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17章 大众情人

作者:古龙

谁知铁心兰却立刻道:“我……我不是这意思。”

铁战急得直抓头发,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说呀。”铁心兰垂下头,又变成了哑吧。

这情况莫说铁战快急得发疯,就连别的人也不禁着急起来了。

铁战跳着脚道:“你们这些人难道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意思的?”

轩辕三光笑了笑,道:“我们知道有个人是知道她意思的。屠娇娇。”

最后一个、“娇”字还末说出囗,铁战已又一把拎起了屠娇娇,怒吼道:“你既然知道,为何不说,却害得老子着急。”

屠娇娇陪笑道:“你女儿的心意连你都不知道,我怎会知道,这全是恶赌鬼恨我方才得罪了也,所以现在来报仇。”

铁战厉声道:“放屁,恶赌鬼一辈子从来不说谎的,我数到‘三’字,你若还不说,我就立刻宰了你。”

他连、“一”字还没有数,屠娇娇已苦笑道:“好,说就说吧,只不过说出来你更没法子了。”她知道:“狂狮”铁战说得出做得到,到了自己性命交关时她也只有将什么事都说出来了。

铁战道:“只要你说出来,我就有法子。”

鬼童子道:“就算他没有法子,我们也可以替他想法子。”

屠娇娇道:“你女儿本来是很愿意嫁给这位花花公子的,可是,可是……她还有个心上人,她既想嫁给花花公子,又想嫁给那人。”

萧女史道:“这两人,谁比谁强些呢?”屠娇娇笑了笑道:“两人半斤八两,各有各的好处,我若是她,实在也不知道究竟该要嫁给谁才好。”

听到这里,铁心兰心里又是羞惭,又是痛苦,真恨不得立刻死了算了,但想到他们既已提起、“小鱼儿”来,小鱼儿说不定就有了生机,她也只有暗咬着银牙,将眼泪往肚子里流。

只听萧女史叹道:“无论多么强的女人,遇着这件事也没法子,这也难怪铁姑娘如此痛苦,若换她是我,我也……”白开心道:“她若喜欢两个人,就叫她同时嫁给那两个人好了,左右逢源,岂非再妙也没有。”他狗嘴里果然永远吐不出象牙来,别人都以为、“狂狮”铁战这下子就算不打扁他鼻子,也要打破他脑袋。

谁知道铁战也跳了起来,拍掌大笑道:“好主意,果然是好主意,一个男人可以娶两个老婆,一个女人为什么不能嫁两个老公?”

萧女史叹了口气,喃喃道:“我是个女人,你却是个疯子。”

铁战大笑道:“疯子就疯子,为了我女儿,做做疯子又有何妨。”

他大笑着拉起他女儿的手,又道:“还有一个人是谁?只管说出来没关系,全有爹爹我替你作主。”铁心兰的脸早已由赤红双为苍白,只恨不得自己三年前就已死了,那里还能说得出一个字来。甚至连慕容姊妹都在暗暗为她叹息,觉得这女孩实在可怜,居然有这么样一个宝贝父亲。

轩猿三光眼珠子一转,忽又笑道:“格老子,这种事女娃儿家怎么说得出口呢?告诉你,那小子姓江,叫做小鱼儿。”

“小鱼儿”这三个字说出来,慕容姊妹俱都不禁为之动容,小仙女的脸立刻气得通红,屠娇娇他们却在悄悄皱眉头,只有花无缺的眼睛顿时亮了,因为他终于已明白了轩辕三光的用心。

“小鱼儿,小鱼儿,小鱼儿……”铁战将这名字翻来覆去的念了好几遍也皱着眉道;、“这小子怎会叫这种古里古怪的名字。”

白开心笑嘻嘻道:“这只因他本来就是个古里古怪的人,无论谁遇着他,至少也要倒楣三年。”

铁战咧嘴一笑,道:“你小子少来挑拨离间,只要我女儿欢喜,他就算叫小王八都没关系?”

轩辕三光忽又叹了囗气,道:“只可惜我现在也不知道这条小鱼儿在那里?”铁战道:“那倒没关系,只要有这么一个人,我就能找得到。”

他用力拍着鬼童子肩头,大笑道:“就算我找不到,你也找得到的,对不对。”

轩辕三光道:“不对。他要找别人也许都很容易,但要找这小鱼儿,却难得很,难得很。”

铁战又瞪起了眼,道:“为什么?”轩辕三光瞟了屠娇娇他们一眼,道:“只因小鱼儿已被他们藏起来。”

铁战跳了起来,瞪着屠娇娇道:“你为什么要将他藏起来,难道你也看上了他?”

