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12章 情有独锺

作者:古龙

只见轩辕三光满面红光,开心得直搓手笑道:“姑娘们这次押多少。”紫衣少妇笑道:“你虽信得过我们,我们却不愿破坏赌场的规矩,何况,空口说白话,赌起来也没什么意思。我们的银子虽已输光,人却远末输出去。”

轩辕王光怔了怔道:“人!”

紫衣少妇微笑道:“人,有时也可怍赌注的,赌鬼若是拿到把好牌,就恨不得将人都睡上去作赌注,阁下赌了五十年,难道连这都不懂?”

“妙极妙极,我这赌鬼赌遍天下,到今天才总算遇见了对手。姑娘要怎么赌,只管说吧,我总奉陪就是。”

紫衣少妇道:“我们的赌法也简单得很,也是押一个,赔一个。”轩辕三光目光在她们三人身上一转,大笑道:“但像姑娘们这样的人,在下却赔不出来。”

紫衣少妇道:“我们若赢了,你们两位中只要有一个跟着我们走就行了。”

轩辕三光眼睛瞪得更大,道:“姑娘们若是输了又如何?”

紫衣少妇微微一笑,道:“我们若输了,我们姊妹中自然也有一人要跟着你们走的。”

这句话说出来,赌场里又起了騒动,大家都觉得这样赌法,轩辕三光也未免太上算了些。他们若能嬴得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固然是艳福齐天,他们就算输了,能跟着这么样三个人一齐走,也等于一步走入温柔乡了。

白开心瞪着眼道:“这三人难道看上了这恶赌鬼么?否则为何要如此赌法?”

屠娇娇皱眉道:“到现在连我都越来越不明白了,实在想不通她们是为什么来的。”

只听轩辕三光不停的大笑道:“要得,要得,硬是要得……”紫衣少妇等他笑完了,才缓缓道:“如此说来,我们的赌注你已同意了?”轩辕三光笑道:“我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紫衣少妇道:“那么你这位伙伴呢?他也同意么?”她这句话虽是问轩辕三光的,但目光却已瞟向那沉默寡言,令人难测的神秘黑瘦汉子。除了在开宝的时候,他脸上会有些激动的神色,目中会射出些狂热的光芒外,其他的时候,他始终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什么表情也没有,非但好像已脱离了这赌场里烦嚣的人群,简直已像是脱离了这个世界。

轩辕三光笑道:“我这老弟跟我一样的毛病,什么都不喜欢,就喜欢赌,只要是赌,无论赌什么他都同意。”

紫衣少妇眼珠子一转,道:“但我还是要听他自己说一句话。”

轩辕三光用手拍了拍他肩头,道:“好,你就自己说一句吧。我们若输了,你肯不肯跟她们走?”

黑瘦汉子想也不想,道:“好。”

紫衣少妇立刻追问道:“无论到那里,你都肯去么?”

黑瘦汉子长长叹了口气,道:“无论到那里都没关系,在我说来无论任何地方都是一样。”

轩辕三光笑道:“你们莫看我这位老弟有些呆头呆脑的,其实他却是个响当当的男子汉,只要说出来的话,就绝不会反悔!”

紫衣少妇嫣然一笑,道:“我绝对相信。”

轩辕三光大笑道:“既是如此,姑娘们就来押吧。”他一把攫起了那破碗,瞪着紫衣少妇道:“这次你押单还是押双?”

紫衣少妇道:“双!”她居然还是押双,就好像输不怕似的。

人群中不禁又、“嘘”的发出一声叹息,大家好像都算定她这次还是有输无嬴,非输不可。

只听、“吧”的一声,轩辕三光已将碗放了下来,但一双大手还是盖在碗上,没有掀起来。

在摇骰子的时侯,他一点也不紧张,因为赌徒只要一听到那清脆的骰子声,就立刻忘记了一切但现在,骰子停了下来,他却不禁有些紧张了巳无论怎么算,这赌注都实在不小。

那三位美丽的少妇却还是神色不动,面带微笑,竟好像还是没有将这场赌的胜负放在眼里,就连轩辕三光都不禁有些佩服她们,别的人更全都屏住了呼吸,整个赌场里静得连一恨针掉在地上可以听见。

猛听得一声大喝:“开!”

开出来的骰子,又全都是红的。是一对四。少妇们这次终于押中了!赌场中竟有人情不自禁欢呼了起来,赌徒们毕竟也是人,人都是同情弱者的,赌徒们也大多都同情输家,只要赢家不是他们自己。轩辕三光反倒又不紧张了,反倒笑了起来。他若输不起还有资格算得上赌鬼么?他大笑着道:“好好好,赌神爷在收徒弟了,所以一定要让你们赢一次,若是总叫你们输,你们以后也不会赌得起劲的。”

紫衣少妇嫣然一笑,道:“如此说来,这一把是我们赢了。那么,做庄的就该赔呀!”

