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23章 奇峰迭起

作者:古龙

黄鸡大师听说这里是峨嵋禁地,不由皱眉道:“当真是这里,你我还是快快退出才是!”

啸云居士道:“不错,误入别人禁地,便是犯了武林大忌!”

王一抓目光闪动,截口道:“既是如此,各位就请快快退出去吧。”

黄鸡大师微一沉吟,终于转身。

冯天雨突然大声道:“大师且慢,莫要中了别人之计。”

黄鸡大师道:“计?计从何来?”

冯天雨道:“世上哪里还有比棺材更好的藏宝之地?”

黄鸡大师耸然动容,啸云居士与王一抓已双双向居中灵位旁的一口棺材抢去,哪知就在这时,四面石壁突然开了八道门户,八道强烈的灯光,自门中笔直射出,照在小鱼儿、王一抓等人身上。

众人被这灯光一照,一时间竟是动弹不得,眼睛更是无法睁开,隐约只瞧见灯光后人影幢幢,剑光闪动,却瞧不出是什么人来。

一个沉重的话声自灯光后响起,道:“何方狂徒,竟敢擅闯本门圣地!”

另一人厉声接道:“擅闯圣地,罪必当诛,还问他们的来历作甚?”这人语音缓慢,但缓缓说来,自有一种凌厉逼人气概!

黄鸡大师失声道:“莫非是神锡道长。”

那语声“哼”了一声,黄鸡大师道:“道长难道已不认得五台黄鸡大师了么”

那语声道:“圣地之中,不谈旧谊,咄”

“咄”字出口,数十道剑光自灯光处急射而出,如雷轰电击,直取黄鸡大师与王一抓等人的咽喉要害!

小鱼儿眼见剑光刺来,竟是不敢闪避……剑光虽狠,蛇吻更毒,他惊惶之下,反而仰天长笑起来。

他这一笑,蜷曲在他身上的毒蛇全部昂首而起,红信闪缩,小小的孩子身上爬满了毒蛇,这模样看来端的比什么都要吓人。

刺向他的两柄长剑,竟不由自主硬生生在半空顿住了剑势,在灯光下出现的人影,是两个紫衣微温的道人,左面一人横剑当

胸,厉声道:“你这娃儿鬼笑些什么?”

小鱼儿笑道:“我只笑你们峨嵋派自命不凡,却不过只是些不分皂白的糊涂虫而已。”

四面兵刃相击声,叱□怒喝声,不绝于耳,他语声说得也不太大。

那道人逼进一步,喝道:“你说啥子?”

峨嵋道人足不离山,说的自然是道地的四川土音。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什么傻子不傻子,你才是傻子,我且问你,就算是咱们擅闯了禁地,你们又怎会知道的?’那道人冷笑道:“峨嵋山岂是容人来去自如之地,有人闯人后山,本派焉有不知之理。”

小鱼儿也冷笑道:“只是咱们闯入后被你们发觉,那也算你们的本事,但你们却显然是早有防备在此,难道你们峨嵋弟子真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那道人厉声道:“这不关你的事。”

小鱼儿道:“这自然关我的事,只因咱们未来之前,早已有人向你们告密,是么?……哼,这人又是怎会知道咱们要来的,你们难道想都不想么?”

赵全海远远大喝道:“正是,这一切都是告密的那人做成的圈套,好教你我互相火并。……。”话末说完,一声惨呼,显然是身上已挂彩了。

那道人皱了皱眉,沉声道:“啥子圈套?那有啥子圈套?”

小鱼儿大声道:“你们只要住手,我自会为你们揭穿这圈套.只听一人喝道:“莫要中了这小鬼的缓兵之计。”

那道人亦自喝道:“不错,擒住了他再问话也不迟。’小鱼儿知道这两人只要一出手,自己就休想整个回去,他暗中不觉大是后梅,方才为何不先用蛇粮将毒蛇引开,却偏要因着它来唬人。

他情急之下,大喝一声,将紧捏在手里的三个匣子,劈面向这两个峨嵋道人掷了过去。

但道人剑光一展,三个匝子立刻分成六半,匣子里的迷魂葯,解毒葯下雨般落了满地。

道人剑势也不觉缓得一缓,但瞬即扑刺上来。

小鱼儿暗叹一声,苦笑道:“要害人的时候,却莫忘了反面会害到自己“……”

心念─闪间,突闻“嗤、嗤、嗤”十数声急风骤响,昏黄的烛光,强烈的灯光,突然─齐熄灭.小鱼儿方在吃惊,有一只手悄悄握住了他的手。

一人在他耳畔轻声道:“随我来。”

小鱼儿只觉这只手虽是冷冰冰的,却有说不出的柔腻,这语声更是说不出的温柔,说不出的熟悉。

他心头不知怎地也会流过一股暖意,低声道:“是铁心兰么?”

