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1章 弄巧成拙

作者:古龙

小鱼儿觉得有些失望,正咬着嘴chún发呆,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拉着他就跑,那柔软而温暖的小手,正是桃花。

她拉着小鱼儿,小鱼儿拉着她,一路跑回她的帐蓬里,她的脸更红,轻轻喘着气,轻轻跺着脚,娇嗔道:“你……你这小呆子,“要买东西,也不来找我,却去上人家的当,这匹马连八十两都不值,这珍珠……”

小鱼儿道,这珍珠最多只值十两。”

桃花怔了怔,道:“你……你……你知道?”

小鱼儿笑道:“我这样聪明的人,还会不知道?”

桃花道:“你知道了还要上当?”

小鱼儿眨眨眼睛,笑道:“上当有时就是占便宜。”

桃花瞪着眼睛瞧着他,像是在瞧什么稀奋古怪的怪物似的。

她实在一辈子也没瞧见过这么奇怪的孩子。

小鱼儿将珠花插上她的鬓角,笑道:“好姐姐,莫要生气了,你瞧,你戴上这珠花多美,就像是个公主,只可惜,这里却没有配得上公主的王子。”

桃花“噗哧”一笑,道,“你不就是个傻王子么!”

小鱼儿又眨眨眼睛,道:“你说我傻……过一会儿你就知道我不傻了,你就会知道,方才要我上当的人,立刻就要上我更大的当了……”

桃花忍不住轻叹道:“你真是奇怪的孩子,你说话,总是要人听不懂,你做事,也总是叫人猜不透。”

小鱼儿还未说话,帐篷外突有一阵人声传了过来。

一个嘶哑的语声嚷道:“方才买马的那位小少爷可在帐篷里?”

小鱼儿做了个鬼脸,轻笑道:“上当的送上门来了。”

他突然将桃花推到被窝里,道:“乖乖地躺着,莫要动,莫要说话。”

桃花一肚子狐疑,怎肯不说话,但话还未说出口时,小鱼儿却已用被子蒙住了她的头,大声道:“我在这里,你们进来吧。”

进来的是少有十个人,领头的正是那卖马的瘦子。十个人手里都捧着个大大小小的包袱,那卖珠花的胖子手里捧着的包袱最大,压得他整个人都似已变成圆的。

小鱼儿故意皱眉道:“你们干什么?这么多东西……”,那瘦子躬身笑道,“常言说得好,货要卖识家,这些人听说小

少爷是识货的,却要将好货色送来让少爷您礁瞧……”

小鱼儿嘻中笑道:“你们不是要来让我上当吧……”

那瘦子赶紧道:“焉有此理,焉有此理……各位还不快将包袱打开,让这位少爷瞧瞧。”话还没说完,包袱已一齐打开了。这些包袱里好东西果然不少,有珍宝、首饰,还有珍贵的皮毛、鹿角、麝香……这些简直就是他们刚从藏人手里买来的……小鱼儿笑道:“这些东西都不错,我都想买。”

十个人一齐喜笑颜开,笑得连嘴都合不拢来,齐声道:“少爷一齐买下最好,小鱼儿道:“好,全给我包起来吧!

几个人七手八脚,将十个包袱变成了一个,包袱已比小鱼儿的人还大了,普通的人简直搬不动。

那胖子终于忍不住道:“但……但货款……”

小鱼儿笑道:“你要银子?这还不容易,多少银子,随你们说吧。”

几个人立刻七嘴八舌将自己货物的价钱说了出来,每样东西都说得比实在价钱最少要多七八倍。

桃花在被里听得已忍不住跳了起来,却被小鱼儿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头,她连动也不能动。

只听小鱼儿笑道:“加起来一共多少?”

那瘦子算得最快,道:“一共六千六百两。”“小鱼儿摇头道:“这价钱不对。

那胖子和瘦子都已听过这句话了,都知道这位小少爷有把价钱再加一倍的脾气,别人自然也早已听说过这种“好脾气”、。

“好习惯”

大家赶紧一齐陪笑道:“是,这价钱不对,少爷您说价钱吧。”

小鱼儿道:“我说?你们只怕……”

几个人又一齐抢着道:“小人们绝对没有异议。”

小鱼儿笑嘻嘻道:“既是如此……好,我说,这些东西加起来,我一共给你们……”他又打开包袱,大家的眼睛又直了。

只见他两只手指夹下一小块金叶子,笑道:“我一共就给你们一两吧。”

