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06章 人性弱点

作者:古龙

永远高高在上,令人不可仰视的移花宫主,终于也渐渐变得和别人同样平凡,小鱼儿到这时

侯,才觉得她们原来也是个人,也有人的各种需要,也有人的各种情感,甚至也有眼泪。现在,她们会不会将那秘密说出来?

苏樱揉了揉眼睛,悄悄道:“我们现在难道连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么?”

小鱼儿默然半晌,也压低语声,道:“我们若能沉得住气,静静的等死,也许还有一丝希望。”

苏樱道:“既然静静的等死,还有什么希望?”

小鱼儿道:“魏无牙要我们慢慢的死,就是要我们痛苦,疯狂,甚至自相残杀,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发,但我们现在却都很镇静,我们若是就这样静静的死了,他一定不甘心,一定还会有别的举动,那就是我们的机会到了。”

苏樱眨了眨眼睛,道:“所以我们现在一定要想个法子来逼他。”

移花宫主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过了半晌,只见小鱼儿忽然站了起来向她们姊妹两人恭恭敬敬行了个礼,然后又长叹一声,道:“我江小鱼能和移花宫主死在一齐,葬在一齐,总算有缘。现在大家反正都快死了,我们昔日的恩怨,也从此一笔勾消,你们为何定要花无缺杀我,究

一苋有什么秘密,我都不想问了。”移花宫主也不知道他为何忽然说出这种话来,只有张大了眼睛瞧着他,等他再接着说下去。

小鱼儿道:“现在花无缺既然不在这襄,我们看来也不会有逃出去的希望,我只求你们让我痛痛快快的死了吧。死,我并不怕:但等死却实在令我受不了。”移花宫主姊妹神情骤然沉重下来。

他一面说话,一面偷偷向移花宫主挤了挤眼睛。邀月宫主怔了怔,怜星宫主已悄悄拉了拉她衣襟,道:“好,你死吧。”

苏樱忽然道:“我这里有两粒毒葯,是魏无牙为他徒弟们准备的。”

小鱼儿道:“这种毒葯的厉害我知道,只要一粒已足够了。”

苏樱凄然一笑,道:“你死了,我是连一时一刻也活不下去的,你难道还不知道?”

小鱼儿默然半晌,道:“好,要死就一齐死吧,也免得黄泉路上寂寞。”

突听一人大声道:“死不得,死不得,你们少年恩爱,多活一天,就有一天的乐趣,若是现在死了,岂非太冤枉了么?”小鱼儿和苏樱对望一眼,心暗道:“他果然沉不住气了。”

只听魏无牙又道:“你们若是觉得心烦闷,喝几杯酒就会好的,哈哈……,这就算我送给你们的台沓酒吧。”话声中,上面那小洞中已抛下了一只酒瓶,小鱼儿刚伸手接着,就又有一只酒瓶落了下来。片刻间,小鱼儿怀已抱着十二瓶酒,瓶子还都不小。

小鱼儿将瓶酒放在移花宫主面前,道:“还是老规矩,一人一半。你们若真是素来酒不沾chún,现在更该喝两杯了,一个人若到了临死时还不知道酒的滋味那实在是白活了一辈子。”片刻之间,他自己已经半瓶酒下了肚。

这酒若是十分辛辣,移花宫主姊妹也许还能忍得住不去喝它,但这酒却偏偏是上好的竹叶青,清香芳洌,教人嗅着都舒服,碧沉沉的酒色,更教人看着顺眼,若有人真能忍得住不喝,那才真是怪事。

怜星宫主瞧了邀月宫主一眼,终于忍不住开了酒瓶,浅浅啜了一口。这一口不喝也还罢了,一口喝了下去,但觉一股暖意直下丹田,却又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接着,她全身的血液又热了起来,眼睛也亮了一这一口不喝也还罢了,一口喝下去,那还能忍得住不喝第二口?

只见小鱼儿用力敲着酒瓶,引吭高歌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这正是李白的千年绝唱“将进酒”,移花宫主虽然也曾念过,却总觉得这不过只是个酒鬼疯言疯语。

但此刻怜星宫主几日酒下了肚,只听了两句,已觉得这首长歌的确是气势磅购,古来少有。

再等到一曲终了时,怜星宫主已不觉热血奔腾,热泪盈眶,不知不觉间,已将一瓶酒都喝了下去,嘴犹自喃喃道:“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兴尔同消万古愁……来,江小鱼我敬你一杯,与你共消这万古愁吧。”

苏樱已不觉看呆了,她想不到怜星宫主竟将一瓶酒喝下去,再想不到她会变成这样子。这实在已不像怜星宫主,就像是另外换了个人似的。

邀月宫主虽也喝了两口,但见她第二瓶酒又喝下去一半,不禁皱眉去夺她酒瓶,道;“你已经醉了,放下酒瓶来。”

怜星宫主忽然叫了起来,道:“我不要你管,我偏要喝!你已经管了我一辈子,现在我已经快死了,你还要管我?”

