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鸟》

第13章 世家大族

作者:古龙

笑语声中,那柄精光四射的秋水长剑已到了他手里,他仍然以三根手指握着剑尖,却以剑柄向那瘦长黑衣人的胸膛撞了过去。

那黑衣人轻叱道:“好快的手!”

短短的四个字说完,他不但躲开了楚留香攻来的这一招,而且剑光闪动,也已还了两招。

柳无眉惊魂未定,像是还在发怔,眼见剑阵已将发动,李玉函跺了跺脚,拔剑迎了上去。

于是剑光突炽,冷风骤起。

这柄剑已化为一片光幕,卷去了楚留香的身影。

柳无眉踉跄后退,返到墙角,脸上已没有丝毫血色,过了半晌,一滴滴眼泪源源自眼角流了下来。

楚留香出手、夺剑、发招,柳无眉退下,李玉函冲出,剑阵发动,这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内发生的。

胡铁花只瞧得心动魄,又鹰又喜,几乎忍不住要大声喝起采来,楚留香这一手,实在值得喝采。

这一场决战的胜败,虽然还不可知,但楚留香至少已抢得一着先机,令这剑阵一时间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而且李玉函对这阵法显然不及柳无眉熟悉,现在由他来代替柳无眉的位置,这阵法势必又要打个折扣。

如此驽心动魄的大战当前,胡铁花实在不舍得走,更不忍将楚留香一个人留在这里拚命。

但他却非走不可,只因他知道楚留香看见他还没有走,一定难免要分心的,他自然也知道在这样的恶战,无论谁只要稍一分心,就可能使出错误的招式,无论多么小的错误,都足以致命。

斑手对招,武功强弱固然是胜负的最大关键,但出手时的判断是否正确,更是致命的因素。

角落里有扇窗子是开着的。

胡铁花咬了咬牙,斜斜窜了出去。

庭园中浓荫满地,静寂无人,只有“嘶嘶”的剑风,自厅堂中传出,剑风虽急,却没有剑刀相击声。

这剑阵出手配合之隹妙,实已妙到峰巅。

胡铁花又忍不住回首瞧了一眼,只见那剑光化成的光幕,已愈来愈密,已瞧不出丝毫漏洞。

他实在想不出楚留香能有什么法子自这剑阵中冲出来,这一眼瞧出,他的脚已无法移动半步。

他在心里替自己解释:“这庄院如此广大,要找三个人,实如大海捞针,我反正一定找不着的,还是留在这里替他把场子的好,他若抵挡不住时,也许我还能帮个忙。”

微风吹动,木叶萧萧。

逼武林世家的规矩显然不小,此间虽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但也绝没有一个人敢来看热闹。

远处,正有一缕炊烟袅袅升起,微风中隐隐有一阵粥香传来,显然正是早饭已热的时候。

无论发生多么大的事,这‘拥翠山庄’中的人,都不敢改变日常的规矩,更不敢放下手边的工作。

这种世家大族,正如磐石般不可撼动。

想到这里,胡铁花不禁又叹了口气,可是这时粥的香气更浓,他这才发觉自己已经很饿了。

也就在这时,他心里忽然有灵光闪动:“一个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一定要吃饭的。”

帝王固然要吃饭,贱民也是要吃饭的,‘拥翠山庄’中的人要吃饭,苏蓉蓉她们也非吃饭不可。

李玉函夫妻要以她们作要胁楚留香的把柄,就不能让她们饿死,至少总不能不给她们饭吃。

炊烟,自东方的一棚紫花后升起。

胡铁花立刻展动身形,同那边凉了过去。

花棚后就是这庭园的围墙,墙外又有重小小的-落,院子里满了一竿竿衣裳旁边有两排瓦房,显然正是‘拥翠山庄’中奴仆家丁们的居处,此刻正有几人在檐下磨刀擦枪,整理着刀柄枪上的红绸。

还有几个赤着上身的壮汉,正在院子里的空地上练拳,一面还喃喃抱怨着院子里晒的衣服太多,害得他们拳脚施展不开。

再过去,又有一排平房,房顶上有好几个烟囱,其中有三个正在冒着烟,这显然就是李家的厨房了。

胡铁花本来还有些紧张,但立刻就发现这院子里的人虽多,神情却都很悠闲,甚至都有些懒洋洋的。

因为这里已是他们的天下,他们既用不着担心上面的人会来查勘,也用不着担心强盗小偷。

世上最笨的强盗,也不会照顾到他们这些人身上来的,就算真的有人敢来找‘拥翠山庄’的霉气,也绝不会拿他们做对象,所以他们每个人都放心得很--于是胡铁花也就放心得很。

他眼珠子一转,忽然脱下身上的衣服,精赤着上身,自树丛中窜了出来,找了个太阳晒不到的墙角坐下,伸着懒腰,喘着气,做出一副刚练拳练完的模样,里里外外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他。

