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20章 互相残杀

作者:古龙

俞子牙将“嫁衣神功”之练法,向众人解说道:“只因这种功夫太过猛烈,所以练到六七成时,就要将练成的功力全都毁去,然后再从头练过。”

萧女史笑道:“这正如一个人吃核桃,竟将核桃连壳吞下,结果被梗死了,旁边有人看见,就说核桃是吃不得的,却不知核桃非但可吃,而且很好吃,只不过吃核桃时,要先敲破外面的硬壳而已。”

□十八道:“这就叫,慾用其利,先挫其锋。”

俞子牙道:“嫁衣神功经此一挫,再练成后,其真气的锋棱已被挫去,但威力却丝毫末减,练的人等于已将这种功夫练过两次,对这种实力的性能,自然摸得更熟,非但能将之发挥最大的威力,而且可以收发由心,运用如意了,可是,若要将”嫁衣神功”练到六七成,也得要有更多年的苦功,又有谁舍得将多年的苦功毁于一旦呢?”

萧女史道:“所以若非有绝大勇气和毅力的人,绝不会练得成这种功夫的。”

鬼童子到这时才叹了口气,道:“可见这燕南天的确是位不世的奇才,我们幸好没有找他较量,否则恐怕又要倒楣了。”

其实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燕南天练这种功夫时,并末有心将之毁去再练的,他性子又强又拗,总认为别人不能做的事,他一定能做。所以他一心只想以本身的力量将“嫁衣神功”征服,谁知他功夫还末练成,就在“恶人谷”遭遇了不幸,全身的功力都被毁去。

这也正是吉人自有天相,屠娇娇,李大嘴他们本想杀了他的,谁知却反而帮了他一个大忙。

他们以七、八人之力来毁燕南天的功力,正如以鞭驯狗,“嫁衣神功”被他们七、八人之力合力围玟后,已锋厉尽折,但这种功力本就是准备练成后再毁的,所以毁去后体内犹有余根,使练的人再练时,便可事半而功倍。

这正如七、八个人合力要将一棵树铲去,他们就连这棵树齐根锯断了,却不知地面下的根却还是存着的。若非如比,燕南天纵然不死,也和废人无异了,又怎能将功力完全恢复后,而且更胜从前。

慕容珊珊感慨了半晌,又忍不住问道:“但各位又怎知道燕大侠已练成”嫁衣神功’呢?”

俞子牙道:“你和人交手时,只是全身功力凝集,地面上只怕也会留下你的脚印,但燕南天所站的地方,却连半只脚印也没有留下来,这难道是说他的功力还不及你么!”

慕容珊珊笑道:“燕大侠的功力若不及我,移花宫主早已将他置之于死地了。”

俞子牙道:“正是如此,就因为燕南天的功力已可完全收发自如,不到运用时,绝不会有一丝外泄,所以他站的地方才会毫无痕迹。”

萧女史道:“也就因为他的功力已和他的人结成一体,任何外力都不能将之动摇,所以移花宫主虽已将”明玉功”练至极峰,对他也无法可施。”

慕容珊珊叹了口气,道:“听了前辈们这番话,弟子们当真是茅塞顿开。”

突听小蛮高声唤道:“顾少爷,顾公子,你快进来吧,有人想你已快想疯了。”

大家苒头望去,只见顾人玉果然已走了过来。

小仙女狠狠瞪了小蛮一眼,却又忍不住笑了,若是换了别人,也许还会害羞,但她却不管这么多,居然迎了上去,跺脚道:“你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怎地也不留一句话。”

顾人玉的脸又红了起来,讷讷道:“我……我去替小鱼儿做了一件事。”

小仙女道:“他还会有什么好事要别人做,你只怕又上了他的当。”

顾人玉叹道:“我如今才知道我们以前都误会了他,他实在并不是个坏人。”

小仙女眨着眠道:“他是怎样将你打动的?这小鬼的本事倒不小。”

顾人玉道:“江别鹤父子想串通了让燕大侠上当的,他们故意装作互不相识,江玉郎才好乘机救他的父亲,再找机会向燕大侠下毒手。”

小仙女恨恨道:“我早就知道这父子两人都不是好东西。”

顾人玉道:“但燕大侠自从经过恶人谷一役之后,已今非昔比,很快的就看出了他们的阴谋,就用重手法先废了他们的武功,再将他们囚禁在一个山洞里,等小鱼儿亲手去报父母之仇。”

小仙女拍掌笑道:“想不到这父子两人也有今天,这真是大快人心。”

顾人玉叹道:“但若非小鱼儿,又有谁会知道他们父子是如此姦恶的小人?”

