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25章 死里逃生

作者:古龙

小鱼儿大惊之下,扭头一瞧,才发现那竟不过是猴子,几十只猴子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竟都学着他的模样,身子爬在削壁上,脑袋悄悄往外伸。峨嵋山的猴子最多,又最喜学人模样,小

鱼儿本就听人说过。

但此刻真的让他瞧见了,他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又不知该如何才能赶走它们,只得撮口道:“嘘……去……”

猴子们向他做了个鬼脸,也撮起嘴,吱吱喳喳的叫,有些猴子的脸红得像屁股,做起鬼脸来真可以吓死人。小鱼儿生怕这些见鬼的猴子惊动了花无缺,又不禁有些着急起来,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去赶,去打。他手一伸,就知道坏了。

猛子们突然一窝蜂扑了过来,一齐向小鱼儿伸出手来,若是在平时,小鱼儿自然不怕。

但此刻他身予悬空吊在峭壁上,两只手都用不得力,猴子们往他身上一扑,他就得直滚下去。

他又是害怕,又是着急,又不敢出声呼救,两只手往峭壁上乱爬,手里的尖刀也落了下去,许久才听见“噗”的一声。那峭壁竟是向内陡斜的,所以匕首才会直落到底,那回声许久才传上来,显见这悬崖深得怕人。

小鱼儿满身冷汗,手再也抓不到着力之处,到了削壁向内陡斜之处,他身子也要笔直跌下去,不粉身碎骨才怪。天下第一个聪明人竟会死在一群猴子手上,小鱼儿一念想到这里,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只见猴子们也往下直跌,但几十只猴子咬咬喳喳一叫,突然一个拉着了一个的手。几十只猴子手拉着手,脚爬着削壁,竟一连串悬空吊了起来,就像是一串葫芦似的,一个也末跌下去。

小鱼儿却已跌下去了,他的手已抓不住任何东西!

他只有闭起眼睛,惨笑道:“完了……小鱼儿竞被猴子杀

了……─”

但就在这时,突然不知从哪里伸出一只毛茸茸的猴爪来,竟将地胸前的衣襟一把抓住一这只猴爪力道竟大得怕人,只是小鱼儿下落之力更大,猴爪虽抓住了他的衣服,但衣服撕裂,身子还是往下直落!谁知另一只猴爪又闪电般伸出来,抓住了他的头发。

小鱼儿疼得眼泪直流,身子却总算顿住。

只见那一串猴子还在朝他做鬼脸,朝他鬼叫,抓住他的两只猴爪,却是从削壁上的一个洞里伸出来的!小鱼儿暗道:“抓住我的大概是猴王,否则又怎会有这么大力气,猴子对人,可不会有什么好念头,它将我抓上去,却不知要怎样折磨我。”他主意打得真是比天下所有的人都快,这心念一转,立刻暗中运气想先掠上去攀住那个洞,先发制“猴”!

又谁知他身子还未动,那洞里竟突然有个人的语声传出来,语声又尖又细一字字道:“莫要动,一动就将你丢下去!”这又尖又细的语声,听来当真有七分像是猴子,但说的明明是人话,猴子难道也会说人话?这峨嵋山里,莫非真有猴子成了精?

小鱼儿吓得又是一身冷汗,颤声道:“你”……你究竟是什么?”

那语声吱吱笑道:“你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小鱼儿道:“你……。你是人?”

那语声道,“你猜我是不是人?”

小鱼儿抽了口凉气道:“你要怎样?”

那语声道:“你垂下手,不准动。”

小鱼儿只有乖乖的垂下手,身子已被这“人”凌空直提了上去,就好像是在腾云驾雾一般。那只猴爪竟在他左右双肩各点了一点,点的竟正是他肩头的穴道,他再想抬手也抬不起来!

