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28章 穴里乾坤

作者:古龙

小鱼儿有个特别的脾气,随时随地都要开玩笑,但他这玩笑开得也并非没有用意,他想试试这栋树是空心还是实心。

他做梦也不想里面会有人回应。不错,里面的确没有回应,但那块树皮却突然移动起来,好好的一株树,竟突然现出了个门户!

小鱼儿这一惊倒是不小,整个人都吓得向后飞出去。绿裙少妇也像是吓惨了,竟跪在那里不能动。

树,果然是空的。小鱼儿瞪着那黑黝黝的洞,大声道:“什么人在里面?是人是鬼,都给我滚出来。”

树穴里没有声音,一点声音都没有。小鱼儿一步步走过去,拳头捏得很紧,捏得指节都发了白,那双本来就不小的眼睛,瞪得更大。

绿裙少妇颤声道:“不要走进去,里面……里面说不定有什么东西。”

小鱼儿大声道:“怕什么?这种鬼鬼祟祟的东西,没什么可怕的,他若真的很厉害,为什么不敢出来见人!”

绿裙少妇道:“你……。你要进去?”

小鱼儿身子也缩了一下,道:“进……。进去……”

他咳嗽一声,大叫道,“自然要进去,这是唯一的线索,我怎么能不查个明白!”

皇后。”

小鱼儿呆了半晌,突然大笑起来,笑得几乎喘不过气,他一生中简直从来没有像这样大笑过。

绦裙少妇道:“你开心么?”

小鱼儿大笑道:“我开心,开心极了,我什么疯狂的事都想到过,但却做梦也没有想到我有朝一日竟会做皇后。”

缘裙少妇道:“你不愿意?”

小鱼儿瞪大眼睛,道:“我为什么不愿意?世上又有几个男人能当皇后?”

他突然跳起来往桌于上一坐,大声道:“喂,你们还不过来拜见你们的新皇后么?”

那些轻衫少年你瞧着我,我瞧着你,终于一齐走过来。

小鱼儿道:“只要磕三个头就够了,不必太多。”

少年们一齐去望那绿裙少妇,绿裙少妇不停的娇笑,不停的点头,少年们想不磕头也不行了。

小鱼儿道:“磕完头就出去吧,我要和皇上喝酒了,快出去.……。妃子若想和皇后争宠,皇后吃起醋来,是要砍你们脑袋的。”

少年瞧着他,那模样倒当真像是瞧见了个妖怪似的,突然一齐转过头,走了干净。

小鱼儿拍手大笑道:“妙极妙极,做皇后的滋味可真不错。”

绿裙少妇笑得已直不起腰,咯咯笑道:“你这小鬼真有意思,我在这里十多年,从来也没有这样开心过。”

小鱼儿笑道:“从今以后,我天天都要让你开心,开心得要死,你虽然叫‘迷死人不赔命’,我却要迷死你。”

绿祖少妇突然不笑了,瞪大眼睛,道:“你“……你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非但知道你这名字,还知道你叫萧眯眯,也是‘十大恶人’中之一,你看来虽然又娇又嫩,其实最少也有四五十了,但你放心,我不会嫌你老的,姜是老的辣,越老我越欢喜。”

他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篇,绿裙少妇已怔在那里。

小鱼儿道:“别站在那里呀,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该过来和我皇后亲热亲热才是。”

绿裙少妇凝眸望着他,缓缓道:“你只说错了一件事。”

小鱼儿道:“哦?”

绿裙少妇道:“我今年只有三十七。”

小鱼儿嘻嘻笑道:“就算你十七也没关系,‘永远莫要和女人讨论她的年龄’,这句话我很小的时候就懂了的。”

绿裙少妇道:“别的事你说错都没关系,但你若说错女人的年纪,她可不饶你。”

她的手,温柔而美丽,她的笑,也是温柔而美丽。

但这温柔的笑容中却隐含杀机,这双美丽的手顷刻间也能置人死命,这小鱼儿自然是知道的。

小鱼儿却偏偏装做不知道,嘻嘻笑道:“我已知道你是谁,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萧眯眯眼波流转,道:“你……。。”

小鱼儿道:“十大恶人’若也有一个朋友,那就是我,江鱼。”

萧眯眯道:“你……你竟敢自称‘十大恶人’的朋友?”

