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鸟》

第20章 前辈风范

作者:古龙

楚留香沉吟着道:“如此说来,你也并没有见到‘水母阴姬’了。”

柳无眉叹道:“我非但没有见到她,连她的门下都没有见到一个。”

胡铁花道:“你是怎么样回来的?”

柳无眉道:“我也不知哀求了多久,鼻子里忽又嗅到另一种气味,这次我嗅到的竟是香气,彷佛是晚上从窗外吹进来的春风,又彷佛是母亲怀中的rǔ香,我嗅到这香气,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胡铁花道:“等你醒来后,你已回到那菩提庵?”

柳无眉道:“不错。”

她叹息一声,接着道:“我醒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乾了,那老尼姑正坐在我对面,手里还拿着我刚喝过的那只茶碗,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我再问他,再求她,她就连一个字都听不见了。”

宋甜儿只觉手脚冰凉,颤声道:“你……你就好像做了个梦?”

柳无眉黯然道:“不错,有时连我自己都分不出,那究竟是真?还是梦?”

李红袖也长叹了一声,苦笑道:“听你这么一声,我又不想到那神水宫去了。”

宋甜儿望着苏蓉蓉,道:“神水宫……神水宫?那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地方呢?”

她这话虽是问苏蓉蓉的,但不希望苏蓉蓉答复。

因为她知道苏蓉蓉也一定回答不出。

大家又沉默了下来,心里都有个问题。

神水宫真是像苏蓉蓉所说的那样,是个世外桃源,人间仙境呢?还是像柳无眉所说的那样,是个充满了神秘和恐怖的人间地狱?

胡铁花又在摸鼻子了,喃喃道:“也许你们两人去的不是同一个地方。”

柳无眉道:“天下只有一个神水宫:绝没有第二个。”

苏蓉蓉道:“我去的那地方就是神水宫,绝不会错。”

她们的语气都是同样肯定。

胡铁花叹了口气,道:“若换了别人说绝不会弄错,我也许还不相信,但你们两位姑娘既然说绝不会弄错,那只怕就……”

他忽然顿住语声,瞪着柳无眉道:“你到了那地方,连一个人都没瞧见,怎知道那地方就是神水宫呢?”

李红袖也立刻按着道:“是呀:你怎知菩提庵里那老尼姑,一定会将你送到神水宫去?”

苏蓉蓉眼睛里发出了光,也抢着道:“是谁告诉你,要到神水宫去,一定要先经过那菩提庵的?这件事说不定根本就是那人做出来的圈套。”

柳无眉道:“圈套?”

苏蓉蓉道:“不错,圈套。”

她按着道:“那人说不定和他……和楚留香有仇,所以故意设出这圈套来骗你,菩提庵那老尼姑自然也是和他串通的。”

胡铁花拍手道:“一点也不错,他们这样做,就为的是要你杀楚留香,其实他们根本没有将你送到神水宫去。”

李红袖道:“你喝了那杯茶后,已经迷迷糊糊的了,她们随便将你送到那里去,你反正都不会知道。”

柳无眉沉吟着,缓缓道:“姑娘们说的话,也未尝没有道理。”

李红袖道:“这自然很有道理,你去那地洞,说不定就在菩提庵的下面,你听到的那声音,说不定就是那老尼姑在说话。”

柳无眉叹了口气,道:“可是,这件事既然有关我的生死,我又怎么会随便听信别人的话呢?指点我这条路径的人,我自然很能信任他。”

胡铁花嘿嘿笑道:“太信任别人的人,都要倒楣的,这道理你应该比别人都明白才是。”

柳无眉红着脸垂下了头,道:“可是这个人……这个人绝不会说假话。”

胡铁花道:“哦?我倒已有很久未曾见到不说谎的人了,我倒想瞧瞧这人是谁?”