接着,他真的就像是条鱼似的,被拉入那洞里。

那洞口并不大,但洞里面却并不小。

小鱼儿被拉得全身又酸又疼,脑袋直发晕,张开眼睛,只见一只猴子正咧着大嘴朝他直笑。

这“猴子”可真是不小,竟比小鱼儿矮不了许多。仔细一瞧,这“猴子”身上竟穿着衣服,虽然破破烂烂,但却的确是人穿的衣服,半分不假。再仔细一瞧,这“猴子”全身虽长着毛,股上虽也长着毛,但那眼睛、那鼻予,却又像是人的模样。最奇怪的是,这“猴子”不但长着头发,还长着胡子。

那“猴子”却咬咬笑道:“你现在瞧见了么?我究竟像是什么?”

小鱼儿硬着头皮,道:“你有三分像人。”

那“猴子”道:“但却有七分像猴子,是么?”

小鱼儿道:“若不是亲耳听见你说人话,你简直半分也不像人。”他遇见这怪事,索性豁出去了,心里早巳全忘了“生死”两字,根本全不怕这“怪物”要对他怎样。

但这“猴子”却不生气,反面哈哈大笑道:“告诉你,我本就是人中之猴,猴中之人,你说我是人固然是对的,说我是猴子可也不错。”

小鱼儿却不禁怔了征,失声道:“人中之猴……猴中之人。……’你难道是……是……。。”

突听一人冷冷道:“你不要听他鬼话,他根本就是个人,只不过模样本就生得像猴子,再和猴子相处日久,人味儿更小了。”

洞中甚是宽阔,阳光自小小的洞口照进来,洞里后面大半地方都是黑黝黝的,什么都瞧不清。这语声正是从黑暗中传出来的,枯涩生冷,听来也完全像是人说的话,小鱼儿又吓了一跳,道,“你呢?你是什么?”

只见一个影子缓缓自黑暗中走出,亦是瘦小枯干,满头毛发,看来实也只有三分像人,但是他的目光却极是清澈,而且像是充满了智慧,除了“人”之外,的确再无一种动物有这样的眼睛。

小鱼儿松了口气道:“不错,你是人……但你究竟是什么人?

又怎会在这种地方?又怎会变得如此模样?”

这“人”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你问他吧。”

他话未说完,那“猴子”已跳了起来,怒骂道:“问我?我不是被你害的,又怎会活鬼般被困在这里?又怎会变成这副不像人的模样。”

那“人”冷冷道:“你本来又像人么?‘十二星相’中,又有哪一个是像人的?”

小鱼儿眼睛本在这两“人’身上转来转去,心中固是惊骇,也不觉有些可笑、好奇,但听了这话,他却吃了一惊,骇然望向那“猴子”道:“你……你真的是‘十二星相’中人?”

那“猴子”挺直背脊,傲然道:“不错,某家正是十二星相’中的献果神君!”

小鱼儿身子不觉往后退,背贴着石壁,转向那人道:“你。……你呢?”

那人惨笑道:“你小小年纪,绝不会听见过我的名字……”他背脊头也挺直,日中突然射出了光,大声接道:“但十四年前,武林中提起‘飞花满天,落地无声’沈轻虹这名字来,有谁人不知?

哪个不晓?”

“献果神君”嘿嘿笑道:“放你的臭屁,你从来也不过只是个臭保镖的,一听见咱们‘十二星相’的名字,马上就落荒而逃。”

沈轻虹冷笑道:“是么?你‘十二星相’既这般厉害,为何带不走我一分银子,为何也被我困在这里十四年,天天干着急?”这两人互相讥刺,互相嘲骂,小鱼儿又不禁听得呆住了,他这才知道这两人竟非朋友,而是仇敌。

两个仇敌竟同被困在一个山洞里达十四年之久,这日子真不知是怎么过的,小鱼儿委实想不出他们怎能活到现在。

只见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像是已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但到后来两人却是谁也未曾出手“献果神君”狞笑道:“你莫忘记,现在已有这小鬼来了,我已不愁寂寞,就算立刻杀了你,也没有什么关系。”

沈轻虹冷冷道:“你只因恨我,不想比我先死,所以才活了这么久,我若是真个死了,你也万万活不长的。”

小鱼儿忍不住道:“如此说来,你两人只因为互相怀恨,是必一定拼着活下去,所以才能活了这么久的么?”

