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16章 狂狮铁战

作者:古龙

据说、“鬼童子”最善于隐迹藏形,他若想来打听你的秘密,就算藏在你的椅子下面,你都休想能发觉到他。但此人五十年前便已成名,近三、四十年来已没有人再听到过他的消息,据说他又已远走扶桑,去领略那里的异国风光去了。又有人说,因为扶桑岛上的人,大多是矮子,所以他住在那里,觉得开心些。此人竟又忽然现身,来意实在难测。

陈凤超躬身道:“晚辈等久慕前辈的大名,今日能一睹前辈风采,实是不胜之喜。”

鬼童子笑道:“你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只怕是想问我这老怪物为何到这里来吧?”陈凤超道:“不敢。”

鬼童子道:“其实你不问,我也要说的。”

陈凤超道:“是。”

鬼童子道:“我这次来,是为了两件事,第一件,我听说这位铁姑娘要成亲了,就特地去请了一班礼乐来,我可以保证那些人全都是一等一的好手,他们现在还没有到,铁姑娘就成礼了,岂非令我老头子脸上无光,所以,我只好请铁姑娘千万要等一等。”

陈凤超等人暗中似乎都松了口气:“原来这老怪物不是为了我们来的。”

李大嘴等人心里却不禁暗暗吃惊:“这老怪物和铁心兰又有什么关系?为何要为他的事担心?”

鬼童子向他们嘻嘻一笑,道:“其实我老头子和这位铁姑娘根本就不认得,我只不过是天生的好管闲事而已。”

李大嘴心里虽然还是有些怀疑,嘴里并没有问出来。在那、“恶人谷”闷了二十年之后,此番他们重出江湖,行事虽然有些迹近胡闹,但他们毕竟是、“十大恶人”,、“十大恶人”这名字毕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得来的,真的遇到大事时,他们每个人都很能沉得住气。

“还有一件事,说起来更有趣了。”鬼童子道:“这次我无意中救了一个人,这人据说是个混蛋,但我老头子天生的怪脾气,最喜欢和混蛋交朋友,因为别人都不喜欢跟混蛋交朋友,我若也和别人一样,那么混蛋岂非就很可怜了么?一个人若很可怜,又怎能称做混蛋呢?”这人当真是歪理十八篇,慕容姊妹们听得暗暗好笑。

白开心也笑道:“前辈若喜欢和混蛋交朋友,那是再妙也没有的了,因为这里的混蛋,比别的地方所有的混蛋加起来还多十倍。”他这人若不说两句挑拨雉间、尖酸刻薄的话,不但喉咙发养,而且全身都难过,正如一条狗见到屎时,你若想要它不吃,那实在困难得很。

鬼童子望着他嘻嘻一笑,道:“看来这位就是、“损人不利己”白开心了,果然名不虚传,我老头子这次上船来,就是为了要找你。”

白开心吃了一店,道:“找……找我?为……为什么?我既不吃人,也不赌钱,这些人里,实在没有此我更老实的了。”

鬼童子道:“其实也不是我老头子要找你,只不过我那混蛋朋友,跟你还有些手续未清,所以想跟你好好的谈谈。”

他忽然高声唤道:“快来吧,你这条没牙老虎,难道真的已不敢见人了么!”这句话说出来,白开心就要开溜,只因他已猜出来的是什么人了,白夫人本来还在羞答答的,故作娇羞,听到这句话,也变了颜色。可是白开心纵然脚底抹了油,这时也跑不了的,他刚一掠而起,却已看到鬼童子的一张脸挡在他的跟前。

这时甲板上、“咚”的一响,已有个人大步走了进来,却不是那老婆被人抢走的白山君是谁。

白开心叹了口气,喃喃道:“这笔糊涂帐,该怎么样才能算得清呢?”

李大嘴咧嘴一笑,道:“算不清就慢慢算,反正你们是同靴的兄弟还有什么话不好说呢?”

白开心狠狠瞪了他一眼,恨不得找他拚命,可是这时白山君已走到他面前,他赶紧陪笑道:“咱们都姓白,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千万莫要听心别人的挑拨离间伤了我们自家兄弟的和气。”

李大嘴冷冷道:“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一只靴子怎么套得下两只脚呢?”

