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03章 第一神剑

作者:古龙

干净的石板街,简朴的房屋,淳善的人面……这是个平凡的小镇。

六月的阳光,照着这小镇唯一的长街,照着这条街上唯一酒铺的青布招牌,照着这残旧酒招上斗大的“太白居”三个字。

酒舍里哪有什么生意,那歪戴着帽子的酒保,正伏在桌上打盹儿,不错,那边桌上是坐着位客人。

但这样的客人,他却懒得招呼,两三天来,这客人天天来喝酒,但除了最便宜的酒外,他连一文钱菜都没叫。

这客人的确太穷,穷得连脚上的草鞋底都磨穿了,此刻他将脚跷在桌上,使露出鞋底两个大洞。

但他却毫不在乎,他靠着墙,跷着脚,眯着眼睛,那八尺长躯,坐在这小酒店的角落中,就像是条懒睡的猛虎。

阳光,自外面斜斜地照进来,照着他两条发墨般的浓眉,照着他棱棱的颧骨,也照着他满脸青惨惨的胡渣子直发光。

他皱了皱眉头,用一只瘦骨嶙峋的大手挡住眼睛,另一只抓者柄已锈得快烂的铁剑,竟呼呼大睡起来。

这时才过正午不久,安静的小镇上,突有几匹健马急驰而过,鲜衣怒马,马行如龙,街道旁人人侧目。

几匹马到了酒铺前。

竟一齐停下,几条锦衣大汉,一窝蜂挤进了那个小的酒铺,几乎将店都拆散了。

当先一条大汉腰悬宝剑,趾高气扬,就连那一脸大麻子,都似乎在一粒粒发着光,一走进酒铺,便纵声大笑着:“太白居,这破屋子、烂摊子也可叫做太白居么?”

他身后一人圆圆的脸,圆圆的肚子,身上虽也挂着剑,看来却像是个布店掌柜的,接着笑道:“雷老大,你可错了,李太白的几首诗虽写得蛮不错,但却也是个没钱役势的穷小子,住在这种地方正合适……”那雷老大仰首笑道:“可惜那李太白早死了好多年,不然咱们可请他喝两杯……喂,卖酒的,好酒好菜,快拿上来!”

几杯酒下肚,几个人笑声更响了,角落那条大汉,皱着眉头,伸了个懒腰,终于坐直了,喃喃道:“臭不可闻,俗不可耐……”突然一拍桌子,道:“快拿酒来,解解俗气。

“这一声大喝,竟像是半空中打了个响雷,将那几条锦衣大双骇得几乎从桌上跳了起来。

那雷老大瞧了瞧,脸色已变了,身子已站起,但却被那个瘦小枯干、满面精悍的汉予拉住,低声道:“总镖头就要来了,咱们何必多事?”

雷老大“哼”了声,终又坐下,喝了杯酒,又道:“孙老三,老总说的可是这地方了你听错没有?”

那瘦脸笑道:“错不了的,钱二哥也听见了……”圆脸汉子截口笑道:“不错!就是这儿,老总这次来,听说要来见一位大英雄,所以要咱们先将礼物带来,在这里等着!”

雷老大道:“你知道老总要见的是谁么?”

钱二微微一笑,低低说了个名字。

雷老大立刻失声道:“是他?原来是他?他也会来这里?!”

钱二道:“他若不来,老总怎会来”几个人立刻老实了,笑声也小了,但酒喝得更多,嘴里也不停地在吱吱喳喳,低声谈论着。

“听说那主儿掌中一口剑,是神仙给的,不但削铁如泥,而且剑光在半夜里比灯还大。

“嗯!不错,若没有这祥的宝剑,怎会在半盏茶工夫里,就把阴山那群恶鬼的脑袋都砍了下来?”

说到这里,几个人情个自禁,都将膝里挂着的剑解了下来,有的还抽出来,用衣角不停地擦。

雷老大笑道:“我这口剑也算不错了,但比起人家那柄,想来还是差着点儿,否则我也能像他那样出名了!”