“献果神君”咬牙道:“十二星相’怎能比这臭保镖的先死!”

小鱼儿道:“这十四年来的日子,你们就始终在打打骂骂中度过?”

沈轻虹道;‘若不打打骂骂,如何消遣此长日。”

献果神君道:“若非如此,我早已宰了他了!”

小鱼儿道:“但你两人为何不设法逃出去?”

献果神君道:“我若能走就走了,还用得着你这小鬼来说?”

小鱼儿道;‘你两人若不能出去,却又是如何进来的?”

献果神君恨恨道:“只因那批红货就藏在这里,我逼他将我带来!那时我还有些不信,让他先进来。我再进来……。那自然是从绳子上垂下来的。”

他也许最因为太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也许是因为心里恨得太厉害,所以说话颠三倒四,不明不白简直教人听不懂。

他眨着眼睛想了想,缓缓道:“他原是镖头,保了批红货,你知道了便要去抢,谁知他竟用了金蝉脱壳之计,先就将红货藏到这里,你去抢只抢了个空是么?”

献果神君咬牙道:“说他娘是个老太太,正是一点也不错。”

小鱼儿忍住笑道:“只是他机智虽高,武功却非你敌手,所以被你逼得没法子,后来终于将你带到这里。”

沈轻虹道:“其中虽有曲折,大致却不差。”

小鱼儿道:“你们两人在悬崖上用绳子一齐垂了下来,他在前,你在后,为的自然是你怕他将绳子割断。”

献果神君道:“这臭保镖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我自然得时时

防备着他。”

小鱼儿奇道:“那条绳子却到哪里去了?”

献果神君牙齿咬得“咬咬”作响,恨声道:“我瞧见那批红货,心里一欢喜,就未留意他,谁知这臭保镖的竟以火折子烧了。”

小鱼儿叹道:“这端的是绝妙之计,你自然是想不到的,看来他早已有心将你固死在这里,自己早已决定要陪着你死,否则又怎会将你带到这真的藏宝之地。”

沈轻虹唏嘘叹道:“不想你小小的年纪,倒真是我的知已,那时我想来想去,也只想出这一个地方能困死他,否则我真是死也不会将他带到这里。”

小鱼儿道:“但这些日子来你两人是以何为生,却又令我不解。”

献果神君大声道:“这自然又得靠我……”

小鱼儿失笑道:“不错,猴子的别号就叫做‘献果’,你却是‘献果神君’,自然是有法子叫猴儿献果来的。”

他话里虽然带刺,“献果神君”听来却反而甚是得意,大笑道:“猴儿们的脾气,天下还有谁比我摸得更清楚,我将石头从洞口抛出去,打它们,它们自然就会将果子从洞口抛进来打我们……

小鱼儿道:“它们抛的若也是石头又如何?”

献果掷君咯咯笑道:“外面悬崖百丈,哪里来的石头“……”

小鱼儿点头笑道:“不错不错,猴儿们采果子,的确比捡石头容易得多,但……但就只这些,你们也吃得饱么?”

献果神君道:“猴儿们吃什么,咱们便也能吃什么,猴儿们的食虽然不多,但咱们可也用不着去吃许多。”

小鱼儿瞧了瞧他们干枯瘦小的身子,忍住笑道:“这个倒可以瞧得出来的。”

献果神君龇牙笑道:“你这小鬼也莫要得意,此后你吃的也就是这些,但你只管放心,这些年来我只瞧见你这么一个人,我绝不会饿死你的。”

沈轻虹道:“我瞧这猴子脸也瞧得腻了,就算他要饿死你,我也不答应。”

小鱼儿也不理睬,只是瞧着外面出神。

献果神君咯咯笑道:“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说不定还要在一起活上个三五十年,你叫什么名字,也该先说来听听。”

小鱼儿道:“江鱼。”

小鱼儿忽然又道:“那批红货现在哪里?”

