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鸟》

第21章 人皮面具

作者:古龙

因为只有他见识过石观音的武功,而右观音平生最畏惧的却是‘水母阴姬’,阴姬的武功究竟高明到什么程度,他简直连想都不敢去想,何况她那‘神水宫’的秘密更不可思议。

突听胡铁花道:“凌飞阁、萧石、铁山道长、黄鲁直,这四位我的确是人已闻名的了,但那位有些阴阳怪气的是何许人也?”

李红袖道:“你说的可是那从来不笑,也从来不说话的人么?”

胡铁花道:“就是他。”

李红袖道:“我见到这人,也觉得有些奇怪,才想问问他来历的,谁知他们忽然间就走了。”

苏蓉蓉微微一笑,道:“他们走得那么快,也许就是怕我们问他的来历。”

李红袖道:“可是……李公子,你难道也不知那人是谁么?”

李玉函摇了摇头,道:“那位前辈乃是黄老前辈请来的帮手,黄老前辈只说他剑法之高,当世少有人及,绝不会误事,却不肯说出他的姓名来历。”

李红袖皱眉道:“这是为了什么呢?”

李玉函道:“当时我们也觉得很奇怪,却不敢多问,只道萧老前辈他们来了之后,一定会认出他来的。”

李红袖道:“不错,萧大侠的确是交游广阔,武林中老一辈的成名英雄,多多少少都和“玉剑门”有些关系。”

李玉函道:“但萧老前辈非但不认得他,连他的人都从来末见过,武林中成名的剑客,也绝没有一个人长得和他相似的。”

苏蓉蓉忽又一笑,悠然道:“我早已知道世上绝不会有一个人认得他。”

李红袖道:“为什么?”

苏蓉蓉道:“那地室中光线很暗,也难怪你们看不出来。”

李红袖失声道:“难道他那张脸不是真的么?”

苏蓉蓉笑了笑,望着楚留香道:“此人不但易容术非常高明,戴的人皮面具更十分精巧,所以才能瞒过你们这些大行家的眼睛。”

楚留香也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

胡铁花道:“你们看他笑得这副怪样子,就好像什么事都瞒不过他似的,其实他这人最大的本事就是笑,笑得让别人也猜不透他究竟知道了多少。”

李红袖嫣然道:“你究竟不愧是他的知己。”

胡铁花道:“那人的一张脸死死板板,全无表情,我也早就怀疑他脸上有花样了,可是却偏偏瞧不出丝毫破绽来。”

苏蓉蓉道:“这只因他戴的那张人皮面具,和江湖常见的不同,那确是顶尖的好手制造出来的,可称得上是此中神品。”

胡铁花道:“江湖中能制造这种人皮面具的人一向不多,近五十年来,精于此道的人一共也不超过十个,却只有三个能称得上是好手。”

柳无眉忽然问道:“你可知道是那三个?”

胡铁花道:“第一人叫“小神童”,只因他七八岁时就很有名,但活不到二十几岁就死了,能做人皮面具的人,可说没有一个好东四,只有他还不算太坏。”

他戛然顿住语声,只因他发现苏蓉蓉的脸上竟忽然露出了悲伤之色,连眼圈儿都有些红了。

李红袖眼珠于一转,抢着道:“第二个人叫“千面人魔”,多年前就被“铁血大旗门”的铁中棠铁大侠杀了,而且还将他费了一生心血建造的“万妙宫”,烧成一片瓦砾,他们制作的人皮面具,也没有一张留下来的。”

柳无眉道:“还有一个人呢?”

李红袖咬着嘴chún,道:“这人的名字我一想起来就恶心,还是不要说的好。”

柳无眉道:“他难道比“千面人魔”还要恶毒?”

李红袖道:“千面人魔最多也只不过是心狠手辣,残忍恶毒而已,但这人却是既卑鄙,又无耻,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得出来,简直就不是个人。”

柳无眉默然半晌,动容道:“你说的莫非是那不男不女的人妖“雄娘子”么?”