小仙女道:“不错,他这一生中,总算做了这么件好事,可是,他又要你去做什么呢?”

顾人玉道:“他要我去放了他们。”

小仙女吃惊道:“放了他们?”

顾人玉道:“不错,他非但要我去放了他们,而且还要我替他们安排个可以安身养命的地方,因为他们已变成了废人,已无力求生。”他叹了口气,接着道:“而且,在江湖中闯荡的人,难免没有仇家,若是知道他们武功已失,必定会来寻仇的,他们自然也万万不能回去,所以小鱼儿就要我安排他们到顾家庄去做园丁,这么他们既不至于冻馁而死,也不怕别人会去寻仇了。”

小仙女愣然道:“江别鹤害死了他的父母,他自己非但不报复,反而怕别人找他们算帐,这小鬼究竟又在打什么主意?”

顾人玉道:“江别鹤虽对不起他的父母,但他却认为这种惩罚已经够了,他认为“冤冤相报血债血还”,并不是一种很明智的思想,江湖中人被这种思想支配,已不如做出了多少愚蠢的事,他决心不再这么做下去。”

小仙女道:“父仇不共戴天,他连父仇都不报,难道他能算是人子吗?”

顾人玉道:“他认为并不一定要杀死别人才能算报仇,更不想去杀两个已残废无用的人,也许别人会认为他这种想法不对,但他觉得只要自己做得问心无愧,别人对他怎么想,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小仙女道:“你认为……”顾人玉正色道:“我也认为他这种做法是对的,“报仇”这两个字,已不知害了多少人了,江湖中因仇而死的人,每天也不知有多少,若是大家的想法都能和小鱼儿一样,我相信大家过的日子都会平静安乐得多。”他深深注视着小仙女,柔声道:“上天造人,本就不是要人们互相仇杀的,是么?”

小仙女道:“那么,他为何不自己去放了他们呢?”

顾人玉道:“他怕燕大侠也不赞同他这种想法,是暂时不愿让燕大侠知道。”

小仙女道:“原来他还是在用手段,还是在骗人。”

顾人玉道:“不错,他的确常常在用手段骗人,但他的居心都是善良的,我想只要是明智的人,就不会觉得他手段用得不对。”

小仙女怔了半晌,苦笑道:“他真是个很奇怪的人,实在令人分不清他究竟是个好人,还是个坏人。”

俞子牙忽然笑道:“我虽不认得他,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好是坏,我只知道江湖中的人若都和他一样,我们就不必远避到海外的荒岛上去了。”

轩辕三光拍手道:“格老子,一点也不错,像他这么样的坏人若是多几个,我情愿从此以后再也不摸骰子。”

慕容珊珊忽也一笑,道:“那怎么行,以后我们姊妹还想找你再好好赌一场哩。”

轩辕三光道:“我只说不摸骰子,并没有说不摸牌九呀。”

大家忍不住全都笑了起来,经过这紧张的两昼夜之后,到这时大家总算略为轻松了一些!只有花无缺,心情却更沈重。

他越来越不忍心伤害小鱼儿,他甚至情愿自己被小鱼儿杀死,可是他却不知道,就算他不惜一死,小鱼儿活着却更悲惨。没有一个人在杀死自己的亲兄弟之后,还能安心活着的,他们已注定了要有个悲惨的结局。

这结局看来已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了。

混乱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李大嘴、哈哈儿、杜杀、屠娇娇、阴九幽、白开心,这几人早已半途脱逃。

知道燕南天已出现,就算用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他们也是万万不敢跟着大家一齐回去的。

那白夫人自然也是寸步不离的跟着白开心。

白开心方才挨了杜杀一耳光,现在半边脸都肿了起来,连嘴都被挤到一边鲜血不时沿着嘴角往外淌。

白夫人忽然悄悄对白开心说道:“你可知道你为什么总是受人欺负吗?”

“就因为我遇上了你这扫帚星。”

白夫人也不生气,反而笑了笑,道:“这就是因为他们都有帮手,你却孤单单一个,双拳难敌四手,你既然懂得这道理,为什么不找个帮手呢!”

