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32章 地下宝藏

作者:古龙

黄金的绞盘转动,黄金的墙壁果然随之移动,现出了道门户,他们人还未定进去,已有一片辉煌的光洒了出来。这金色的墙壁后,竞赫然全都是珠宝,数不清的珠宝,任何人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么多的珠宝!

江玉郎站在那里,整个人都已呆住了,苍白的脸上,竟泛起了异样的红晕,指尖也开始微徽颤抖。

小鱼儿的眼睛却只不过在这些珠宝上打了个转,便转到江玉郎那张激动的脸上,微微笑道:“你喜欢么?”

江玉郎道:“我我……”

他初初凸起的一点喉结上下移动,强笑道:“我想,世上没有人不喜欢这些的!”

小鱼儿道:“你若喜欢,这些就全算你的吧!”

江玉郎惊喜地瞧了他一眼,但瞬即垂下了头,陪笑道:“这宝藏是你先发现的,自然归你所有,我……我……只要能分我一点,我已感激得很。”

小鱼儿道:“我不要。”

江玉郎猝然抬起了头,失声道:“不要?……”。”但立刻又垂下,陪笑道:“我性命都是你所赐,你纵然不肯分给我,我也毫无怨言。”

小鱼儿笑道:“你以为我在试探你,存骗你?这些东西饥不能当饭吃,渴不能当水饮,带在身上又嫌累赘,还得担心别人来抢,我为什么要它!”

江玉郎呆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

小鱼儿也不理他,又在这屋子里兜了圈子,喃喃叹道:“这里的也全都是死的,出路想必也不在这里。”

江玉郎突然咯咯笑了起来,笑个不停。

小鱼儿道:“你瞧见了鬼么!”

江玉郎笑道:“这些东西,我也不要了。”

小鱼儿道:“哦,这倒稀奇得很,为什么?”

江玉郎道:“我连人都不知是否能活着走出去,要这些东西作甚?”

小鱼儿拍手笑道:“你毕竟还没有笨得不可救葯,毕竟还是个聪明人,我就瞧见过有些人不惜为这些东西送命的,你说他们的脑子是否有些毛病。”

小鱼儿转动了铜绞盘。

于是,他就瞧见了一生中从未瞧见的那么多的兵器,各式各样的兵器,还有各式各样的暗器。有些兵器,固然是小鱼儿熟悉的,但还有些兵器,小鱼儿非但没有瞧见过,简直还不知道它们的名字。

金铁之气,砭骨生寒,森森的寒光,将他们的脸都照成了铁青色,小鱼儿不禁缩起了脖子。

枪,最长的长达丈八,最短的才不过三尺,剑,最大的宛如木桨,最小的竟宛如筷子。长枪短剑,整齐地排列着,它们虽然没有生命,却又似蕴含着杀机,令人胆寒的杀机!

普天之下,所有的凶杀之器,只怕尽都在这屋里。

小鱼儿随手拔出了一柄剑,只听“呛□”一声,剑作龙吟,森森的剑气,直逼他眉睫面来。

他忍不住脱曰赞道:“好剑!”

江玉郎沉声道:“这口剑虽是利器,但在这屋子里,却算不得什么。”江玉郎取出了一件兵刃,道:“你可知道这件兵刃是什么?”

这件兵刃骤眼看去,就像是金龙,龙的角,左右伸出,张开的龙嘴里,吐出一条碧绿色的舌头。

小鱼儿道:“看来,这像是条金龙鞭。”

江玉郎道:“不错,这是金龙鞭,但这条金龙鞭,却与众不同,叫做‘九现神龙鬼见愁’,一件兵刃却兼具九种妙用。”

小鱼儿道:“有趣有趣,你且说来听听。”

江玉郎道:“这条鞭全身反鳞,不但可粘人兵刃,使对方兵刃脱手,还可粘住暗器,龙角分犄,专制天下各门各派软兵刃,龙舌直伸,打人穴道,那张开的龙嘴,咬人刃剑如探囊取物,除此之外,一双龙眼乃是霹雳火器,龙嘴之内,可射出一十三口‘子午问心钉’,见血封喉,了不过午,在必要时,那浑身龙鳞,也全都可以激射面出,若不知这件兵刃的底细,只怕神仙也难躲过。”

他滔滔说来,竟是如数家珍一般。

小鱼儿叹道:“好个鬼见愁,果然厉害。”

江玉郎道:“只可惜普天之下,这同样的兵刃,一共才只有两件,却不知这一件又怎会出现在这里。”

小鱼儿道.“还有一件呢?”

江玉郎道:“这兵刃在江湖中绝迹已久,还有一件,也不知到哪里去了……哪一件若是在江湖出现,又不知有多少人的性命要葬送在它手上!”