柳无眉道:“他老人家便是武林中人称“君子剑”的黄鲁直黄老剑客,我想各位多多少少总该听说过一些他老人家的事迹。”

胡铁花立刻说不出话了,只因为他也知道,天下若有一个不说谎的人,那人必定就是这位“君子剑”黄鲁直。

李红袖忍不住道:“她说的不错,这位黄老剑客倒的确不愧为诚实的君子,生平从来也没有说过一句谎话,最难得的是,他不但对朋友以诚相待,就算对他的仇敌,也一向是实话实说,从来不肯说谎的。”

宋甜儿拍手笑道:“我们的李姑娘又想将她肚子里的学问卖弄卖弄了,她倒的确装了一肚子的掌故,说起来真能令人听出耳油。”

她说的虽是“官话”,但却半生不熟,简直比广东话还难懂,柳无眉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不过心里有些奇怪:“这位李姑娘年纪轻轻,“君子剑”闯荡江湖的时候,她只怕还未出世哩,但听她的口气,对“君子剑”的往事她却像知道得很多。”

却不知李红袖非但对“君子剑”的往事知道得不少,江湖中成名人物的事迹,她也很少有不知道的。

胡铁花也忍不住问道:“你说黄老剑客对仇敌也不肯说谎,这我倒有些不懂了。”

李红袖道:“你和人动手时,对方若问:“你最拿手的是什么功夫?最厉害的是那几招?出手时准备用什么招式?”你肯不肯告诉他?”

胡铁花大笑道:“兵不厌诈,和人交手时,讲究的就是虚虚实实,才能令对方无法招架,自己若先将自己的底细都抖露出来,还和人打什么架。”

李红袖道:“别人若问你这些话,你绝不肯告诉他吧!”

胡铁花道:“那人若是我的对头,我自然不肯告诉他,可是我的对头也绝不问我这些话,因为他知道我没有发疯,我就算说了,也绝不会是真的。”

李红袖笑了笑,道:“我也知道你绝不肯说的,就算说了,对方既不会相信,也不敢相信,可是黄老剑客和人动手时,别人无论问他什么,他有一句就说一句,而且说出来绝不更改,他若说最后是准备以一招“飞鸟投林”去削对方的头巾,就绝不会用一招“玉女穿梭”去刺别人的胸膛。”

胡铁花怔了怔,道:“这样和人交手,岂非必定要吃大亏么?”

李红袖道:“不错,黄老剑客就因为这缘故,平生也不知吃过多少次亏了,只因别人知道他这脾气后,要和他交手时,就一定要先问清楚。”

胡铁花道:“黄老剑客固然是功力深厚,别人就算知道他要用什么招式,也无法招架抵挡,但若遇到和他功力相若的人,岂非等于已不战而败?”

李红袖叹道:“正是如此,所以有几次战役,黄老剑客明明应该胜的,却反而败了。,但也就因为他是位诚贸君子,所以别人纵然胜了他,也不忍伤他。”

柳无眉接着道:“何况,黄老前辈以诚待人,所以好朋友极多,江湖中老一辈的英侠,差不多全是他老人家的知交,所以就算是他的对头,也不敢伤他。”

她长长叹了口气,道:“各位请想想,这种人说出来的话,我能不相信么?”

胡铁花苦笑道:“如此说来,你去的那地方也必定是神水宫,绝不会错了。”

苏蓉蓉默然半晌,道:“只可惜黄老剑客不知在那里,否则我倒真想向他请教几件事。”

楚留香一直在静静的听着,此刻忽然笑了笑,道:“你想请教什么事,不妨说出来,黄老剑客也许能听得到也末可知。”

苏蓉蓉瞪大眼睛,道:“他难道就在附近么?”

楚留香又笑了笑,却不说话了。

只听地道的石级上有人轻轻咳嗽了雨声。

按着,就有三个人缓缓走了下来。

这三人身上都穿着黑色的袍子,腰畔都悬着剑胡铁花立刻就认出他们正都是方才和楚留香动手的人。

只不过现在他们已将蒙面的丝巾取了下来,三个人气度虽同样的沉稳,但形貌却大不相同。

当先而行的,是位眉清目秀,面如银盆的老人,现在虽然已发福了,想当年却必定是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他眉间犹带着怒色,似乎余怒未消,脾气又显然很刚烈,这人不问可知,就是名满天下的“玉剑”萧石了。

他身旁一人身材颀长,面容清瞿,几乎比他整高了一个头,神气看拣报严肃,但目光却很慈和。

此刻他双眉微皱,彷佛有些心事。

后面还跟着一人,身材既不太高,也不算矮,容貌很平凡,很平和,基至连一丝表情都没有。

这三人中,只有他看来没有那种名剑客慑人的手采,但也只有他神情最冷漠,令人不敢亲近。

李玉函夫妇一见到这三个人,又倏地跪了下去,连头都不敢抬起,那人也未瞧他们一眼,却向楚留香抱拳一揖。

“玉剑”萧石长叹道:“老朽方才为竖子所愚,几乎铸下大错,实已无颜再见香帅。”

