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

31 请君入棺

作者:古龙

世上真的有绝路?

路岂非就是人走出来的吗?

一个人只要还没有真的躺进棺材,总会有路走的——就算没有路,你也可以自己去走出来。

田思思就倒在棺材旁。

她距离棺材实在已太近了。

秘室中忽然静了下来,这倒不是因为他们要专心欣赏田思思的哭声,而是因为他们忽然听到了阵阵很奇怪的脚步声。

脚步声是从上面传下来的,上面就是焚晋寺。

梵音寺是个庙,有人在庙里走路,不能算是件很奇怪的事。

奇怪的是,这脚步声实在太沉重。

就算是个十女高的巨人在上面走路,也不会有这么沉重的脚步声。

每个人都在听着,只听到这脚步声慢慢地走过去,又慢慢地走回来。

柳风骨忽然道:“无色来了。”

王大娘像鬼一样闪了出来,道:“你怎么知道是他来了?”

柳风骨冷冷道:“除了这老和尚外,谁脚下能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杨凡道:“来的一共有三个人。”

王大娘道:“三个人?”

柳风骨点点头,道:“还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很轻,你们听不出。”

张好儿道:“这老和尚在上面穷兜圈子干什么?”

柳风骨冷笑道:“他这是在向我们示威。”

张好儿动容道:“这么样说,他岂非已知道有人在下面?”

杨凡点点头,道:“但他却还没有找出到下面来的路。”

张好儿道:“可是他迟早总找得出来的是不是?”

王大娘道:“他既然已知道有人在下面,不找到我们,怎么肯走?”

张好儿勉强笑了笑,道:“幸好金大胡子他们已没法子再开口,这件案子已死无对证了。”

王大娘道:“但他若看到我们在下面,还是会起疑心的。”

张好儿道:“那么我们不如就快点走吧。”

杨凡忽然道:“我们不能走!”

张好儿道:“为什么?”

杨凡沉着脸,道:“不能走就是不能走。”

张好儿道:“难道我们就这么样在这里,等着他找来了°

杨凡道:“我们也不必等。”

张好儿道:“既不能走,也不必等,你说该怎么办呢?”

杨凡道:“我上去找他。”

王大娘失声道:“你上去找他?你疯了?”

杨凡沉声道:“他既已找到这里来,说不定就已对这件事起了疑心,不查出个水落石出,他是绝不肯放手的,所以……”

张好儿抢着道:“所以怎么样?”

杨凡道:“所以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连他也……”

王大娘也抢着问道:“你难道想连他一起也杀了灭口?”

杨凡淡淡道:“我们已杀了一个和尚,和尚又不是杀不得的。”

张好儿道道:“问题是,谁去杀他呢?”

杨凡道:“我。”

张好儿瞪大了眼晴,道:“你?你不怕他的罗汉伏虎拳?”

杨凡笑了笑,道:“我又不是老虎,为什么要怕他的伏虎拳?”

张好儿叹了口气,转身看看柳风骨,道:“你说他是不是疯了?”

柳风骨淡淡道:“他没有疯,就算天下的人全都疯了,他也不会疯的。”

上面的脚步声还在响,杨凡已大步走了出去。

张好儿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只希望他这一去,莫要变成了个死老虎。”

柳风骨忽然笑了笑,悠然道:“就算他死了,我又没有要你陪着他死,你急什么?”

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

张好儿轻轻吐出口气,道:“现在他已经上去了,那老和尚也看到他了。”

王大娘道:“那老和尚既然不认得他,当然也不知道他是去干什么。”

张好儿道:“所以老和尚现在一定问他,你是什么人?想来干什么?”

王大娘道:“他会不会说,我是来杀你的?”

张好儿道:“绝不会,他又不是猪,怎么会让那老和尚先有了戒备。”

王大娘点点头,道:“不错,他一定要在那老和尚粹不及防时下手,得手的机会才比较大。”

张好儿道:“就算不能一击得手,至少也抢个先机。”

王大娘道:“所以,他现在一定还在跟那老和尚鬼扯!”

张好儿道:“凭他那张油嘴,一定能把老和尚骗得团团乱转。”

王大娘也笑了,道:“你是不是也被他骗得团团乱转过?”

张好儿道:“你是不是又在吃醋?”