白开心眼睛一亮,立刻拉着白夫人走到旁边,这时他们已走入了乱山之中白开心拉着她躲在一个山坳里,悄悄道:“一言惊醒梦中人,被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个好帮手来了。”

白夫人笑道:“你现在还说我是扫帚星么?”

白开心道:“不是不是,看你这鼻子,我就知道你有帮夫运。”

白夫人笑骂道:“少拍马屁,先说说你想出的那个帮手是谁吧!”

白开心道:“这些人里面,李大嘴和我早就是冤家对头,现在杜老大也好像站到他那一边去了,他们两人功夫都不错,尤其杜老大更扎手,我本可找哈哈儿对付他们的,但这胖子比泥鳅还滑,我若找他,他说不定一转头就将我给卖了。”

白夫人道:“屠娇娇呢?”

白开心道:“这阴阳人也不行,她表面上虽然跟我不错,但平生最怕杜老大,要他和杜老大作对,她死也不肯的。”

白夫人笑道:“说不定她和杜老大暗中有一手。”

白开心嘻嘻笑道:“这他妈的真一点也不错,所以我算来算去,只有说动阴九幽来搭档,再加上你,有我们三个人,就足够对付他们一帮的了。”

白夫人眨着眼道:“你有法子说得动他吗?”白开心道:“本来没法子,现在却有了。”白开心笑着继缤说道:“这人平生最喜欢鬼鬼祟祟的在暗中偷看别人的隐私,尤其喜欢看人家夫妇“办事’,因为他自己不能人道,所以只有看别人来过瘾。”

白夫人眼珠一转,笑啐道:“你难道想和我在这里‘办事’吗?”

白开心搂过她,笑道:“你他妈的又说对了,只要我们一开始,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来的。”

白夫人吃吃笑道:“有别人在旁边看着,我就不行了。”

白开心笑骂道:“騒婆子,你以为我不懂吗,有别人在旁边偷看,你才更起兴哩!”

他重重拧了她一把,道:“动呀!”

白夫人咬着他的耳朵,喘息着道:“重些,好人,拧重些……再重些……再重些……越重越好。”

过了半晌,白开心忽然笑道:“阴老九,你要看,索性就出来看个痛快吧?”

阴九幽果然在山石后笑道:“好小子,你这老婆真娶对了,她真有两下子。”

白夫人喘息着笑道:“你想不想上来试试?”

阴九幽大笑道:“不必不必,只要让我一饱眼福,我已足领盛情了。”

白开心道:“不错,你还是乘着这时候多开心吧,若是等燕南天找着你,就来不及了。”

提起“燕南天”这名字,阴九幽脸色就变了,冷冷道:“所以你现在才这么样不要命的开心是么?”

白开心道:“我们没关系,我可没有害过燕南天,也用不着怕他,可是你……”他嘿嘿一笑,故意不往下说了。

阴九幽铁青着脸呆了半晌,忽也笑道:“你以为我害怕?燕南天此刻只怕已死在移花宫主手里,我怕什么?”

白开心大笑道:“不错不错,你实在用不着害怕,燕南天的武功根本就他妈的一文也不值,和移花宫主一动手脑袋就要搬家了。”阴九幽道:“燕南天武功虽不错,但移花宫主……”白开心截口道:“你们只知道燕南天武功已搁下多年,却忘了他说不定已在这些年里练成一种极厉害的功夫,否则他怎敢来找移花宫主呢?难道他真活得不耐烦了么?”阴九幽怔了一怔,脸色更难看。

白开心道:“何况,移花宫主已在那山洞中饿了好几天,人是铁,饭是钢,她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受不了的,现在就算已吃下了一些东西,但武功至少也要打个七折八扣,她们在这种时侯和燕南天动手……依我看只怕是凶多吉少。”

阴九幽怔了半晌,道:“就算他不死又有何妨,我惹不了他,难道还躲不了他么?”白开心道:“燕南天若想找一个人麻烦时,我还末听说过有人能跑得了,何况,一个人活到五、六十岁,还要整天提心吊胆,东藏西躲的过日子,那也未免太可怜了。”

阴九幽咬着牙,恨恨道:“你在我面前说这种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白开心悠然道:“我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是想帮你个忙,让燕南天莫要再找你了。”

阴九幽动容道:“你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0章 互相残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