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14章 恶人再聚

作者:古龙

躲在门后偷看的屠娇娇见燕南天上了江玉郎的当,不由也笑了,喃喃道:“我早已知道燕南天必定要上他的当,我猜的果然不错。”

白开心吃吃笑道:“这小鬼果然有两下子,也难为他装得真他妈的像极了,燕南天居然真跟着也走,真是鬼迷了心窍。”

屠娇娇笑道:“这下子燕南天非但永远休想找得到小鱼儿,只怕连命也要送在这父子两人的身上。”

轩辕三光呆呆的出了会儿神,忽然推开门,就想冲出去,谁知屠娇娇的手早已等在他背后,他刚推开门,屠娇娇就闪电般点了他五,六处穴道,将他的人往肩上一扛,转身从后面的窗子窜了出去。

轩辕三光又惊又怒,怎奈连话都已说不出来。只见屠娇娇从屋子后面绕出了这小镇,天色虽已很亮了,但入山的道路上,并没有人踪。她似乎将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飞也似的窜上山,也不知走了多久,突听一阵铁器敲击声自风中远远传了过来。

李大嘴,哈哈儿,和杜杀正在开山,突见屠娇娇和白开心两人飞掠而回,就像是被鬼追着似的。最奇怪的是,屠娇娇背上还扛着个人。李大嘴他们立刻全都停住了手,迎了上去。

哈哈儿目光转处,失声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恶赌鬼到了,哈哈,久违久违。”

李大嘴大笑道:“恶赌鬼,多年不见,怎地一见面你就爬到屠娇娇身上去了?难道你这赌鬼已变成了色鬼了么?”

杜杀却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屠娇娇先不答话,却将轩辕三光重重往地上一掼,这一掼,便将他穴道全都解了开来。他人还末站起,已大笑道:“原来你们这些龟儿子全都到这里来了,龟山上有了你们这么多龟儿子,倒实的名副其实。”

白开心哈哈一笑,道:“屠娇娇莫名其妙的点了你七、八处穴道,又像条狗似的将你掼在地上,你不找她拚命,反而开起玩笑来了,嘿嘿,看来你这人真在是好欺负得很。”

轩辕三光生性豪爽,骤然见到这许多老朋友,已将别的事全都忘了,但此刻被白开心挑拨了几句,他立刻又火冒三丈,跳起来指着屠娇娇的鼻子道:“我问你,你这不男不女的龟儿子为什么要点老子的穴道,难道真当老子是好欺负的么?”

屠娇娇道:“我问你,你方才冲出去是不是想去通风报讯,叫燕南天莫要上江别鹤父子的当。”

“燕南天”这三个字说出,李大嘴、哈哈儿、杜杀全都耸然失色,好像连站都站不稳了。

杜杀失声道:“燕南天?”

李大嘴道:“难道他……他的病已好了么?”

屠娇娇道:“他非但病已好了,而且功夫彷佛此以前更强,我见到他的人时,还没有认出他来,但见他露了一手功夫后,就知道必是燕南天无疑,因为除了燕南天之外,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有那么高的武功。”

哈哈儿牙齿打战,非但再也笑不出来,连话也说不出了。

白开心抢着道:“他已被江别鹤父子骗走,但恶赌鬼却想将他找回来。”

这句话还末说完,李大嘴,杜杀、哈哈儿已将轩辕三光团团围住,三个人具是咬牙切齿,满面凶光。杜杀瞪着他一字字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轩辕三光别的人不怕,但对杜杀却也有三分畏惧,此刻见到他杀机毕露,显见一伸手就要杀人,轩辕三光心里也不觉有些发毛,勉强笑道:“老子不过是想要他将江别鹤父子宰了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老子难道还会要燕南天来找你们的麻烦不成?”

白开心笑道:“我问你,你若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一见到我们就跑呢?”

轩辕三光脸色变了变,道:“这……这个……”白开心拍手笑道:“你说呀?你怎地说不出话来了?这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轩辕三光跳了起来,吼道:“老子又没有掘你祖坟,你龟儿子为什么找老子麻烦。”

白开心知道目的已达,无论轩辕三光怎么骂,他都不开腔了。李大嘴、哈哈儿果然俱是满面怒容,杜杀更是面笼寒霜,厉声道:“你方才是不是一见他们就跑。”

轩辕三光道:“我,格老子,不错,我是跑了。”轩辕三光挺起了胸膛,大声道:“只因老子已将你们的钱都输光了!”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又吃了一惊。

哈哈儿抢着道:“我们的钱了什么钱?”