小鱼儿笑眯眯道:“想不到你年纪轻轻,竟对这种绝迹已久的独门兵刃也熟悉得很。”

江玉郎眼珠子一转,似乎已觉出自己话太多了,强笑道:“我只不过偶然所人说的”。你知道家父交游素来广阔,其中自然也有一两个‘万事通’先生的。”

小鱼儿笑眯眯瞧着他,淡淡道:“如此说来,这件兵刃你会用了!”

江玉郎笑道:“我……我若会用就好了。”

他像是满不在乎似的,随手放下了这件兵刃,其实,他的眼睛一直在眨也不眨地盯着小鱼儿的手。小鱼儿也像是满不在乎地笑着,其实他的眼睛也未尝有片刻离开过江玉郎手里的鬼见愁。

达两人虽然还都是孩子,但心计之深,纵然有三百八十个七十岁的老头子加在一起,也不比上他们一个。

小鱼儿笑道:“如此说来,这屋里的兵刃,无论哪一件拿出去,只怕都可以在江湖中轰动轰动,尤其是这‘鬼见愁’……唉,我反正不会使它,不如你拿去吧。”

江玉郎不等他话说完,已远远走了开去,笑道:“如此歹毒的兵刃,我可不要它。”

小鱼儿笑道:“其实,兵刃究竟是死的,人才是活的,只要人强,无论用什么兵刃都是一样,这种兵刃倒真不要也罢。”

他突然拔出一口吹毛断发的利剑,剑光展动,竟将这天下第一歹毒的外门兵刃砍得稀烂。

江玉朗脸上自然还是带着笑的.连连道:“好极了,毁了它最好,免得它落在别人手上害人……,一面说话,一面转过头去,眼伫立刻好像冒出火来。

小鱼儿轻抚着手中的剑,笑道:“好剑呀好剑,我本来也有心将你带在身边,但想了想,还是将你留在这里的好,像我这样的人,纵然空手,也……。。”

突听江玉郎惊呼道:“看”。“看这里……”

寒光剑气下,一具骷髅斜斜躺在角落里。这具骷髅不但衣衫腐烂,本应是灰白的骨架,此刻竟也变成乌黑色,在寒光下看去更是可怖。

江玉郎喃喃道:“奇怪.这人怎会死在这里?怎地未被抛入那坟墓?”

小鱼儿道:“能进到这屋子里来的,只怕便是此间的主人,此间的主人,自然十成是个武林绝顶高手。”

他皱眉道:“但此间的主人,又怎会死在这里!又是被谁杀死的?瞧他躺着的样子,丝毫没有挣扎之态,竟显见是被人一击而死!”

江玉郎道:“瞧他骨骼却已变色,又像是中毒而死。”

小鱼儿道:“不错。”

两人目光闪动,突然同时失声道:“原来他竟是中了别人的毒葯暗器!”

两人已发现在那乌黑的骨路上,竟钉着无数根细如牛芒的银针,如此细小的银针,竟能穿透皮肉直针入骨头里。

小鱼儿骇然道:“好厉害的暗器,好歹毒的暗器。”

江玉朗道:“这是……。·这不知是谁下的手。”

小鱼儿瞧他一眼,道:“你也用不着改口,认得这暗器的人只怕不止你一个,我也认得的。”

江玉郎苦笑道:“这‘天绝地灭透骨穿心针’,果然不傀是天下第一暗器……”他眼角突然瞥见兵刃架下,有个金光灿灿的小圆筒,立刻就用身子挡住了小鱼儿的目光,一面弯腰咳嗽,一面移动了过去。

小鱼儿笑道:“你再咳嗽,我也要被你染上了。”

他竟真的咳嗽起来,咳得弯下了腰。江工郎等他一弯腰.就飞快地伸出手,伸手拾起那小圆筒,却不知小鱼儿同时也在那骷髅的手掌里轻巧地抽出样东西,塞在衣里。

但那只不过是块竹筒,小鱼儿其实也并末瞧出它有什么用,他只不过觉得,这种人到死时手里还紧握住的东西,若是没有用才怪。

江玉郎勉强忍住心里的欢喜,故意皱眉道:此人若是此间的主人,又怎会被人暗算死在这里?……但他若不是此间的主人更没有道理死在这里。”

小鱼儿道:“嗯,他若不是此间的主人,根本进不来。”

江玉郎道:“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鱼儿道:“看来,此间还有许多秘密。”

江玉郎叹了口气,道:“许多可怕的秘密。”

小鱼儿笑道:“世上没有可怕的秘密,世上所有的秘密,都是有趣的……”

两个人并肩走出了这可怕而又有趣的屋子,两个人都故意用双手举着灯火,表示他们都没有拿走任何东西。

铁壁移动,灯光照入了这寒气森森的铁屋。

江玉郎当先走了进去,目光转处,突然惊呼一声,退了出来。那神情看来就像是只中了箭的兔子。

小鱼儿皱眉道:“这里面又有什么?”