钱二摇头道:“不然不然,你纵有那样的剑也不成,不说别的,就说人家那身轻功……嘿!北京城可算高吧,人家跺跺脚就过去了。”

雷老大吐了吐舌头,道:“真的么?”

钱二道:“可不是真的,听说他天黑时还在北京城喝酒,天没亮就到了阴山,,阴山群鬼只瞧见剑光一闪,脑袋就都掉下来了……嘿!听说那剑光,简直就像是天上的闪电一样,连阴山外几百里的人都能瞧见。”

角落中那穷汉,也在用衣角擦着那柄锈剑,擦两下,喝口酒,此刻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道:“世上哪有那样的人!那样的剑!”

雷老大脸色立刻变了,拍着桌子,怒吼道:“是谁在这里胡说八道?快给我滚过来!”

那穷汉却似乎根本没有听见,还是在擦着那口锈剑,还是在喝着酒,方才那句话,似乎根本不是他说的。

雷老大再也忍不住跳了起来,向他冲过去,但却被钱二拉住,先向雷老大使了个脸色,然后自己摇摇摆摆走过去,笑道:“看来朋友你也是练剑的,所以听人说这话,就难免有些不服气,但朋友可知道咱们说的是谁么?”

那穷双懒洋洋抬起头来龇牙一笑,道,“谁?”

钱二道:“燕大侠,燕南天,燕神剑……哈哈,朋友你若真的是练剑的,听到这名字,就总该服气了吧!”

那穷汉却眨了眨眼睛,嘻嘻笑道,“燕南天?……燕南天是谁?”

钱二抚着肚子,哈哈大笑道:“你连燕大侠的名字都未听过,还算是练剑的么?”那穷汉笑道:“如此说来,你想必是认得他的了,他长得是何模样,他那柄剑……”雷老大终于还是冲了过来,“啪”的一拍桌子,吼道:“咱们纵不认得他,但却也知道他是长得远比你这□帅得多了,他那柄剑更不知要比你这口强胜千百倍。”

那穷汉大笑道:“瞧你也是个保镖的达官,怎地眼力如此不济,某家长得虽不英俊,但这口剑么,却是……”雷老大仰天打了个哈哈,截口道,“你这口破剑难道还是什么神物利器不成?”

“某家这口剑,正是削铁如泥的利器……”这句话还未说完,别人已哄堂大笑起来。

又听雷老大道:“你这口剑若能削铁如泥,咱家不但要好好请你喝一顿,而且……”那穷汉霍然长身而起,道:“好,抽出你的到来试试!”

他坐在那里倒也罢了,此番一站将起来,雷老大竟不由自主被骇得倒退两步,钱二虽是胖子,但和他那雄伟的躯干一比,突然觉得自己已变成小瘦子。

只见他虽然生无余肉,也骨骼长大,双肩宽阔,一双大手垂下来,竟几乎已将垂到膝盖之下。

这时酒铺里悄然走进个面色惨白、青衣小帽的少年,瞧见这情况,倚在柜台前,忍不住嘻嘻地笑。

雷老大终于抽出了他那柄精钢长剑,终于又挺起了胸膛,大吼道:“好!就让你试试。”

那穷汉道:“你只管用力砍过来就是……”雷老大龇牙笑道:“小心些,伤了你可莫怪我。”

手腕一抖,精钢剑当头劈了下来。

那穷汉左手持杯而饮,右手撩起锈剑,向上一迎,只听“当”的一声,雷老大又倒退两步,手中剑竟已只剩下半截,众人全都呆住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穷汉子手抚锈剑,哈哈大笑道:“如何?”

雷老大张口结舌,呐呐道,好……好剑,果然好剑。

那穷汉却长叹了一声,道:“如此好剑,只可惜在我手里糟塌了……”雷老大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道:“不……不知朋友可……可有意出让?”

那穷汉叹道:“虽然有意,怎奈难遇买主……”雷老大大喜,喜动颜色道:“我……我这买主,你看如何?”