几个人一齐呆住了,那瘦子结结巴巴,强笑道,“少爷你……你在开玩笑?:小鱼儿脸一板,道,“我早已说过,你们既要我说价钱,而且声明绝无异议,此刻要想反悔,已来不及了。”

他将那个块金子在地上一抛,举起包袱就走,这包袱虽比他人还大,但他举在手上却毫不费力。

桃花这才忍不住笑出来,悄悄探出了头,只见那几个人呆了呆,一齐怒喝着追了出去。

几个人一齐大骂道:“小骗子,还咱们东西来。”

又听得小鱼儿道:“谁是骗子!你们才是骗子。”

接着,便是一连窜“哎哟、呀……救命……”之声,还有一连串“砰砰咯咚”好象重物坠地的声音。

桃花忍了半晌,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跑出去一瞧,只见那些人已没有一个是站着的。

这十来条大汉竟被小鱼儿打得七零八落,有的被打肿了脸。

有的摔断了腿,一个个躺在地上,到现在还爬不起。

桃花也不觉惊得呆了,她知道这些敢到关外来做买卖的江湖客,非但力气都不小,手底下也都有两下子!

她实在想不到那奇怪的孩子竟有这么大的本事。

她呆了半晌,才转头去瞧……阳光,照着柔软的草地,那奇怪的孩子和那匹小白马,却已都不见了。

小白马驮着包袱,个鱼儿牵着白马,一人一马直跑出四五里地,小鱼儿一想起那些人物模样,还忍不住要笑。

已将正午了,太阳已越来越热,小鱼儿虽还不觉得怎样,但那匹马却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大草原上瞧不见人烟,也没有遮萌的地方。

小鱼儿眼珠子转了转,突然将包袱打开,拿了羚羊的角,瞧了瞧,笑了笑,远远抛了出去……他一路走,一路抛,竟将那一包价值千金的珍贵之物,笑嘻嘻地随手抛了,就像是丢草纸似的。

至最后包袱里剩下的已不多,小鱼儿索性将它们又包成一包,远远地抛入长草之间,这才拍手笑道:“痛快呀痛快!……”

突然远处有人娇唤道,“小鱼儿……江鱼……莫要走,等等我!”

一匹马飞驰而来,马上人衣服闪着光,十几条又黑又亮的小

辫子,在风中飞扬,那张脸正红得有如桃花。

小鱼儿拍手笑呼道:“好骑术……好漂亮!”

马弛到近前,桃花已站到马上,突然一个筋斗翻下来,小鱼儿刚吓了一跳,桃花已站在他面前。她咬着嘴chún,跺着脚,大眼睛里水汪汪的,似乎刚哭过,又似乎刚要哭,她喘息着娇嗔道:“你……你不说一声就走?你……”

小鱼儿笑道:“我惹了麻烦,再不走就要连累你了。”

桃花跺脚道:“那……那你为什么要骗别人?”

小鱼儿道:“他们骗我,我为什么不可以骗他们?”

桃花又怔住了,转着大眼睛,道:“东西呢?”

小鱼儿道:“全都丢了。”

桃花吃惊道:“丢了?你……你为什么?”

小鱼儿笑道:“让那些东西坐马,我却在这么大太阳下走路,我岂非也变成了呆子了,我自然要把它们丢光。”

桃花睁大了眼睛,道:“但……但那些东西都值钱得很,你不在乎?”

小鱼儿笑道:“这又有什么关系?我自然不在乎,反正天下值钱的东西又不止这些,办要我想要,我随时都可以要得到的。”

桃花道:“你……你简直是个小疯子。”

小鱼儿哈哈大笑,过了半晌,又道:“我将这些东西抛在地上,总有人会拾到的,他们若是好人,拾着这些东西一定开心得要死,我只要想想他们拾着这些东西时的脸,也觉得很开心了,那总比自己还要花心思带着它们走好得多。”

桃花道:“他们若是坏人呢?’小鱼儿道:“这些东西若被坏人拾着,一定会因为分赃不均而打起来,打得你死我话,头破血流,其中若有人独吞,甚至还会将别人都打死!”

桃花失声道:“这样你也开心么?”

小鱼儿道:“我为什么不开心?我简直太开心了。”

桃花睁大眼睛,道:“你……你简直是个小坏蛋。”

小鱼儿道:“还有,这些东西若被懒骨头拾着,一定什么事都不想做了,整天都要去草丛里找了,四处去找……一直找到饿死为止。”

他咯咯笑着,接道:“你瞧,我只不过是抛了这些东西出去,却显然不知要把多少人一生的生命都改变了,这岂非天下最好玩的事?”