小鱼儿笑道:“你难道以为我是好人不成。”

萧隙眯嫣然道:“你自然不是好人、但你还太小,小得还不能做聪人,我瞧你”……你只怕是那老妖怪派来的,是么?否则你又怎么知道我。”

小鱼儿道:“老妖怪我的确认得好几个。”

萧眯眯道:“好儿个?”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突然大笑道:“哈哈,小僧从来不近妖孽,阿弥陀佛……近妖者杀……你杀时小心些,若让血流得太多,肉就不鲜了……九幽门下,饿鬼日多,肉纵不鲜,也有鬼食……。你呀,你就是个缺德鬼。”

他说了五句话,正活脱脱是哈哈儿,“血手”杜杀,“不吃人头”李大嘴,“半人半鬼”阴九幽,“不男不女”屠娇娇这五人的口气,不但声音相同,语气也相同,正是惟妙惟肖,活灵活现。

萧眯眯眼睛已睁大了,娇笑道:“你这小鬼,你认得他们?”

小鱼儿道:“我从小就是在‘恶人谷’长大的。”

菌眯眯的手,立刻放下了,拍手笑道:“这就难怪,难怪你是个小妖怪,原来你竟是跟着他们长大的。……他们常常提起我么?”

小鱼儿笑道:“他们叫我遇见你时,要千万小心些,莫要被你迷死。他们说你是六亲不认,见人就要迷的。”

萧眯昧咯咯笑道:“你相信他们的鬼话?”

小鱼儿眯着眼笑道:“能见着你这样的人,就算被你迷死,我也心甘情愿的。”

萧眯昧娇笑道:“哎哟,小鬼,我没有迷死你,倒真的快要被你迷死了。”

小鱼儿大笑道:“现在,你可以请我喝酒了么?”

送酒上来的,竟是个孩子。

这孩子生得眉目清秀,但却面黄肌瘦,像是发育不全的模

样,看神气像是比小鱼儿大,看身材又似比小鱼儿小。

他缩着脖子,驼着背,捧着盘的两只手,不停地发抖,但一双眼睛,却又不时偷偷在萧眯眯胸前瞟来瞟去。

萧咪咪笑道:“小色鬼,你瞧什么?”

那孩子红着脸,垂下了头,道:“没”。”没有。”

萧咪咪媚笑道:“你想亲亲我是么?”

那孩子脸更红人萧咪咪道:“来,想亲就来亲呀,怕什么?”

那孩子突然放下盘予,抱住了她。

萧咪咪突然反手一个巴掌,将他打得在地上直滚,小鱼儿抬起头,突然发现这孩予背着脸时,满脸都是杀机,竟令人觉得可怕。

他站起来时,他又变得一副可怜模样,红着脸,垂着头,一步一挨,慢吞吞走了出去,像是路都走不动。

小鱼儿道:“这小孩子也是你的妃子?”

萧咪咪笑道:“你吃醋?”

小鱼儿道:“唉,你简直是摧残幼苗。”

萧咪咪道:“我就是要折磨他,直到他死。,小鱼儿道:“为什么你恨他?他不过是个孩子呀!”

萧咪咪道:“他虽是个孩子,但他的爹爹……嘿,,普天之下,再没有一个比他那爹爹更毒辣更阴险的人了。”

小鱼儿笑道:“哦?他难道比阴九幽还阴险?难道比李大嘴还毒辣?”

萧咪咪道:“阴九幽虽险,李大嘴虽狠,别人总还瞧得出,但他爹爹做尽了坏事后,别人还在称他为当世之大侠。”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笑道:“连你都说这人坏,想来他必定真是个大坏蛋了。”其实他心里想的却是:“你说他是坏蛋,他想必是个好人……”

他故意不问这人的名字,萧咪咪居然也不说了,只见那孩于又抱了个盘子走进来。

小鱼儿突然道:“喝酒之前,我先得去清存货。”

萧咪咪啐道:“没出息。”

小鱼儿笑道:“皇后方便时,总得有个把子在旁边伺候着他拉起那孩子的手,道:“来,你带我去。”

萧咪咪娇笑道:“小心些,莫掉下去先就吃饱了,这里的酒莱还在等着你哩。”

那孩子缩着脖子,垂着头在前面走。小鱼儿瞧着他的背影,似乎在想什么。

这地下的宫阙,显然是经过精心的设计,每一寸地方,都没有浪费,长道的弯曲处,就是方便之处。

小鱼儿突然问道:“嗯,你姓什么?”

那孩子道:“江。”

小鱼儿道:“你也姓江?真巧。’“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道:“玉郎。”

小鱼儿皱了皱眉,眼珠子四面一转,突又笑道:奇怪,这里已是地下,这许多人的大便小便,都流到哪里去了?这地下的地下难道还有通道?”