那语声低低道:“嗯。”

小鱼儿脚下随着她走,口中不觉轻叹了一声,道:“如今我才知道你暗器功夫实在比我强得多,那种在一瞬间便能打灭十几盏灯光的本事,我实在比不上。”

铁心兰道:“打灭灯火的不是我。”

小鱼儿怔了怔,道:“不是你是谁?”

灯火熄灭后,虽有一阵静寂,但惊□叱□之声立刻又响起,数十人在黑暗中纷纷呼喝:“谁?”

“又是什么人闯了进来”

“掌灯!快!快!”

铁心兰还未仔细回答小鱼儿的话,灯光又自亮起,峨嵋道人贴向石壁,王一抓等人也聚在一起。

灯光下,却多了两个人,只见这两人衣衫雪也似的洁白,头发漆也似的乌黑,那皮肤却更白于衣衫,眸子也更黑于头发。

小鱼儿只当这能在这刹那间熄灯的必是十分了不起的角色,哪知却是两个看来娇柔无力、弱不禁风的绝色少女!

此刻在这峨嵋后山禁地灵堂中的,可说无一不是江湖中顶尖儿的人物,就算那些紫衣道人也都是峨嵋子弟中百里挑一的好手,但这两个白衣少女却似全末将任何人瞧在眼里,两双明亮的秋波,微微上翻,娇美的面容上满带着冷漠傲慢之意。

这种与生俱来、不加做作的傲气,自有一种慑人之力,此刻灯火虽亮起,室中反而变得死一船静寂。

啸云居士突然冷笑道:“居然有女子闯入峨嵋禁地,峨嵋子弟居然还在眼睁睁的瞧着,这倒真是江湖中前所末闻的奇事……

他口中说话,眼角却瞟着神锡道长,神锡道长面沉如水,四下的峨嵋弟子却已不禁起了騒动,有了怒容。

白衣少女却仍神色不动,左面一人身材较细,长长的瓜子脸,尖尖的柳叶眉;冷漠中又带着股说不出的娇俏。

右面的少女身材娇小,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鼻尖上浅浅有几粒白麻子,却使她在冷漠中平添了几分妩媚娇憨。

此刻这圆脸少女眼睛瞪得更大了,冷笑道:“荷露姐,你可听见了。这峨嵋后山,原来是咱们来不得的。”

那荷露冷冷道:“天下无论什么地方,响们要来便来,要去便去,有谁能拦着咱们?有谁敢拦着咱们。”

神锡道长终于忍不住怒叱一声,厉声道:“是哪里来的小女子,好大的口气!”

这一声怒叱出口,峨瞻弟子哪里还忍耐得住,两道剑光如育龙般交剪而来,直刺自在少女们的胸腹。

白衣少女却连瞧也未瞧,直等划光来到近前,纤手突然轻轻一引、一拨,谁也赠不出她们用助是什么手法,两柄闪电般剩来的长剑,竟不知怎地拨了回去,左面的剑竟刺在右面一人的肩上,右面的剑却削落了左面一人的发髻,两人心胆皆丧,楞在那里再也抬不起手。

王一抓、黄鸡大师等人也不禁为之耸然失色。

神锡道长一掠而出,变色道:“这,这莫非是‘移花接玉’?”

荷露谈淡道:“亏你还有点眼力。”

圆脸少女冷笑道:“现在你总知道咱们是哪里来的了,你还嫌咱们的口气太大么?”

神锡道长面容惨变,道:“峨嵋派与移花宫素无瓜葛,两位姑娘此来,为的是什么?”

荷露道:“咱们也不为什么,只想要你将藏南天的藏宝取出来,其实咱们也不想要,只不过想瞧瞧而已。”

神锡道长征了征,道:“燕南天的藏宝?”

圆脸少女道:“你还装什么糊涂,好生拿出便罢,否则……哼!”

神锡道长道:“燕南天与本派更是素无瓜葛,此间怎会有燕南天的藏宝?……”目光四顾,突然惨笑一声,接道:“我明白了,各位想必也是为了这藏宝来的。”

王一抓、黄鸡大师俱都闭紧了嘴,谁也不说话,移花宫中居然有人重现江湖,他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神锡道长嘶声道:“这一切想必是个圈套,你我全都是被骗的人,你我若是火并起来,就正是中了别人的毒计!”