她拉起田心的手,笑道:“现在就算有人要吃醋,也轮不到你了。”

田心一直瞪大了眼晴,在听着 不是在听他们说话,是在听着上面的动静。

对杨凡,她显然比谁都关心。

田思思呢?

她是不是真希望杨凡的大脑袋,被无色大师像西瓜般砸得稀烂?

田心忽然道:“你们听,他们好像已打起来了。”

其实用不着她说,别人也全都听见。

这时上面又响起了很沉重的脚步声,甚至比刚才更沉重。

脚步很快,但却只踏在几个固定的地方。

据说一个真正对罗汉伏虎拳有造诣的少林高僧,在雪地上将这一趟拳打完,最多也只不过在雪地上留下七个脚印。

王大娘道:“看来那老和尚果然是在用罗汉伏虎拳对付他。”

张好儿叹了口气,道:“所以,他并没有能一击得手。”

王大娘叹道:“看来这老和尚果然有两下子,要对付他还真不容易。”

上面的脚步声更急,更沉重,仿佛已用出全力。

张好儿忽又笑了笑,道:“可是他也不是好对付的,否则这老和尚怎么会使这么大的劲。”

忽然间,脚步声很快的连响了七次,就好像巨锤击频鼓。

柳风骨脸色也很凝重,沉声道:“这一着想必是‘风雷并作’。”

“风雷并作”正是伏虎拳中最霸道的一招,而且招中有招,连环变化,变化无穷。

以无色大师的功力火候,使出这一招来,江湖中人能避开的已不多。

但杨凡却显然避开了。

上面并没有他的惊呼声,也没有人倒下。

也不知为了什么,田思思居然也在暗中松了口气——她不是一心希望杨凡快点死的吗?

女孩子的情感,实在真难捉摸。

但男人们的情感难道就有什么不同?

世上本没有人真的能控制自已的感情,就正如没有人能控制天气一样。

张好儿也松了口气,道:“看来这老和尚的‘风雷并作’没有制住他。”

柳风骨沉着脸,道:“他的确避开了。”

张好儿道:“我真想上去看看,他在用什么功夫对付那老和尚?”

柳风骨道:“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攻出一招。”

张好儿道:“难道他只挨打,不还手?”

柳风骨道:“正是这样。”

张好儿道:“这又算哪门子的打法?”

柳风骨道:“这就算最厉害的打法,他只有用这种法子,才能对付无色。”

张好儿道:“你知道他用的是什么法?”

柳风骨点点头,道:“现在他正以八封游身掌一类轻身功夫诱无色全力抢攻,要等无色的精力消耗完了,他才肯出手。”

张好儿眨眨眼,道:“我明白了,无色不管多么强,毕竟已经是一个老头子,体力总不如年轻人的。”

柳风骨道:“何况罗汉伏虎拳讲究的本是以强欺弱,以刚克柔,所以最消耗真力,能把一百零八招伏虎拳打完,还能开口说话的,已是少见的高手。”

张好儿道:“但他又不是八封门的徒弟,怎么会游身掌那一关的功夫呢?”

柳风骨道:“这人会的武功很杂……”

他目中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过了很久,才慢慢地接着道:“他是个很好的帮手,很有用,我既然很需要这种人,又何必去追究他的来历?”

张好儿眼珠子转不转,笑道:“这话你是说给谁听的?”

柳风骨淡淡道:“说给我自己听的。”

王大娘忽然道:“其实我一直都想不通,你怎会跟他有这么好的交情?”

柳风骨冷冷道:“我说过,我很需要他,他也很需要我。”

王大娘道:“他为什么需要你?”

柳风骨道:“据说他在关外做了几件大案子,得罪了很多高手,所以才逃到江南。”

王大娘道:“你调查过?”

柳风骨冷冷道:“你以为我随随便便就会相信一个人?”

王大娘道:“但你还是并没有完全相信他,有很多事你都没有让他知道。”

柳风骨忽又笑了笑,道:“你以为你每件事全都知道?”

他笑得很亲切,也很潇洒。

但王大娘的脸部似已有些发白,连话都说不出了。

张好儿却又笑道:“我也有件事一直都想不通。”

柳风骨道:“哦?”

