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122章 善恶一线

作者:古龙

李大嘴听了小鱼儿的话,长叹了一声,喃喃道:“恩情,恩情……“十大恶人”养大的孩子,居然口声声不忘记恩情,看来“十大恶人”早就该改行做别人的保母才是。”

只听一人娇笑道:“不错,我们将来若有了孩子,一定要请你来做奶妈。”

原来苏樱也跟在后面来了,只不过一直没有说话。

李大嘴瞪着她,道:“你们有了孩子,你和谁有了孩子。”

苏樱瞟了小鱼儿一眼,垂下头抿嘴笑道:“现在虽没有,但将来总会有的。”

李大嘴大笑道:“好小子,想不到这条小鱼儿终于还是上了钩,看来你钓鱼的本事倒真不小。”

小鱼儿冷冷道:“她自我陶醉的本事更大。”

苏樱嫣然道:“就算我是自我陶醉好不好?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反正我若有了孩子你就是他爸爸。”

小鱼儿叹了气,苦着脸道:“我遇见这种人,真是倒了八辈子穷楣了。”

李大嘴拍掌大笑道:“想不到小鱼儿终于也遇见克星了,好姑娘,我真佩服你,你真比我们“十大恶人”加起来还有办法。”他笑着笑着,面上又显出痛苦之色,显然又触动了伤处。

燕南天忽然道:“有恩必报,本是男儿本色,你留在这里也好。”

小鱼儿道:“你老人家呢?”

燕南天沉吟着,道:“我在山顶等你,算来她们想必已找到花无缺了,你也该赶紧去。”

小鱼儿苦笑道:“我既然已答应了你老人家,就算爬,也要爬着去。”

燕南天道:“很好!”他说完了这两个字,就大步走了出去。

李大嘴望着他雄伟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忍不住长叹道:“这人倒的确乾脆得很,真不愧是条男子汉?”

苏樱嫣然笑道:“我觉得你老人家也不愧是条男子汉。”

李大嘴怔怔,道:“我?”苏樱道:“十大恶人中,也只有你老人家能算是条男子汉,只可惜你老人家的口味和别人不同,否则只怕已成了燕大侠的好朋友。”

李大嘴大笑道:“好,好,好,居然有这么漂亮的美人儿说我是男子汉,我死了也总算不冤了,只可惜看不到你养出来的小小鱼儿而已。”

小鱼儿苦笑道:“想不到李大叔也戴不得高帽子的,被人拍了两句马屁,立刻就帮着别人来算计我了。”

李大嘴瞪眼道:“算计你?告诉你,你能得到她这样的女人,实在是你天大的运气,我若非已死了一大半,不和你争风才怪。”

小鱼儿咧嘴一笑,道:“说不定我的味以后也会变得和李大叔一样,半夜将她吃下肚子里。”

李大嘴目中又露出痛苦之色,似乎再也不愿听到别人提起这件事。

小鱼儿是多么聪明的人,察言观色,立刻改口道:“苏樱,你若真想李大叔做你儿子的奶妈,就该赶快替李大叔治好这伤势。”

李大嘴怔了怔,道:“你要她为我治伤?”

小鱼儿笑道:“李大叔还不知道么?这丫头除了会自我陶醉之外,替人治病的本事也蛮不错的。”

李大嘴忽然大笑道:“我本还以为你真是个聪明人,谁知你却是个笨蛋。”

小鱼儿道:“你……你难道不愿让她……”李大嘴抢着道:“我问你?你看我几时充过英雄?装过好汉?”他摇了摇头,自己接着道:“没有,从来也没有,我一向是个很怕死的人,若是这伤还能治,我只怕早已跪下来求她了。”

苏樱柔声道:“你老人家至少该让我看看。”李大嘴瞪眼道:“看什么?我自己伤得有多重我自己难道不知道?你以为我也是个笨蛋?”小鱼儿和苏樱对望一眼,已知道他这是存心不想再活了,两人交换了个眼色,心里已有了打算。

李大嘴忽又笑道:“你若真认为欠我的情非还不可,倒有个法子报答我。”

小鱼儿道:“什么法子?”

李大嘴笑道:“我现在已饿得头都晕了,你想法子请我好好吃一顿吧,听说黄泉路上连家饭馆都没有,若要我一路饿着去见阎王,那滋味可不好受。”

小鱼儿怔了半晌,摸着头笑道:“这地方人肉倒真不好找,我看只有请李大叔将就些,从我大腿上弄一块肉去当点心吧。”

李大嘴又瞪眼道:“人肉?谁说要你请我吃人肉?”