桃花整个人像是木头人似的呆住,呆了半晌,轻叹一声,道:“你简直是个小魔王。”

小鱼儿道:“”,你方才骂我是呆子,现在又骂我是疯子、坏蛋、魔王,我既是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来追我?”

桃花的头垂了下去,道:“我……我只是……只是来问问你。

为什么……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这样走了。”

小鱼儿道,“既然反正是要走的,还打什么招呼?打个招呼又有什么用?……假如打个招呼能令你忘了我,我打个招呼也无妨,只可惜你总是忘不了我的。”

挑花霍然抬起头,大声道:“你怎知我忘不了你?“小鱼儿笑嘻嘻道,”只要见过我的人,都忘不了我”

桃花瞪着眼睛瞧他,不知怎地,泪珠竟已流上面颊。

小鱼儿道:“你哭什么,反正我年纪太小,也不能做你的丈夫,何况,你生得这么漂亮,也不怕找不着丈夫的。”

挑花嘶声道:“你……你简直是个……是个……”

她实在再也找不出一个名词来形容这个“小怪物”,狠狠跺了跺脚,突然飞身上马,拼命地打着马屁股,飞驰而去。

小鱼儿摇头叹道:“女人……唉,原来女人都有些神经病……”

他抚摸着那个白马柔软的鬃毛,喃喃道:“马儿呀马儿,你若也和我一样聪明,就千万莫要接近女人,更莫要被女人骑”否则你就要倒霉了,女人生气时,就要将你当出气筒……唉,那匹马的屁股,“应怕已要被桃花打肿了……”

他骑上马、往前走,突然瞧见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阳光下,只见这人雪白的衣衫,发亮的眼睛,虽然满面怒容,但看起来却一点也不可怕,反觉可爱得很。

小鱼儿认得他正是那“很神气”的白衣少年,不禁笑过道,原:来你到这里来了,站在这里晒太阳么?”

白衣少年冷冷道:“正在等你!!

小鱼儿笑了,道:“等我?你方才不理我,现在却……一”

白衣少年叱道:“少废话,拿来!”

小鱼儿奇怪道:“拿来,拿什么?”

白衣少年道:“你骗走的东西。“……小鱼儿又笑了,道,“哦,原来你是说那些东西,早知道你要。

我就留给你了,但现在……唉,全都被我丢了……”

白衣少年怒道:“丢了?哼,你想骗谁?!……小鱼儿道:“我为何要骗你?那些废物我留着又有什么用?”

他又笑一笑道:“喂,你知不知道,你生气的时候,脸红红的,漂亮得很,简直就像是个女孩子……我真的认识个女孩子生气时脸也是红红的,也很漂亮,看来倒和你做是天生的一对,要不要我介绍给你?……”

那白衣少年脸更红了,想作出凶狠的佯子,却偏偏作不出来,只有用那双大眼角瞪着小鱼儿,厉声道:“你若真的将那些东西丢丁,就得赔。”

小鱼儿道:“你真要我赔?”

白衣少年道:“当然要赔!”

小鱼儿道,“你真是为追东西来的?”

白衣少年大声首:“当然!”

小鱼儿道:“只怕未必吧,那些笨蛋是死是活,你都不会放在心上,何况不过被骗了些东西,这本是他们罪有应得,你……你只怕不是来追东西,而是来追我的。”

白衣少年红着脸喝道,“不错,我就是来追你的,我瞧你小小

年纪就已这么坏了,若是长大了那还得了!”

小鱼儿摸了摸头,笑道:“你要杀我?”

白衣少年道,“哼,杀了你本也不冤,只是……你年纪还小,还未必不可救葯,若肯拜我为师,我好好管教管教你,也许还可成器……”

小鱼儿瞧着他,突然大笑起来,弯着腰笑道:“你想收我做徒弟?”

白衣少年怒道:“这有什么好笑?”

小鱼儿笑道:有你这样漂亮的小伙子做师父,倒也不错,只是,你能教我什么?你哪点比我强?我做……你做我的徒弟倒差不多。”

白衣少年冷笑道:“你想不想学武功?”

小鱼儿笑道:“你以为你武功比我强?”

白衣少年怒道:“你可知道我乃川中第一高手!”

小鱼儿缓缓道:“你若真是高手!就不会逃到这里来了,是么?你既不是来做生意,也不是来玩的,却到了关外,想必是要逃避别人的追踪,是么?”

白衣少年面色立刻变了,小鱼儿这句话,正说中了他的心事,他眼中真的射出了凶光,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是何来历?”