轩辕三光道:“你们都知道老子是恶赌鬼,却不知老子虽喜欢嬴钱,也喜欢输钱,只要有钱输,实在比赢钱更过瘾,尤其是输给那些没有钱的小赌鬼,看到他们赢钱后那种欢天喜地的模样,那其中的乐趣,你们这些龟儿子只怕永远也想像不到。”他歇了口气,接着又道:“前几个月我替一个朋友将一票银子送回去给江南的大富翁段合肥,虽然因此得罪了江别鹤父子,却跟段合肥斗了半个月蟋蟀,赢了他几十万,我手头有了赌本,就想送出去一些了。”

李大嘴冷笑道:“想不到你这恶赌鬼倒实是劫富济贫的侠盗。”

轩辕三光道:“但是老子越是想输,那银子就偏偏跟老子作对,总是输不出去。有一天我正在一家菜馆里喝茶,旁边居然有人赌起骰子来了,我一看正中下怀,就和那些龟儿子赌了起来。”

李大嘴道:“你又嬴了?”

轩辕三光笑道:“该当那些龟儿子走运,老子的赌运恰巧在那里走光了,别人掷出个四点,老子都赶不上,竟一连输了几天几夜。”

白开心忽然插嘴道:“输得好。”

轩辕三光道:“那家茶馆在一条小巷子里,老子输了三天后,那巷子里老老少少都嬴了老子不少,只有个糟老头子,虽然每天都到这茶馆里来喝茶,每天都看到老子输,却硬是不动心,硬是不肯下场来赌一手。”

他笑了笑,接着道:“他越不肯赌,老子就越找他赌,别人都说这老头子非但不赌钱,而且不抽烟,不喝酒,是个漂标准准的木头人,大家都叫他李老实,还说只要我能引得这李老实跟我赌钱,他们每天就跟我磕一头。”

屠娇娇瞟了李大嘴一眼,笑道:“想不到李家门里还有这么样的老好人,难得难得。”

轩辕三光道:“那条巷子里还有个屠寡妇,据说县里已快替她立贞节牌坊了,她虽在巷口摆了个小摊子,但十年来来往往,就没有人看到她笑过,她家里也没有别的人,只有着一条狗,替她看守门户。”

李大嘴大笑道:“想不到屠家门里居然还有人肯守寡,难得难得,只不过可惜她还是养了一条狗,……哈哈,狗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会说话。”

轩辕三光道:“赌到第四天,我还剩下三万两银子,我就将银子全都堆到李老实面前,我说我只要说一个字,就能令那屠寡妇笑起来,再说一个字,就能叫她打我一个耳光,我问李老实信不信?”

哈哈儿忍不住问道:“他信不信?”轩辕三光道:“屠寡妇从来不笑的,男女授受不亲,寡妇更不能打男人的耳光,李老实自然不信,于是我就跟他打赌,我若输了,就将剩下的银子全都给他,我若瀛了,只要他再陪我赌十把骰子。他望着面前的银子,足足望了半个多时辰,终于还是跟我赌了,他虽然老实,但老实人见到送上门来的银子,也舍不得不要的,只因每个人都认定我这场赌实是有输无嬴,连半分机会都没有。”

哈哈儿道:“但你却嬴了。”

轩辕三光道:“只为了要跟他再赌个痛快,我自然非赢不可。”

听到这里,连杜杀都不免动了好奇之心,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样嬴的?”

屠娇娇道:“只说一个字就能令寡妇发笑,再说个字就要她翻脸打人……这实在连我都被难住了。”

李大嘴、白开心,面面相觑,实在也想不出轩辕三光说的那是什么字?怎会有那么大的魅力。

只听轩辕三光悠然道:“到了下午,那寡妇才摆起她那卖煎饼的摊子,那条狗和她寸步不离,自然也跟在她身旁,于是我就走过去,恭恭敬敬向那条狗磕了头叫了、“爹”那寡妇怔了怔,虽然想板起脸,终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李大嘴等人听了也都笑了起来。

轩辕三光道:“别人见到我果然只说了一个字,就令那寡妇发笑,虽然又佩服,又好笑,但还是想不出我怎能令她翻脸打我。”

屠娇娇笑道:“老实说,连我都想不出你是有什么法子。”

轩辕三光道:“我只不过又跪到她面前,叫了她一声、“妈’,她立刻就满脸通红,连脖子都粗了,狠狠打了我一耳光,转身就走。”他话末说完,李大嘴等人已笑弯了腰。

轩辕三光道:“于是李老实只好陪我赌骰子,谁知我手气竟转了,一连嬴了十场,开始时他还赌得很少,但到后来,他也输急了,竟将家里的夜壶棉被都拿出来跟我赌,赌了十场后,他已输得乾乾净净,我就问他,你既然连赌本都没有了,还赌什么?他呆了半晌,忽然咬了牙,把我带到他家里去,他家里已被搬空了,但却还有个小屋子,里面堆着好几口大箱子。”

