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鸟》

第12章 多谢借剑

作者:古龙

楚留香微笑清:“李兄太谦了。”

胡铁花道:“但武当派中,至少有五个人功力不弱。”

李玉函道:“胡兄说的可是武当掌教,和四大护法。”

胡铁花道:“不错。”

李玉函道:“就算这五个人都参加八卦剑阵,也还是差了三个,若另外找三个人凑数,这剑阵就有了漏洞。”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不错。”

李玉函道:“剑阵一有了漏洞,遇见真正高手时,、一定会找到他们的弱点进攻,只要其中一人的攻势遇阻,整个阵法就无法推动,到了那时,八个人联手。就会变得反不如一个人动手方便有效。”

他又笑了笑,按着道:“何况,武当四大护法,功力也未必都相等,更未必会都是高手。”

楚留香也笑了笑,道:“而且真正的绝顶高手,是绝不会参与任何剑阵的,他们交手时,讲究的就是单打独斗,怎肯和别人联手迎敌?”

李玉函附掌道:“正是如此,历代武当掌教,就没有一位肯加入“八卦剑阵”的,像武当这样声势浩大的剑派,都找不出能配合剑阵的八个人来,何况其他?”

胡铁花忽又大声道:“但你说了半天,还是未说出令尊究竟有什么心愿未了?也未说出有什么事是要我们效劳的?”

李玉函道:“家父将古往今来,每一种著名的剑阵都研究过之后,自己也创出一种阵法来,他老人家认为普天之下,绝没有一个人能破解此阵,但却一直无法证明。这也是他老人家平生最大的遗憾。”他叹了口气,按着道:“因为想要证明这件事,有雨点最大的困难,第一,就是他老人家虽已将这阵法的人数减到最少,却还是无法找到六位功力相若的绝顶高手。”

楚留香道:“却不知在他老人家眼中,怎么样的人才算是绝顶高手呢?”

李玉函沉吟着道:“此人的功力至少要能和当今七大派的掌门分庭抗礼,而且必须要是使剑的名家,譬如说………”

楚留香淡淡道:“譬如说,帅一帆。”

李玉函面不改色,叹道:“不错,只可惜像帅老前辈这样的剑法高手,找一个已很困难,若想找六个,那实在难如登天。”

楚留香目光闪动,道:“别人要找这样约六位高手,固然难如登天,但以令尊的人望和声誉,却并非完全不可能的。”

李玉函道:“不错,家父的知交好友中,的确有几位可称得上绝顶高手,只不过这些前辈都有如闲云野鹤,游踪不定,是以家父直到今天,才总算找到了六位。”

胡铁花耸然动容,失声道:“如此说来,令尊的心愿岂非已可达成了么?”

李玉函叹道:“胡兄莫忘了,这件事还有第二点困难之处。”

胡铁花道:“还有什么困难?”

李玉函缓缓道:“要证明这阵法是否真的绝无破绽,就一定要找一个人来破它,这人却更难了,只因他不但要有绝顶的武功,绝顶的机智,还必须要有非常辉煌的战迹,曾经击败过许多顶尖高手。”

他望着楚留香一笑,接着道:“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试出这阵法的优劣,是么?”

楚留香声色不动,微笑道:“却不知在李兄心目中,要怎么样的人才够资格呢?”

李玉函道:“小弟想来想去,这样的人天下只有一个。”

楚留香道:“是谁?”

李玉函道:“就是楚兄。”他眼睛瞪着楚留香,微微笑道:“只要楚兄肯出手,家父的心愿就可以达到了。”

楚留香还是声色不动,缓缓道:“小弟可有选择的余地么?”

李玉函道:“没有。”

胡铁花再也忍不住跳了起来,变色道:“你居然要他和六个像帅一帆那样的人交手,你这不是要他的命?”

李玉函微笑不语,竟然默认了。

楚留香淡淡笑道:“你不用着急,我这条命反正是捡回来的,若能死在‘拥翠山庄’,岂非也可算是死得其所。”

胡铁花怔了怔,忽然将他拉到一边,嗄声道:“你………你是不是有把握?”

楚留香道:“没有。”

胡铁花顿足道:“既然没有把握,你为什么还叫我不要担心着急?”

楚留香道:“事已至此,着急又百什么用?”

