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

05 王大娘的真面目

作者:古龙

天已黑了。

屋里燃着灯,灯光从粉红色的纱罩中照出来,温柔得如同月光。

燃灯的人却已不在了,屋子里静俏悄的,田思思只听到自己的心在轻轻的跳着,跳得很均匀。

她觉得全身软绵绵的,连动都懒得动,可是口太渴,她不禁又想起了家里那用冰镇得凉凉的莲子汤。

田心呢?

这小鬼又不知疯到哪里去了?

田思思轻轻叹了口气,悄悄下床,刚才脱下的鞋子已不见了。

她找着了双绣金的发屐。

屐很轻,走起路来“踢达踢达”的响,就好像雨漓在竹叶上一样。

她很欣赏这种声音,走走、停停,停下来看看自己脚,脚上穿的白袜已脏了,她脱下来,一双纤秀的脚雪白。

“屐上足妇霜,不着鸦头袜。”

想起这句风流诗人的明句,她自己忍不住吃吃地笑了。

若是有了音乐,她真想跳一曲小杜最欣赏的“柘枝舞”。

推开窗,窗外的晚风中果然有缥缈的乐声。

花园里明灯点点,照得花色更鲜艳。

“这里晚上果然很热闹,王大娘一定是个很好客的主人。”

田思思真想走出去,看看那些客人,去分享他们的欢乐。

“若是秦歌他们也自江南来了,也到这里来做客人,那多好!”

想到那强健而多倩的少年,想到那飞扬的红丝巾,田思思脸上忽然泛起了一阵红晕,红得就像是那丝巾。

在这温柔的夏夜中,有哪个少女不善怀春。

她没有听到王大娘的脚步声。

她听到王大娘亲密的语声时,王大娘已经到了她身旁。

王大娘的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带着笑道:“你竟想得出神,在想什么?”

田思思嫣然道:“我在想,田心那小鬼怎么连人都瞧不见了。”

她从来没有说过谎。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说谎,而且根本连想都没有想,谎话就自然而然的从嘴里溜了出来,自然得就如同泉水流下山坡一样。

她当然还不懂得说谎本是女人天生的本领,女人从会说话的时候起,就懂得用谎话来保护自己。

说谎最初的动机只不过是保护自己,一个人要说过很多次谎之后,才懂得如何月谎话来欺骗别人。

王大娘拉起她的手,走到那张小小的圆桌旁坐下,柔声道:“你睡得好吗?”

田思思笑道:“我睡得简直就像是刚出世的小孩子一样。”

王大娘也笑了,道:“睡得好,就一定饿,你想吃什么?”

田思思摇摇头道:“我什么都不想吃,我只想……”

她眼波流动,慢慢的接着道:“今天来的客人好像不少。”

王大娘道:“也不多,还不到二十个。”

田思思道:“每天你都有这么多客人?”

王大娘又笑了,道:“若没有这么多客人,我怎么活得下去?”

田思思惊奇的张大了眼,道:“这么说来,难道来的客人都要送礼?”

王大娘眨眨眼,道:“他们要送,我也不能拒绝,你说是不是?”

田思思道:“他们都是哪里来的呢?”

王大娘道:“哪里来的都有……”

她忽又眨眨眼,接着道:“今天还来了位特别有名的客人。”,

田思思的眼睛亮了,道:“是谁?是不是秦歌?是不是柳风骨?”

王大娘道:“你认得他们?”

田思思垂下头,咬着嘴chún道:“不认得,只不过很想见见他们,听说他们都是很了不起的大人物。”

王大娘咆吃地笑着,轻轻拧了拧她的脸,道:“无论多了不起的大人物,看到你这么美的女孩子时,都会变成呆子的。你只要记着我这句话,以后一定享福一辈子。”

田思思喜欢拧田心的小脸,却很不喜欢别人拧她的脸。

从来没有人敢拧她的脸。

但现在她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有种很温暖舒服的感觉。

王大娘的纤指柔滑如玉。

有人在敲门。

敲门的也都是很美丽的小姑娘,送来了几样很倩致的酒莱。

王大娘道:“我们就在这里吃晚饭好不好?我们两个可以静静地吃,没有别人来打扰我们。”

田思思眼珠子转动,道:“我们为什么不出去跟那些客人一起吃呢?”