屠娇娇失声道:“大箱子?什么样的大箱子?”轩辕三光道:“黑黝黝的大箱子,上面积满了尘土,李老实说,这本是别人托他看管的,他从来也没有碰过,但现在,他却顾不得这些了。”

他笑着接道:“一个人若是输急了,连老婆儿子都会押上赌桌的,这李老实虽然一生都很老实可靠,但老房子着火,烧得更快。”

屠娇娇道:“他……他难道将那些箱子全都输给你了。”

轩辕三光道:“不错,可是我却未想到,那些箱子里竟装着全都是黄金白银,更未想到那些箱子竟是你们的,若非箱子里有你们的记号,我永远也不会想到你们竟会将箱子交给一个老头子保管,哈哈,这法子实在妙极。”

他大笑接着道:“但我却正如天上掉下了大元宝,平空落下了几百万,于是我就大赌特赌,到这里,已输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已全都送别人作嫁垸,现在我已又是囊空如洗,你们要我还钱,我是一分也没有,要命倒有一条!”

白开心、哈哈儿、杜杀、李大嘴、屠娇娇五人全都听得怔住,面如死灰,如丧考妣一般。

哈哈儿道:“原来……原来欧阳丁、欧阳当并没有将箱子藏在龟山,却存在李老实那里,我们还是上了他的当。”

哈哈儿忽然将地上的铁锹、铁铲全都抛了出去,大笑道:“其实我们倒该感激这赌鬼才是。”

白开心道:“感激他?”

哈哈儿道:“他若不说,我们就还要在这里作苦工,挖山洞,现在我们反倒可以休息休息了。”

杜杀缓缓道:“其实他并没有说错,若非轩辕三光,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箱子究竟在那里?反而多费些事,多着些急。”

白开心叫了起来,道:“如此说来,你们不准备要他赔了么?”

李大嘴笑了笑,道:“他早已说过,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白开心道:“但他这身肉也不错,你难道不想□□味道么?”

李大嘴笑道:“我若将这赌鬼吃进肚子里,那还得了,他若要我的肠子和胃打起赌来,我怎么吃得消。”

他瞪着轩辕三光又道:“你将银子都输光了,难道将箱子也输了么?”轩辕三光道:“没有。”

李大嘴眼睛一亮,大喜道:“箱子在那里!”

轩辕三光道:“老子嫌那些箱子太重,早已全郡抛进扬子江了。”

李大嘴,屠娇娇面面相对,再也说不出话来。

轩辕三光重重啐了一囗,道:“恪老子,你龟儿喜欢的是吃人肉,人肉却是银子实不到的,丢了几两银子,你难过什么!”

李大嘴叹了口气,道:“这你就不懂了,一个人年纪越大,就越贪财,我虽也知道那玩意儿吃不得,穿不得,也带不进棺材,但我却偏偏越来越喜欢它。”

哈哈儿道:“不错,我每天什么都不干,只要让我关起门来数银子我已经觉得很过瘾了。”

轩辕三光道:“我看你们这些龟儿子只怕真的已经快进棺材了,一个人若是什么都不喜欢,只喜欢钱的话,他就已经死了大半截。”

他又啐了一口,接着道:“但你们既然如此喜欢钱,为什么不再去偷,去抢,那些银子反正是你们这些龟儿偷来抢来的。”

李大嘴正色道:“这你又不懂了,恶人也得有恶人的身份,.像我们这样有身份的恶人,若再去杀人越货,岂不叫人笑掉大牙。”

轩辕三光怔了半晌,忽然大笑起来,道:“想不到你们这些龟儿连强盗都不敢做了,你们还有什么用?我看你们不如同泡尿自己淹死算了。”

屠娇娇道:“放你妈的屁,谁敢说、“十大恶人”没有用?”

轩辕三光冷笑道:“二十年前,你们也许可以算得上、“十大恶人”,但在那乌龟洞里躲了二十年之后,你们已只能算是、“五十缩头乌龟”了。”

屠娇娇怒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就算在二十年前,你也没有资格称得上、“十大恶人”,别人只不过是将你拿来凑数的。”

轩辕三光道:“既然我们都算不上是什么”恶人”,为什么不索性做件好事呢!”

李大嘴道:“做什么好事!”

轩辕三光指看地上的花无缺和笼子里的铁心兰道:“我们为什么不将这三个可怜虫放了,让他们感激一辈子。”

李大嘴沉吟看道:“不错,我们被人家恨了一辈子,偶尔也叫几个人感激我们,倒也不错。”

轩辕三光道:“杜老大,你的意思怎样?”

杜杀冷冷道:“反正这三个人已离死不远,我杀他们也甚是无趣。”

白开心眼珠子直转,忽然道:“你们既然要作好人,为什么不索性好人做到底。”

哈哈儿大笑道:“哈哈,损人不利己难道也做得出什么好事么?”