邀月宫主又鹫又怒,但听到她最后一句话,又不禁长长叹息了一声,也喝了口酒,黯然道:“不错,我自己反正也已离死不远,何必再来管你”

怜星宫主这才转过头向小鱼儿一笑,道:“来,我再敬你一杯,你穴在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小鱼儿好像并不在意,随问道:“既是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杀我呢?”

邀月宫主面色忽然变了,怜星宫主却只是嘻嘻笑道:“这秘密等你死了之后,我一定会告诉你的。”到了这种时候,她还能忍住不说出这秘密来。

小鱼儿道:“一言为定,可是,;你若比我先死呢?”

怜星宫主道:“那么你就陪我死吧,我在黄泉路上,一定会告诉你。”

小鱼儿叹道:“能和你一死,倒也算不虚此生了。你以为只有魏无牙一个人为你疯狂么?

像你这么可爱的人,我……我实在……”他没有再说下去,却用眼睛盯着她的脸。

怜星宫主眼波流动,忽然指着苏樱道:“我难道比她还可爱么?”

小鱼儿道:“她怎么能和你此,你若肯嫁给我,我现在就娶你。”

两人越说越不像话,简直拿别人都当做死的,像是全末看到苏樱的脸已发白,邀月宫主更已气得全身发抖。

只见怜星宫主笑着笑着,人已到了小鱼儿怀,娇笑道:“我一生都没有这么样的开心过,我……”邀月宫主不等她说完,已飞身掠了过来。

突听小鱼儿压低声音,悄悄道:“你想不想活着出去,想不想杀了魏无牙出气!”邀月宫主怔了怔,小鱼儿声音更低,道:“你若想,就照我的话做,先打灭这所有的灯火。”

魏无牙果然一直在外面偷看,他看到怜星宫主扑入小鱼儿怀时,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全身都紧张得在发抖,掌心也在淌着汗。谁知就在这时,灯火竟忽然灭了。

石室中骤然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魏无牙几乎急得跳了起来。

只听黑暗中发出各种声音,先是怜星宫主的娇笑,邀月宫主的怒喝,接着又是一阵掌风激。黑暗中此刻偏偏连一点声音也没有了,这没有声音实在比什么声音都要诱惑,都要急人。魏无牙简直要急疯了。他苦心安排了一切,就为的是等着瞧这一幕,为了这件事,他也不知花了多少心血,甚至已牺牲了一切。

但现在他却偏偏什么也看不到。他疯子似的推动着轮车,去取了盏灯,想将灯光从那小洞中照进去,谁知灯光一移到洞口,就又被打灭了。

只听小鱼儿喘息着笑道:“不准你偷看。”

魏无牙心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烧,又像是有无数条小在爬来爬去,终于咬了咬牙狞笑道:“你不让我看,我也要看我死也非看不可。”

他算定邀月宫主此刻必已被打倒,怜星宫主和小鱼儿此刻也绝不会有功夫来对付别人了。只剩下个苏樱他自然不放在心上。

他等了几十年,好容易才等到今天,这机会他怎肯错过山于是他又拿了盏灯,扳开了门上的枢纽。沉重的石门,无声无息地滑了开来。

魏无牙简直紧张得连气都透不出了,手在发抖,橙也在抖,他用力推动轮车,无声无息地滑了进去。谁知就在这时,黑暗中忽然爆发起一阵狂笑声。

只听小鱼儿狂笑着道:“魏无牙,你终于也上了我一次当了!”

魏无牙大鹫之下,心胆皆丧。灯光映照处,他赫然发现小鱼儿什么也没有做,正笔直站在他面前,他想后退,邀月宫主却已挡住了那道门户。

小鱼儿笑嘻嘻道:“你栽在天下第一聪明人手,难道还觉得冤枉么?这若有人为我作传立碑,少不得也会将你带上一笔,你岂非也可名垂千古了。”

魏无牙下一口苦水,嗄声道:“你……你现在想要怎么样!”

