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05章 难以捉摸

作者:古龙

苏樱本来已经快急疯了,此刻面上却露出了微笑。原来就在小鱼儿最危险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了移花宫主,这姊妹两人竟也在远处过起招来。她们所用的招式一正一反,一攻一守,每一招击出时都很慢,像是生怕别人瞧不清楚。

小鱼儿就算再笨,也知道她们是在传授自己武功了,此时此刻,他就算想拒绝也无法拒绝。

他随意将邀月宫主力才使出的一招拍了出来,果然令魏无牙大吃一鹫,等到魏无牙再攻来时,他就以怜星宫主所使的招式来解救。但也不知怎地,十来招过后小鱼儿竟轻轻松松的就占了上风。

等到魏无牙也发觉她们时,已被小鱼儿逼得连气都透不过来,他再也想不通自己如此奇诡的招式,怎会被如比平淡的招式克制住。他却不知移花宫主这种招式,并非平淡,而是简练,她们实已将最繁复的变化加以精淬,将无数个变化化为一个。三十招过后,魏无牙声势已弱,变化已穷。

谁知就在这时,突听“叫”的一声。这声音似乎是山洞外传来的,但回音却震动了整个山窟。小鱼儿一鹫,又一喜,魏无牙的轮车已滑开三丈。

一这时山外“叫咚”之声不停的传了进来,怜星宫主目中早已忍不住露出喜色。

魏无牙道:“这既无食物,也无饮水,你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最多也只能维持十天不死,等到外面的人进来时,你们恐怕已剩下一把骨头。”

小鱼儿忽然大声道:“既是如此,我们就非杀你不可了?”

魏无牙道:“不错,杀了我,你们也可免得在我跟前出丑,只不过……你们现在杀了我,却未免太可惜了。你们不妨先随我去看几样东西。”

小鱼儿望了移花宫主一眼,道:“好,我就跟你去瞧瞧,反正也不怕你在我面前玩花样。”

魏无牙道:“在移花宫主和天下第一聪明人面前,我还有什么花样好玩的。”他推动轮车向地道中滑了下去。移花宫主姊妹就像影子般跟着他。

只见魏无牙这时已滑入了一扇很窄的石门一这道石门莫非就是他留下来的秘密出么?小

鱼儿赶紧奔了过去,一走进去,就不禁大矢所望,石门后竟是一间六角形的石室,再也没有别的门户。这间石室中光线特别黯,小鱼儿隐隐约约只能看出面有一口很大的石棺,远有许多石像。小鱼儿忍不住问道:“这些石像是什么玩意儿?”

魏无牙吃吃笑道:“这些全都是我的精心杰作,我去点起灯,让你们看清楚些。”他笑声中一竟带着种说不出的奇怪味道,小鱼儿一听这笑声,就知道这些石像必然有些古怪。

一这时魏无牙已滑到墙角,取出了个火摺子,将嵌在石墙中的十来盏铜灯,一盏盏燃了起来。

他燃起第四盏灯时,小鱼儿已看呆了。

一这些石像竟全都雕成移花宫主姊妹和魏无牙自己的模样,而且都和真人差不多大小,自成一组,每一个的姿态都不同。

第一组石像是移花宫主姊妹两人跪在地上,拉着魏无牙的衣角,在向他苦苦哀求。

第二组石像是魏无牙在用鞭子抽着她们,不但移花宫主姊妹面上的痛苦之色栩栩如生子也好像活的一样。

第三组石像是移花宫主姊趴在地上,魏无牙就踏着她们的背脊,手还举个杯子在越到后来,石像的模样就越不堪人目,而每一个石像却又都雕得活灵活现,纤毫毕露小鱼儿忍不住叹了口气,喃喃道:“想不到这疯子竟是个如此伟大的天才。”

移花宫主姊妹早已气得全身发抖了,此刻忽然扑上去,提起个石像,摔得片片粉碎。

每三个,那鞭喝酒。

只见这些坚硬的石像,到了移花宫主手,竟有如纸扎的一般,丘数件心血的结晶,瞬眼间便化为一片碎石。

魏无牙却只是在那静静的瞧着,动也不动。怜星宫主终于扑到他面前,怒喝道:“你这畜牲,这次你还想要我放过你么?”

喝声中,她已拎起了魏无牙的衣襟,将他从轮车上提了起来,向石壁用力掷了出去。

只听“砰”的一声,魏无牙居然摔得粉碎士可是一个人的血肉之躯,又怎会被摔成“粉碎”

呢?

怜星宫主怔了怔,才发现这个“魏无牙”原来竟也是用石头雕成的,只不过穿着衣服而已。

真的魏无牙竟不知在什么时侯溜走了。

这石室仅有的一道门已被封闭,四面石壁,也就是山壁,移花宫主用那么重的石像去摔,石壁也纹风不动,其坚固可想而知。

苏樱默然半晌,道:“他既然已将我们困死,为何还要将我们骗到这来呢?”

小鱼儿苦笑道:“这理由太多了,第一,他将我们困在这里,他自己就可以自由活动,甚至可以大吃大喝,等我们饿死后,就可以走了。他用的这法子,就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一计中还

有一计,主要的目的,只怕还是想将我们骗到这襄来,在外面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全都是在做戏。”

苏樱垂下头,黯然叹息。小鱼儿苦笑着又道:“现在我们就好像是一群关在笼的猴子,只好做把戏给他看了。”

苏樱再也说不出什么了,过了半晌,小鱼儿又笑了起来,喃喃道:“我临死前会变成什么样子,宜在连我自己都想像不出,这倒有趣得很。我说不定会将你吃下去,你怕不怕?”