白开心道:“我坏事做了一辈子,如今也想尝尝做好事是什么滋味了,否则我死了到阎王爷那里去都不好交代。”

轩辕三光道:“你龟儿子究竟玩什么花样?”白开心背看花无缺和铁心兰,笑嘻嘻道:“这两人你爱我,我爱你,已爱了好多年,只是中间多了个小鱼儿,现在小鱼儿既然已翘了辫子,我们为什么不索性将这两人结成夫妇,哈哈,让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岂非是最大的好事。”

哈哈儿拍手笑道:“不错,我们闲了这么多年,现在能为他们办办喜事,好好热闹一场,倒也开心得很。”

李大嘴笑道:“我已有二十多年没吃过喜酒了,这想必有趣得很。”

屠娇娇却指看白开心笑道:“我就知道这小子没存好心,干的果然还是损人不利己的事。”

白开心道:“替别人做媒,正是天大的好事,连阎王知道了,都要添我一记阳寿,你怎么还说这不是好事呢?”屠娇娇笑道:“你明知这两人现在都很伤心,却偏偏要他们现在成亲,这岂非比杀他们更缺德。”

白开心眨着眼道:“他们就算现在很伤心,一尝到成亲后那种妙不可言的滋味,我保险他们绝不会再伤心了。”

李大嘴道:“这条狗嘴里真是连一根象牙都吐不出来。”

屠娇娇笑道:“这就叫狗改不了吃屎,坏蛋永远做不了好人的。”

哈哈儿道:“我不管你们怎么说,反正是非要这两人成亲不可的了,哈哈,我还要亲手替他们换上红衣裳,亲手替他们倒交杯酒。”

李大嘴瞟了白夫人一眼,忽又笑道:“这里反正还有一条母大虫,我们索性也替她找个老公吧。”

哈哈儿瞧了瞧白夫人,又瞧了瞧白开心,大笑道:“不错,不错,这两人正是天生的一对。”

屠娇娇吃吃笑道:“看来这位大嫂子福气不差,也真和姓白的有缘,嫁来嫁去,都是姓白的,连姓都不必改了。”

白开心已叫了起来,道:“你们……你们……”他嘴里说着话,人已想溜。

但屠娇娇、李大嘴,早已一边一个夹住了他。

屠娇娇笑道:“这是天大的喜事,你为什么还想溜呢?”

李大嘴道:“你溜也溜不了的。”

轩辕三光自从听到、“小鱼儿已翘了辫子”,一直都没有说话,此刻眼珠子也转了转,忽然道:“我知道还有两个人要成亲,既是喜事,索性大家合在一起办吧,既省钱,又热闹。”

屠娇娇道:“你说的是那慕容九的小丫头和你那黑小子的朋友?”轩辕三光道:“不错。”

李大嘴大笑道:“慕容家的人,怎么会和咱们一齐办喜事呢,这赌鬼发疯了。”

轩辕三光道:“我们何必跟他们商量,到了那时候,我们就一齐拥进喜堂,将三对新人排在一齐,再吃他们一顿喜酒,他们还能在好日子里跟我们翻脸么?”哈哈儿拍手大笑道:“好主意,好主意,哈哈,我们就跟他来个霸王硬上弓。”

李大嘴道:“我真希望他们酒席上有道菜是用人肉做的,到时你们吃你们的山珍海味,我也有人肉吃,那就真的皆大欢喜了。”

白开心忽然冷冷道:“只望那天燕南天也去喝喜酒才好。”

这句话说出,大家又全都笑不出了。

只听轩辕三光道:“燕南天绝不会到那里喝喜酒的。”

白开心冷笑道:“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轩辕三光也不理,他道:“燕南天现在一心只想找小鱼儿,那有功夫去喝喜酒。”

白开心道:“你莫忘了,要找人一定会往人多的地方去找,办喜酒的地方人最多,我要是燕南天,也会去凑热闹的。”

轩辕三光道:“你龟儿也莫忘了,现在替燕南天带路人的是谁。”

白开心怔了怔,不说话了。

屠娇娇笑道:“现在替燕南天带路的是江玉郎,江王郎非但绝不会将燕南天带到慕容家去,也不会将燕南天带到人多的地方,他怕别人揭穿他的把戏。”

白开心道:“如此说来,岂非人越多的地方反而越安全。”

轩辕三光道:“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慕容家那些姑娘们的所在之地。”,屠娇娇笑道:“一点也不错,想不到这赌鬼近来也变得聪明了。”

哈哈儿跳了起来,道:“既是如此,我们现在还等什么,赶快走吧,哈哈,我这人天生就喜欢热闹,人越多越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