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20章 人心难测

作者:古龙

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是几个时辰?还是几天?休息的时

候他就将怀中的葯丸掏出来吃,既不觉饿,也不觉冷。但出去是无法出去的,他迟早也是要活活地被困死在这里,那么纵然练成了绝世的功力,又有何用?小鱼儿想到这里,便要自暴自弃,只是功夫一不练,就冷得厉害,他死活没关系,又何必在活着时多吃苦。

他终究不是神仙,肚子终于饿了,饿得连用功都不能,一饿更冷,他自知死期已不远了。他再也想不到自已这么聪明的人竟也会被人困死,尤其想不到的是,自已竟会死在女人的手上。

这才知道女人并不如自己所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无用,他忽而自责自骂忽而自艾自怨,不住喃喃道:“看来好人真是千万做不得的,我若早将小仙文和慕容九妹杀了,又怎会有今日之事于是他又怪万春流,若不是万春流,他彻头彻尾都是个坏人,坏人纵被人恨,被人骂,至少命总比好人活得长些。

他冷得全身发抖,饿得头晕眼花,喃喃道:“唉,死就死吧,反正人人都要死的,人死之后,至少也有件好事,那就是他再也不会听到女人的噜嗦了。”

但突然间,他竟不再觉得冷了。非但不冷,而且还发起热来,他又惊又奇,张开眼睛,又瞧见桩怪事,那一大块一大块冰,竟也在溶化。

伸手一摸,冰冷的石壁,竟也热得烫手。

小鱼儿跳了起来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慕容九妹那丫头冻死我还不过瘾还要烤熟我……不对,她将她姐姐的那几间房

间瞧得那般珍贵,又怎会在此引火?”

他围着屋子走了一圈,四面石壁,三面都烫得像火,只有背山的那面,还只是温热的。

小鱼儿心念一转,恍然道:“是了,想必是慕容家的仇人来了,不但要杀人,还要放火……只是你们这些蠢材不知道,你们放火烧了慕容家的破屋子不打紧,却连天下第一个聪明人也要被你们害死了”说着说着,他又跳脚大骂起来。

还不到顿饭工夫,巨大的冰抉全都溶化了,小鱼儿已被泡在水中,想跳脚都无法跳了。水,本来还是凉的,人泡在里面还不觉得难受,小鱼儿既然想不出法子,索性脱了衣服,在里面痛痛快快洗了个澡。他天生不见棺材不流泪的脾气,不到真正走投无路的时候,谁也休想要他着急、害伯。

但现在已到了他真正走投无路的时候了。

水,已渐渐热了起来,像是快要沸滚了,小鱼儿泡在水里,就像是被人抛进热锅里的一条活鱼烫得他在锅中乱蹦乱跳。他只望火能将石壁烧毁,但这见鬼的石壁偏偏坚固得出奇,非但没有毁坏,简直连条裂缝都没有。到后来他什么力气都没有了,竟沉了下去,鼻子一酸,“咕嘟咕嘟”,灌了好几口水。

小鱼儿苦笑道:“好大的一碗鲜鱼汤,叫我一个人独自消受,岂非可措……”

突听钢门外有人“叮叮当当”敲打起来。

小鱼儿精神一振,暗道,“好了,这下子总算有人来和我分享这碗鱼汤了”

他已想到这大火虽烧不毁铜门,却可将钥匙洞里的铅烧溶,那精巧的机簧,被滚热的铅汁一烫,只怕就不保险,外面只要有人用凿子、钉子之类的东西一敲,铜门九成是要敲开的。

他念头还未转完,铜门果然开了,水势如黄河决提,一下予涌了出去,小鱼儿也不动,任凭水将他冲出。外面两个人再也想不到开了门后会涌出这么大的水,一惊之下,全身己被淋得像是落汤鸡。

他们更是做梦也未想到的是,水里竟还有个人。

小鱼儿被水冲得远远的,就躺在那里,死人般不动,他已被饿得半死,泡得半死,又怎能妄动。眯着眼偷偷瞧了瞧,外面的火,竟已熄了,从这间屋予的门瞧出去只见一片焦木瓦砾仍在冒着青烟。

老房子着火,自然烧得快些。

再瞧这两人,前面一个高大魁伟,满脸横肉,一嘴络腮大胡子,虽被水淋得湿透,看来仍是雄赳赳,气昂昂,就像是条牛似的,小鱼儿瞧见此人,心里很放心,这种四肢发达的人,头脑一定也被肌肉挤得很小,他只要略施小计,保险可教这人服服贴贴。

