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27章 脱困入困

作者:古龙

一个轻衫绿裙、鬃边斜插着朵山花的少妇,盈盈走了进来,她步履是那么婀娜,腰肢是那么轻盈。她自那百丈危崖外走进来,当真就像是邻家的小媳妇跨过道门槛,就连那朵山茶花还都是稳稳的戴着,仅有歪一点。

黑暗中,献果神君已飞扑而出,挟着一股不可挡的狂风,直

扑那看来弱不禁风的少妇。绿裙少妇粹不及防,眼见就要被震出去,但腰肢不知怎地轻轻一折,她身子已盈盈站在献果神君身后。

献果钟君一惊,猛回身,待二次出手。绿裙少妇已向他嫣然一笑,柔声道:“您要我出去,我这就出去,您又何必费这么大的劲,生这么大的气呢。”那妩媚甜笑的笑容,美得像花,甜得像蜜。

献果神君道:“你……你……”

他虽然凶横霸道,姦狡毒辣,但面对着如此温柔、如此美丽的女子,心还是不免有些动了,狠话再也说不出口。

绿裙少妇道:“老爷子您着喜欢我留在这里,我就留在这里,替你扫地煮饭补衣服……”

小鱼儿一直在瞪着眼睛瞧她,此刻突然笑嘻嘻道:“我看你不如做我的媳妇吧。”

绿裙少妇媚然笑道,“你若真的肯要我做媳妇,我真开心死了,像你这样又聪明、又英俊的丈夫,我找了十年却没找到,只可惜……”

小鱼儿道:“只可惜什么?”

绿裙少妇柔声道:“只可惜我的年纪太大了,等你三十岁的时候,我已经是老太婆了,那时你又想甩了我,又不忍心,岂不是让你为难么?我又怎忍心让你为难呢?”

小鱼儿明知她说的全没有一句真话,但不知怎地,听在耳里,心里还是觉得舒服得很,忍不住大笑道:“你不说我年纪太小,只说自己年纪太大,像你这么说话的女子,就算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母夜叉,我也是喜欢的。”

绿裙少妇嫣然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这句话我一定永远记在心里。”

献果神君嘎声道:“我若不喜欢留在此处又当如何?”

绿裙少妇道:“老爷子若觉得这里太气闷,想出去逛逛,我已在外面备好了梯子,老爷于您随时都可以走。”

献果神君嘶声道:“真的?”

绿裙少妇道:“老爷子你若还不放心,只管先上去,然后咱们再上,留下这位少爷最后再带着箱子走,这样老爷子既可放心咱们,咱们也可放心老爷您了。”

献果神君心里虽然一万个不愿意听她的话,但她的话实在说得入情入理,实在说入了他的心,实在令他不能不听。就连沈轻虹,心里虽也明知这女子必定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但也像是入了魔似的,听得只有点头。

两人想来想去,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她有任何恶意。她说的话委实面面俱到,不但替自己想过,也替别人想过,无论是谁,都再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小鱼儿附掌道:“这法子的确再好也没有,别人若先上去,猴老兄必定不放心,此番猴兄先上去,也要等着最后一批珠宝上来,必定不会割断绳子。”

献果神君瞪着那少妇,还是忍不住问道:但你。……你真的是完全出于善意么?”

绿极少妇柔声道:“老爷子您想想我会有什么恶意呢?”献果神君大喝道:“世上真有你这么好的人?”

绿裙少妇轻叹道:“我生来就是这样,只知替别人着想,替别人做事,自己也没法子。”

献果神君眼珠子转来转去,但左看右看,也实在看不出她究

竟坏在哪里,只得跺一跺脚道:“好,无论你是好是坏,先上去再说!”他心中其实早巳迫不及待,那阳光,那暖风,那自由的天地,早已似乎在向他不断地招手。

他探头一瞧,果然有条粗如儿臂的长索从上面直垂下来,这长索若会中断,那么这绿裙少妇自己也要被困在地,只要这长索不会中断,那么,纵有别的诡计,他也要先上去了再说。

献果神君算来算去,只觉已无遗策,当下再不迟疑,纵身一跃,攀住了索头,大笑道:“沈轻虹,你跟着……。。”

笑声未了,身子突然一阵扭曲,向那万丈绝壁中直坠了下去,得意的笑声,也变做了凄厉的惨呼。

沈轻虹大惊失色,失声道:“这,这……。”

那绿裙少妇的脸像是也吓白了,颤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沈轻虹霍然回身,厉声道:“这原该问你才是!”

