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26章 巧计脱困

作者:古龙

碧绿的翡翠纵在黑暗中也耀眼得很,沈轻虹本来一直含笑瞧着小鱼儿,此刻也不免吃了一惊,献果神君更是要急疯了,一把抓住小鱼儿,道:“你。……’你这小疯子,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

小鱼儿笑道:“我自然知道。”

藏果神君跳脚道:“你可知道你抛出这一块翡翠,就等于抛出一栋平墙整瓦的大屋子,就……就……就等于抛出三百条大肥牛。”

小鱼儿道:“我自然也知道。”

献果神君道:“你……你这也算救我?你这简直是在要我的老命。”

小鱼儿叹道:“你若要钱不要命,那也就罢了。”

献果神君道:“但你。……你……你这又算什么意思?”

小鱼儿冷笑道:“我的意思,早知你是不会懂的“。“但你难道也不懂么?”

他这最后一句话问的自然是沈轻虹。

沈轻虹面上已有喜色,道:“在下虽有些懂,只是还不能完全明白。”

小鱼儿道:“我将这些珍宝抛出去后。那些猴子猴狲们必定抢着去接,它们必定也和这位猴兄一样,见着此等稀奇好玩之物,是万万舍不得抛却的。”

沈轻虹笑道:“不错。”

小鱼儿道:“我抛出去一百件珍宝,至少有五十件被它们接去,它们接去后必定带到各地去炫耀。这五十件珍宝,只要有一件被人瞧见,这人必定就要苦苦追寻这珍宝的来处。”

沈轻虹道:“若换了我,也会如此的。’小鱼儿道:“这人独力难成,必定要找个同伴,而这种事只要被第二人知道,立刻就会有第三人知道,有第三人知道,就定会有第三百个人知道。只要这消息一传出去,你就不怕没有人能找着这里。”

沈轻虹附掌笑道:“不错,就算最无用的人,找寻珍宝时也会突然变得有用的,何况这消息一传出去,各种厉害角色都会赶来的。”

小鱼儿叹了口气,道:“现在你懂了么,只要有人能来到这里,咱们就不愁出不去了,如此简单的法子,你们都想不出,可真是奇怪得很。”

献果种君脸上的怒容早已瞧不见了,此刻竟一把抱住了小

鱼儿,像是发了疯似的狂笑道:“你的的确确当真是天下最聪明的人。”

于是,那些价值连城、大多数人一辈子赚来的钱也买不到一件的珍宝.就被小鱼儿像丢烂桃子、香蕉皮似的一件件丢了出去,他每丢一件,献果神君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似的,也不知是哭是笑。

此后,他每天越丢越多,只丢得献果神君脸皮发青,眼睛发绿,嘴里不停地喃喃嘀咕,道,“聪明人呀聪明人,你可知道你已丢出去多少银子了么?你丢出去的东西若作价成银子,只怕已可将这见鬼的悬崖填平了。”

小鱼儿也不理他,到了第七天,献果神君额上已不停地往外直冒汗珠,捏紧了拳头嘶声道:“聪明人呀聪明人,你想出来的这条妙计若是不成功,你可知道你就要如何死法么?”

小鱼儿淡淡道:“我丢光了这些珍宝,若是还没有人来,随便你怎样弄死我都没关系。”其实他自己的手也有些发软了,珍宝已不见了一半,还是鬼影子也没有来一个。

献果神君终于一把抢过那箱子,整个人坐在箱子上,大吼道:“不准碰,谁也不准再碰它一碰!”

小鱼儿道:“难道你真的要钱不要命?”

献果神君咬紧牙关,道:“我为这些宝贝已吃了十五年的苦,宝贝若被你这小鬼弄光了,我就算能活着出去,又有什么意思?”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道:“这话倒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但你不妨再想想,说不定只要再抛一粒珍珠出去,就有人来了,如此功亏一筏,岂不可惜。”

献果神君摸了摸头,道:“这……。”

小鱼儿笑嘻嘻瞧着他悠悠道:“说不定只要抛一粒,只要一粒”……”

献果神君终于大吼一声,跳了起来,道:“算你这小鬼的嘴厉害,老子又被你说动了。”

有了一粒,就有两粒,有了两粒,就有三粒……又好几天过去,还是鬼影子不见一个。

献果神君一把拎住了小鱼儿的衣襟,牙齿咬得吱吱的响,嘶声道:“你这小鬼还有何话说?”

小鱼儿道:“说不定只要……”

献果神君大吼道:“说不定只要再抛一粒,是么!”

