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鸟》

第03章 暗器之王

作者:古龙

天高气爽,三辆华丽的马车,奔行在夹荫大道上。

最前面一辆马车,车子里好像并没有人,却找六条动装急服的大汉,跨着车辕,一个个俱是神情骠悍,目光敏锐,一望而知都是江湖好手,这种人居然也会做别人的家奴,他们的主人如何,自然可想而知。

最后一辆车子里,不时传出娇媚的莺声燕语,只可惜车窗闭得那么紧,谁也休想瞧得见车中人的面目。

中间的那一辆车厢最宽敞,也最华丽,车窗虽是敞开着的,却挂着竹帘,帘子里不时传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

这笑声正是楚留香和胡铁花发出来的——听见苏蓉蓉她们就在拥翠山庄,他们怎会不跟李玉函一齐回去。

这辆马车制作得虽不如姬冰雁那辆巧妙,但却更宽敞,更舒服,令人不觉旅途劳顿之苦。

楚留香虽不止一次在问:“蓉儿她们是怎么到了拥翠山庄的?”

柳无眉却总是笑着道:“我现在可要卖个关子,反正你见到苏姑娘后,就会知道的。”

车行非止一日,又回到了中原,道上的车马渐多,瞧见这么样三辆马车,自然人人为之侧目。

这一日到了开封,正是傍晚,一行人就在城里歇下。

吃过了晚饭,喝过了几杯酒后,大家就分别回房安歇了,只有胡铁花还是老脾气坐在楚留香屋里不肯走。

楚留香想到不久以前这古城里遭遇到的种种惊险奇秘之事也不禁为之心驰神动正好也睡不着。

胡铁花笑道:“你眼光实在不错,李玉函夫妇使的的确是“金丝绵掌”,方仙客素无传人,却和李观鱼是生死之交,所以就将一身绝技传给他的儿子。”

楚留香长叹道:“令人想不到的是,昔日的第一剑客,如”竟已成了废人,武林一辈日渐凋零,实在令人可悲可叹。”

胡铁花道:“好在他还有这么一个仔儿子,“九九八十一式凌风剑”,再加上“金丝绵掌”,拥翠山庄还怕不在他手里更发扬光大。”

楚留香道:“以我看来,柳无眉的武功非但不在她夫婿之下,而且还像是比李玉函高些,尤其是她的轻功身法,更高出许多。”

胡铁花道:“三大武林世家的绝技俱是传媳不传女,她既然做了李观鱼的媳妇,武功自然也绝不会差的。”

楚留香道:“她嫁到李家去,绝不会超过十年,而这种武林世家的子弟,大多从三五岁时就开始练武,李玉函自也不会例外。”

胡铁花道:“不错,我看他身上最少也有着十年的苦功夫。”

楚留香道:“既然如此,柳无眉的武功就不该比李玉函高,除非她的娘家也是武林名家,但环顾天下,又有几个人教徒弟能比李观鱼教得好呢?”

胡铁花皱眉道:“你莫非又在猜疑人家的来历了?”

楚留香道:“我几次想探问她的师承,她总是岔了开去,由此可见,她绝不会是四大帮,七大派的门下,我也想不出当今武林中有什么姓柳的前辈高人。”

胡铁花道:“无论如何,你总不能怀疑李观鱼的媳妇会是画眉鸟吧:何况,就算它是画眉鸟又怎样?画眉鸟对咱们可只有好处,没有过节,连我这条命,还是画眉鸟救回来的哩!她若是画眉鸟,我只有更感激她。”

楚留香笑了笑,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突听一阵叫喊声自隔壁屋子传了过来。

胡铁花皱眉笑道:“如此恩爱的小两口子,难道也会打架么?”