她的手已指向那黑瘦汉子,微笑着接道:“就请阁下跟着我们走吧。”黑瘦汉子沉默了半晌霍然站起来,大步走出。

轩辕三光一把拉住他,道:“你……你真的要走?这里的赌本,还有一半是你的。”

黑汉瘦子道:“全给你。”他连自己的身子性命都全不顾惜,又何况这些身外之物呢!轩辕三光叹了口气,黑瘦汉子已转出赌桌,木立在少妇们的面前,紫衣少妇嫣然一笑,道:

“你放心,你跟着我们走,绝不会吃亏的。”黑瘦汉子好像又已神游物外,什么话都听不见了。

轩辕三光一直瞪着她们,忽又大喝一声,道:“且慢!”喝声中,他魁伟的身子竟已凌空飞起,就好像一只大鸟似的,掠到门口,挡住了那三个少妇的去路。

轩辕三光冷笑道:“我现在才知道三位竟是为了我这黑老弟来的,你们究竟想拿他怎样?想将他带到什么地方?”

紫衣少妇也冷笑着道:“这些事,你都管不着,你自己说过、“赌□赌滑不赌赖”,现在你既已输了,难道还想赖么?”

恶赌鬼的脸竟像是有些发红,忽又问道:“你们若输了,难道真肯跟着我走不成?”紫衣少妇淡淡道:“我们姊妹若输了,自然会有人跟着你走,反正我们家姊妹多得很……”轩辕三光的眼睛忽然眯成一条线,上下瞧了这少妇几眼,道:“你们的姊妹真的多得很?有没有九个?”

紫衣少妇沉默了半晌,缓缓道:“不多不少,正是九个。”

这句话说出来,轩辕三光谜着的眼睛忽又睁开,而且瞪得比铜铃还大,那死气沉沉的黑瘦汉子身子一震,一张脸陡然变得通红,全身的血像是全都冲上了头顶,也瞪着那少妇道:“你……你是慕容……”紫衣少妇微微一笑,道:“我是七娘,这是我六姊……这是八妹。”

她身旁的两位少妇也嫣然一笑,年纪较大的那人道:“你虽末见过我们,我们却久已知道你了。”那黑瘦汉子的脸色忽又变成苍白,脚下一步步向后退。

慕容七娘微笑道:“我们也知道你说出来的话如白衣染皂!永无更改,你既然输了,就一定会跟着我们走的。”

轩辕三光忽然仰首大笑起来,大笑着道:“江湖传言,都说慕容九姊妹非但都找到个万中选一的好丈夫,而且姊妹九人个个都有两下子。江湖中人也都知道,慕容姊妹中武功最高的是二姊慕容双,最能干的是七娘,但最聪明、最美丽的却还是么妹慕容九。”

听到、“慕容九”这名字,那黑瘦汉子的脸忽又胀得通红。

轩辕三光道:“我还知道这位九姑娘运气没有她八位姊姊好,有一年竟莫名其妙的忽然矢踪了,她八位姊夫虽然都是赫赫有名的世家子弟,而且可说是交游满天下,但找了好几年都没有将她找到。但我这黑老弟却将她找着了,而且就像个呆子似的将她护送回去,谁知别人却丝毫不领他的情,反而好像以为慕容九就是他拐走的,竟将他当成个小偷般盘问了两三天,只差没有打屁股,上夹棍了。”

慕容七娘道:“二姊和三姊不是要盘问他,对他更没有丝毫恶意,只不过想问清楚九妹这些年来的遭遇而已。”

慕容八娘道:“所以他临走的时候,她们坚持要重重酬谢他。”

轩辕三光道:“不错,他走的时候,她们一定要送他五千两金子,这实在不算少数了,若打发叫化子,至少可以打发一两万个。”他脸色早已发青,此刻忽然跳了起来,大吼道:“但我这黑老弟却不是叫化子,他为了你们那九妹,有好几次差点连命都送掉了,吃的苦更不知有多少,他难道就是为了你们那几两破铜烂铁么?你们姊妹都是聪明人,难道真不懂他的意思?”

慕容七娘叹了口气,苦笑道:“我们并不是不懂,只不过……”轩辕三光冷笑道:“只不过慕容姊妹嫁的都是金龟婿,我这黑老弟却既没有钱,又没有势,更不是什么世家子弟,你们自然不能将慕容九嫁给他。”说着说着,他又跳了起来,怒吼道:

“但我这黑老弟又有那点配不上她?他虽然不是什么大亨,但却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们的姊妹能嫁到这样的老公,正是你们祖宗积了德!”