小鱼儿道:“你……你不吃人肉?”李大嘴道:“人肉就算真的是天下第一美味,我吃了几十年,也早该吃腻了。”

他往地下重重啐了一口,道:“老实说,我现在一想起人肉就想吐。”

小鱼儿这才真的怔住了。

李大嘴笑了笑,又道:“你以为我真的很喜欢吃人肉么?老实告诉你,我吃人肉,只不过是为了吓唬人而已。”

小鱼儿道:“吓唬人?”

李大嘴道:“你可知道屠娇娇、哈哈儿他们为什么总是对我存着三分畏惧之心?那没有别的原因,只不过因为我吃人!吃人的人总是能令人害怕的。”

小鱼儿摸着脑袋,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李大嘴忽又叹了口气,道:“一个人活在世上,是为恶?还是为善?那分际实在微妙得很,我之所以成为“十大恶人”也只不过是一念闲事。”

他笑着问道:“你们可猜得出我怎会成为“十大恶人”的么?”

小鱼儿只有摇头道:“我猜不出。”

李大嘴目光凝注着远方的黑暗,缓缓道:“我从小就好吃,连广东人不敢吃的东西,我都吃过,就是没吃过人肉,总是想□人肉是什么滋味。”

他笑了笑,接着道:“我不去想这件事也倒好了,越想越觉得好奇,有天我杀了个人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将他的肉煮来吃了,觉得味道也不过如此而已,虽然比马肉嫩些,但却比马肉还要酸,非多加葱姜作料不可。”

小鱼儿忍不住问道:“人肉的滋味既然并不高明,你为什么还要吃呢?”李大嘴道;“我正在吃人的时候,忽然被个人撞见了,这人本是我的对头,武功比我还高些,但他瞧见我吃人,立刻就吓得面色如土,掉头就走,以后见到我,也立刻落荒而逃,连架都不敢和我打了。”

他又笑了笑,道:“我这才知道吃人原来能令人害怕的,自从发现了这道理后,我才忽然变得欢喜吃人起来。”

小鱼儿道:“难道你……你喜欢别人怕你?”

李大嘴道:“世上的人有许多种类,有的人特别讨人喜欢,有的人特别讨人厌,我既不能讨人欢喜,也不愿令人讨厌,就只有要人害怕。”

他笑着接道:“能要别人害怕,倒也蛮不错,所以我也不觉得人肉酸了。”

小鱼儿听得目瞪呆,只有苦笑,只有叹息。

他本想问:“你为什么连自己老婆的肉都要吃呢?”但他并没有问出来,因为他已不愿再让李大嘴伤心。

李大嘴道:“这些年来,我总是一个人偷偷去烧些猪肉来解馋,但却不敢被别人看到,就好像和尚偷吃荤一样,越是偷着吃,越觉得好吃。”

他大笑着接着道:“但现在我再也不必偷着吃了,你们快好好请我吃一顿红烧蹄膀吧,要肉肥皮厚,咬一口就沿着嘴直流油。”

小镇上没有山珍海味,但红烧蹄膀总是少不了的。三斤重的蹄膀,李大嘴竟一口气吃了两个,幸好他们是在客栈里开了间屋子关起门来吃的,否则别人只怕要以为他们是饿死鬼投胎。

吃到一半,小鱼儿将苏樱借故拉了出去,悄悄问道:“你扶他进来的时候,已查过他的伤势了么?”

苏樱叹道:“他伤的实在不轻,肋骨就至少断了十根,别的地方还有五处硬伤,若非他身子硬朗,早就被打死了。”

小鱼儿道:“我只问你现在还有没有救?”

苏樱道:“若是他肯听我的话,好生调养,我负责可以救他,只怕……”她长长叹了口气,接着道:“他自己若已不想活了,那么就谁也无法救得了他。”

小鱼儿咬着嘴chún,道:“我真不懂,他本是个很看得开的人,为什么会忽然想死呢?”

苏樱幽幽道:“一个人到了将死的时候,就会回忆起他一生中的所作所为,这种时候还能心安理得,问心无愧的人,世上并不多。”

小鱼儿叹道:“不错,他一定是对自己这一生中所做的事很后悔,所以想以死解脱,以死忏悔。”

苏樱黯然道:“到了这种时候,一个人若能将生死之事看得很淡,已经很难得了,所以我才说他不愧是条男子汉。”

就在这时,突见一个人在小院外的墙角后鬼鬼祟祟的向他们窥望,小鱼儿眼珠子一转,缓缓道:“李大叔对我不错,他变成这样子,我的脾气自然不好,一心只想找个人来出气,现在总算被我找着了。”他嘴里说着话,忽然飞身掠了过去,躲在墙角后的那人显然吃了一□,但却并没有逃走的意思,反而躬身笑道:“我早就知道鱼兄吉人天相,无论遇着什么灾难,都必能逢凶化吉,如今见到贤伉俪果然已安全脱险,实在高兴得很。”

