里面走出来的。”

田思思暗中松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那是谁家的门?”

赶车的道:“不知道。”

田思思道:“你知不知道我们要到什么地方去?”

赶车的道:“不知道。”

团思思眼珠子一转,忽又问道:“你看我们是男的,还是女的?”

赶车的笑了,露出一日黄板牙,道:“两位若是女的,俺岂非也变成母的了。”

田思思也笑了,觉得更满意,道:“我们想到附近走走,你在这里等着,不能走开。”

赶车的笑道:“两位车钱还没有付,杀了俺,俺也不走。”

田思思点点头道:“对,走了就没车钱,不走就有赏。”

赶车的从腰带上抽出旱烟,索性坐在地上,抽起烟来。

田思思这才觉得完全放心,一放心,立刻就又想到那件事了。

一想到那件事,就片刻再也忍耐不得,拉着田心就往树林里钻。

树林里并不太暗,但的确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田心悄声道:“就在这里吧,汉有人看车,我们不能走得太远。”

田思思道:“不行,这里不行,那赶车的是个呆子,用不着担心他。”

每个人都认为越暗的地方越安全,这也是人们心理上的弱点。

田思思找了个最暗的地方,悄悄道:“你留意看着,一有人来就叫。”

田心不说话,吃吃地笑。

田思思瞪眼道:“小鬼,笑什么!没有见过人小便吗?”

田心笑道:“我不是笑这个,只不过在想,这里虽不会有人来,但万一有条蛇……”

田思思跳起来,脸都吓自了,跳过去想找个东西塞她的嘴。

田心告饶,田思思不依,两人又叫又笑又吵又阔,树林外的车辆马嘶声,她们一点也没听到。

等她们吵完了,走出树林,那赶车的“呆子”早已连人带车都走得连影子都瞧不见了。

田思思怔住。

田心也怔住。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怔了很久,田心才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们把人家当做呆子,却不知人家也把我们当呆子,我们是真呆,人家却是假呆。”

田思思咬着牙,气得连话都说不出了。

田心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田思思道:“无论怎么办,我绝不会回家。”

她忽又问道;“你有没有把我的首饰带出来?”

田心点点头。

田思思跺着脚道:“我们刚才若将那个小包袱带下车来就好了。”

田心忽然从背后拿出了个包袱,道:“你看这是什么?”

田思思立刻高兴得跳了起来,道:“我早就知道你这小噘嘴是个鬼灵精。”

田心却又叹了口气,喃喃道:“到底是小孩子,做事总不如大人仔细。”

路上并不黑,有星有月。

两个人追逐自在的走着,就好象在闲逛似的?方才满肚子的怒气,

现在好像早就忘了。

田思思笑道:“东西丢了,反倒轻松愉快。”

田心眨着眼,道:“你不怕盖那些臭男人盖过的被了?”

田思思道:“怕什么,最多买床新的就是,我那床被反正也是买来的。”

田心忍不住笑道:“我们这位大小姐虽然脾气有点怪,总算还想得开,只不过又有点健忘而已。自己说过的话,自己一转头就忘了。”

田思思瞪了她一眼,忽又皱眉道:“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奇怪。”

田心道:“什么事?”

田思思道:“那赶车的没拿车钱,怎么肯走呢?”

田心又怔住,征了半天,才点着头道:“是呀,这点我怎么没想到呢?”

田思思忽又“啪”的轻轻给了她一巴掌,道:“小呆子,他当然知道我们车上的东西很值钱,就算买辆车也足足有余。”

田心道:“哎呀,小姐你真是个天才,居然连这么复杂的问题都想得通,我真佩服你。”

大小姐毕竟是大小姐。

大小姐的想法有时不但要人啼笑皆非,而且还得流鼻涕。

天亮了。

鸡在叫,她们的肚子也在叫。

田思思喃喃道:“奇怪,—个人的肚子为什么会‘咕咕’的响呢?”

田心道:“肚子娥了就会响。”

田思思道:“为什么肚子饿了就会响?”

田心没法子回答了,大小姐问的话,常常都叫人没法子回答。

田思思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一个人肚子饿了会这么难受。”

田心道:“你从来没饿过?”

田思思道:“有几次我中饭不想吃,到了下午,就觉得已经快俄疯了。现在我才知道,那时候根本不算是饿。”

田心笑道:“你不是说,一个人活在世上,什么样的滋味都要尝尝吗? ”田思思道:“但饿的滋味我已经尝够了,现在我只想吃一块四四方方、红里透亮、用文火炖得烂烂的红烧肉。”

田心道:“那么你只好回家吃吧。”

田思思道:“外面连红烧肉都没得买?”

田心道:“至少现在没有,这时候饭馆都还没有开门。”

她想了想,又道:“听说有种茶馆是早上就开门的,也有吃的东西卖,这种茶馆大多数开在菜市附近。”

田思思拍手笑道:“好极了,我早就想到菜市去瞧瞧了;还有茶馆,听说江湖中有很多事,都是在茶馆里发生的。”

田心道:“不错,那种地方什么样的人都有,尤其是骗子更多。”

田思思笑了,道:“只要我们稍微提防些,有谁能骗得到我们? 我们不去骗人家,已经算不错的了。”

这城里当然有菜市,菜市旁当然有茶馆,茶馆里当然有各色各样的人,流氓和骗予当然不少。

大肉面是用海碗装的,寸把宽的刀削面,汤里带着厚厚的一层油,

—块肉足足有五六两。

在这种地方吃东西,讲究的是经济实惠,味道好不好,根本就没有人计较。

这种面平日大小姐连筷子都不会去碰的,但今天她一口气就吃了大半碗,连那块肉都报销得干干净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3 金丝雀和一群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人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