但另一人他却瞧得有点寒心,这人一身白衣,弯着腰,驼着背,一张脸就像是倒悬的葫芦,再加上一嘴山羊胡子,两只细眉小眼,就算将他放到山羊窝里去,也不会有人瞧出他是人来。

他身子本就轻枯瘦小,再驼背,头还够不着那大汉的胸口,但看来却比那大汉可怕十倍。小鱼儿一瞧这两人,就知道他们十成中有九成必定就是“十二星相”中的“白羊黄牛”了。

他发觉这“十二星相”长得实在都不像人,却像是畜牲,这十二人凑在一起,也不知是怎么找出来的。

两人瞧见小鱼儿,都怔了半晌,那“黄牛”咧着嘴道:“谁要听你的话那人准是祖宗没积德,上辈子倒了霉,我早就发誓将你说话当放屁,谁知这次还是要上当。”

那“白羊”道:“听我的话,才是福气。”

黄牛直着嗓子怪笑道:“福气.被淋了一身臭水难道也算是福气,你说这石头屋子里必有宝贝,宝贝却又在哪里?”

白羊瞧着小鱼儿,道:“这小子就是宝贝。”

黄牛道:“这小子一身嫩肉,若是李大哥在这里,倒可以趁热饱餐一顿,但你这只会嚼草的老山羊,还想拿他怎样?”

小鱼儿瞧见这白羊,心里本在发愁,听到这话,精神立刻一振,愁怀大解,突然嘻嘻一笑,道:“老牛老羊,你们近来好么?”

黄牛怔了怔,道:“这小子认得咱们。”

小鱼儿笑道:“闲暇之时,我常听大嘴兄说起,‘十二星相’中,就数黄中最勇,白羊最智,不想今日竟在这里瞧见你们!。”

黄牛哈哈大笑道:“过奖过奖……”突然止住笑声,瞪大眼睛,道:“你……。你怎会认得我李。……李老哥。”

他这次不但已将“大哥”改成“老哥”,而且“老哥”这两字说出来时,说得有些结结巴巴。

小鱼儿眼珠于一转,道:“但大嘴兄对我说起时,只说‘十二星相’中有个黄牛乃是他的后辈,听你唤他老哥,莫非是那黄牛

的叔伯。”

黄牛红着脸一笑,道:“我……。我就是黄牛。”

小鱼儿道:“既是如此,虽在背后,你也该称他大叔才是,你胡乱改了辈份,若是被他知道可不高兴的。”

黄牛满脸笑道:“是,是,小兄弟,你千万莫要告诉他……。他老人家。”

小鱼儿扳着脸道:“这‘小兄弟’三个字,也是你叫得的么?”

黄牛道:“是是是,我……在下─一─”

白羊突然冷笑道:“你在下若非跟着我出来,就算被人卖了,还不知是被谁卖的。”

黄牛眼睛一瞪,道:“这是什么话?”

白羊道:“你真相信这小子是李老前辈的小兄弟?……哼他年纪简直连李老前辈的儿子都嫌太小了。”

黄牛摸了摸头,道:“但。……但他说的倒也不错。”

白羊道:“呆子,他说的话,有哪句不是你自己卖绘他的……。

请问,他若真是李老前辈的兄弟,哪会在这慕容山庄里。”

黄牛道:“他……。他只怕被慕容那丫头关起来的。”

白羊冷笑道:“这两间屋子是做什么用的,你难道还瞧不出,慕容那丫头又不是疯子,怎会将人关在炼丹藏宝的密室里,这小

子既然能在这里慕容家的丹葯藏在何处,他必定知道,所以我说他就是个宝贝。”

黄牛又摸了摸头,瞧着小鱼儿道:“好小子,我还在替你辩驳哪知你却是个小骗子。”

小鱼儿冷笑道:“这屋子难道规定是要炼丹藏宝的么?不炼丹时,关人难道不可以?慕容那丫头又不是疯子,这屋子若有藏宝,她又怎会灌一屋子水。”

黄牛拍掌道:“是呀,不错呀……譬如说我这双手,虽可以摸女人的小脸蛋,但也可以打人的耳掴子,炼丹的屋子,为什么就不能关人。”

小鱼儿道:“你年纪也和大嘴兄相差无几,但却是他的后辈,我年纪虽和他相差多些,为何就不能是他兄弟。”

黄牛再摸了摸头,瞧着白羊道:“是呀,他说的不错呀,咱们龙大哥的妹子,岂非也只有十来岁!”