张好儿吃吃笑道:“他的头那么大,肚子也不小,怎么能施展轻功呢?是不是因为他的骨头太轻了……”

她笑声忽然停顿,柳风骨忽然道:“这一着是伏虎扬威!”

就在这时,一个人忽然从上面跌了下来,恰巧正跌入了那口棺材。

棺材并不是没有盖子的。

棺材盖虽已掀开,却还是有一半盖在棺材上。

这人居然还是跌入了棺材,因为他的人实在太瘦、太小。

就算棺材盖再盖起来一点,他还是照样能够掉得进去。

他跌进棺材后,就像真的是个死人,连动都不能动了。

这人当然不是杨凡。

他的头大大,肚子也不小,再大一点的棺材,他也很难掉下去。

掉下去的人是无色。

伏虎扬威正是一百零八式罗汉伏虎拳的最后一招!

这一招刚使出,无色就已跌了下来。

他已不能开口说话。

然后杨凡才轻飘飘地落下来。

他只算一个脑袋,至少已有十来斤重,但落在地上时,却轻得好像四两棉花。

难道他真的骨头奇轻?

就算他的骨头真轻,总算连一根都没有少,总算完完整整的回来了。

田思思闭起眼睛。

她永远不想再看到这个人,永远不想!

可是他刚才没有回来的时候,她为什么还仿佛在替他担心呢?

他明明是个卑鄙下流无耻的人,明明在骗她、在害她。

无色大师明明是个正直侠义的高僧。

可是她心里为什么还偏偏希望这一战胜的是他?

田思思闭起眼睛,却还是可以想像到这大头鬼现在的样子·

现在他一定是神气活现.洋洋得意。

现在他不得意谁得意?

连无色大师都已败在他手里。

他们的阴谋计划,现在眼看已大功告成,再也没有一个能阻挠他们的人。

田思思以前也曾听过很多有关阴谋和恶徒的故事,无论多么复杂周密的阴谋,到后来总是要被人揭穿,总是要失败的。

善良正直的一方,迟早总有胜利出头的时候。

但现在,她所亲身遭遇到的情况,竟和她所听到的故事完全不同。

现在恶徒已得胜,阴谋已得逞,好人反而要被打迸悲惨黑暗的地狱里。

田思思真恨,不但恨自己,恨这些卑鄙下流无耻的恶徒,也恨这世界。

这世界上难道已没有天理了

杨凡果然是满险神气活现、洋洋得意的样子。

他有理由得意。

柳风骨已走过来,用力拍着他的肩,笑道:“好兄弟,你真有两下子,这一战打得真漂亮。”

杨凡淡淡道:“其实那也没什么。”

张好儿抢着道:“谁说那也没什么?江湖上能击败少林护法的人,又有儿个?”

杨凡微笑道:“其实他功力的确比我深厚得多,我只不过靠了几分运气而已。”

柳风骨笑道:“那绝不是运气,是你的战略运用成功。”

张好儿又抢着道:“你究竟是怎么打倒他的,说给我们听听好不好?”

杨凡道:“少林的罗汉伏虎拳,经过十余代少林高僧的修正、改进,到现在几乎已无懈可击,我也知道他将这趟拳施展开来,我绝对不可能有击倒他的机会,所以……”

王大娘也忍不住问道:“所以你怎么样?”

杨凡道:“所以我只有等,等他将这路拳的一百零八招打完,乘着他变招换气的那一瞬间,用尽全力,给他一下子。”

张好儿笑道:“你果然一下子就将他打倒了。”

柳风骨道:“这一下子说来容易,其实可莫不简单,那不但要先想法子避开无色的一百零八招伏虎拳,而且还得算准他换气的时候,算准他的空门在哪里,时间部位都拿捏得连年分都不能错,因为这种机会只要一错过,就永远不会再来的。”

王大娘忽又问道:“那两个小和尚呢?”

杨凡微笑道:“那两个也不是小和尚,也是少林寺中有数的硬手。”

王大娘道:“你当然把他们也一起收拾了。”

杨凡道:“没有。”

王大娘:“没有?你难道……”

杨凡道:“他们已走了。”

王大娘愕然道:“你怎么能让他们走?”

王大娘道:“为什么?”

杨凡笑了笑,道:“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31 请君入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人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