他指手划脚,大叫大嚷,手指几乎已快指到慕容七娘的鼻子上,慕容七娘居然没有发脾气。

她反而叹息道:“我们也知道也是个很好的人,并不辱没九妹……”轩辕三光冷笑道:“据我所知,黑老弟将她送回去的时候,她病势已有了起色,你们就因为认定她的病会好的,是以才舍不得将她嫁给他。”

慕容七娘叹道:“那时我们的确认为她的病会好的,因为那时她好像已认得大姊了,谁知这位黑……黑老弟走了之后,她的病情又忽然恶化,非但连大姊都不认得了,而且整天不说一个字一句话。”

慕容六娘也叹了口气,道:“她只要一开囗,就必定是问:‘他走了么?’到后来她连这句话都不说了,每天只是坐在那里流泪。”

那黑瘦汉子自然就是骄傲而孤僻的黑蜘蛛。他就像是个木头人似的站着,听到这里,他僵木的面容忽然扭曲起来,就彷佛有人用针在他心上刺了一下。

轩辕三光却大笑道:“原来那位九姑娘也是个多情人,这也不枉黑老弟对她那么好了。”慕容七娘叹道:“到了这时,我们才知道她的心意,我们自然也知道世上无论什么事都能勉强,只有这、“情”之一字是谁也勉强不得。”

轩辕三光附和道:“你们总算还不太糊涂。”

慕容六娘叹道:“九妹已病得那么厉害,却还能领受到他的情意,可见他对九妹必是情深意重,人心都是肉做的,到了这种时候,无论他是什么人,我们都不会反对他了。”慕容八娘道:“所以我们就出来找他。但我们也知道他的行踪一向很瓢忽,正发愁不知是否能找得到他,幸好那时五姊夫恰巧经过武汉,恰巧瞧见你和他的一场豪赌。”

慕容七娘笑了笑,道:“我五姊夫就是、“神眼书生”骆明道,他多年前曾经见过你一次,只要被他看过一眼的人,他就永远不会忘记。五姊夫本来也认不出他的,但为了要找他,三姊早已为他昼了很多幅像,五姊夫一瞧见画像,立刻就想起他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人了。”

慕容八娘道:“我们听了五姊夫的话,就立刻赶到武汉这边来,幸好你们两位的豪赌已在这一带出了名,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了你们。”

轩辕三光瞪眼道:“但你们莫要弄错了,我这黑老弟跟我不一样,他并不是赌鬼,他只不过是心情不好,所以才赌的。”

慕容七娘笑了笑,道:“他的心情,我们都很了解,我们也知道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我们若就这样来找他,他一定不会跟我们走的。所以我们才想出赌的法子。”

轩辕三光忍不住问道:“但你们若又输了,那怎么办呢?”

慕容七娘道:“我们若输了,我们姊妹中就要有一人跟着你们走,对不对?所以我们若输了,就会要九妹跟着你们走,我们知道你们决不会亏待她的,只要她快乐,谁跟谁走岂非都是一样么?”

轩辕三光大笑道:“我只要能亲眼看到我这位黑老弟和那位九姑娘成亲,能喝到他们一杯喜酒,就算叫我三个月不赌都没关系。”

他忽又顿住笑声,摇着头道:“不行不行,这杯喜酒只怕是喝不得的。慕容家的姑娘成亲,喜筵上一定全都是有名有姓,有头有脸的人物,我这、“恶赌鬼”若是忽然闯去了,岂非大煞风景。”

慕容七娘笑道:“你放心,这杯喜酒少不了你的,我们就算什么人都不请,也一定要请你。”

轩辕三光拍掌大笑道:“要得,我若不去,我就是龟儿子。”他忽又挥手道:“抬走抬走,将那些银子全都抬走,连一两都不要留下来。”

慕容七娘道:“这……这是为了什么?”

轩辕三光笑道:“要喝喜酒,自然就得送礼,你们若不收,就是看不起我,就是不准备请我喝喜酒了。”

慕容七娘嫣然笑道:“纵然如此,你也该留下一些做赌本才是呀。”

轩辕三光道:“千万留不得,我这人天生是不输光不肯停手的脾气,所以我自从发了笔横财后,简直就没有一天好好睡过觉,我越是拚命想输光,越是输不光,现在好容易有机会将它送出去,你们若不完全收下来,就又害苦了我了。”

黑蜘蛛终于笑了笑,忽又悄声道:“小鱼儿必定远在山上,你若看到,莫要忘记告诉他……”轩辕三光笑道:“你放心,我若看到他,一定会要他去喝你喜酒的。”原来他们交成好朋友并非完全是为了赌,而是为了小鱼儿,因为他们始终都认为小鱼儿是个好朋友。

轩辕三光将他们送到门口,忽又笑道:“七姑娘,你以后若是手养,千万莫要忘记来找我,像你这样的赌客,我平生实在没有遇见几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