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04章 勾心斗角

作者:古龙

苏樱忽然问道:“这位燕大侠是不是已经将江别鹤杀死了呢?”

魏无牙道:“还没有。”

苏樱道:“燕大侠为什么还不杀他?”

魏无牙道,“因为他要江别鹤留给小焦儿,要小鱼儿亲手复仇。他一天找不着小鱼儿,江别鹤就一天不会送命,他十年找不着小鱼儿,江别鹤就十年不会送命。”

苏樱失聋道:“如此说来,江别鹤岂非……,:岂非,,;”她的话虽没有说完,意思却已很明显。

魏无牙大笑道“不错,江别鹤永远也送不了命的,因为燕南天永远也找不着小鱼儿了,他武功虽比江别鹤高明十倍,但却远不及江别鹤诡计多端,他将江别鹤这种人带在身侧,就好像拉着只老虎满街跑似的,迟早总有一天,他的命也要送在江别鹤手上。”

小鱼儿大怒道:“他饶了你性命,你却这么样对付他,你还算是个人么?”

魏无牙抑住了笑声,恨恨道:“他虽然没有杀我,却将我的徒弟全都赶走,而且要他们将我的珠宝全都带走,这岂非和杀了我一样?”

小鱼儿这才完全明白了,忍不住笑道:“只怕他非但赶走了你的徒弟,连你那些宝贝老鼠也被赶走了,是么?”

魏无牙咬着牙,道:“哼。”

小鱼儿道:“原来你是自觉活着没意思了,才想出这最后一着来的,但你平时若对你那些徒弟稍微好些,他们又怎会在你有困难时离你而去?”

魏无牙忽又阴恻恻一笑,道:“但现在既已有你们陪着我死,我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突听移花宫主唤道:“江小鱼,你过来。”

小鱼儿本来似乎不愿过去了,但想了想,还是过去了,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望了望苏樱。

苏樱本来似乎要先看看魏无牙的反应,但忽又改变了主意,只是向小鱼儿嫣然一笑就跟了过去。

移花宫主姊妹两人站在“大厅”的中央,神情虽然还是那么骄傲而冷漠,但看来已似忽然变得很渺小,很孤独,很可怜。

但她们还是笔直的站着,没有坐下来。她们几乎从来也没有坐下来过。

邀月宫主霍然转过身子,像是生怕自己再瞧见小鱼儿一眼之后,会忍不住出手将他杀了。

怜星宫主缓缓道:“我们方才已将这小洞四面都探查了一遍。这四面的门户的确已全都被闭死了。”

小鱼儿道:“我根本用不着去看,也知道这绝不会是假的。”

怜星宫主默然半晌,道:“这门户俱是万斤巨石,绝非人力所能开启,但我想,魏无牙绝不会甘心将自己困死在这。”

小鱼儿道:“你难道想要我将这条逃路找出来么?”

怜星宫主又沉默了半晌,缓缓道:“我想,你也许有法子能自魏无牙口中探听出来。”

小鱼儿道:“你以为我真有那么大的本事?”

怜星宫主道:“他若不肯说,你就杀了他!”她瞟了苏樱一眼,又道:“我看得出他对你已恨之入骨,若有机会亲手杀你,他绝不会错过。”

小鱼儿道:“这话倒是不错,只可惜我若和他动手,送命的不是他,而是我。”

怜星宫主道:“我也知道你此刻武功还不及他,但只要我教你三个时辰的武功,他就万万不会是你的对手了。”

小鱼儿道:“哦,你真有这么大的把握?我有点不信。”

怜星宫主淡淡道:“本门武功的神奇奥妙,又岂是你们所能想像。”

小鱼儿忽然不说话了。他歪着头想了半天,竟又大笑起来。

怜星宫主怒道:“你以为这是在说笑么”

小鱼儿道:“我为什么要平白费这么大力气,去和魏无牙动手呢?”

怜星宫“又不禁怔了怔,道:“但你若能将他击倒,再以死相胁,他只怕就会将最后一条逃路说出来的。”

小鱼儿道:“我为什么要逃出去?这不是很舒服么”

怜星宫主气得脸色发白,话也说不出来。

小鱼儿悠然道:“我反正也中了毒,迟早总是要死的,就算你们能解了我的毒,我还是难免要死在花无缺手上,既然我算来算去,都是非死不可,倒不如索性死在这,我看这坟墓倒也堂皇富丽。”

怜星宫主一直瞪着他,等他说完了,又瞪着他许久,忽然道:“我若保证你绝不会死在花无缺手上呢?”