那穷汉上上下下瞧了他几眼,颔首道:“看你们也有些英雄气概,也可配得上这口宝剑了,只是……你眼力既差,却不知出手如何?”

雷老大喜道,“这个好说……这个好说……”特他三个朋友都拉在一边,叽叽咕咕商量了一阵,接着,只瞧见四个人都在掏腰包,凑银子。

那穷汉箕踞桌旁,瞧也不瞧,只是不住喝酒。

过了半晌,雷老大逡巡走过来,嗫嚅着道:“不知五百两……”

那穷汉眼睛一瞪,道:“多少?”

雷老大赶紧笑道:“不知一千两够不够,不瞒兄台说,咱们四个人掏空腰包,也只能凑出这么多了……”那穷汉沉吟半晌,缓缓道:“此剑本是无价之宝,但常言说得好,红粉赠佳人,宝剑赠英雄……好,一千两卖给你也罢。”

雷老大再也想不到他答应得如此痛快,生怕他又改变主意,赶紧将一大包银子双手奉上,陪笑道:“一知两全在这儿请点点。”

那穷汉一手提了起来,笑道:“不用点了,错不了的……那。

剑在这里,神兵利器,唯有德者佩之,你以后可要小心谦虚,否则这种神兵利器怕也会变顽铁……“雷老大连声道:“是,是!……”双手将剑接过,当真是大喜慾狂,如获异宝。

那穷汉从布袋里摸出锭银子,“咯”的抛在桌上,长长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笑道:“某家去了,这里的酒帐,全算我的”竟头也不回,迈开大步走了出去,那面色惨白的少年,瞧着雷老大等人一笑,也随后跟出。

这里雷老大已高兴得几乎忘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钱二笑道:“咱们雷老大得了这口剑,可当真是如虎添翼了,日后走江湖,还怕不是咱们雷老大的天下。

雷老大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这还不是各位兄弟捧场……哈哈,想来我雷老大只怕已时来运至,否则又怎能有此良缘巧遇。”

钱二道,“雷老大有了这口剑,非但连燕南天都要大为失色,咱们镖局的总镖头,只怕也得让让贤了。”

雷老大笑得满脸麻子都开了花,道:“日后咱家若真能如此,还能忘得了各位兄弟么?”

他手里捧着那柄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当真是含在口里怕化了,顶在头上,又怕跌下。

突听有人笑道:“各位什么事如此高兴?”

笑声中,一个短小精悍、目光如炬的锦衣汉子,大步走了进来,他身材虽瘦小,但气派却不小,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般不凡之威傲,让人一眼瞧见,便知道此人平日必定发号施令惯了。

钱二等人俱都迎上来,躬身陪笑道:“总镖头……”几个人七嘴入舌,将方才的奇遇说了出来。

那总镖头目光闪动,笑道:“真的么?那可当真是可喜可贺之事。”

雷老大也早已陪笑迎了上去,但突然觉得自己得了这口宝剑,身份已是大不同了,是以又退了回来。

此番睥睨一笑,道:“总……沈兄说的好,这不过是小弟偶然走运而已。”

他变得当真不慢,居然连称呼也改了,那沈总镖头却直如未觉,瞧着他微微一笑,道:“不瞒各位,如此利器,我倒真是从未见过,不知雷兄可能让我开开眼界。”

雷老大哈哈笑道,“这个容易,沈兄一试便知。

沈总镖头道:“钱兄,请借剑一用。”

接过钱二的剑,微微挽了挽袖子,微笑道:“雷兄小心了。”

话犹未了,“刷”的一剑削下,雷老大也想学那穷汉的模样,左手也端起酒杯,但酒杯刚端起,剑光已削下,他哪里还顾得喝酒,慌慌张张,反手一剑撩了上去。

又听“当、当、当、砰”四声响,果然有半截剑跌在地上,但不是沈总镖头手中之剑,却竟是雷老大的那柄“宝剑”!那第一声响是双剑相击,第二声响是剑尖落地,第三声响是酒杯摔得粉碎,第四声响却是雷老大整个人跌在地上。

这一来不但雷者大面如死灰,别的人也是目瞪口呆,一个个愣在那里,动弹不得,作声不得。

沈总镖头顺手抛了长剑,冷笑道:“这也算是宝剑么?”