李红袖恨恨道:“就是他,江湖中无论黑白两道,每个人都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古往今来,只怕从来也没有一个人结仇比他更多的,所以他终年东躲西藏,就靠他制作的人皮面具来逃避仇家的追踪。”

柳无眉道:“和黄老前辈一齐来的人,难道就是他?”

楚留香微笑道:“黄老前辈一生正直,怎会和这种人为伍,何况,那雄娘子虽然狡猾善变,轻功剑法也算不弱,但十几年前便已恶贯满盈了。”

柳无眉叹道:“我从小在沙漠里,对中原武林的掌故,本就很陌生。”

楚留香微笑着接道:“拥翠山庄一向家风严正,自然更绝不会提起这种婬贼的名字,但雄娘子伏诛,在当时却的确是件轰动一时的大事,有很多人甚至不惜千里迢迢的赶去看他的尸体,为的只是要从他尸身上割下一块肉来。”

柳无眉道:“江湖中没有人能见到他的真面目,又怎知那尸体就是他呢?”

楚留香道:“只因杀他的人不但将他的尸身高高吊起,还在上面用朱笔写了几行字,大意是说:这人便是采花婬贼雄娘子,所以神水宫才将之除去,为天下的女人除害。”

柳无眉失声道:“神水宫?这雄娘子难道也是死在‘水母阴姬’手上的?”

楚留香道:“不错,就因为杀他的人乃是神水宫主,所以江湖中人才确信那尸身必是雄娘子无疑,因为神水宫主绝不会弄错的。”

胡铁花一直在望着苏蓉蓉,此刻忽然道:“这雄娘子的人虽死了,他做的人皮面具说不定还有几张留下来,那黑衫剑客头上戴的面具,说不定就是他的。”

李红袖道:“绝不会。”

胡铁花失笑道:“那面具上又没有写上招牌,你怎能如此肯定?”

李红袖瞪了他一眼,道:“因为这雄娘子长得本就有些娘娘腔,却自负为天下第一个美男于,所以他作的面具,也都是美男子的模样,绝不会像那人戴的面具那么呆板平凡。”

胡铁花道:“嗯!有道理。”

李红袖道:“就因为他制作的面具很精巧,所以他一直将之珍如拱璧,小神童和千面人魔制的面具,江湖中还偶有留传,但他制的面具,却从来没有人见到过。”

楚留香抢着道:“何况,他既然是死在神水宫主手里的,他纵有面具留下,也必定都在阴姬手上,绝不会传到外面来。”

胡铁花瞟了苏蓉蓉一眼,道:“千面人魔和雄娘子既然都没有面具留下来,那么他戴约面具就必定是小神童留下来的了。”

苏蓉蓉忽然道:“绝不会。”

胡铁花早就觉得她一听到“小神童”这名字,神情就变得有些异样,所以此刻也不再追问,只让她自己说下去。

苏蓉蓉果然按着道:““小神童”的面具,也绝没有流传到江湖中去。”

胡铁花道:。“哦?。”

苏蓉蓉眼圈又红了,垂苜道:“因为他约面具全都留给我了,因为我……我就是它的妹妹。”

胡铁花怔了怔,什么话都不能说了。

他早已听楚留香说过,李红袖、宋甜儿和苏蓉蓉这三个女孩子的身世都很悲惨,都是孤儿。

但他却想不到苏蓉蓉和小神童之间竟有这么深的关系,他的嘴虽闭着,眼睛却瞪着楚留香,像是在说:“难怪别人都说楚留香化身千万,原来全都是小神童的杰作,你这老臭虫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难道还想瞒着我?”

楚留香笑了笑,道:“人家不愿意以真面目见人,那也是人家的自由,我们也不必追根究柢去问人家的面具是从那里来的,反正人家对我们并没有恶意。”

他不让别人说话,接着又道:“我方才去向李老前辈道别和道谢的时候,他们还在那里,好像在等着我似的,黄老剑客见到我,就将我拉到一边,对我说:他这朋友是个很可怜的人,有很多难言的苦衷,希望我们原谅他。”

李红袖道:“原谅他什么?黄鲁直为何会忽然对你说这些话呢?”