邀月宫主忽然厉声道:“你和无缺这一战势在必行,绝无更改……”

小鱼儿叹道:“既然如此,那就没法子了,我们大家只好一在这等死吧。”

怜星宫主道:“但你莫忘了,我若能令你的武功胜过魏无牙,就也能胜过花无缺,你若能杀

了魏无牙,就也能胜过花无缺!”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花无缺是你们从小养大的,非但是你们的徒弟,简直已和你们的儿子差不多了,我却是你们的仇人之子,若非我明知武功此你们差得太远,说不定我早就要了你们的命了,现在你们竟要传授我武功,要我去杀死你们的徒弟,这种话天下只怕再也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怜星宫主望了她姊姊一眼,邀月宫主道:“这其中自然有……”

小鱼儿目光闪动,等着她说下去,谁知她刚说了几个字,忽又顿住语声,小鱼儿追问道:“你们若要我相信,也容易得很,只要你们将这其中的原因说出来,你们无论要我做什么,我都可以答应。”小鱼儿眼睛盯着她,悠悠道:“你们难道情愿让魏无牙看见你们临死前的丑态,也不肯说出这秘密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人临死的时候,那样子非但很难看,而且还很可笑。”

邀月宫主咬了咬牙,忽又转过身。怜星宫主也随着她缓缓转过身去,两人既不愿再瞧小鱼儿一眼,也不愿再听他说一个字了。

小鱼儿木头人般愣了半晌,忽然转向苏樱道:“这件事前前后后你已知道了不少,是么?”

苏樱叹道:“我现在已知道江伯母以前本是移花宫的门下,后来……后来……”

小鱼儿咬着牙道:“我父母无疑郡是死在她们手上的,她们当时没有斩草除根,现在却想杀

了我,以免留下后患。可是她们为什么一定要花无缺动手杀死我呢?她们若肯自已动手我现在早已不知死过多少次了。”

苏樱道:“她们本来以为你们会很恨花无缺的,你不龙找她们复仇,就一定会找花无缺,谁知你的思想却开明得很,竟认为上一代的仇恨,和下一代无关,所以她们只好逼着花无缺来杀你了。据我看来,你和花无缺之间,必定还有一种极复杂的关系。”

小鱼儿眼睛一亮,又皱眉道:“但我和花无缺之间却又绝不可能有什么关系的,我一生下来就被带到恶人谷去了,在这世上,我恨本没有什么亲人。”

洞窟中静寂得穴在和坟墓没什么两样,从石壁间透出来的灯光很柔和,月光般照着小鱼儿的脸。这本是张明朗骄傲,倔强,充满了魅力的脸,但现在看来,却显得说不出的黯淡,说不出的疲倦。苏樱痴痴的瞧着,目中似乎隐隐泛起了泪光。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小鱼儿喃喃道:“苏樱,你要知道,我并不是怕死,但要我就这样糊糊涂地死了,我穴在不甘心……宜在不甘心!”

苏樱道:“这地方门户若真的全都封死了,整个洞窟就该和坟墓般变得密不通风,可是……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气闷之感,而且不通气的地方,连火都燃烧不起来。”

小鱼儿用拳头打了打手掌,道:“好,只要他真的还留下一条路我就有法子要他说出来。”

苏樱忽然一笑,道:“你不是已经不想出去了么?”

小鱼儿向她扮了个鬼脸,道:“那只是我故意要胁她们的,这秘密还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非但自己舍不得死,还舍不得让她们死哩。”绝望之中,忽然又有了一线生机,两人的精神都不禁变得振奋起来,两人正想往前走,忽然身后传来一声叹息。“你们不用找了,我就在这!”

那本来放着青玉椅的石台,现在忽然移开了魏无牙推着轮车,从下面缓缓滑了上来。

“我知道你现在心一定又在打主意,要想法子令我说出那些通风之处在那,那么我劝你,这心思你也不必白费了。因为那时我造那些气孔时,就怕老鼠会从气孔中逃出去。”

小鱼儿沉思了半晌,忽又问道:“你是怕我们死得太快了么?”

魏无牙嵘嵘笑道:“这就对了,我费了许多力气,才将你们弄到这地方来,怎么舍得一下子就将你们闷死?我当然希望你们死得越慢越好,这样我才能慢慢欣赏你们临死时忍不住要做出来的种种丑态,我敢担保世上绝没有一件事比这更有趣的了。”他似乎越想越有趣,笑得整个人都扭曲起来。

小鱼儿居然也笑了,道:“我们想问问你,你认为我们会做出什么丑态来。”

魏无牙眼睛闪着光,笑道:“你总该知道,移花宫主姊妹是从不肯随便坐下来的,无论什么地方她都嫌脏,但我敢担保,不出三天,她们就会躺在那些臭男人睡过的床上了,她们平时什么东西也不肯吃,但再过几天,就算有只死老鼠她们说不定也会吞下去,也说不定会将你们两人煮来吃了,你信不信?”