楚留香立刻躬身道:“前辈言重了,在下怎担当得起。”

那颀长老人也叹道:“老朽平生月信还末做出过什么负人之事,但此番……唉!此番实令老夫无地自容,但望香帅恕罪。”

楚留香只有连声道:“不敢,不敢……”

萧石跌足道:“长话短说,老朽等本都已没有脸再见人了,但若就此一走了之,更不像话,是以转来向香帅负荆请罪。”

胡铁花本来还对他们很气愤,但此刻见到他们竟不惜移尊降贵,来向个后生小子请罪赔礼,又不禁暗暗赞美。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就认错,绝不推诿……这种武林前辈的风辈,的确令人佩服。”

楚留香的神情也很惶恐,谦谢了几句,立刻就问道:“李老前辈的情况已好些了么?”

萧石叹道:“观鱼兄此次虽因皇天有眼,因祸得福,但他久病之后,精气已虚,此番又动了真怒,旧病虽去,新病又生,虽经我们几个人合力将他真气引入正轨,但一时间只怕还是难以康复。”

楚留香道:“铁山道长呢?”

萧石黯然道:“这位道兄姜桂之性,老而弥辣,却未想到自己究竟已非少年了,怎经得起如此重创,方才虽然还能勉强支持,但此刻的情况却似比观鱼兄更严重,幸好凌飞老乃是治伤的名家,此刻还在照料着他。”

听到这里,李玉函已是泪流满面,柳无眉更早已泣不成声,夫妻两人一齐以首顿地,哽声道:“晚辈该死!都是晚辈该死!”

他们不说话反倒好,这一说话,萧石怒气立刻又发作了,厉声道:“你两人还有胆子敢留在这里?你两人居然连我们都骗了,难道就不怕你们李家祖宗留下的家法。”

李玉函流泪道:“晚辈也知道罪无可追,应该伏法,只求前辈饶了她一命,她……她………她本和此事无关的。”

萧石怒道:“她若和此事无关,谁和此事有关?‘拥翠山庄’的声名已被你们毁尽了,难道还要留下她来丢人么?”

柳无眉伏地痛哭道:“不错,此事全因我而起,和他无关,请前辈们饶了他吧!”

苏蓉蓉她们听了这凄惨的哭声,又不禁为之恻然,正不知该如何为这一双同命的鸳鸯求情。

谁知那颀长老人却叹了口气,柔声道:“你们也不必难受,我们受观鱼兄之托,本想来以家法处置你们的,但方才我们在上面已听了你们的话,也觉得你们的遭遇很可怜,并非没有可以原谅之处,我们已决定替你们去向观鱼兄求情了。”

萧石连连跺足,苦笑道:“我方才已说过,要多教训教训他们的,你此刻怎地又对他们说实话了。”

那颀长老人叹道:“他们看来已有痛悔之意,你何必再叫他们着急呢?”

苏蓉蓉忍不住和李红袖相视一笑,只因听到这里,她们已猜出这颀长老人必是“君子剑”无疑了。

可是莫说苏蓉蓉她们,就连楚留香竟也看不透那容貌平凡,神气冷漠的剑客是什么来历。

他年纪看来彷佛比萧石、黄鲁直他们年轻些,但楚留香方才被困在剑阵中时,已觉出这人功力之深厚,剑法的老辣,绝不在萧石、铁山道长、凌飞阁、黄鲁直,和帅一帆这些前辈名剑客之下。

何况他既是李观鱼的好友,也自然是成名已久的前辈,但楚留香却偏偏想不起前辈名家中有这样一个人来。

楚留香正要探问他的名姓来历,谁知他却已转过身子,背负着双手,抬着头出神起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萧石和黄鲁直居然也没有将楚留香引见给他,他似乎是个很神秘的人物。楚留香也不禁对他越来越好奇了。

这时“君子剑”忽然望着苏蓉蓉道:“这位姑娘……”

苏蓉蓉立刻检衽作礼道:“晚辈苏蓉蓉,有几件事正想请教前辈。”

黄鲁直微笑道:“苏姑娘只管说吧!”

苏蓉蓉沉吟了半晌,道:“前辈确知那菩提庵乃是神水宫的接引处么?”