楚留香道:“这……也许因为他就是对黄老剑客说出神水宫、菩提庵秘密的人,所以黄老剑客希望我们不要再来追究这件事。”

胡铁花道:“所以你也就不准备再追究了,是么?”

楚留香道:“我相信黄老剑客绝不会骗我,更不会陷害我,我既然答应了他,也就绝不能对他食言。”

他面色忽然变得很严肃,沉声道:“每个人都有权保留他私人的秘密,只要他没有伤害到别人就没有权去追问。”

胡铁花大声道:“不错,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就必定是姦恶的小人。”

黑珍珠一直在回避着楚留香的目光,不敢瞧他。

她那双深沉冷漠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忧郁之色,就像是澄清的湖水上,已笼罩着一层凄迷的雾。

此刻她却忽然站了起来,垂着头道:“我……我实在觉得很对不起你们,可是……现在你们既已又团聚在一起,我的罪孽也可以减轻些。”

李红袖张大眼睛,道:“大姐,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呢?”

黑珍珠一笑,道:“只因我要走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将话说出来的好,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宋甜儿和李红袖已拉住了它的手。

宋甜儿着急道:“我们既已结拜成姐妹,你怎么能抛下我们一个人走。”

黑珍珠道:“沙漠虽然不是好地方,但……但却是我的家……”

她似也想起自己并没有家了,语声已哽咽起来。

李红袖也着急道:“我们的家,就是你的家,你……你……”

苏蓉蓉同声道:“不错,我们大家在一起,就和亲生的兄弟姐妹一样。”

宋甜儿大声道:“你若要走,我也跟你一齐走。”

她们说的是那么诚恳,那么认真。

黑珍珠目中的迷雾已变为雨点,她勉强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但却忍不住瞟了楚留香一眼,像是在说:“她们都不让我走,你呢?”。

楚留香微笑道:“我们虽没有结拜成兄妹,但却是朋友,现在朋友有困难,你怎么能抛下朋友一走了之呢?”

这句话果然很有效,黑珍珠幽出的叹了口气,道:“你……”

楚留香道:“我希望你能陪红袖和甜儿到那菩提庵去,她们都是孩子,一点江湖历练都没有,你应该照顾她们才是。”

黑珍珠沉默着,终于缓缓生了下去。

宋甜儿展头笑道:“我们一定听她的话,绝不调皮捣蛋。”

胡铁花“噗哧”一笑,道:“如此说来,你本来是很调皮捣蛋的了。”

宋甜儿瞪了他一眼,却咬着嘴chún笑了。

李红袖道:“你呢?”

楚留香道:“但你们都不知道菩提庵在那里,所以还要请李公子为你们带路。”

楚留香道:“我和小胡一道走,从另一条路进神水宫,由蓉儿带路,今天是初九,假如运气好,月圆之夜,我们就可以在神水宫里碰头了。”

李红袖道:“我们都是女人,所以最多只不过是进不去神水宫去,绝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但是你……”

胡铁花大笑道:“你放心,那‘水母阴姬’既然是女人,她就绝不忍杀死这老臭虫的。

楚留香故意板着脸道:“不错,她最多只不过杀死你而已。”

胡铁花也板起了脸,道:“我倒不怕她杀我,她若要嫁给我,那倒真麻烦了。”

李红袖、宋甜儿早已笑得弯下了腰。

宋甜儿吃吃笑道:“她若嫁给你,。神水宫土要改为“神酒宫”了。”

这是个小小的山城,再进去就是绵亘百里的山区。楚留香、胡铁化和苏蓉蓉到这里的时候,已然傍晚了。

无论到了任何地方,胡铁花第一件大事就是要先找一家酒铺,他可以不吃饭,不睡觉,酒却非喝不可。

宁静的山城,街道上行人并不多,这时前面忽然走过来几个人,楚留香一看他们的装束,就知道他们必是江湖客,胡铁花一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必是酒鬼,因为喝过酒的人眼睛都会变得和死鱼差不多的。

喝过酒的人,说话的声音也特别大,他们自己以为是在压着嗓子说话,但别人已被他们吵死了。

胡铁花正想去向他们打听打听:“卖酒的地方在那里?”