胡铁花眼珠子一转,沉声道:“咱们现在就冲出去,只怕还来得及。”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只怕已来不及了。”

竹已又卷起,几个人已鱼贯走了进来。

这几人都穿着纯黑色的,极柔软的丝袍。闪着光的丝袍,柔软得彷佛流水,但他们走动时,却连这流水般柔软的丝袍都没有波动。

他们的脚步,正也滑如流水,轻如幽灵。

他们的脸上,也蒙着一层黑色的丝巾,甚至连眼睛都被蒙住,没有人能认得出他们究竟是谁?他们行动间,却自然而然约有一种慑人的威严流露出来,虽然谁都瞧不出他们的身份,但谁也不敢对他们稍存轻视。

第一个人,身材瘦削而颀长,笔挺的站着,就像是一枪,手里提着的是一柄奇形古怪的铜剑。

第二个人,矮而瘦,第三个人,高大而魁伟,两人走在一起,就显得分外刺眼,分外突出。

这两人的掌中剑俱是光芒灿烂,显见绝非凡品,但剑的形状,却不特别,谁也可以辨出这两柄剑的来历出处。

第四个人,身材很普通,使的也是柄很普通的青铜剑,就算走在路上,只怕也没有人会多看他一眼。

第五个人,又矮又胖,腹凸如珠,掌中剑非金非铁,仔细一看,竟然是用木头削成的。

这五个人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动作,但一走进来,这厅堂中彷佛就立刻充满了逼人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胡铁花不禁更为楚留香担心,只因他一眼便瞧出,这五人无论身份地位武功,绝无一人在帅一帆之下。

楚留香还是面带微笑,同这五人抱拳一揖,道:“在下闻得‘拥翠山庄’中到了几位绝代高手,知道今日定能一睹前辈名家的丰采,实是喜不自胜,谁知前辈们竟不肯一示庐山真面目,未免令人觉得遗憾了。”

五个黑衣人只是动也不动的站着,没有人开口。

楚留香笑道:“前辈们就算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又何必连眼睛都一齐蒙住呢?”

那高大而魁伟的黑衣人忽然道:“我辈以心驭剑,何需眼目?”

他虽然只说了短短十个字,但整个厅堂间都似已充满了他洪亮的语声,连几上的茶盏都被震得“格格”响动。

楚留香道:“在下也知道名家出手,自有分寸,根本用不着用眼睛看的,但前辈们难道也不想看看今日的对手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这次又没有人回答它的话了。

饼了半晌,李玉函微微一笑,道:“这五位前辈平生从未和人联手作战,今日之后,也绝不会再和别人联手作战,所以他们更不必在你面前显露身份,也用不着知道你是什么人,这五位前辈今日只不过是为家父了一心愿而已。”

楚留香淡淡笑道:“不错,我也知道这五位前辈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他们和令尊的交情,但今日之事,究竟是令尊的心愿,抑或只不过是阁下的心愿呢?”

李玉函脸上变了变颜色,道:“自然是家父的心愿。”

楚留香眼睛瞪着他,缓缓道:“那么,令尊的心愿是想试一试这阵法呢?还是想杀了我?”

李玉函面色苍白,一时间竟答不出话来。

柳无眉嫣然一笑,道:“无论如何,这都已没什么分别了。”

楚留香道:“哦?”

柳无眉妩媚的眼波,忽也变得利如刀剪,瞪着他一字字道:“只因这阵法若无破绽,阁下只怕就难免要成为此阵的祭礼。”

楚留香道:“这阵法若有破绽又如何?”

柳无眉悠然道:“这阵法纵有破绽,但经过五位前辈之手使出来,阁下只怕也无法冲得出去吧!”

楚留香仰苜大笑道:“这就对了,这阵法纵然破绽百出,纵然不成阵法,有这五位前辈联手作战,天下只怕也没有人能抵挡的。”

柳无眉道:“不错。”

楚留香道:“那么,你们又何必还要说什么阵法,论什么优劣,不如干脆说今日要将我的性命留在这里,岂非更简单明白得多。”

柳无眉道:“这其中倒有些分别了。”

楚留香道:“哦?”

柳无眉道:“这五位前辈联手作战,你虽不能抵挡,但却可以逃走,阁下的轻功天下无双,这是谁都知道的。”

楚留香道:“过奖过奖。”

柳无眉道:“但这阵法一发动,阁下就算背插双翅,也休想逃得出去了。”

楚留香默然半晌,缓缓道:“在下和贤伉俪究竟有什么仇恨,定要在下将命留在这里?”

柳无眉眼珠子一转,冷冷道:“我早就说过,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是家父的意思。”

只见那老人李观鱼还是茫然坐在那里,只是低垂着目光,痴痴的瞧着面前那柄秋水长剑。

楚留香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无论是不是他的意思?反正都没有人能问得出来的。”

胡铁花忽然大声道:“这阵法发动,至少要有六个人,是么?”