绿裙少妇道:“莫非是他老人家年纪太大,连绳子都抓不住

了?’沈轻虹忽道:“老实说,你这绳子上究竟有何鬼怪?”

绿谣少妇眼睛就像秋水般明亮、婴儿的无辜,柔声道:“这绳子是好好的呀,又没有断,我方才不就是从上面下来的么?你若不信,不妨拉拉看。”

沈轻虹果然伸手去拉,小鱼儿突然笑道:“这绳子里若是藏着几根毒针,伸手去拉的人滋味一定不太好受。”

他话未说完沈轻虹的手早巳闪电船缩回来,厉声道:“不错,这绳头里必定暗藏毒针,否则献果神君又怎会松手,不想你这女子竟是如此狠毒,我今日才算开了眼了!”

绿裙少妇目中泪光莹莹,凄然道:“你们要如此说,我也没法.予,既是如此,我……”我只有自己拉给你们瞧吧。”她纤腰一扭,自己果然攀上长索。

沈轻虹眼睁睁瞧着她往上爬,那舞着的绿裙少妇看来已越来越小,他心里又着急,又后悔,要他们跟着这不知究竟是温柔还是毒辣的女子往上爬,他实在有些不敢,但耍他眼睁睁瞧着这机会错过,却又实在令人痛心。

他正在为难,不知是否该冒险一试,哪知就在这时,那不可捉摸的女子竟又轻轻滑了下来。

小鱼儿笑道:“我早已知道你会回来的。”

绿裙少妇柔声叹道:“我本来已想不管你们,但又实在不忍心,唉!我的心为什么总是这么软,简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她眼被轻轻一扫,对沈轻虹道:“这绳子究竟是好是坏,如今你们总该知道了吧。”

到了此刻,沈轻虹委实不知道该相信谁了,他甚至已有些怀疑献果神君真是自己抓不住绳子才跌下去的。

绿裙少妇悠悠道:“你若还不相信,不妨用块布包着手。”

沈轻虹瞧瞧那绳子,又瞧瞧洞外的青天白日,再瞧瞧这阴森森黝黝的洞窟,想着那十五年苦难的岁月。

这机会委实不容再错过。

他咬了咬牙,最后再瞧了瞧小鱼儿。小鱼儿也皱紧了眉,道:“你莫瞧我,我也没了主意,但是……我想这绳子总该不会断的吧,否则她自己也上不去了。”

沈轻虹长叹一声,道:“事到如今,无论如何我也要试一试了。”

他纵身一跃,攀持而上。

小鱼儿拎起一颗心,眼睁睁瞧着他往上爬,一尺,两尺……眼贝他已爬上十余丈,小鱼儿终于松了口气。瞧着那少妇笑道:“你这人究竟是好是坏,到现在我也弄不清了……。。”

话未说完,绳子已断了。

沈轻虹惨呼着,挣扎着,自洞口直坠而下,眨眼便瞧不见了,只剩下那凄厉的惨呼响彻四山。

小鱼儿目瞪口呆,怔在当地,呐呐道:“你……你……”你真是个骗死人不赔命的女妖怪。”

绿裙少妇嫣然笑道:“哦!是么?”

小鱼儿道:“你用绳子里的毒针毒死那老猴子,又将绳子割断一半等着沈轻虹来上当,但以你的武功,你本来不必费这么多心思,就可杀死他们的呀!”

缘裙少妇嫣然道:“要自己动手杀人,那多没意思,我一生中从未自己动手杀过一个人,全都是别人心甘情愿去死的。”

小鱼儿道:“但我还是不明白,绳子断了,你自己怎么上去。”

绿裙少妇道:“这里舒服得很,我已不想上去了。”

小鱼儿怔了怔,摸着头苦笑道:“女孩子说的话能教我猜不透的,你是第一个。”

缘裙少妇凝注着他,柔声道:“你的朋友被我害死了,你不想报仇?”

小鱼儿叹道:“我打也打不过你,骗也骗不过你,怎么样报仇,何况,正如你所说,这不是你迫着他们,面是他们自己心甘情愿送上门来上当的。”

绿裙少妇道:“你心里不难受?”

小鱼儿道:“这两人一个是早巳该死了,另一个是十五年前自己不想活了,如今死得正是对门对路,我又难受个什么?”

绿裙少妇眼波流转,咯咯笑道:“你这样的孩子,我才真是从来没有见过。”

小鱼儿笑道:“好,现在你可以开始骗我了,骗到我死为止。’缘裙少妇道:“骗死了你,我一个人在这里岂非寂寞得很……

小鱼儿瞪大眼睛,道:“你。……你自己难道真的也不上去了?”