小鱼儿嘻嘻笑道:“正是如此。”

献果神君跺脚道:“放你娘的千秋屁,老子已被你害苦了,你还要……还要……”两只猴爪般的手,已要去抓小鱼儿的脖子!

就在这时,突听沈轻虹“嘘”的一声,低叱道:“来了!”

崖洞边,已探出了半个头来。

果然是人的头。这人的头发,正中央梳成个发髻,但原来戴在头上的帽子此刻却没有了,像是已被风吹落。

这人的眉毛,黑而长,眉尖微微上剔,看来颇有杀气,但眉心却纠结在一起,又像是有许多心事。这人纵有许多心事,却也无法自他眼睛里瞧出来。

他的眼睛大面凸出,眼珠子好像是生在眼眶外的,他的黑眼珠凝结不动,自眼珠上布满了血丝。这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就这样瞪着崖洞里的三个人,空空洞洞的,绝没有丝毫变化,丝毫表情。

这明明是人的眼睛,看来却竟又不像是人的眼睛,如此大的一双眼睛,看来竟全无丝毫生气!小鱼儿与沈轻虹、献果神君自然也在瞪着这双眼睛,瞪着瞪着,也不知怎地,心里竟不由自主生出一般寒意。

这全无丝毫表情、全无丝毫生气的一双眼睛,看来竟是说不出的冷漠、残忍、恐怖诡秘!那疑注的黑眼珠中,竟似带着这种逼人的死亡气息!

献果钟君忍不住大喝一声,道,“你这人是什么东西,你喝声未了,那颗头突然凌空飞了进来!

没有手,没有胸,没有身子……什么都没有,这赫然只是一颗人头,一颗孤零零的人头。

献果神君喝声已噎在喉咙里,呆呆地怔住,崖洞外却传人了一阵诡秘的猴笑,露出几张带着诡笑的猴脸。

小鱼儿松了口气,带笑骂道:“原来你们这些猢狲在捣鬼!”

但这人头却绝计不会是猴子砍下来的。

沈轻虹拾起了人头,凝注着那双煞气凛凛的浓眉,凝注着那双凸出的眼睛,口中喃喃道:“却不知是谁杀死他的?”

小鱼儿瞧着洞外将落的夕阳,悠悠道:“杀死他的人,想必就要来了!”

但那“杀死他的人”却没有来。

漫漫的长夜已将尽,献果神君又开始坐立不安,蒙蒙的曙色渐渐照入这黝黑的崖洞……崖洞外突然伸入一只手来!

这只手五指如钩,像是想去抓紧件东西,但却什么也没有抓住,在凄迷的曙色中,这只手看来也是说不出的诡秘。献果神君风一般掠过去,刁住了这只手腕,他并未用什么力气,这只手就被他刁了进来!

但这也只是一只手,一只孤零零的手,已齐肘被人砍断,断处的鲜血已凝结,转变成一种凄艳的死红色,手背上还有条刀疤,长而深,就像是一条蛇蜷曲在那里,想来多年前这只手已险些被人砍断过一次。

诡笑的猴脸在崖洞外摇晃着,像是一张张用鲜血画成的画具,献果神君牙齿咬得直响,嘶声道:“脑袋先到,手也来了,下面只怕就是只臭脚。”

小鱼儿道:“这脑袋和手不是同一个人的。”

献果神君冷笑道:“你怎知道?你问过他?”

小鱼儿道:“那脑袋的皮肤又细又嫩,这只手的皮肤却像是砂纸,你就算看不出,摸也该摸出来的。”

献果神君道:“哼!”过了半晌,忍不住又道:“这只手莫非就是第二个人的……”

小鱼儿道:“不错,这只手就是砍下那脑袋的!”

献果神君道:“你又知道了,你瞧见了不成?”

小鱼儿道:“你瞧这只手,便该知道必定是孔武有力,若非这么样的手,又怎能一刀就砍下别人的脑袋。”

献果神君道:“哼!”

小鱼儿道:“你瞧这只手的模样,也就该知道它被砍断前的那一刻,必定还紧紧握着柄刀……不但是刀,还是柄宝刀,所以,手一被砍断,那柄刀立刻就被人抢去了……一只有力的手拿着一柄宝刀,砍人的脑袋自然方便得很,想不到的是,这只手不知怎地也被人砍断了。”

沈轻虹突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不错,这的确是只有力的手,他手里拿着的也的确是柄宝刀。”

献果神君目光闪动,冷笑道:“嘿,你也知道了。”

沈轻虹道:“我自然是知道的。那脑袋我虽不认得,这只手我却是认得的。”

小鱼儿眉毛一扬道:“莫非是这刀疤?……”

沈轻虹道:“不错,他手上这刀伤正是我留下的,却也是我为他敷的葯,看着它收的口,我……我又怎会忘记?”他语声中竟似有许多伤感之意。

献果钟君嗤鼻道:“你砍伤了他,又为他敷葯,你脑袋莫非有什么毛病不成?”