白开心跳起来,似乎就要扑过去。

白山君反而拦住了他,居然笑道:“这位兄台说的其实也是实话,我……”白开心叫道:“实话?他这简直是在放屁,我和你老婆并没有什么……什么关系,我也并不想娶她,你来了正是再好也没有了。”

白山君道:“岂有此理,贱内既已和兄台成亲,此后自然就是兄台的老婆了,小弟虽不才,但也知道朋友妻,不可戏,怎能调戏大嫂哩。”他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大家全都怔住了。

白开心吃吃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想要回你自己的老婆?”

白山君笑道:“在下万万没有此意,这次在下到这里来,只不过是想和兄台办妥移交的手续而已,此后手续已清,谁也不得再有异议?”

白开心怪叫道:“我抢了你的老婆,你不想跟我拚命!”

白山君道:“在下非但全无拚命之意,而且还对兄台感激不尽……”白开心的鼻子都像是已经歪了,失声道:“你……你……你感激?……”白山君哈哈笑道:“在下享了她二十年的福,也该让兄台□□她的滋味了,她脾气虽然不好,醋性又大,虽然既不会烧饭,也不会理家,但有时偶然也会煮个蛋给兄台吃的,只不过盐稍微多放了些而已?”

白开心听得整个人全都呆在那里,嘴里直吐苦水。

白夫人却跳了起来,嗄声道:“你……你这死鬼,竟敢说老娘的坏话……”白山君笑嘻嘻道:“大嫂莫要找错对象,在下现在已不是大嫂的丈夫了,这点还求大嫂千万莫要忘记才好。”

白夫人也怔了怔,再也说不出话来。

白山君长身一揖,笑道:“但愿贤伉俪百年好合,白头到老,在下承两位的情,放了在下一条生路,日后必定要为两位立个长生祠,以示永生不忘大德。”他仰天打了两个哈哈,转身走了出去。

大家面面相觑,都有些哭笑不得,谁也想不到天下居然真的会有这么样的人,这么样的事。

过了半晌,只听这位白夫人喃喃道:“他不要我了,他居然不要我了,这是真的么,……”白开心呻吟了一声,道:“若不是真的就好了,只可惜他看来一点也不像假的。”

白夫人大叫道:“这一定不是真的,他一定不是真心如此,我知道……我知道他现在一定难受得要发疯,我绝不能就这样让他走。”她一边叫着,一边往外面跑,在饿了三四天之后,白开心也们只让她吃了半个馒头和一小杯水,现在她就将这点力气全郡用了出来,就好像生怕有人会在后面拉住她两条腿似的。其实谁也没有拉住她的意思,尤其是白开心。

白开心本来倒也觉得这女人蛮有趣的,最有趣的一点,就因为她是别人的老婆,大多数男人都觉得别人的老婆比较有趣,何况是、“损人不利己”白开心,所以别人要他和这女人成亲,他并没有十分反对。他只希望白山君知道这件事后,会气得大哭大叫,来找他拚命,谁知白山君却将她双手送给了他,就好像将她看成一堆垃圾似的,还生怕送不出去,这下子白开心才真的失望了。他忽然也觉得这女人实在并不比一堆垃圾有趣多少。

这就是大多数男人的毛病,就算是条母猪,假如有两个男人同时抢着要她,那么这母猪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会变得漂亮起来,但其中假如有一个男人忽然弃权了,另一个男人立刻就会恍然大悟:“原来她是条母猪,只不过是条母猪。”

白开心现在就恨不得这女人赶快跑出去,越快越好,若是一脚踩空,掉在河里,那更是再好也没有了。谁知白夫人刚冲到鬼童子面前,鬼童子一伸手,夹着脖子将她拎了起来。他身材虽然比她矮得多,但也不知怎地,偏偏能将她从地上提起来,而且看来还轻松得很。

他一直将她拎回白开心的身旁,才放下来,白夫人直着眼睛似乎已经被吓呆了己连她自己都弄不懂自己是怎会被这小矮子拎起来的。

她嗫嚅着道:“我要去找我的丈夫都不行么?”鬼童子板着脸道:“你的丈夫就在这里,你还要到那里去找?”