绿裙少妇道:“我又没生翅膀,又不会飞!”

小鱼儿楞了半晌,苦笑道:“你真是女妖怪!”

缘裙少妇道:“我若是女妖怪,你就是小妖怪。”

小鱼儿叹道:“这倒不错,一个女妖怪,一个小妖怪,在这鬼洞里过上一辈子了,将来说不定还会生了一大群小小妖怪……他话末说完,绿裙少妇已笑得直不起腰来。

突然间,一阵狂笑声远远传了过来。

一个狂笑道:“姓萧的鬼丫头,你跑不了的,老于已知道你从哪里下去的,老子就在这里等着你,除非你一辈子也不上来!”

这话声显然是来自云雾凄迷的山头,但听来却如就在你耳畔狂叫一般,震得你耳朵发麻。绿裙少妇面色立刻变了,变得比纸还白。

小鱼儿道:“他是什么人?”

缘裙少妇道:“他……”他不退人,他简直是个老妖怪!”

小鱼儿道:“你真那么怕他?”

绿裙少妇摇头叹道:“你不知道,不知道……他做出来的事,世上永远没有人能猜得透的。”

只听那语声又喝道:“姓萧的,你真不上来么?”

绿裙少妇咬住嘴chún,不说话。

过了半晌,那语声又道:“好,老子数到十宇,你若还不上来,等老予捉到你时,担保要你受十天十夜的活罪,若让你少受一刻,老子都不是人!”

小鱼儿眨着眼睛,叹道:“看来,他果然有叫人连死都死不了的本事。”

那语声已大吼道:“现在开始!─!”

绿裙少妇整个人都像是已被吓软了,瘫到地上,动也不能动,鬓旁的山茶花,却簌簌的抖个不住。

那语声已喝道:“二!”

小鱼儿眼珠一转,道:“这□如此凶恶,莫非是‘十大恶人’之─?”

绿裙少妇叹道:“十大恶人’若和他出起来,简直就像是最乖的小孩子了。”

小鱼儿也吃了一惊,道:“他比‘十大恶人’还狠?”

只听那语声又喝道:“三”

小鱼儿呆了半晌,道:“他叫什么名字?”

绿裙少妇道:“你不会知道他的。”

小鱼儿道:“他既然比‘十大恶人’还狠,就应该很有名才是。”

绿裙少妇长叹道:“咬人的狗是不叫的,你知道么!越是没有名的人才越厉害,他就算做了神鬼难容的事,别人也不知道。”

那语声又喝道:“四……好,看样子你是真的不上来了,你要不要听听老子捉到你时,要如何对付你。”

他像是已在暴跳如雷,狂吼道:“老子捉到你时,先挖掉你一只眼睛,再把盐水灌进去,等到十天后,你全身都要变成咸肉。”

小鱼儿苦笑道:“好凶的人,这样的活咸肉,只怕连李大嘴都没有吃过。”

缘裙少妇突然道:“伤认得李大嘴?”

小鱼儿眨了眨眼,反问道:“你认得他?”

绿裙少妇默然半晌,悠悠道:“在江湖中混的人,谁不知道他!”

只听那语声已狂吼道:“五!……你听到了么!五!再数五下,你就要完蛋,你若以为老子捉不到你,你就大错特错了!”

绿裙少妇突然站了起来,长叹道:“罢了。与其等着被他捉住,倒不如现在先死了干净。”

小鱼儿道:“你……”你怕什么?咱们等在这里不上去,他反正也不敢下来的。”

绿裙少妇叹道:“你不知道,他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他若说能够捉住我,就是真的能捉住我。”

小鱼儿道:“你不能死,你死了我一个人在这里多寂寞。”

绿裙少妇凄然一笑,道:“你还想活么?”

小鱼儿道:“我活得正有意思,为什么不愿活?”

绿裙少妇摇头叹道:“他连你也不会放过的……。。”

那话声大叫道:“六!现在已数到六了!”

绿裙少妇道:“他总有法子捉住你,我若死了,他一定要将气都出在你身上,那时你就更惨了!”

她一面说话,一面缓步走到洞口。

小鱼儿道:“你要跳下去?”

绿裙少妇道:“依我看来,你也是和我一起跳下去的好。”

小鱼儿失声道:“你要我也跳下去?”

绿裙少妇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脱困入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