他像是又要冲过去将屠娇娇拎起来,屠娇娇赶紧陪笑道:“这赌鬼最近已染上了白开心的毛病,你千万莫要听他的。”

轩辕三光笑嘻嘻道:“你就算没有将他藏起来,至少总知道他在那里的,对不对?”屠娇娇叹了囗气,道:“你们若一定要找他,我就带你们去,只不过现在只怕已太迟了。”

致战根本没有听到她后面两句在说什么,早已跳起来道:“要去现在就去,越快越好。”

陈凤超忽也站了起来,道:“不错,这杯喜酒等等再喝也无妨。在下等已久闻、“小鱼儿”的大名,早就想见他一面了。”

铁战拍掌大笑道:“如此说来,我这准女婿人缘倒还蛮不错的。”

小仙女咬着牙,恨恨道:“他人缘的确不错,据我所知,至少有八百个人全恨不得将他整个人都吞下肚子里去。”

幸好这时大家都在抢着往外面走,谁也没有注意她在说什么,只有顾人玉在一旁痴痴的望着她。等到人都走光,顾人玉才轻轻叹了囗气,道:“你也快些去吧。”

小仙女道:“你不去?”

顾人玉垂下了头,道:“我……我看我还是回家的好。”

小仙女瞪起眼望了他半晌,忽然冷笑道:“他破坏了你和九丫头的好事,你还在恨他?”

顾人玉黯然一笑,道:“就算没有他,九妹也不会嫁给我的,我并不是这意思。”

小仙女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顾人玉头垂得更低,讷讷道:“我只不过……只不过觉得你……你也……”他不但满脸通红,连脖子都粗了。

小仙女瞪了他半晌,忽又笑了,道:“你这呆子,你难道以为我喜欢他!”

顾人玉吃吃道:“我前两天听三姊说,女人只有喜欢一个人时,才会恨他,你这么恨他,岂非……岂非就是……”小仙女忽然用一只柔软的小手掩住了他的嘴,柔声道:“你这呆子,你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心?”

顾人玉又□又喜,已呆住了。

小仙女道:“你若以为我喜欢他,我现在就嫁给你,你总该放心了。”

她忽然拍手笑道:“对,我们现在成亲,既用不着礼乐,也用不着媒人,等他们回来听到这件事,那时他们脸上的表情一定好看得很。”她越说越开心,突听、“噗通”一声,原来顾人玉竟已连人带椅一齐跌到地上去了。

小仙女吃惊道:“你……你怎么了呀?”她刚蹲下去想扶起他,谁知顾人玉忽又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叫道:“我太开心了,太开心了……天下还有比我更开心的人吗?”

小仙女又惊又笑,吃吃笑道:“想不到顾小妹也会变成个大疯子。”

顾人玉大笑着道:“我现在才知道小鱼儿是天下第一个大好人。”

小仙女皱眉道:“你居然说他是好人,只怕真是疯了。”

顾人王道:“你想,若不是他,九妹和我们这两对好夫妻是从那里来的。”小仙女红着脸、“噗哧”一笑,却又故意板起脸道:“谁说我和你会是好夫妻,以后我说不定此母老虎还凶,天天打你,骂你,连饭都不给你吃。”

顾人王壮起胆子,拉起了她的手,柔声道:“只要能和你在一齐,不吃饭又有何妨,广东人常说、“有情饮水饱”,却不知我连水都可以不喝的。”

小仙女娇声道:“我还以为你是很规矩哩,谁知你也这么不老实。”两人目光相对,心里却充满了柔情蜜意,微风吹入窗户,带来了满窗星光、一船春色,小仙女情不自禁,向顾人玉怀中依偎了过去……

轩辕三光望着走在前面的一群人,心里暗暗得意,无论如何,他总算为小鱼儿做了一件事。

李大嘴回头瞧了他一眠,也将脚步放缓,走在他身旁,道:“原来你和小鱼儿是好朋友“轩辕三光道:“难道你以为老子只能交你们这些见不得人的龟儿子朋友吗?”

李大嘴笑道:“想不到你也学会了用心机,竟连我们几个人都被你骗了。”

轩辕三光瞪眼道:“你们这几个龟儿子其实根本就不能算人,小鱼儿是跟着你们长大的,你们却一心只希望他被困死。”

李大嘴默然半晌,长长叹了囗气,道:“老实说,我本来也想救他的,可是……一听到听南天已到了这里,我就吓得全没了主意。”

轩辕三光道:“你以为小鱼儿会帮燕南天来对付你们。”

李大嘴道:“他就算要这么做,也不能怪他的,江枫夫妻虽不是死在我们的手上,可是燕南天……唉!”

轩辕三光冷笑道:“告诉你,你们全都将小鱼儿看错了,他绝不是反脸无情的人,他若活着一定会在燕南天面前帮你们说情的,他万一死了,你们这些龟儿子才真的倒了大楣。”

李大嘴呆了半晌,叹着息道:“但愿他现在还活着才好。”

轩辕三光揪住他衣服,变色道:“他现在难道已死了不成。”

李大嘴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只知道他已在那山腹中被困了七八天,既没有食物,也没有水?……”轩辕三光失色道:“七八天不喝水,就算铁打的人也捱不下去的。”

李大嘴道:“别人也许早就死了,但小鱼儿……他说不有定法子的,你永远也猜不到他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他生怕轩辕三光找他麻烦,赶紧又抢着道:“那位鬼童子的本事也实在不小,我真猜不透他怎会知道我们的行动,竟能及时将铁疯子找来。”他话刚说完,突听身后一人笑道:“若被你猜到了,我老人家还能算是鬼童子么?”笑声中人影一闪,鬼童子已到了他们面前。

李大嘴吃了一惊,陪笑道:“前辈果然是来无影,去无踪,在下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

鬼童子笑道:“你这两句马屁拍得我很舒服,我就将这件事从头到尾告诉你们吧。”

他抢着道:“江湖中人都以为铁战得到了一张藏宝之图,其实他对藏宝一点兴趣也没有,他最大的兴趣,只是在无名岛上。”

李大嘴道:“既然是无名之岛,铁战又怎会知道的呢?”