王大娘道:“你不怕那些人讨厌?”

田思思又垂下头,咬着嘴chún道:“我认识的人不多,我总听人说,朋友越多越好。”

王大娘又笑了,道:“你是不是想多认识几个人,好挑个中意的郎君?”

她娇笑着,又去拧田思思的脸。

田思思的脸好烫。

王大娘忽然将自己的脸贴上去,媚笑着道:“我这里每天都有朋友来,你无论要认识多少个都可以。但今天晚上,你却是我的。”

她的脸又柔滑,又冰凉。

田思思虽然觉得她的动作并不大好,却又不忍推开她。

“反正大家都是女人,有什么关系呢?”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她的心忽然跳得快了些。

从来没有人贴过她的脸,从来汉有人跟她如此亲密过。

田心也没有。

田思思忽然道:“田心呢?怎么到现在还看不见她的人?”

王大娘道:“她还在睡。”

她笑了笑,道:“除了你之外,从来没有别人睡在我屋子里,更没有人敢睡在我床上。”

田思思心里更温暖,更感激。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她的脸也更烫了,

王大娘道:“你是不是很热?我替你把这件长衫脱了吧。”

田思思道:“不……不热,真的不热。”

王大娘道:“不热也得脱!否则别人看见你穿着这身男人的衣服,还以为有个野男人在我房里哩,那怎么得了。”

她的嘴在说话,她的手已去解田思思的衣钮。

她的手就像是一条蛇,滑过了田思思的腰,滑过了胸膛……

田思思不能不动了。

她觉得很痒。

她喘息着,娇笑着,伸手去推,道:“你不能脱,我里面没有穿什么衣服。”

王大娘笑得很奇柽,道:“那有什么关系?你难道还怕我?”

田思思道:“我不是怕,只不过……”

她的手忽然也推上了王大娘的胸膛。

她的笑容忽然凝结,脸色忽然改变,就好像摸着条毒蛇。

她跳起来,全身发抖,瞪着王大娘,颤声道,“你……你究竟是女的?还是男的?”

王大娘悠然道:“你看呢?”

田思思道:“你……你……你……”

她说不出。

因为她分不出王大娘究竟是男?还是女?

无论谁看到王大娘,都绝不会将她当成男人。

连白痴都不会将她看成男人。

但是她的胸膛……

她的胸膛平坦得就像是一面镜子。

王大娘带着笑,道:“你看不出?”

田思思道:“我……我……我……”

王大娘笑得更奇怪,道:“你看不出也没关系,反正明天早上你就会知道了。”

田思思一步步往后退,吃吃道:“我不想知道,我要走了。”

她忽然扭转头,想冲出去。

但后面没有门。

她再冲回来,王大娘已挡住了她的路,道:“现在你怎么能走?”

田思思急了,大声道:“为什么不能走?我又没有卖给你!”

王大娘悠然道:“谁说你没有卖给我?”

田思思怔了怔,道:“谁说我己经卖给了你。”

王大娘道:“我说的。因为我已付绐赵老大七百两银子。”

她又笑了笑,悠然接着道:“你当然不止值七百两银子,可借他只敢要这么多。其实,他就算要七千两,我也是一样要买的。”

田思思的脸已气白了,道:“你说赵老大把我卖给了你?”

王大娘道:“把你从头到脚都卖给了我。”

田思思气得发抖,道:“他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能把我卖给你?”

王大娘笑道:“他也不凭什么,只不过因为你是个被人卖了都不知道的小呆子。你一走进这城里,他们就已看上了你。”

田思思道:“他们?”

王大娘道:“他们就是铁胳膊、刀疤老六、钱一套、大胡子和赵老大。”

田思思道:“他们都是串通好了的?”

王大娘道:“一点也不错,主谋的就是你拿他当好人的赵老大,他不但要你的钱,还要你的人。”

她笑着,接着道:“幸好遇见了我,还算运气。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绝不会亏待你的,甚至不要你去接客。”

田思思道:“接客?接客是什么意思?”