苏樱柔声道:“那么我们两个就永远变成一个,我怕什么?”

小鱼儿注视着她的脸,页久良久,才叹息着道:“只可惜你太聪明了些,否则说不定我真的会喜欢你了。”

苏樱红着脸,咬着嘴chún道:“我听说女人生了孩子后,就会变得笨些的。”

若是换了平时,小鱼儿听到这话一定会放声大笑起来,但此刻他只是觉得心襄泛起一阵甜蜜的温柔之意,又带着种说不出的酸楚,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滋味,只知道这种滋味他平生也没有领略过。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鱼儿忽然站了起来,走到那青石棺材前,将棺材盖抬了起来,挡在棺材前面,又将四面的碎石在棺材两旁一块块堆起。

移花宫主也不知他这是在干什么,两人越瞧越奇怪,虽然忍住不想问,却希望苏樱问他。但苏樱眼睛充满了柔情蜜意,含笑瞧着小鱼儿,也不开口,竟似乎很了解小鱼儿的用意。

只听小鱼儿嘻嘻一笑,道:“吃喝拉撒、睡,乃是一个人五样非做不可的事,现在我们虽没有吃喝,但以前吃喝的东西还是要出来,我们既没法子让它留在肚子,也不能让它拉到裤子上,所以只有用这法子了。”

移花宫主脸都气红了,偏偏又说不出话来。只见小鱼儿已将碎石在棺材两边堆成两道墙,再加上那棺材盖子,就活脱脱是个现成的茅房了他拍了拍手,笑道:“在下一向敬老尊贤,两位若要用,就先请吧。”移花宫主红着脸跺了跺脚,拧转身去。

小鱼儿又瞧着苏樱,笑道:“你呢?”

苏樱脸也红了,道:“我……我现在不……不想。”

小鱼儿笑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他嘴说着话,人已铰了进去,过了半晌,才慢吞吞走了出来,一面叹着气,一面喃喃道:“舒服舒服,这么舒服的事世上只怕还没有几样。”

他走回去坐下,闭起眼睛,似乎要睡着了,苏樱终于也忍不住悄悄爬起来,向那边走。谁知她身子刚动,小鱼儿左没一只眼睛忽然张开了,笑嘻嘻道:“你想了么?”

苏樱红着脸啤道:“你真是个小坏蛋。”

又不知过了多久,怜星宫主的脸潮渐胀红了,再过片刻,她两条腿似乎已在轻轻发抖。只听小鱼儿鼻息沉沈,似已睡着。怜星宫主忽然一阵风似的瓢了进去,她就算在和最厉害的对头交手时,也没有用过这么快的身法。、谁知小鱼儿却忽然“噗哧”一笑,道:“你现在只怕不会再说我无礼,反要感激我了吧。”

小鱼儿笑不出的时候,移花宫主姊妹终于也在地上坐了下来,这只不过是三两天之间的事,但在他们感觉中,却如同十年。就在这时,屋顶上忽然露出饭碗般大小的洞,还有样东西自洞落了下来,掉在地上,竟是个柚子。

苏樱瞧着这柚子,眼睛已发直了,她从末想到一个柚子竟能令她如此动心,只见移花宫主姊妹的眼色,竟也为这一个柚子而改变。怜星宫主眼睛盯着这柚子,已缓缓站了起来。

突听小鱼儿大笑道:“想不到不可一世的移花宫主,如今竟连别人丢在地下的东西也要捡起来吃了,有趣呀有趣。”怜星宫主身子忽然僵住,指尖却已在发抖。但她的眼睛还是盯着那柚子动也不动。

小鱼儿笑道:“但我若捡别人丢在地上的东西吃,却没有人会笑我的,因为我脸皮本来就和城墙差不多厚。”他嘴裹说着话,已跳起来将那柚子搂在手。

只见小鱼儿将柚子劈开两半,带着清香的水汁,溅得他满脸都是,他伸出舌头来舐了舐,喃喃道:“好甜,好香,看来一个人的脸皮厚些,倒不是件坏事。”他忽然转头向苏樱一笑,又道:“但你的脸皮一向也不薄,这柚子也该分一半给你的,是么?”

苏樱忍不住嫣然一笑,柔声道:“我有时真奇怪,一个人有了张强盗的嘴,却偏偏还有颗善一艮的心。”

小鱼儿将剩下的半边柚子又闻了闻,忽然站起来,走到移花宫主姊妹面前,笑嘻嘻地将半边柚子递出去,道:“这一半已是你们的。我知道你们绝不肯吃别人丢掉的东西,但这半个柚子却是我恭恭敬敬送来的,你们已可放心吃了。”移花宫主面面相觑,竟都怔住。

过了半晌,怜星宫主忍不住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鱼儿默然半晌,缓缓道:“一个人在快要死的时候,还能保持自己的身份,不肯丢人,这种人连我也很佩服的。”只见小鱼儿笑嘻嘻走了过来,脸上既没有得意之色,也没什么难受,就好像他刚吃过一百个柚子,才将吃不下的半个送给别人似的。

苏樱将这半个柚子也分成两半,柔声道:“你既然已将这半个柚子送给我,这就是我的,我自然也要送一半给你”

小鱼儿道:“我不要。因为你那一半比我大,我要你那一半。”

苏樱噗哧一笑,道:“我若生个孩子像你,我不被他气死才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