白羊冷笑道:“世上若真有活了四五十岁,还要上孩子当的人那人就是你,但我……哼,他若要我相信,除非……。”

小鱼儿招手笑道:“你过来,我让你瞧件东西。”

他此刻仍水淋淋地躺在地上,白羊方自走到他面前,小鱼儿身子突然一滑,双手双腿连续击出四拳三脚。

这四拳三脚几乎是在同一刹那间击出来的,世上唯有一个躺在地上的人,才能将双拳双腿同时击出,世上也唯有李大嘴才练得有这种招式,只因这种招式听来虽厉害,其实却不实用,试问一个好好的人,怎会躺在地上和人动手,除非他是在装病诈死时,要向人猝然偷袭。

而世上除了李大嘴这样外貌老实、内心姦恶的人外,谁也不会挖空心思去创此等招式。

白羊大惊之下,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不像是羊,倒像只兔子……若非小鱼儿已累得半死,他此刻就是只死兔子了。

小鱼儿盘膝坐起,笑嘻嘻道:“你此刻相信了么?”

白羊喘着气还未说话,黄牛恭敬作了三个揖,道:“小爷叔……无论你年纪多大,就算你刚生出来只有三天,只要你是李大叔的兄弟,你就是我的小爷叔。”

小鱼儿道:“老山羊,你呢?”

白羊目光闪动,仰起了头,缓缓道:“李老前辈在谷中过得还好么?”

小鱼儿道:“好人不长命,他却死不了的。”

白羊阴恻恻一笑,道:“谷中的人,一个个俱都长命百岁,李老前辈自然也乐得在谷中享福,是不会再出来受罪的。”

小鱼儿眼珠一转笑道:“他本来是不会再出来的。”

白羊一怔,道:“现’……─现在呢?”

小鱼儿慢吞吞道:“现在,不但是他,就算是杜大哥、阴大哥、屠大姐……嘿嘿,他们若不出来,我又怎敢一个人在外面乱闯。”

白羊面色登时变了,道:“但。……但他们……”

小鱼儿道:“他们在谷中闷了这许多年,每人又都练了身江沏中谁也没见过的功夫,你若是他们,你出不出来?”

白羊垂首道:“是是,阁下……前辈可知他们现在……。”

他虽然低着头,但目光不住闪动,冷森森的不怀好意,小鱼儿瞧在眼里,微微一笑,道:“他们这些人做事素来神出鬼没,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行踪。”

白羊似乎暗中松了口气,但小鱼儿又已接着道:“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你身后,你也未必知道。”白羊一口气立刻又憋了回去,想回头去瞧,又不敢去瞧。

黄牛却是喜笑颜开,道:“若是李大叔真的来了,那就好了,慕容家那几个小丫头纵有三头六臂,咱们也不怕她来报仇了。”

小鱼儿淡淡道:“伤们让她逃走了么?”

黄牛叹了口气,道:“咱们这一次虽是那条蛇约来的,其实咱们这些人自己又何尝不是早巳在动慕容山庄的脑筋。”

小鱼儿笑道:“慕容家的灵葯,确是叫人流口水。”

黄牛苦笑道:“只可惜慕容那丫头确是鬼灵精,也不知从哪里得知咱们要大举来犯,咱们还没来,她竟已溜了。”

小鱼儿吃惊道:“溜了?”

黄牛恨声道:“不但人溜走,值钱的东西也被搬得差不多干干净净,连大门也没有锁,只留下条子,说什么‘妄入者死’,哼,简直是放屁”

小鱼儿道:“不错简直比屁还臭。”

他此刻已猜出慕容九妹是为何要走的了!

小仙女与铁心兰一心以为小鱼儿已溜走.急着去找,慕容九妹知道她们嘴里虽说得凶,心里却是软的,自然再也不肯说出小

鱼儿已被关了起来,别人要她去找,她就跟着去找”。“小鱼儿想到这里,不禁又破口大骂道:“那丫头不但比屁还臭简直比蛇还毒,你们烧了她的屋子,当真再好也没有,谁动手烧的.我可得请他喝两杯。”

黄牛大笑道:“放火的虽已走了,但咱们。……”

小鱼儿笑道:“咱们却可喝几杯,不对,几百杯“……咱们一路走,一路喝,我带你们去找李大嘴,在路上瞧见顺眼的,还可以‘……哈哈,还可怎样,你总知道。”

黄牛拍掌道:“妙极妙极。”

小鱼儿道:“白羊,你呢?”

白羊道:“这。……在下……。咳……”

小鱼儿道:“你若不愿去也没关系,等我遇见大嘴兄时,就说你不愿见他,也就是了。”

白羊大叫道:“谁说我不愿去,黄牛,是你说的么?”一把推着黄牛道:“咱们还不走……。咱们还等什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人心难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