雷老大哭丧着脸,道:“但方才明明……明明是……”沈总镖头冷冷道:“方才明明是你上了别人的当了。”

雷老大突然跳了起来,大吼道:“我去找那□算帐……“沈总镖头叱道:“且慢!”

雷老大此刻又听话了,乖乖地停下脚步,道:“总……总镖头有何吩咐?”

他又改了称呼,这沈总镖头还是直如不觉,只是冷冷问道:“方才那人是何模样?”

雷老大道:“是个无赖穷汉,只不过生得高大些……”沈总镖头沉吟半晌,突然变色道:“那人双眉可是特别浓重?骨骼特别大?一双眼睛平时永远半张半闭,仿佛有好几天未睡觉的模样。”

雷老大道:“正是,总镖头莫非认得他?”

沈总镖头瞧了瞧他,又瞧了瞧钱二,突然仰天长叹了一声道:“只叹你们随我多年,不想竟还都是有眼无珠的瞎子。”

雷老大哪里还敢抬起头来,只有连声道:“是……是……”沈总镖头道:“你们可知道此人是谁么?”

众人面南相觑,齐声道,“他是谁?”

沈总镖头一字字缓缓道:“他便是当今江湖第一神剑,燕南天!也就是我此番专程来拜见的人!”

不是沈总镖头掌中之剑,却竟是雷老大的那柄“宝剑”!那第一声响是双剑相击,第二声响是剑尖落地,第三声响是酒杯摔得粉碎,第四声响却是雷老大整个人跌在地上。

这一来不但雷者大面如死灰,别的人也是目瞪口呆,一个个愣在那里,动弹不得,作声不得。

沈总镖头顺手抛了长剑,冷笑道:“这也算是宝剑么?”

雷老大哭丧着脸,道:“但方才明明……明明是……”沈总镖头冷冷道:“方才明明是你上了别人的当了。”

雷老大突然跳了起来,大吼道:“我去找那□算帐……“沈总镖头叱道:“且慢!”

雷老大此刻又听话了,乖乖地停下脚步,道:“总……总镖头有何吩咐?”

他又改了称呼,这沈总镖头还是直如不觉,只是冷冷问道:“方才那人是何模样?”

雷老大道:“是个无赖穷汉,只不过生得高大些……”沈总镖头沉吟半晌,突然变色道:“那人双眉可是特别浓重?骨骼特别大?一双眼睛平时永远半张半闭,仿佛有好几天未睡觉的模样。”

雷老大道:“正是,总镖头莫非认得他?”

沈总镖头瞧了瞧他,又瞧了瞧钱二,突然仰天长叹了一声道:“只叹你们随我多年,不想竟还都是有眼无珠的瞎子。”

雷老大哪里还敢抬起头来,只有连声道:“是……是……”沈总镖头道:“你们可知道此人是谁么?”

众人面南相觑,齐声道,“他是谁?”

沈总镖头一字字缓缓道:“他便是当今江湖第一神剑,燕南天!也就是我此番专程来拜见的人!”

话未说完,雷老大已又一个跟斗栽在地上!那面色惨白的青衣少年跟着走出,两人大步而行,走尽长街,少年方自追上去,悄声道:“是燕大爷么?”

燕海天龙行虎步,头也不回口中沉声道:“你可是我江二弟差来的?”

那少年道:“小人正是江二爷的书童江琴……”燕甫天霍然回首,厉声道:“你怎地此时才来?”

他双目一张,那目光当真有如夜空中击下的闪电一般,那江琴竟不由自主打丁个寒噤,垂手道:“小人……个人生怕行踪落在别人眼里,是以只敢在夜间行事,而……而小人虽从小跟着公子,轻身功夫却可怜得很。”

燕南天神色大见和缓,又缓缓垂下眼,道:“你家公子令人送来书信,要我在此相候,信中却不说明原因,便知其中必有极大的隐密……这究竟是什么事?”