小鱼儿矢笑道:“你这兔子什么时候也变得善颂善祷起来了。”原来这人竟是胡葯师,小鱼儿想找个人出气的,听到他马屁拍得刮刮响,火气又发不出来了”胡葯师道:“自从那日承蒙贤伉俪放给在下一条生路后,在下时时刻刻想找贤伉俪拜谢大恩,今日总算是天从人愿。”

小鱼儿道:“既然如此,你见到我们,为何不过来?反而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干什么!”他忽又顿住道:“那位铁萍姑铁姑娘呢?”胡葯师似乎怔了怔,讷讷道:“我……我不大清楚。”

小鱼儿皱眉道:“你们两人本是一齐逃出去的,你不清楚谁清楚!”

胡葯师垂下头,结结巴巴的陪着笑道:“她……她好像也在附近,可是……可是……”小鱼儿一把揪住他衣襟,怒道:“你小子究竟在搞什么鬼?快老老实实说出来吧,就凭你也想在我面前玩花样,简直是孔夫子门前卖百家姓。”胡葯师脸色都变了,急得更说不出话来。

苏樱柔声道:“有话好说,你何必对人家这么凶呢!”

小鱼儿叫了起来,道:“你还说我凶,这小子若是没有做亏心事,怎么怕成这副样子,我看他说不定已将人家那位大姑娘给卖了。”

胡葯师苦着脸道:“她……她只叫我来将两位拖住片刻,究竟是什么事,我也不知道。”

小鱼儿瞪大了眼睛,道:“是她叫你来将我们拖住的!”

胡葯师道:“不错。”

小鱼儿又怒道:“放屁,我不相信,你和铁萍姑八竿子打不到一齐去,为什么要听她的话。”

苏樱眨着眼道:“你怎知道他们八竿子打不到一齐去,说不定他们……”小鱼儿忽又大声道:“那么,她为什么要叫他来拖住我们呢?她想瞒着我们干什么!”

苏樱咬着嘴chún,缓缓道:“你想,她会不会和李大叔有什么关系?”

小鱼儿道:“他们又会有什么关系?”

苏樱道:“李大叔以前的夫人,不也是姓铁么?”

小鱼儿心头一跳,忽然想起以前铁萍姑只要一听到“恶人谷”,一听到“李大嘴”这名字,神情就立刻改变了。他又想起铁萍姑曾经向他探问过“恶人谷”的途径,似乎想到恶人谷去,她到恶人谷莫非就是为了去找李大嘴?想到这里,小鱼儿什么话都不再说,跳起来就住院子里跑,还末跑到门外,已听到一阵啜泣声音自他们那屋子里传了出来。

小鱼儿一听就知道这赫然正是铁萍姑的哭声。他立刻冲了进去,只见李大嘴木然坐在椅子上,满面都是凄惨痛苦之色,铁萍姑却已哭倒在他身旁,手里还握着把尖刀,只不过此时她手指已松开,刀已几乎掉落在她手边。

小鱼儿怔住了,失声道:“这是怎么回事?铁姑娘你难道认得李大叔么!”

铁萍姑已泣不成声,李大嘴惨笑道:“她认得我的时候,你只怕还末出生哩”小鱼儿讶然道:“哦?难道她是……是……”他望了望李大嘴,又望了望铁萍姑,下面的话实在说不出来,因为说出来后连他自己都无法相信。

李大嘴却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道:“她就是我的女儿。”

小鱼儿这才真的呆住了。

他本想问:“你不是已将自己的女儿和老婆一齐吃了么?”但此时此刻,他又怎么能问得出这种话来。

李大嘴却已看出他的心意,叹道:“普天之下,都以为李大嘴已将自己的老婆和女儿一齐吃了,二十年来,我也从末否认,直到今天……唉,今天我已不能不将此事的真象说出来,否则我只怕连做鬼都不甘心。”

他语声中竟充满了悲愤之意,像是在承受着很大的冤屈,忍受着满心的悲苦,苏樱悄悄掩上了门,送了杯茶去。

李大嘴道:“铁老英雄爱才如命,将她女儿嫁给了我,希望我能从此洗心革面,我也一直都很感激他老人家的好意,可是……可是……”他咬了咬牙?接着道:“可是她女儿却对我恨之入骨,认为我辱没了她,竟在暗中和她的师弟有了不清不白的关系,我知道了这件事后,心里自然是又恨又恼,但念在铁老英雄对我的恩情,我还希望她能从此改过,只要他们不再暗中做那荀且之事,我也不愿将他们这种见不得人的丑事宣扬出去。”

他嘴角的肌肉不住颤抖,咬紧了牙齿,接着道:“谁知她非但不听我的良言,反而骂我是个活乌龟,叫我莫要管她的事,我一怒之下,才置之于死地,又将她活活煮来吃了,以泄我心头之恨!”