白夫人道:“可是……我并不想嫁给他,这完全是被别人强迫的。”

鬼童子道:“你若不想嫁给他,方才为什么要羞答答的做出一副新娘子的模样来?”白夫人用力揉着眼睛,想揉出眼泪来,可惜她的眼泪并不多,而且很不听话,该来的时候偏偏不来。

鬼童子笑了,忽然拍了拍花无缺的肩膀,他要踮起脚尖来,才能拍得到花无缺的肩膀。

他笑嘻嘻的道:“小伙子,你能娶得到我们的铁大侄女做老婆,实在是你的运气。”花无缺虽然是站着的,但他除了还能站着外,再也没有做别的事的力气,也许他还能说话,可是,到了这种时候,他还能说什么?鬼童子望着他脸上的神色,皱眉道:“无论如何,你总算得到她做老婆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呢?”

铁心仞忽然道:“前辈,我……我……”屠娇娇他们并没有点住她的哑穴,因为他们并不怕她说话,假如她说了不该说的话,他们随时都可以阻止她的。

但是现在,有这鬼童子在她面前,他们只好让她说下去,因为谁都不愿被人夹着脖子拎起来的。

这鬼童子就算没有别的功夫,就只这一样功夫,已经够要命的了,因为他们方才看到他拎起白夫人的时候,那么样一伸手,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躲得开,他伸手的时候,就像他的手本来就长在白夫人的脖子似的。幸好铁心兰只说了三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鬼童子却笑道:“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我,但现在不要着急,用不着多久,你什么事都会明白的。”

慕容家的姊妹已开始在悄悄交换眼色,似乎正在商量该如何来招待这怪人,慕容家的人从来不愿对客人失礼。

但她们还没有说话,鬼量子已笑着道:“你们用不着招待我喝酒,我向来不喝酒的,因为我个子太小,要喝酒一定喝不过别人,所以就索性不喝了。”

陈凤超陪着笑道:“既是如此,却不如前辈!……”鬼童子道:“你是不是要问我喜欢什么?好,我告诉你,我只喜欢看女人脱光了翻斤斗,你们惹想招待我,就翻几个斤斗给我看好了。”

慕容姊妹脸上都变了颜色,秦剑,梅仲良,左春生,已振衣而起,屠娇娇眼睛却发了光,只望他们快打起来。谁知就在这时,江上忽然瓢来一阵乐声,在这清凉的晚风中,听来是那么悠扬那么动人,而且还充满了喜悦之意。无论任何人听到这种乐声,都不会再打起来的。

乐声乍起,四下的各种声音立刻都安静了下去,似乎每个有耳朵的人全都被这乐声沉醉了。

就连、“血手”杜杀的目光都渐渐变得温柔起来,乐声竟能使每个人,都想起了自己一生中最欢乐的时光,最喜悦的事。乐声中,少年夫妻们已情不自禁,依偎到一齐,他们的目光相对,更充满了温柔与幸福。

花无缺的目光也不由自主,向铁心兰望了过去。铁心兰也正在瞧着他。他们心里都已想起他们在一起所经历过的那段时光。在那些日子里,他们虽然有时惊惶,有时恐惧,有时痛苦,有时悲哀,但现在,他们所想起的却只有那些甜蜜的回忆。

鬼童子看着他们,微笑着喃喃道:“你们现在总该相信,我请来的这班吹鼓手,非但是天下第一,而且空前绝后,连唐明皇都没有这种耳福听到的。”

乐声越来越近,只见一艘扁舟,浮云般自江上飘了过来,舟上灯光辉煌,高挑着十余盏明灯,灯光映在江上,江水里也多了十余盏明灯,看来又像是一座七宝光幢,乘云而下。

舟上坐着七、八个人,有的在吹箫,有帅在抚琴,有的在弹琵琶,有的在奏竽,其中居然还有一个在击鼓。那低沉的鼓声,虽然单调而无变化,但每一声都彷佛击在人们的心上。令人神魂俱醉。

灯光下,可以看出这些人虽然有男有女,但每一个头发都已白了,有的甚至已弯腰驼背,像是已老掉了牙。但等到他们上了船之后,大家才发现他们实在比远看还要老十倍,没有看到他们的人,永远无法想像一个人怎会活得到这么老的,甚至就连看到他们的人也无法想像,这么多老头子、老太婆居然坐在一条很小的船上奏乐,这简直就是件令人无法想像的事。

更令人无法想像的是,这种充满了青春光辉,生命喜悦的乐声,竟是这些已老得一塌糊涂的人奏出来的,这种事若非亲眼瞧见,谁也无法相信。但现在每个人都亲眼瞧见了,只不过谁也没有看清他们是怎么样上船的,这小船来得实在太快。

等到慕容姊妹想迎出去的时候,这些老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6章 狂狮铁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