小鱼儿大笑道:“她们若真会将我吃下肚,倒也妙极,我情愿葬在她们两人的肚子。”

他虽在哈哈大笑,暗中却已不禁毛骨悚然,因为他知道魏无牙所说的话,并不是完全不可能。

只听魏无牙笑着又道:“还有,我知道你们这四个人还都是童男童女,还没有一个真正过人生的乐趣,到了快死的时候,说不定会忽然觉得这么一死未免太划不来了,说不定就会想那件事是何效味。”他眠睛充满了猥亵之意,脑子似乎已在幻想着那时的情况,蜷曲着身子狂笑着接道:“到了那时,你这小伙子只怕就要变成宝贝了。”

“你为什么不想这磁味呢?难道你已经不行了么?”小鱼儿盯着他的两条蛇曲的腿,冷笑道:“原来你早就不行了,所以才会变成这么样一个疯子,我本来觉得你很可恨,现在才发觉你原来很可怜。”

魏无牙忽然狂吼一声,向小鱼儿扑了上来。小鱼儿身形急转,双掌反切。谁知魏无牙的身上忽又多出十根短剑,划向他的手腕。原来他每根手指上都留着三四寸长的指甲,平时是蛇曲着的,与人动手时,真气贯汪指尖,指甲便剑一般弹出。灯光下,只见这十根指甲隐隐闪着乌光,显然淬着剧毒,小鱼儿只要被他划破一点油皮,就无救了。

他这一扑之势,竟藏着三种变化后着,每一种变化都出人意外,招式之怪异狠毒,卖是天下无双。苏樱已忍不住鹫呼出声来。只见小鱼儿身子就地一猿,已滚出两丈外,这一着破法更非正统武功,只是小鱼儿随机应变临时创出的。

谁知魏无牙身子一转,竟又落回那轮车上。小鱼儿正想扑过去时轮车忽然围着他兜起圈子。

刹那间,小鱼儿只觉自己前后左右,都是魏无牙的人影,竟比那威震天下的“八卦游身掌”还要厉害三分。

但一个人步法无论多么巧妙,也没有轮子转得快的。小鱼儿只觉头晕眼花,几乎不用魏无牙出手,他就要倒下去了。小鱼儿忽然长啸一声,冲天而起。这一招竟是昆仑派的镇山绝技“飞龙大八式”。普天之下,唯有“飞龙大八式”能破解魏无牙这种功夫,除此之外,纵是武当少林的掌门大师,也难免要被魏无牙困死。

谁知他身形方自凌空飞起,魏无牙竟又迎面扑了过来,十根闪闪发着乌光的指甲,又划到他咽喉。这人竟生像是已变了小鱼儿的影子,小鱼儿竟连变招都已不及,猝然间竟使出了少林的“千斤坠”。

要在身形上冲时突然落下,也并不是件容易事。但小鱼儿偏偏就在这间不容发时落了下来。

谁知他身子刚落下,只听“嗖,嗖,嗖”急风破空,三道乌光,分由三个不同的方向射了过来。

原来魏无牙身子虽已飞起,但那轮车却还在不停的转动,这三道乌光,竟是转椅中射出来的。这一着才真的出小鱼儿意料之外,若是换了中原武林任何一门一派的高手,此番都难免要丧在这三根乌骨箭下!

只见他身子忽然一折一扭,全身的骨头竟像是都忽然分开了,三道乌光就在这一刹那间擦着他的衣裳飞过。

魏无牙固然是怪招百出,令人难斗,这轮车中也不时射出一两件暗器来,更令人防不胜防。

但见魏无牙忽而和这轮椅溶为一体,忽而又分开来各自进攻,不到三十招,小鱼儿觉得吃不消了。

小鱼儿脚步一错,忽然轻瓢瓢拍出两掌。这两掌看来也没有什么奇妙之处,但也不知怎地,魏无牙竟险些闪避不开,他再也想不到小鱼儿这一招是从那学来的。

更令他想不通的是,小鱼儿的招式竟忽然变了,每一招都变得轻飘飘的,像是一点气力也没有。但每一招发出来,却都是攻向魏无牙自己也想不到的破绽,而且招式看来全无变化,其实却变化无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