苏樱动容道:“此事既有这么段曲折,你老人家为什么一直不肯说出来呢?”李大嘴道:“这一来是因为我顾念铁老英雄的面子,不忍令他丢脸伤心,二来也是为了我自己的面子。”他惨然一笑,接道:“你们想,江湖中人若知道李大嘴的老婆偷人,我怎么还混得下去,我宁可被人恨之入骨,我也不能让人耻笑于我。”

苏樱垂下头,亦自黯然无语,只因他很了解李大嘴这种人的心情,也很同情他的遭遇。

李大嘴道:“我杀了她后,也自知江湖中已无我容身之处,铁无双必定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所以我只好连夜进入恶人谷,可是……”他瞧了铁萍姑一眼,黯然道:“可是我却不愿叫我的女儿在那种地方长大成人,所以我就将她交托给别人,我只希望她能平平安安的长大,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

小鱼儿忍不住问道:“你将她交托给谁了?”李大嘴恨恨道:“我本以为那人是我的朋友,谁知……唉,我这种人是永远没有朋友的!”

铁萍姑忽然痛哭着道:“那夫妻两人日日夜夜的折磨我,还说我是李大嘴的女儿,是个坏种,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逃了出去。”

李大嘴凄然道:“你能投身于移花宫,也总算你不幸中的大幸了。”

铁萍姑流着泪道:“后来我听人说起李……李……”苏樱柔声道:“你听人说起李大叔的故事,就认为你的母亲和姊妹都已被李大叔吃了,你又因为李大叔受了那么多折磨,所以,你一直在心里恨你自己的父亲,认为他不但害了你的母亲,也害了你一生。”

铁萍姑已哭成个泪人儿,那里还说得出话来。

李大嘴黯然道:“所以,她今天就算要来杀我,我也不怪她,因为她……她……”说着说着他也不禁泪流满面。

小鱼儿忽然大声道:“今天你们父女团聚,误会又已澄清,大家本该高高兴兴的庆祝一番才是,怎会反而哭哭啼啼的呢?”

李大嘴忽然一拍桌子,也大声道:“小鱼儿说得是,今天大家都应该开心些,谁也不许再流泪了。”

胡葯师逡巡着走过去,似乎想替她擦擦眼泪。

谁知铁萍姑又板起了脸,道:“谁要你来,站开些!”胡葯师脸红了红,果然又逡巡着站在一边。

小鱼儿和苏樱相见一笑,苏樱道:“看来今天只怕是喜上加喜,要双喜临门了。”

李大嘴瞧了瞧胡葯师,又瞧了瞧他女儿,道:“这位是……”胡葯师红着脸垂首道:“晚辈姓胡,叫胡葯师。”

李大嘴喃喃道:“胡葯师,莫非是十二星相中的“捣葯师”么?”胡葯师道:“晚辈正是。”

李大嘴仰首大笑道:“想不到“十二星相二见做了我的晚辈,看来有个漂亮女儿真是蛮不错的。”

铁萍姑虽然红着脸垂下头,却并没有什么恼怒之意。但胡葯师却只敢远远的站着偷偷的瞧。

苏樱悄声道:“胆子放大些,没关系,什么事都有我帮你的忙。”

小鱼儿拍手大笑道:“看来你那几声贤伉俪叫得实在有用,现在却怎地将拍马屁的本事忘了,还不快跪下来叫岳父。”

胡葯师红着个脸真的要往下跪了,但铁萍姑的脸一板,他立刻又吓得站了起来,脸都吓得发白。

小鱼儿想到铁萍姑所受的苦难,想到江玉郎对她的负心,此刻也不禁暗暗替她欢喜。

胡葯师的年纪虽然大些,但铁萍姑这朵已饱受摧残的鲜花,正需要一个年纪较大的男人细心呵护。年纪大的男人娶了年轻的妻子,总是会爱极生畏的,更绝不会因为铁萍姑不幸的往事而看不起她。

小鱼儿喃喃道:“看来老天爷早已将每个人的因缘都安排好了,而且都安排得那么恰当,根本用不着别人多事操心。”

苏樱悄悄笑道:“不错,他老人家既已安排了让我见到你,你想跑也跑不了的。”

小鱼儿刚瞪起眼睛,只听李大嘴大笑道:“今天我实在太开心了,我平生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么样觉得心安理得,也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样愉快,我若能死在这种时候,死在这种地方,也总算不枉我活了这一辈子……”只听他语声渐渐微弱,竟真的就此含笑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