只见厨房那边的树荫下,也坐着一堆人,有男有女,男的正在想法子逗女的说话,女的却假装不理。

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的奴仆也全都一样,‘拥翠山庄’的规矩虽严,但只要一离开主子的眼睛,他们的胆子也就大了,若想要奴才不向丫头勾搭,那只怕比要狗不吃粪更困难。

胡铁花瞧得暗暗好笑,只觉这些小丫头的睑长得虽不大怎么样,体态倒还动人,其中有两个看来还满不错。

尤其等太阳一照在她们身上,紧绷在身上的薄绸衣服,就好像变得透明了,连红红的肚兜都可以看得到,直瞧得那些精力过剩的大男人们,一个个眼珠子都凸了出来,不停的着口水。

饼了半晌,厨房里忽然传出一阵铁板响。

树下的男男女女一站了起来,有个小伙子笑嘻嘻道:“他们饭怎地越煮越快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哩!”

那俏丫头就抿着嘴笑碎道:“今天饭吃完了,明天就不吃了么?”

那小伙子眼睛一

亮,悄声道:“明天你肯不肯……”

这时别的人已一窝蜂向厨房涌了过去,脚步声淹没了他们的语声,一条挺胸凸肚的大汉走出来往门口一站,若非满身都是油,看来倒像是个巨无霸似的,手叉着腰,瞪大了眼睛吼道:“人人都有份的,抢什么?一个个来。”

有个马脸汉子大声道:“我们马房里的人天没亮就得起来服侍畜牲,每天起来得最早,肚子饿得最快,赵老大,你就帮个忙吧!”

那赵老大连望都不望他,转身提了食盒出来,道:“上房的姑娘们来了么?”

那马脸汉子

脸都气红了,道:“你明明知道只要少庄主一回来,上房的姑娘就都跟着吃小厨房的伙食了,为什么还要准备他们的?”

赵老大还是不理他,却向那俏丫头笑道:“上房的姑娘不来,这就便宜了你吧:“那俏丫头一扭一扭的走过去,抓起食盒的盖子瞟了一眼,又同赵老大瞟了一眼,悄笑道:“菜还不错,但只有这么几个包子,八个人怎么够吃?”

赵老大大笑道:“小丫头们,一天到晚就知道吃,也不怕把肚子吃大了没人要么?”

那俏丫头跺着脚道:“好呀:你吃我的豆腐,看我不告诉翠凤姐,叫她今天晚上罚你跪夜壶。”

赵老大赶紧道:“好了!好了!小祖宗,算我怕你,再加一笼够了么?”

那俏丫头这才笑道:“这还差不多。”

于是她就提起食盒,一扭一扭的走了,临走时还不忘了送赵老大个媚眼,自然也送了那小伙子一个。

另外几个丫头也都拿到食盒走了,有的屁股上还被赵老大那只油手捏了一把,那马脸汉子吼道:“还没有轮到马房么?”

赵老大像是根本没听见,慢吞吞提起个食盒,一个脸上长着几粒白麻子的老妈子立刻赶过去,笑道:“姑娘们的一分完,我就知道该轮到咱们了。”

她也抓起食盒一看,又笑道:“咱们房里的人干的是粗活,不比那秀里秀气的姑娘们,这么点菜饭怎么够吃?咱们也不要菜好,饭………”

赵老大沉着睑道:“饭就只有这么多,吃不吃随便你,庄子里的人若都像你们这样吃法,李家岂非早就被吃穷了。”

那老妈子还是陪着笑道:“是,是,是,我们实在吃得太多,但我们也不是没有心的人,大家早已准备好几匹布,替厨房里的大哥们做棉袄了。”

赵老大“哼”了一声,脸色果然大为缓和,只挥了挥手,就有两只大海碗被塞入那老妈子的食盒里。

胡铁花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忖道:“连一个厨子都如此作威作福,他若做了官,那还得了?”

只见一房房的食盒都被提走,最后才轮到马房,那马脸汉子忍住气,拿到自己的一份,掀起盖子一看,立刻变色道:“房里五个大人,四个孩子,就只有这一锅稀粥馒头么?”

赵老大道:“不错,就只这么多。”

马脸满子气得手直发抖,道:“姓赵的,你……你未免太欺负人了。”

赵老大冷冷道:“你想怎么样?不想吃这碗饭了么?”