只听那叫喊声越来越尖锐,而且像是充满了痛苦,正是柳无眉发出的,胡铁花嘴里说着话,人已冲了出去。

楚留香也只有随后而出,只见院子里静悄悄的,跟着这夫妇两人的家丁侍女们,竟没有一个人出来探望。

他们若不是聋子,就必定听到这叫喊声,却为什么竟没有人出来瞧个究竟呢?难道他们已听惯了不成。

柳无眉的屋子里,灯还是亮着的。

只听柳无眉颤声道:“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胡铁花脸上变了颜色,刚想冲进去,又听得李玉函道:“忍耐些,忍耐些,莫吵醒了别人。”

柳无眉嘶声道:“实在忍耐不住了,与其这样受苦,倒不如死了的好。”

胡铁花这才知道他们夫妇并不是打架,忍不住道:“莫非她忽然得了急痛。”

楚留香沉声道:“这痛怕并不是突发的,而是宿疾,而且还必定时常发作,所以连他们的佣人都已听惯了,否则怎会一个个躲在屋里不出来。”

胡铁花叹道:“这痛苦一发作想必就很厉害,否则像柳无眉这样的人绝不会喊出声来的,却不知她生的究竟是什么病呢?”

楚留香沉吟道:“她平时看来倒也和常人无异,想不到一发作就如此可怕,我看,她这也许并不是病,而是中了什么极厉害的毒。”

胡铁花变色道:“毒?她若中了毒,李观鱼为何不想法子救他,人闻李观鱼医道极高明,拥翠山庄中来往的又都是前辈高人,方仙客更是解毒的名家,这许多人难道都无法解得了她的毒?却眼见着她受苦么?”

楚留香叹了口气,又不说话了。

屋子里不断传出柳无眉的呻吟喘息声,李玉函的低语安慰声,床板被压的吱吱格格声。

显见柳无眉的痛苦并未减轻,她受苦不过,正在不停的挣扎,李玉函正在努力压制着她。

胡铁花道:“你为什么不进去瞧瞧,或许你能解得了她的毒也末可知。”

楚留香叹道:“柳无眉是个很好强的女人,必定不愿意破人看到她如此狼狈的模样,有什么话,还是等到明天再说吧:“突听“扑落”一声,院子的梧桐树上,一只宿雁惊起,楚留香眼角似乎瞥见木叶中有银光一闪。

就在这时,已有一蓬银两自树丛中暴射而出,直打楚留香,来势之急绝非言语所能形容。

若不是那只惊起的宿雁,此番楚留香就得丧生在这一蓬银光之下,只因等他听到风声时,再闪避已来不及了。

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间,他一拳将胡铁花打得仰天跌倒,自己的身子也扑倒在胡铁化身上。

只听“叮叮叮”一阵急响,如暴雨敲砖,数十点银星已钉在他身旁的地上,直没入土。

接着,一条人影自树影中的墙头上冲天而起,凌空一折,同墙外的沉沉夜色中窜了出去。

胡铁花还末弄清是怎么回事,楚留香的身形也已掠出墙外,胡铁花瞧了满地的银星一眼,忽似想起了什么,变色大叫道:“老臭虫,小心了,这好像是“暴雨梨花针”。”

呼声中,他的人也追了出去。

凄迷的夜色中,有薄雾升起,楚留香的身形还依稀可以分辨,前面那人却连影子都瞧不见了。

※※※

雾,本来还是轻轻的,淡淡的,但片刻间就已浓得像是白烟,渐渐连楚留香的人都已瞧不见。

远处本来还有点点灯火,但现在连灯光也没入浓雾里,胡铁花简直快急疯了,却又不敢出声呼唤。

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只要一出声,就可变成暗器的靶子,胡铁花知道这时若有暗器射来,他是万万躲不开的。

他不禁更替楚留香着急,因为楚留香的处境更危险。

就在这时,他忽然瞥见前面的地上有亮光闪闪的东西,捡起来一看,竟是个扁扁的银匣子。

这银匣子七寸长,三寸厚,制作得极为精致,匣子的一旁排列着三行极细的针孔,每行九孔。

匣子的上面,雕刻着极细的花纹,仔细一看,才知道这花纹竟是两行字,似是小篆,又似钟鼎文。

胡铁花看了半天,也认不出究竟是什么,他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以后我非但要多练练轻功,还得多读些书才行。”