江琴道:“我家公子不知为了什么,突然将家人全都遣散了,只留下小人,然后又令小人到这里来见大爷,请大爷由这条废道上去接他,有什么话等到当面再说,看情形……我家公子似乎在躲避着什么强仇大敌。”

燕南天动容道:“哦?有这等事!他为何不早说?……唉,二弟做事总是如此糊涂,纵是强仇大敌,我兄弟难道还怕了他们!”

江琴躬身道:“大爷说的是。

“。

“你家公子已动身多久?”

“计算时日,此刻只怕已在道上。”

“你本该早些进来才是,万一……”突听有人大呼道:“燕大侠……燕大侠……。

几个人急步奔了过来,当先一人,身法矫健,步履轻灵,自然正是那精明强悍的沈总镖头了。

燕南无微微皱眉,沉声道:“来的可是威远、镇达、宁远三大镖局的总镖头,江湖人称‘飞花满天,落地无声’的沈轻虹么?”

沈轻虹躬身拜道:“不敢,正是小人……弟子们有眼无珠,不认得燕大侠……“燕南天大笑道:“我听得他们竟敢说要请诗仙喝酒,便觉有气,但瞧在你家镖主面上,也不能揍他们一顿,若不取他们几文银子,怎出得了气?”

沈轻虹躬身道,“是,是,原是他们该死……”燕南天笑声突顿,道:“你可是来寻找的。

“晚辈正是专程前来拜见燕大侠。”

燕南天厉声道:“你怎知我在这里?”“晚辈正值走投无路,幸得一位前蜚的指点,说是燕大侠这两天必在此间等人,是以晚辈才赶来。”

燕南天展颜笑道:“原来又是那醉鬼多口……”转眼一望,望见了垂头丧气,站在那里,手里还提着那半截锈剑的雷老大,不禁又笑道:“想来你此刻心里还糊涂得很。”

雷老大垂首道:“晚辈……这口剑……实在……”沈轻虹叱道:“你还要丢人现眼,你莫非不知道燕大侠掌中无剑,亦胜有剑,无论什么顽铁,到了燕大侠手里,也成了削铁如泥的利器!”

燕南天笑道:“你如此捧我,想必有求于我。”

沈轻虹叹道:“不瞒前辈,晚辈接着一票红货,价值可说无法估计,此事本做得十分隐秘,哪知不知怎地,这风声竟走漏到‘十二星相”的耳里,竟令人送来‘星辰贴”,明言劫镖,晚辈自然不敢再走镖上路……”燕甫天道:“你莫非是要我来为你保镖不成?”

“晚辈不敢……晚辈知道前辈在此,是已将‘十二星相’约在左近,只求前辈抽空一行,只要前辈吩咐两句,“十二星相’纵有天大的胆子,想必也再不敢来打这票红货的主意……”燕南天沉声道:“你既无力护镖,为何又要接下?”

“晚辈该死,只求前辈……”“‘十二星相’恶名久着,若非他们行踪委实隐秘,我早已将之除去,此事我本非不愿出手助你……”沈轻虹大喜道,“多谢前辈……”燕南天道:“你莫谢我,我虽有心肋你,怎奈我此刻却另有急事,那是片刻也延误不得的……”话犹未了,便待转身。

沈轻虹惶声道:“前辈留步。”

挥了挥手,钱二已送上了箱子,箱子里竟满是耀眼的黄金,沈轻虹躬身再拜,恭身道,“晚辈久已知道前辈挥手千金,是以送上……“燕甫天仰天狂笑,厉声道:“沈轻虹,你纵将天下所有的黄金都送到我面同前,也不能将我与二弟相见的时候耽误片刻……”伸手一拍江琴肩头,喝道:“我先去了,你跟着来!”

八个字说完,人已远在十丈外!沈轻虹面色立刻如土,钱二喃喃道:“这人倒当真奇怪,几十两银予,他也要骗,但别人真送上巨额黄金时,他却又不要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