沈轻虹道:“你想瞧瞧么?”

小鱼儿道:“珍珠宝贝,瞧瞧也是好的。”

沈轻虹道:“好,跟我来……。。”

献果神君喝道:“那是我的,你碰一碰就打死你!”他瞪着眼睛发了半天威,终又笑道:“但让这小鱼儿见识见识也好。……也好让他知道某家有何本领。”

一面说话,一面已自黑暗的角落中拎出了两口箱子。

那是两口生了锈的黑铁箱子,但箱子里却是珠光宝气,辉煌耀眼,献果神君眼睛己眯成一条线了,疯狂的笑道:“小鱼儿,你瞧见了么,这些本都是我的……”本都是我的,我只要送你千分之一,已够你吃喝一辈子。”

小鱼儿也不理他,只是盯着那些闪闪发光的珠宝出神,过了半晌,突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可惜呀可惜!”

小鱼儿悠悠道:“我只可惜你们见着我已太晚了些。”

献果神君怔了怔道:“我们若是早些见着你又如何?”

小鱼儿道:“你们若能早见着我一年,此刻便已在那花花世界中逍遥了一年,你们若能早见着我十年,此刻便已逍遥十年。”

献果神君就像是只猴子似的不停的眨着眼睛,道:“你是说……”

小鱼儿道,‘我是说你们若早见着我,我早已将你们救出去了。”

献果神君倒退三步,瞪着小鱼儿,眼睛也不眨了,就好像小

鱼儿鼻子上突然长出朵花似的。

献果神君已大笑起来,咯咯笑道:“你这小疯子,小牛皮,你能救咱们出去?”一把抓住沈轻虹,笑得几乎喘不过气,又道:“你听!你听见了么?这小子说能救咱们出去!他自以为是什么人?他只怕自以为自己是个活神仙。”

沈轻虹凝目瞧着小鱼儿,瞧着小鱼儿那双透明的大眼睛,瞧着小鱼儿挂在嘴角的笑,一字字道:“说不定他真有法子。”

献果神君道:“你……你居然相信这小鬼的话。”

小鱼儿微笑道:“这只因为阁下脑袋的构造和在下有点不同。”

献果神君怒道:“你的脑袋难道比我的管用?”

小鱼儿笑道:“岂敢岂敢,在下的脑袋,也未必比阁下管用多少,只不过管用个一二十倍而已。”

献果神君跳脚道:“放屁。”

小鱼儿道:“但阁下也莫要生气,像阁下的这种脑袋,也可算是不坏了,至于在下的这种脑袋,普天之下大概还没有第二颗。”

献果神君怪叫道:“好,既然如此,你若说不出个法子,老子宰了你。”

小鱼儿道:“我三个月内若不能救你逃出这鬼地方,我脑袋输给你。”

献果神君道:“三个月”……哈,哈哈,你脑袋只怕有毛病,就算三年“……”

小鱼儿道:“不必三年,只要三个月,但三个月里,我若真的将你弄出这鬼地方了,你又当如何?”

献果神君道:“我输你八个脑袋也没关系。”

小鱼儿笑道:“阁下的脑袋,携带既不便,送给李大嘴他也不吃的,一个已嫌太多,若真有八个,倒坑死我了。”

他摇着手不许献果神君说话,接着笑道:“阁下若输了,我只要阁下翻几个筋斗让我瞧瞧也就是了。”

献果神君暴跳如雷,道:“好,你这小鬼气我……好,我若输了,随便你如何就是,但你若输了,我非要你脑袋不可。”

小鱼儿道:“一言为定。”

献果神君道:“老子放个屁也算数的。”

小鱼儿道:“但我只要将你救出去,无论用什么法子你可都得由我。”

献果神君道:“好,老子全他妈的由你。”

小鱼儿道:“好,三个月,从现在开始。”

突然抓起最大的一块翡翠,往洞外抛了出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