江玉郎道:“下面没有通道,是坟墓。”

小鱼儿道:“坟墓?谁的坟墓?”

江玉郎道:“听说是建造此地工人的坟墓。”

小鱼儿又不禁皱了皱眉头,赶紧站起来,道:“你知道的倒不少,想必已来了许久。”

江玉郎道:“─年。”

小鱼儿道:“一年……你怎会来的?”

江玉郎道:“阁下怎会来的?”

小鱼儿笑道:“嗯,不错,萧咪咪自然有法子把你弄来的“”

看来这里必定还有条通向外面的道路,你……此知道么”

江玉郎道:“不知道。”

小鱼儿道:“你没有查过?”

江玉郎道:“没有。”

小鱼儿道:“你难道不想出去?不想回家?”

江玉郎道:“这里很好,很舒服。”

小鱼儿突然一把抓着他肩头,沉声道:“你这小鬼,我知道你心里恨得要死,时时刻刻都在想法子出去,你瞒不过我的,你若肯与我合作,咱们就能想法子出去!”

江玉郎面上毫无表情,淡淡道:“阁下若是方便完了,就请回去用酒。”

小鱼儿眼睛盯着他,盯了许久,一宇字道:“我说的话,你记着,每个字都记着!”

江玉郎仍然缩着脖子,垂着头,在前面走。小鱼儿瞧着他的背影,还似在想着什么。

两人终于走了回去,萧咪咪笑道:“看来,你存货倒不少,我只当你真的掉下去了。”

小鱼儿抚着肚子,嘻嘻一笑,道:“这肚子。……。”

江玉郎突然截口道:“他方便是假的,他只想要我陪着他捣鬼,只想从我嘴里探听出这里的出路,还叫我跟他一起逃出去。”

萧咪咪眼睛一瞪,冷冷笑道:“江鱼你真的想出去?你何必问他,我告诉你好了。”

小鱼儿神色不动,却大笑起来,笑道:“我在‘恶人谷’都住了十来年,这地方难道比‘恶人谷’还糟么我不过是试试这小鬼的,你难道信他的?”

萧咪咪悠悠道:“其实,不管你是真是假,你问他都没有用的“……这地方的出路,除了我,谁也不知道。”

她拍了拍江玉郎的头笑道:“想不到你倒很老实。”

江玉郎脸又红了,垂头道:“只要能常常在娘娘的身边,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了。”

萧咪咪笑道:“小色鬼,今天不准再胡思乱想了,乖乖去睡睡吧。”

江玉郎瞧了瞧小鱼儿道:“但他……─‘娘娘难道……。。”

萧咪咪道:“你想我宰了他?”

江玉郎道:“他……他实在……萧咪咪轻轻给了他个耳括子,笑啐道:“要吃醋还轮不到你,滚吧。”

江玉郎垂着头,转回身,乖乖地走了。萧眯眯根本再也未瞧他,这小鬼她是不放在心上的,无论他想玩什么花样,也玩不过她的手掌心。她只是瞧着另一个小鬼。

小鱼儿嘻嘻一笑,道:“这小子果然是个坏蛋。”

萧咪咪道:“他是坏蛋,你也不是好东西。”

小鱼儿道,“我难道不比他好?”

萧咪咪眯着眼笑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

小鱼儿道:“你舍不得杀我的。”

萧咪咪媚笑道:“对了,我真的舍不得杀你,我正要瞧瞧你究

竟有多好……屠娇娇总教过你几手的,我……。我想试试。”

她斜斜地在张软榻上坐下去,春色已上眉梢,柔声道:“你还不过来?难道还要等我再教你?”

小鱼儿眼珠子乱转,嘻瞎地笑。

萧咪咪道:“那么。”。你还等什么?”

小鱼儿道:“我只怕……。。”

话还未说完,江玉郎突然又冲了进来,一张脸已变得没有─丝血色,颤声道:“不……‘不好,不好了!”

萧咪咪怒道:“你想干什么?”

江玉郎道:“死了。……全都死了。”

萧咪咪变色道:“什么人死了?’江玉郎道:“你……你赶紧去瞧瞧……。他们。……他们……。

话未说完,突然晕了过去。

死人,到处都是死人!方才那些轻衣少年,此刻竟没有一人还是活的。

翻开他们的脸,有的七窍流血,有的血肉模糊,就连小鱼儿这么大的胆子,也不禁瞧得心里直冒寒气!

萧咪咪也有些慌了,跺脚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道:“莫不是那老妖怪已暗中潜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穴里乾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