他正想再往前走,忽觉一阵急风自身旁掠来,一只手切向他的软胁下,另一只却去抢那银匣子。

胡铁花暗道:“好小子,我正愁找不着你,你却送上门来了。”心念一闪间,已击出一拳,踢出一脚。

这一拳一脚说来简单,其实却大不简单,只因这人自他左边扑来,他一定要将整个身子都扭转过去,才能避得开对方的攻击,才能反击,由此可见胡铁花的酒虽喝得不少,但腰身仍灵活如蛇。

谁知对方的身形却比他更灵活,轻轻一闪已到了他身后,胡铁花这才真吃了一惊,刚想转身。

那人竟沉声道:“小胡,是你?”

胡铁花忽然间松了一大口气,苦笑着道:“你现在怎地也和我一样,连招呼也不打就出手了。”

楚留香也不禁苦笑道:“我见到你手上有银光闪动,自然认定了你必定是那发暗器的人,又谁想得到这东西竟会到了你手上呢?”

胡铁花眨了眨眼睛,道:“这你都想不到么?我三拳两脚,将那小子打得狼狈而逃,这东西自然就到了我的手上了。”

楚留香怔了怔,道:“真的?”

胡铁花道:“假的。”

楚留香也忍不住笑了,道:“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万万追不着他的。”

胡铁花道:“我追不上他还有理可说,轻功天下第一的楚留帅,怎么追了半天,也将他的人追去了呢?”

楚留香叹道:“若不是这场雾,我也许还能追得上他的,但此人的轻功也实在不弱,我追出墙外时,他的人已掠出去有四五十女了。”

胡铁花动容道:“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已掠出去四五十丈,如此说来,他的轻功岂非比李玉函夫妻还高么?”

楚留香道:“怕是要高出一筹。”

胡铁花道:“比我呢?”

楚留香又笑了,忍住笑道:“你若少喝些酒,他轻功也许不如你的,但现在……”

胡铁花板起脸道:“现在又怎样?现在我难道连李玉函夫妻都不如么?”

他不等楚留香说话,自己先笑了,道:“你用不着回答我这句话,也免得我听了伤心。”

楚留香道:“其实你的轻功和李玉函夫妻、一点红、南宫灵,都差不多,都已可算是一等一的功夫,但这人的轻功却已和无花不相上下,这次若不是我亲眼见到无花的咽喉已被利箭穿过,怕又要以为是无花复活了。”

胡铁花道:“如此说来,江湖中能有他这样轻功的人并不多,是么?”

楚留香道:“实在不多。”

胡铁花摇头叹道:“你为什么总是会遇见一些厉害的对头?”

楚留香默然半晌,才问道:“你手上这东西是那里来的?”

胡铁花道:“捡来的,上面环刻着字,你瞧瞧认不认得?”

楚留香按着那银匣子,脸色就变了变,道:“这是小篆。”

胡铁花恨恨道:“明明是杀人的利器,却偏偏要文绉绉的刻些人家不认得的字在上面,这简直好像明明是妓女,却偏偏要穿七八条裤子。”

楚留香道:“这倒并非是故意卖弄,只因这暗器实在是件古物,而且还是个不会武功的人制成的。”

胡铁花道:“不错,我也听说过这‘暴雨梨花钉’的掌故,但上面刻的究竟是什么呢?”

楚留香一字字道:“上面刻的是: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

胡铁花失笑道:“文人都会说大话,看来果然不错。”

楚留香叹道:“这倒也不是他在故意说大话骇人。”

“暗器制作之精巧,发射力量之猛,实在不愧为“暗器之王”四字,当今武林中几件有名的暗器,和此物一比,速度至少要相差两成,而暗器一吻,决胜伤人,就在一刹那间,纵然是毫厘之差,也差得大多了。”

胡铁花道:“此物难道比石观音所制的针筒还强得多么?”