鬼童子道:“这只因有个多事的人,记下了无名岛的方位,而且说,无论谁只要找到这无名岛,就可向岛上的入学武功,回到中土来就可无敌于天下。”

他笑着接道:“铁战平生就喜欢打架,见到这封秘件之后,自然大为心动,所以就叫他女儿带着另一份藏宝图将人引开,他自己却悄悄的寻到无名岛上来了。”

李大嘴目光闪动,试探着问道:“无名岛上住的却是些什么人呢!”

鬼童子道:“岛上住着的都是些早已厌倦红尘的老头子,他们”到了这岛上后,连自己以前的名字都不要了,所以这岛才叫做无名岛。”

李大嘴陪笑道:“前辈想必也是岛上的无名英雄了。”

鬼童子道:“什么无名英雄,只不过是些老不死罢了,何况,我就算想忘记自己的名字,别人只要一见到我,立刻就会认得出我,不像那些老头子,随便替自己取个名字别人也不知道。”

其实李大嘴也早已猜到□十八,俞子牙这些名字都是杜撰的,此刻虽已证实,却也不说破,只是叹了囗气,道:“铁战的运气真不错……”鬼童子道:“他在岛上住了三、四年,倒的确学会了不少武功,但若去的是你,此刻只怕早已被我们抛到海里去喂王八了。”李大嘴勉强笑道:“在下虽非好人,但铁战比在也好不了多少,前辈们为何偏偏看上了他呢?”

鬼童子沉下脸,道:“我问你,你打起架来,会不会像他那么样的不要命。”

李大嘴道:“这……这只怕要差一点。”

鬼童子道:“我们就看上了他这种不要命的脾气,才觉他孺子可教。”

李大嘴只好不说话了,心里却在暗骂:“你们疯子遇见疯子,正是王八看绿豆,对了眼了,自然就一拍即合。”

轩辕三光心里本在惦记着小鱼儿的安危,但听了几句后,也不禁动了好奇之心,忍不住道:

“前辈们既已退隐世外,又怎会重人红尘的呢?”

鬼童子道:“这只因铁战跟我们学了三年武功后,有天突然不学了,我们就问他为什么?他居然说我们这些人的武功,就算加起来也此不上燕南天和移花宫主,他学会了也没有用,所以还不如省些力气的。”

李大嘴眼睛一亮,道:“如此说来,前辈们这次是想来找燕南天和移花宫主较量较量的。”

鬼童子叹了口气道:“这就叫人老心不老,静极又思动了。”

李大嘴心里简直开心得要命,却故意叹息着道:“依我看,前辈们不如还是快回去算了。”

鬼童子瞪眼道:“为什么?”

李大嘴道:“别人我不知道,那燕南天的武功却当真是独步古今,空前绝后,前辈们只怕也……”鬼童子果然跳了起来,怒道:“我就不信这个羊上树,倒非要找他此划比划不可。”

李大嘴知道话已点到了,见好就收,改口道:“却不知前辈怎会知道铁心兰的婚事呢?”

鬼童子又生了半天气,才说道:“我们到了中土后,沿江而行,那几个老不死忽然迷上了武升城里的一个小姑娘,硬说她琵琶弹得妙绝天下,竟赖在那里不肯走了,我生气也没有用,只有一个人四下走走,走到这里,别的人没有遇着,却救了那白老虎。”

李大嘴笑道:“看来他的运气也不差。”

鬼童子道:“但那时他却已奄奄一息,我就将他送到山脚下养伤,他的伤还没有好,你们却已到了。”

李大嘴苦笑道:“原来前辈也在那里,在下等为何未曾见到前辈呢?”

鬼童子冷冷道:“方才我老人家就在你背后,你见到了么?”

李大嘴叹了口气,道:“前辈在暗中听到在下等的计划,就立可设法通知铁战,叫他们立刻赶来,所以他们连妙绝天下的琵琶都不听了。”

鬼童子笑道:“你这人还算不太蠢,终于弄明白了。”

突听铁战大叫道:“你说小鱼儿就在这里?难道他也像孙悟空一样,被如来佛压在山下了么?”

轩辕三光一听已到了地头再也顾不得别的,立刻赶了过去,只见铁战又拎起了屠娇娇,怒吼着道:“是你将他弄进去的你就得将他弄出来“屠娇娇苦笑道:“我那里有那么大的本事。”

铁战道:“不是你是谁?轩辕三光大叫道:“格老子,现在还问这些事干什么?小鱼儿已经在里面饿了七、八天了。”

铁战失声道:“七、八天,这姓花的小子只饿了两三天,已有气无力,他若已饿了七、八天,那还有命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