那几个人说话的声音已传了过来。

只听一人道:“咱们正在喝得过瘾,你为什么要将我带走?”

另一人道:“方才走进“太白楼”的那两个老头子,你可知道是谁?”

那人瞪眼道:“是谁?难道是你老的丈人不成?”

另一人冷笑道:“他若真是我老丈人,我就露脸了……告诉你,他就是昔年将瓦崴寨十八家头儿都挑了的“君子剑”黄鲁直,你总该听说他的万儿吧?”

那人怔了半晌,果然不敢再响。

第三人却笑道:“听说这老头子和人动手的时候,先就告诉你他要用什么招式,这话可是真的么?”

那人道:“你就算知道他要用什么招式,还是一样挡不住他的,咱们要喝酒,多的是地方,何必跟他在一起惹麻烦。”

他们一面说着话,一面已自楚留香身旁走过,其中有个人还瞪了苏蓉蓉一眼,似乎要吃吃豆腐,揩揩油。

但一想“君子剑”就在附近,他也就老实了。

等他们走远,胡铁花才笑着道:“想不到黄鲁直也到这里来了,倒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却不知他酒量如何,我去找他喝两杯吧?”

楚留香沉吟道:“也许他并不想见我们。”

胡铁花道:“为什么?”

他眼珠子一转,又恍然道:“那些人说他们有两个人,另一个必定就是那戴面具的人,他们说不定也是要到神水宫去的,否则怎会跑到这种鬼地方来?”

楚留香似乎在沉思着,并没有回答。

胡铁花眼睛也亮了,道:“你猜得一定不错,那人一定和‘神水宫’有很深的关系,否则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对‘神水宫’的事知道得那么清楚?”

苏蓉蓉一直静静的听着,只有她这种聪明的女子,才懂得男人在说话的时候,她应该闭起自己的嘴。

楚留香考虑了很久,忽然一笑,道:“他们既有难言的苦衷,我们就不必去令人难堪,但方才那几个江湖客,却显见绝非善类,我们倒该留意留意他们才是。”

胡铁花道:“对,我赞成。”

楚留香笑道:“我也知道你不会反对,因为跟着他们走,非但有闲事可管,而且还一定有酒可喝,这两样正都是你最喜欢的。”

胡铁花大笑道:“老臭虫果然不愧我胡铁花的知己。”

那几个江湖客去的地方果然有酒,但却并没有闲事可管,因为这几人居然都很老实,甚至没有一个发酒疯的。

喝完了酒,他们居然就找了家客栈,关起房门来睡觉,过了半晌,只听鼾声如雷,居然真睡着了。

楚留香也觉得很意外,胡铁花只要有酒喝,还没有喝醉,他也就并不想多事,他们自然不愿在晚上入山,于是也在那家客栈歇了下来。

胡铁花还是老毛病;不肯回房去睡觉。

饼了三更,楚留香才打着呵欠道:“明天咱们就要去找神水宫,你难道不想养足精神做正事么?”

胡铁花发笑道:“我一睡多了就头晕,还是……”

就在这时,突听窗外,“嗤”的一响飨。

一人沉着声音道:“楚留香,出来。”

这五个字还末说完,胡铁花已窜出了窗子,他是从来也不怕别人暗算的,楚留香也只有跟了出去。

只见一条黑影在前面的屋背上一闪,还似乎向楚留香招了招手,一眨眼的功夫,就已掠出了七八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画眉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