楚留香道:“石观音那针筒射出来的毒针虽急,但你等它发射后再闪避,也还来得及的,而这‘暴雨梨花钉’发射后,天下却无一人能闪停开。”

胡铁花道:“可是你方却闪避开了。”

楚留香苦笑道:“那实在是运气,只因我在它还末发射前,就有警觉,但纵然如此,那人发射的位置若再近几尺,我还是避不开的。”

胡铁花皱眉道:“如此说来,这暗器岂非珍贵已极?”

楚留香道:“在武林中人眼里看来,它实在可说是无价之宝。”

胡铁花道:“既是如此,那人为什么要将它抛在地上呢?他既然有那么高的功夫,难道连这小匣子都拿不稳么?”

楚留香道:“这的确是件很奇怪的事。”

柳无眉屋子里灯已熄了,这夫妻像是已睡着。

楚留香和胡铁花悄悄回到屋子里,他们屋里的灯却还是亮着的,只是灯芯也已将燃尽。

胡铁花将灯芯挑大了些,叹道:“咱们穷追了半夜,却连人家的影子也末见着,再不快喝杯酒,我简直就要被活活气死了。”

桌上有一只茶壶,一只酒壶,胡铁花却嫌酒杯太小,一面说着话,一面已在茶杯里倒满了酒。

楚留香摇了摇头,笑道:“你迟些喝酒也一定死不了的,咱们还是先到院子里瞧瞧那些‘暴雨梨花钉’是否还在那里。”

他拿起了灯,拉着胡铁花走出去。

屋子里有只小虫,也随着灯光向外飞出,但飞过酒杯上面时,竟忽然掉了下来,掉进酒杯里。

这小虫难道是被酒气醺醉,才飞不动了。

但酒气又怎会有如此强烈?

楚留香此刻若还没有走出去,就可发现小虫掉进酒杯后,酒杯里竟发出“嗤”的一响,冒出一股淡淡的青烟。

再看那小虫已无影无踪,就在这一霎眼的功夫,竟已完全溶化在酒里,变成一片泡沫。

再一霎眼,连泡沫都瞧不见了,一杯酒还是一杯酒,而且看来也还是那么清冽,连一点渣滓都没有。

这杯酒若是喝到胡铁花的肚子里去,胡铁花约五脏六腑岂非立刻就要被它腐蚀得稀烂。

开封城并不常下雨,院子里的土地又乾又硬,简直和石头差不多,就算用铁锤敲,也要敲半天才能将钉子敲下去。

但此刻在灯光映照下,楚留香却发现这二十七枚‘暴雨梨花钉’,竟全都入地下,连一点头都没有露出来。

楚留香道:“你看他发射暗器的地方,距离这里有多远?”

胡铁花打量了一会道:“怕有四五丈。”

楚留香叹道:“这些梨花钉在四五丈外射过来,居然还能直没入土,这种暗器的力量是何等强猛,你就可想而知。”

胡铁花道:“我真想将这匣于拆开来看看,看看里面的机簧究竟是怎么做出来的,这匣子简直就好像有二十七个小表在拉着弓弦似的。”

他嘴里说着话,已用一柄小刀将地上的‘暴雨梨花钉’挖出了两枚,只见这梨花钉名虽是“钉”,其实却和绣花针差不的,只不过尾端比较粗些,但放在手里还是轻飘瓢的,似乎连风都吹得走。

胡铁花骇然道:“这么小的一根针也能钉入地下,我若非亲眼瞧见,随便怎么我也不会相信。”

楚留香道:“就因为它的速度快,所以力量才大。”

胡铁花叹道:“这小小一根钉打在地上,便直没入土,若是打在人身上,那还得了……我一定要将它们装回去,试试它们射出来时究竟有多快?”

他果然将二十七枚梨花钉都挖了出来,捧在手里。

楚留香道:“此物看来极为锋利,你要小心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画眉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