小鱼儿眨着眼睛,道:“这一刀想必是误伤,所以你砍了他之后,心里又后悔得很,所以才会替他敷葯,是么?”

沈轻虹苦笑道:“正是如此。”

小鱼儿道:“如此说来,这人是你的朋友?”

沈轻虹又长长叹了口气,道:“此人便是昔年江湖上人称‘铁镖头,金刀手’的‘金刀’铁如龙,他与我本是好友,只为了争那总镖头之位,我。……’我竟失手砍了他一刀,到后来我虽想补过,但他。……他却不告而别了,算将起来,这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二十年不见,不想今日竟,竟……”转过头去,咳嗽不已。

献果神君道:“铁镖头,金刀手“……’嗯,这名字我听过,听说他不但比你有种得多,武功也比你强,只可惜没有你诡计多端,所以才会被你砍了一刀。”

沈轻虹黯然道:“我确是比不上他。”

献果神君皱起了眉,道:“此人武功本已不错,这二十年来,身受屈辱,想必朝夕苦练,武功自又精进不少,但还是被人一刀砍断了手,砍下他手的那人,岂非又是个厉害的角色,我们要加倍提防才是。”

说完了这句话,他再不开口,只是盘膝坐到最黑暗的一个角落里,屏息静气,凝注着那洞口。

洞外面渐明亮起来,微风中也传来了夏日芬芳而温暖的气息,不时有猴子们怪笑着在洞外荡来荡去。

这阳光,这温暖的劳香气息,这无拘无束的自由……沈轻虹目中突然流下泪来,他扭转头,嘎声道:“你想。.。真的会有人来么?……”真的会有人找到这里?”

小鱼儿道:“会的。”

沈轻虹道:“但来的又会是什么人呢?他又是否会救我们出去?”

献果神君狞笑道:“会的,他不救也得救。……’无论他是什么人,我都不管,我只要他垂下来的那条绳子,那条绳子……”

沈轻虹道:“但他若要的不是你的人,只是你的珍宝,他若一进来就杀了你,又当如何?”

献果神君狞笑道:“他杀不了我的,无论是谁也杀不了我的……他还未瞧见我在哪里时,我已经先宰了他。”

沈轻虹道:“来的若是你的朋友,你莫非也……”

献果神君大笑道:“朋友?……这世上哪有我的朋友,我七岁之后便再无一个朋友,朋友这两个字我一听就要作呕。”

沈轻虹缓缓合起眼,道:“好,很好。”

献果神君一字字道:“你两人若也想活着出去,就千万莫要做出糊涂事“。“你两人什么事都不做也没关系,只要在那人进来时,引开他的注意力,否则……”

突然“嗖”的一声一柄剑直飞进来。沈轻虹不等它撞上石壁,便已抄在手中,只见这柄剑青光莹莹,虽非宝器,却也是百炼精钢所铸。

献果神君厉声道:“人呢?”

小鱼儿悠悠道:“人?……想必也死了,这炳剑也是你的猢狲兄弟丢进来的,剑的主人若末死,如此利器又怎会落在猴子手里。”

沈轻虹轻叹道:“不错,剑在人在,剑亡人亡……”

他轻抚着那精致而华丽的剑柄,以金丝镂在剑柄上的,正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这八个字。

小鱼儿道:“配得上使用如此利器的人,想来也是位成名的剑客。

沈轻虹将剑柄送小鱼儿面前,道:“你瞧瞧这剑柄上除了这八个字外,还有什么?”

除了八个字外,还有三个以金丝镂成的圆圈。

小鱼儿眨眨眼睛道:“没有什么,只不过是三个圈圈而已……

沈轻虹喟然道:“不错,只不过是三个圈图而已……但你可知道这三个圈圈在武林豪杰眼中又有何等重大的意义?”

小鱼儿道:“什么意思?”

沈轻虹沉声道:“就只这三个圈圈,可使巨万金银易手,可令上千人马改道,可使势不两立的仇人握手言和,可令八拜相交的朋友反脸成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巧计脱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