马脸汉子狂吼一声,道:“老子宁可不吃这碗饭,今天也要和你拚了。”

他抡起那食盒,就往赵老大头上摔了下去。

谁知这赵老大竟有两下子,身子一转,反手一巴掌了过去,底下跟着又是一脚,厉声道:“你竟敢找厨房的麻烦,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那马脸汉子挨了一脚,又爬起来,还想拚命,但厨房里已涌出七八个人来,他眼看就要挨一顿痛打。

胡铁花等了半天,也未见到有人是为苏蓉蓉她们送饭的,心里正在着急,忖道:“她们莫非根本不在这庄子里?”

他等了半天,竟白等了,正想到别处去找找,但见到这马脸汉子被人如此欺负,实在怒气难忍。

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管闲事抱不平的时候,但还是忍不住冲了过去,赵老大正提着碗大的拳头,往那马脸汉子身上招呼,突见一个人冲了过来,反手一个耳光,就将厨房里的二把手打了个大斗。

另外几个人立刻怒吼着围了上去,有的手上还提着菜刀,但胡铁花怎会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他就算不便使出真功夫来,但三拳两脚,七个人已被他打倒了四个,赵老大脸都骇白了,道:“你………你小子也是马房里的么?”

胡铁花冷笑:“不错,你以为马房里的人都好欺负?”

赵老大忽然捡起把菜刀,向他腿上砍了下去,谁知胡铁花一抬脚,就将他的刀踢飞,再一脚就将他的人踢倒。

那马脸汉子立刻骑到他身上,给了他十来拳,方才威风不可一世的赵老大,竟被打得喊起救命来。

胡铁花正打得痛快,突听一人叱道:“你们要造反么?全给我住手。”

有些人本已端着饭碗在旁边看热闹,一听到这人的声音,立刻全都溜走了,那马脸汉子也骇得面无人色,拳头已提起来,竟不敢放下去。

但这人的声音却是又娇柔,又清脆,非但一点也不可怕,而且还好听得很,她不但声音好听,人也很好看。

只见她柳眉杏眼,俏生生的一张瓜子脸,此刻虽然在生气,但看来也还是那么妩媚动人。

看她的装束打扮,和别的丫头也差不多少。

最多也只不过是比较体面的丫头而已。

胡铁花真不懂这些人为何会如此怕她。

忍不住多瞧她两眼,这大姑娘的眼睛正也在瞪着他,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在打架?”

胡铁花揉了揉鼻子,笑道:“我们也不是想打架,只不过这赵老大太欺负人了,我们马房里没有东西孝敬他,他就找我们的麻烦,不给我们吃饱。”

赵老大抢着道:“平姑娘,你千万不能听他的,他……”

平姑娘脸一沉,冷笑道:“我听不听他的,是我的事,用不着你多嘴,我早就知道你们厨房里的人越来越不像话了。”

赵老大哭丧着脸,竟真的不敢再开口。

平姑娘上上下下,又瞧了胡铁花几眼,淡淡道:“你的功夫倒不错嘛,我怎地一直没见过你?”

胡铁花笑道:“小人们整天跟马打交道,姑娘自然瞧不见的。”

平姑娘冷冷道:“想不到马房里的人也有你这么好的身手,看来你倒是大才小用了。”

她忽然回头瞪着那马脸汉子,厉声道:“他真是马房里的人么?”

那马睑汉子垂着脸,偷偷瞟了胡铁花一眼,胡铁花脸上虽然还在笑,但已准备打一场真的了。

只因他已看出这平姑娘长得虽然很秀气,但眼睛炯炯有光,竟是个内外兼修的高手,看来很不好对付的。

谁知那马脸汉子居然点了头,陪笑道:“不错,他就是小人的大舅子,这几天才来帮忙的。”

平姑娘目光回到胡铁花身上,脸色也大为缓和,道:“你来帮忙可以,但要帮他打架却不行,知道么?”

胡铁花暗中松了口气,笑道:“是,只要姑娘吩咐,小人一定听话。”

平姑娘似笑非笑地瞧着他,悠然道:“看你的身手,在马房里做未免太可惜了,过两天来找我,我想法子替你安插个好位子。”

那马脸汉子推着胡铁花,道:“平姑娘在少庄主夫人面前说话,将来只要平姑娘肯栽培你,你就算走运了。”

胡铁花只有陪笑道:“多谢平姑娘,过两天我一定去拜谒平姑娘。”

他瞧着这平姑娘纤细的腰肢,笔直的腿,和那双又白又嫩的小手,心里倒实在很想去“拜望拜望”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画眉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