小鱼儿沉下了脸,冷笑道:“你现在难道还想要我们相信这的出路已全都被封死?”他嘴说着话,已一步步向魏无牙走了过来,再看邀月宫主,目中已射出刀一般的杀气。

“只不过你是想要我带你们出去么?那容易得很。”魏无牙嵘嵘笑道:“我现在已经在往外面走了,你难道看不见?”

小鱼儿讶然道:“你现在……”他语声忽然顿住,就像是忽然见到鬼似的,满脸俱是鹫惧之色,喉咙格格的,却说不出话来。小鱼儿指着魏无牙,手指不停的发抖。

邀月宫主站在魏无牙身后,也看不到魏无牙的脸。

只听小鱼儿嗄声道:“你……你过来……过来看看他。”邀月宫主赶紧掠到魏无牙面前,也骇得呆住了。

灯,还在魏无牙手,火焰不停的闪动。闪动的火光下,只见魏无牙一张脸色变成死黑色,眼睛和嘴都紧紧闭着,嘴角和眼角一丝丝的往外面冒着鲜血。

邀月宫主也情不自禁,后退了半步,骇然道:“他难道竟自杀死了。”只见魏无牙扭曲的嘴角,彷佛带着一丝恶毒的微笑。邀月宫主站在那襄,也呆住了。

只见苏樱苍白着脸,走到魏无牙的身前,恭恭敬敬拜了几拜,目中已流下了几滴眼泪。她一逅是在为魏无牙悲哀还是在为自己悲哀突听小鱼儿鹫呼一声,道:“不好。”喝声中,他已自那石门中奔了上去。

邀月宫主和苏樱对望了一眼,也不知他又发现了什么事,但此刻大家已唯小鱼儿马首是瞻,小鱼儿鹫呼出声,她们面上也不禁变了颜色。

一这时怜星宫主鼻息沈沉,似已熟睡,原来方才在那一片令人迷乱的恙暗中,邀月宫主已点了她的睡穴。此刻邀月宫主抱起了怜星,随着小鱼儿掠出。

掠出地道,那巨大的洞窟中仍是静悄悄的,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甚至连四面的灯光都没有熄灭。但小鱼儿站在那,脸上却已看不到一丝血色。

小鱼儿沉着脸道:“你可听到了什么声音?”

苏樱道:“没有听到呀?”四下静寂得如同坟墓!

小鱼儿长长叹了口气,道:“就因为你什么声音都听不到,这才可怕。”他话末说完,苏樱

也已耸然变色。

花无缺若在外面挖掘地道,就一定会有“叫叫咚咚”的敲石声传进来,但此刻四下静无声一晋,他显然已住手。他们连最后一线希望都断绝了。

只见苏樱已在一旁坐了下来,用手抱着头,似在苦苦思索。小鱼儿就站在她对面,静静的瞧着她。

小鱼儿痴痴的瞧了半晌,走过去拍了拍她肩头,道:“你在想什么?”苏樱仰起头嫣然一笑,眼波如雾夜的星光,看来是那么遥远,那么蒙胧,美丽得令人不可捉摸。

她轻轻抱着小鱼儿的腿,道:“我在想,魏无牙必定为他自己留下了一条最后的出路,这已是绝无疑问的事,但我们为何找不着呢?”她咬着嘴chún,缓缓接道:“我已在四面都很留意的探查过,这每一条出路的确都被封死了,山壁上假如还有暗门,我也一定能看得出来的。”

小鱼儿忽然笑了笑,道:“这最后一条出路在那,我已经知道了。”

一逼句话说出来,苏樱和邀月宫主几乎都忍不住跳了起来,邀月宫主已风一阵掠到小鱼儿面前动容道:“在那?”

小鱼儿同手指点着道:“那边角落有块凸起的山石,石头下有个比较大的气孔。你们总该看到了吧。”

邀月宫主道:“那气孔虽比别的大些,力圆仍不及一尺,人怎么能钻得出去?”

小鱼儿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们只知道魏无牙必定会为自己留下最后一条出路,却都忘记了一件事。”

苏樱脸色立刻变了,道:“不错,我们的确都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

小鱼儿一字字道:“我们都忘了魏无牙是个畸形的侏懦士那气孔我们虽无法出入,他却可以钻得出去,他虽然留下了一条出路,我们也只有瞧着乾瞪眠。”

邀月宫主身子一震,几乎再也站立不稳,现在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已断绝,除了死之外,已无路可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