她已气得要爆炸了,却还在勉强忍耐着,因为她还有很多事不懂。

王大娘吃吃笑道:“真是个小呆子,连接客都不懂,不过我可以慢慢的教你。今天晚上就开始教。”

她慢慢地走过去。

走动的时候,“她”衣服下已有一部分凸出。

田思思苍白的脸又红了,失声道:“你……你是个男人?”

王大娘笑道:“有时是男人,有时也可以变成女人,所以,你能遇着我这样的人,可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田思思忽然想吐。

想到王大娘的手刚才摸过的地方,她只恨不得将那些地方的肉都割下。

王大娘还在媚笑着,道:“来,我们先喝杯酒,再慢慢的……”

田思思忽然大叫。

她大叫着冲过来,双手齐出。

大小姐有时温柔如金丝雀,有时也会凶得像老虎。

她的二双手平时看来柔若无骨,滑如春葱,但现在却好像变成了一只老虎的爪子,好像一下子就能扼到王大娘的咽喉。

她出手不但凶,而且快,其中还藏着变化。

“锦绣山庄”中的能人高手很多,每个人都说大小姐的武功己可算是一流高手。

从京城来的那位大镖头就是被她这一招打得躺下去的,躺下去之后,很久很久都没有爬起来。

这一招正是田大小姐的得意杰作。

她已恨透了王大娘这妖怪,这一招出手当然比打那位大镖头时更重,王大娘若被打躺下,也许永远也爬不起来了。

王大娘没有躺下去。

躺下去的是田大小姐。

她从来没有被人打倒过。

没有被人打倒过的人,很难领略被人打倒是什么滋味。

她首先觉得自己去打人的手反被人抓住,身子立刻就失去重心,忽然有了种飘飘荡荡的感觉。

接着她就听到自己身子被摔在地上时的声音。

然后她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整个人都好像变成空的。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脑袋,把脑袋塞得就仿佛是块木头。

等她再有感觉的时候,她就看到王大娘正带着笑在瞧着她,笑得还是那么温柔,那么亲切,柔声问道:“疼不疼?”

当然疼。

直到这时她才感觉到疼,疼得全身骨节都似将散开,疼得眼前直冒金星,疼得眼泪都几平忍不住要流了出来。

王大娘摇着头,又笑道:“像你这样的武功,也敢出手打人,倒真是妙得很。”

田思思道:“我武功很糟?”

这种时候,她居然问出了这么佯一句话来,更是妙不可言。

王大娘仿佛也很吃惊,道:“你自已不知道自己武功有多糟?”

田思思不知道。,

她本来一直认为自己已经可以算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

现在她才知道了,别人说她高,只不过因为她是田二爷的女儿。

这种憾觉就好像忽然从高楼上摔下来,这一跤实在比刚才摔得还重。

她笫一次发觉自己并没有想像中那么聪明,那么本事大。

她几乎忍不住要自己给自己几个大耳光。

王大娘带笑瞧着她,悠然道:“你在想什么?”

田思思咬着牙,不说话。

王大娘道:“你知不知道我随时都可以强姦你。你难道不怕?”

田思思的身子突然缩了起来,缩起来后还是忍不住发抖。

到现在为止,她还是没有认真去想过这件事有多么可怕,多么严重,因为她对这种事的观念还很模糊,

她甚至还根本不知道恐惧是怎么回事。

但“强姦”这两个字却像是一把刀,一下子就将她那种模模糊糊的观念划破了,恐俱立刻就像是只剥了壳的鸡蛋般跳出来。

强姦!

这两个字实在太可怕,太尖锐。

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两个字,连想都没有想过。

她只觉身上的鸡皮疙瘩一粒粒的冒出来,每粒鸡皮疙瘩都带着一大颗冷汗,全身都烫得像是在发烧。

她忍不住尖叫,道:“那七百两银子我还给你,加十倍还给你。”

王大娘道:“你有吗?”

田思思道:“现在虽然没有,但只要你放我走,两天内我就送来给你。”

王大娘微笑着,摇摇头。

田思思道:“你不信?我可以保证,你若知道我是谁的女儿……”

王大娘打断了她的话,笑道:“我不想知道,也不想要你还钱,更不想你去找人来报仇。”

田思恩道:“我不报仇,绝不。只要你放了我,我感激你一辈子。”

王大娘道:“我也不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05 王大娘的真面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人物》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