黄鲁直道:“不错。”

他也沉吟了半晌,才接着道:“无眉问起我时,老朽本不知她为何要到神水宫去,只当她少年好奇,是在无意间随口问出来的。”

苏蓉蓉道:“前辈可知道菩提庵那位老师太是何来历么?”

黄鲁直追:“那位哑师太倒也可算是当世一位奇人,从来没有人知道她的来历,也从无人听她说过一句话。”

苏蓉蓉道:“她是真的残废,还是装聋作哑?”

黄鲁直叹了口气,道:“一个人若能装聋作哑数十年,想必有她的伤心事,老朽又何必再去追究她是真是假呢?”

苏蓉蓉肃然道:“前辈胸襟,确非晚辈们所能企及,晚辈实在惭愧得很。”

她垂手肃立,竟不再问了。

饼了半晌,黄鲁直却忍不住问道:“苏姑娘想问的只怕不止这两句话吧?”

苏蓉蓉又沉吟了很久,才恭声道:“晚辈的确还有事要请教前辈。”

黄鲁直道:“既是如此,姑娘为何不问?”

苏蓉蓉道:“晚辈唯恐有些事是前辈不愿对外人道的,但晚辈若是问了,前辈又绝不会以虚言敷衍,是以晚辈不敢再问。”

听到这里,胡铁花心里只觉暗暗好笑:“难怪老臭虫要叫这位姑娘到神水宫去打听消息,看来她的确很懂得问话的技巧,她嘴里虽说“不敢再问”,其实却无异已经将什么话都问了出来,而且还要人家非说不可。”

黄鲁直果然笑了笑,道:“姑娘是否想问老朽是怎会知道这件事的?”

苏蓉蓉微笑不语。

黄鲁直道:“其实这件事老朽也是听别人说的。”

他有意无意间瞟了那平凡的黑衫剑客一眼,又按着道:“老朽也相信这人所说的话必真无假,只因他平生从未在老朽面前隐瞒过任何事,更末对老朽说过一句假话。”

苏蓉蓉目光闪动,忽然笑道:“这人想必是前辈的红粉知己……”

她故意将“红粉知己”四个字声音拖得长长的。

黄鲁直果然忍不住道:“姑娘说笑了,老朽生平不二色,那有什么红粉知己。”

苏蓉蓉眼睛一亮,道:“如此说来,对前辈说起这件事来的,难道竟是位男士么?”

黄鲁直道“嗯!”

苏蓉蓉立刻追问道:“据晚辈所知,天下从没有一个男人能知‘神水宫’的秘密,前辈这位朋友又是怎么会知道这件事的呢?”

黄鲁直沉吟了半晌,苦笑道:“姑娘若问及老朽自己的事,老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这件事却有关别人的秘密,恕老朽不能多说了。”

他说话的时间,又瞟了那黑衫剑客一眼,忽然抱拳道:“老朽言尽于此,就此告辞。”

那黑衫剑客已转过身,向楚留香匆匆一揖,就走了出去,两人都似乎再也不愿再在这里停留半刻。

萧石皱了皱眉,大声道:“鲁公,这里的事,你不管了么?”

只听黄鲁直在石阶上笑道:“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父子间的纠纷,别人想管也管不了的,观鱼兄现在虽然怒气冲天,但只要过了三五天,也就好了。”

说到最后两句话,他已走得很远,萧石跺了跺脚,也追了出去,忽又回过头来瞪着李玉函道:“你这两天最好莫要去见你的老头子,免得他又被你气得走火入魔,你最好远远的避开,等他的痛好了再回来,那时他有了力气,揍你的时候也可以揍得重些。”

松鹤楼的菜本就很有名,何况大家又全都饿了,胡铁花固然是开怀畅饮,就连苏蓉蓉也喝了几杯。

其中就只有黑珍珠彷佛有些心事,李玉函夫妇自然更食不下咽,他们本无颜跟着大家一起来的。

但李红袖却说:“你们怎能到别的地方去呢?我们又不认得那菩提庵在那里,还要请你带路哩,难道你不肯帮忙?”

宋甜儿也帮着李红袖拉他们,她说:“楚留香反正一定要到神水宫去的,只要他一到神水宫,就能将解葯替你要出来,你放心好了。”

别的人虽然知道这件事绝不会如此容易,但也并没有担心,因为无论多么大的危险楚留香都闯过了,他们认为‘水母阴姬’就算再厉害,也只不过是个人而已,难道还能将楚留香吞下去不成。

真正担心的倒是楚留香自己。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画眉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