小鱼儿笑道:“你其管我是什么人,也莫管我是何来历,你若认为你的武功高,不妨和我比,谁输了谁就做徒弟。“白衣少年冷笑道:“好,我正要瞧瞧你的武功是何人传授?”

小鱼儿笑道:“谁输了谁做徒弟,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不准赖……”话犹未了,身子突然自马上飞起,凌空踢了两脚,直取那少年双目。

白衣少年倒未想到小鱼儿出手竟是如此迅急,倒真吃了一惊,但这少年非但武功真的不弱,与人交手的经验,竟也似丰富得很,惊慌之中,居能不退反进一身子一偏,已到了小鱼儿背后。

头也不回,反手一掌挥出,这一掌不但掌势迅急,而且姿势优美。

认穴之准,更似背后也生着眼睛。

小鱼儿本想一招就抢得先机,哪知先机却被人占了,突然双足一收,凌空翻了筋斗,落在五尺之外,笑道:“等等再打。

白衣少年只得停下进击之势,道:“等什么?”

小鱼儿道:“你真能瞧出我武功是何人传授?”

白衣少年冷笑道:“十招之内。”

小鱼儿摇着头笑道:“我不信”

他脸上笑容笑得正甜,双拳却已击出,他笑容虽和善,出手却狠辣,这正是他从哈哈儿那里学来的法子。

那白衣少年果然上了当了,虽然未被这两拳击中,但方才占得的先机已失,竟被小鱼儿一轮抢攻逼退数步。

小鱼儿嘻嘻笑道:“我看你还是……”

一句话未说完,这少年突然欺身扑了进来,竟拼着挨小鱼儿两拳,一个肘拳走向个鱼儿胸膛,用的竟是存心和小鱼儿同归于尽的抬式!这次是小鱼儿吃了一惊了,他可不想挨这一举,反甩手,大仰身,身子“嗖”的倒窜了出去。

但那少年哪肯放松,如影随形,跟了过去,双拳如雨点般密密击下,用的竟全是拼命的招式。、小鱼儿两只手忽拳忽掌,他的招式忽而狠快,忽而诡谲,忽而刚烈,忽而阴柔,忽而不刚不柔,不软不硬。他正是已将杜杀武功之狠辣,阴九幽之诡谲,李大嘴之刚烈,屠娇娇之阴柔,以及哈哈儿之变化集于一身。这样的武动,在江湖中本已少有敌手,谁知这少年的拳法简直有如狂风暴雨一般,竟打得小鱼儿喘不过气来。但这少年心里也正在暗暗吃惊,他实在也想不到这孩子武功的变化竟有如此之多,他实在瞧不出是何门路。

突听小鱼儿大声道:“喂,住手。!

白衣少年道:“好,我住手!”

“我住手”三个字说出来时,他己攻出六拳。

小鱼儿左避右闪,乘隙还了三拳,大叫道:“这样也算住手么?”

白衣少年冷笑道:“这次我不上你的当了。”

小鱼儿边打边嚷,道,“但十招已过去了,早已过去了,你可瞧出我的武功门路,你若瞧不出就快住手听我说……”

白衣少年的拳势不由得一缓,小鱼儿已乘机退出数尺,笑嘻嘻道:“你瞧出了么?’白衣少年只得也停住了手,冷笑道:“自然瞧不出,你武功简直没有门路……”

小鱼儿大笑道,“不是没有门路,只是门路大多,瞧得你眼都花了。”

白衣少年道:“门路众多?是哪些门路?”

小鱼儿道:“告诉你,我武功是从五个人学来的,这五个人的武功又不知包括了多少门路,每个人的武功都是又复杂、又奇怪……“。

白衣少年道:“中土武林名家武功路数,可说绝无一家我不知道,也绝无一家与你的武功路数相同,你那五个师父只怕是卖膏葯,练把式的吧。”

小鱼儿笑道:“练把式的……嘿嘿,这五人的名字说出来,不。

吓你一跳才怪,只是这五人归隐时你只拍还在穿开裆裤,你自然不知道。”

白衣少年怒道:“此等旁门左道,又怎能与我的武功相比!”

小鱼儿道,“你的武功……喂,倒也不错,但你瞧你这种文文静静、秀秀气气的模样,实在猜不透你竟会学那种疯子般不要命招式。”。“白衣少年道:“哼,你知道什么?我这‘疯狂一百零八打’,在当今武林各门各派的掌法中,纵不能列第一也可算第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