胡铁花目光闪动,道:“但现在却只到了五位。”

柳无眉道:“不错。”

胡铁花心里暗暗欢喜,忍不住笑道:“你们只怕未曾想到帅一帆已不别而去了。”

柳无眉冷冷的道:“帅老前辈来不来都没什么关系。”

胡铁花骤然顿住笑声,道:“没关系?怎会没关系?阵法若是少了一人………”

柳无眉一笑打断了他的话,道:“你难道未曾听说过,滥竽有时也可充数的。”

她不再理会胡铁花,转身向那五个黑衣人深深一拜,道:“这阵法晚辈也曾练过,至今牢记在心,帅老前辈未到,晚辈只有勉强充数,但愿前辈们多多维护,晚辈感激不尽。”

五个黑衣人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

首先那瘦削颀长的黑衣人忽然道:“为何不让你夫婿出手?”

柳无眉怔了怔道:“这………”

那矮小的黑衣人已厉声道:“你难道认为你的剑法,比李家的传人还高么?”

喝声中,他掌中剑已化为万点银星,了下来。

柳无眉眼睛紧盯着这满天银星,身子却动也不动,竟不闪避招架,似乎早已看出这一剑乃是虚招。

满天银星到了她面前,果然奇迹般消失了。

那瘦削的黑衣人道:“如何?”

矮小的黑衣人道:“还好。”

柳无眉嫣然道:“多谢前辈。”

她忽又转身走到李观鱼面前,躬身道:“女儿想求您老人家赏剑一用。”

那老人茫然瞧了她一眼,又垂下头。

柳无眉却已再拜道:“多谢您老人家恩典。”她竟然自说自话的就将老人面前的剑拿了过来。

老人面上的肌肉似乎起了一阵颤抖,目中也爆出一星火光,只不过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而已。

胡铁花忽然冲了过去,站到楚留香身旁。

楚留香道:“你要干什么?”

胡铁花大声道:“他们既然有六个人,咱们为何不能两个人。”

楚留香苦笑道:“为何要两个人?”

胡铁花道:“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

楚留香叹道:“两个人若一齐死,就没有一个人好了。”

胡铁花紧握双拳,还未说话,柳无眉已悠然道:“你还是听他的话吧!他一个人也许还有一两分逃出去的机会,若加上你,就连半分机会都没有了。”

胡铁花脸涨得通红,瞪着楚留香道:“你……你不愿和我一起动手么?”

楚留香握着他的手,缓缓道:“你仔细再想一想,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他嘴里说话时,已在胡铁花掌心为了个字:“救”。

他的意思自然是要胡铁花去将苏蓉蓉她们救出来。

因为现在李玉函夫妇鄱在这厅堂中,而且绝不会离开,‘拥翠山庄’中别的地方,我必定甚是空虚。

这正是救人的好机会。

胡铁花长长吐出口气,道:“我明白了。”

楚留香微笑道:“很好,我知道你永远不会让我失望的。”

他一面说着话,一面又在胡铁花掌心为了个字:“走”。

这意思自然是要胡铁花将她们救出后,立刻就走。

胡铁花脸上又变了颜色,失声道:“但是你………”

楚留香用手捏了捏他的手,含笑道:“你若是我的好朋友,就该让我专心一意的动手,你总该知道我的脾气,若有别的事分了我的心,我就真的连这半分取胜的机会都没有了。”

胡铁花默然半晌,沉重的点了点头,只觉楚留香的手仍是那么温暖,那么坚定,他自己的手却已变得冰冷。

他忍不住也用力握了握楚留香的手,久久不忍放开,好像这已是他们之间,最后一次握手了。

楚留香拍了拍他肩头,两人面对面,互相凝注了半晌,然后,楚留香忽然转过身,缓缓道“在下已准备好了,前辈们就请出手吧。”

胡铁花并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而且一向对楚留香的武功很有信心,但现在,他眼睛却不知怎地有些发红了。

柳无眉望着楚留香嫣然一笑,道:“你难道还是不用兵器么?”

楚留香淡淡道:“到了这种时候,用不用兵器反正都已没什么两样了。那又矮又胖的黑衣人,忽然哈哈一笑,道:“此人的胆子倒不小。”

楚留香道:“前辈过奖了,其实在下的胆子一向不大,每次和别人交子之前,心里都害怕得很,可是等到出手之后,就将害怕忘记了。”

他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忽然闪电般出手,曲指如钩,“双龙夺珠”,直取柳无眉的双目。

柳无眉骤出不意,大惊退步。

谁知楚留香这一着竟是虚招,左手攻出,右手的拇指和食中两指,已捏住了柳无眉掌中剑的剑尖。

柳无眉只觉一股奇异的震动,自剑身上传了过来,震得她手腕又酸又麻,长剑再也把握不住。

只听楚留香笑道:“多谢嫂夫人借剑,多谢多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画眉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