小鱼儿早已退到圈外,此刻不禁冷笑忖道:“我说这话时你偏偏不信,如今你自己也说出这话来了,这岂非敬酒不吃吃罚

酒。”

。他眨着眼睛,瞧着那两个白衣少女,心里也不知又在转些什么念头,反正他的心思,谁也猜不透。

只所那圆脸少女道:“你的意思是说燕南天的藏宝不在这里?”

神锡道长叹道:“贫道简直连听也未听过……。”

圆脸少女道:“荷露姐,他说的话,你相信么?”

荷露谈淡道:“我天生就不信别人说的话,无论谁说的话,我都不信。”

神锡道长道:“姑娘若是不信,那也无可奈何。”

圆脸少女冷笑道:“谁说无可奈何,咱们要搜!”

神锡道长变色道:“要搜?”

圆脸少女道:“不错,搜!我瞧这几口棺材,就像是最好的藏宝之地,你就先打开来让咱们瞧瞧吧。”

她话未说完,峨嵋弟子已俱都勃然大怒,神锡道长更是须发皆张,勉强忍住怒气,沉声道:“棺中乃是本派历代先师之灵厝,天下谁也不能开启。”

圆脸少女冷笑道:“这就是了,棺中若真是死人,让咱们瞧瞧有何关系,又不会瞧掉他们一块骨头,你不让咱们瞧,显见有弊!”

神锡道长忽喝道:“无论谁要开此灵棺,除非峨嵋弟子死尽

死绝!”

圆脸少女道:“那要等多久,我可等不及了。”

神锡道长喝道:“移花宫欺人太甚,我峨嵋派和你拼了!”反腕拔出长剑,剑光一闪,直取少女咽喉!

他暴怒之下,这一剑正是他毕生功力所聚,当真是快如电击,势若雷露,声威之绍,震人魂魄!

白衣少女毕竟功力还浅,眼见如此声势,竟不敢攫其锋锐,再施展那移花妙手,两人身形一闪,翩翩避了开去!

但这时峨嵋弟子的数十柄长剑,已交剪击来,她两人纵有绝世的心法妙传,也难以敌这数十柄雷霆怒剑!

铁心兰突然松开了小鱼儿的手,道:“你等着莫动,我。……。

小鱼儿瞪眼道:“你要做什么”

铁心兰道:“我迷途荒山,幸得她们收容,你危急被困,又幸得她们出手,此刻她们有难,我怎能坐视不救。”

小鱼儿笑道:“移花宫中人纵然有难,还用得着别人解救么?”

语犹未了,身后已有人接口道:“你说的不错!”

这语声清朗而短促,语声入耳,已有一条人影自小鱼儿身侧掠出,纵在火光之下,小鱼儿也无法瞧清这人是男是女,是何模

样,以小鱼儿的眼力,甚至连此人身上穿的衣服是何颜色都未瞧清。

他一生竟从未见到如此迅急的身法,更想不到世上有如此迅急的出手……人影闪过,闪入剑光。

刹那间,只听剑击之声不绝于耳,数十柄长剑一齐落在地上,别人谁也瞧不清这些剑是如何脱手的,只有峨嵋弟子自己心里有数……他们只觉剑上突有─般不可抗拒的力道引来,将自己掌中剑引得与同伴之人掌中剑互相交击,两人都觉得对方剑上之力大得惊人,于是手腕一麻,长剑落地,一个个捧着手腕惊呼后退,心里还是糊里糊涂,仿佛正在做梦似的。

神锡道长掌中剑虽未出手,人已惊得后退一丈,目光四下游顾,除了那两个白衣少女外,哪里还有别的人影……但四下火光明灭动,数十柄长剑惧都在地。

神锡道长咬牙顿足,仰天长叹道:“罢了!”反腕一引长剑,竟向自己脖子上抹去,他眼见此等不可抗拒的惊人武功,眼见峨嵋派的声名便要从此断送,也只得一死以求解脱!

谁知就在这时,一只手自他身后伸出,轻轻托住了他的手,另一只手已轻轻将他的长剑接过。

神锡道长掌中小这柄剑,随他出生入死,闯荡天下也不知经历了多少惊心动魄的战役,长剑离手之事,却是从来未有,但此刻也不知怎地,这柄生死不离的长剑,竟会轻轻易易到了别人手中。

神锡道长又惊又怒,一个白衣少年已自他身后缓步走出,双手捧着长剑,从容而揖,含笑道:“道长请恕弟子无礼,但若非贵派道友向妇人家出手,弟子也万万不会胡乱出手的。”

灯光下,只见这少年最多也不过只有十三四岁年纪,但他的武功,他的出手,已非这许多武林一流高手所能梦想,他穿的也不过只是件普普通通的白麻衣衫,但那种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奇峰迭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