江玉郎脸色苍白,道:“你瞧见会站着的骷髅么?”

小鱼儿笑道:“站着的骷髅,这倒有趣。”

他大步走了进去,却也有些笑不出来了。只见这铁屋特别大,特别高,四壁空空,什么也没有,─个人站在里面,就好像站在旷野中似的。

就在这空旷而阴森的屋子中央,孤零零地站着两具骷髅,两具惨白色的骷髅,紧紧拥抱在一起。死人的血肉已化,但骷髅至今犹屹立不倒。

小鱼儿瞧得心里实在也有点儿发毛,口中却笑道:“这只怕是一男一女,瞧他们临死前还抱在一起,舍不得放手,可见他们交情必定不错!说不定是殉情而死。”

江玉郎跟了进来,道:“若是交情不错,就不会站着了。”

小鱼儿失笑道:“呀,这点我倒没想到,在这方面,你经验的确比我丰富,但这两人若都是男的,却又抱在一起干什么?”

他嘴里说话,人己走了过去,站在这两具骷髅面前,像是发了会儿呆,又长叹了口气,道:“这两人果然全是男的。”

江玉郎突然笑道:“男人和男人,交情有时也会不错的。”

小鱼儿道:“你怎知道?”

江玉郎道:“你过来瞧瞧也知道了。”

这两具骷髅其实并非拥抱在一起的,左面一人的右掌,直插入左面一人的肋骨里,他赤手一抓,便能直透入骨,这是何等的惊人的武功,何等惊人的掌力!但他自己的胸骨却也折断了七八根之多,脖子也被对方捏断,一颗头软软垂下来,倒在对方肩上;

这两人竟是在恶斗之下,各施杀手,同归于尽!

江玉朗骇然失声道:“好厉害的鹰爪功;好厉害的掌力!看来这两人想必都是绝顶的武林高手,却不知怎会死在这里!”

话犹未了,只听“哗啦啦”一响,两具骷髅却被他语风震例,两个绝项武林高手,此刻便化为一堆枯骨。

小鱼儿沉吟道:“瞧这两人的武功,只怕也是此间的主人之一,两人既然共同隐居在这种秘密之处,情谊必定非浅,为何又要拼个你死我活,结果弄得谁也活不了。”一面说话,一面又自枯骨堆里拾起了两件东西。

江玉郎道:“这地底宫阙里别的人都到哪里去了,难道也都死光了不成?”

小鱼儿道:“非但死光,而且还一定要是同时死光的,否则他们枯骨就绝对不会─直留到现在,害得咱们吓一跳。”

江玉郎道:“他们若是同时死光,却又是谁下手杀他们的。’

小鱼儿叹道:“我早就说过,此间必有绝大的秘密。”

江玉郎喃喃道:“有趣的秘密。”

小鱼儿道:“很好,你终于学会了。”

这时,他们才发现这阴森森的屋子里,还有五张矮几,几上居然还放着些笔墨、书册。

小鱼儿笑道:“看来这屋子居然是个书房,有趣有趣。”

他走过去,将矮几上的书册随意翻了翻,面色突然变了,江玉郎瞧了瞧他,也赶紧去翻另一张矮几上的书册。

瞧了两眼,他面包也变了。这些柔绢订成的书册上,记录的竟是最高深的武功

小鱼儿和江玉郎的武功虽惧是名师传授,但此刻仍不禁瞧得冷汗直冒,只因他们忽然发现自己以前所学的功夫和这些武功比起来,简直一文不值,两人手里拿着这绢册,再也舍不得放下来。

良久良久,小鱼儿透了口气,道:“我知道了。这里本来必定有五位绝顶高手,他们五个人一起在这屋子里练武,有了心得,就赶紧在矮几上记录下来。”

江玉郎道:“不错,高手练武的所在,屋子必定要特别大了。”

小鱼儿道:五位高手,咱们巳瞧见死了三个,若是我没有猜错,另外两间屋子里,必定还有另外两具尸身。”

江玉郎道:“想来必定如此。”

小鱼儿道,“走,咱们瞧瞧去吧。”

江玉郎的眼睛这时才从书上抬起来,失声道:“走?……你说走?”

小鱼儿道:“你突然听不懂我的话了么?”

江玉朗道,“但这些”……这些武功秘笈?……。。”

小鱼儿道:“放在这里,它们跑不了的。”

江玉朗垂头道:“好,你说怎样就怎样─……。”突然自怀中取出了那金色的圆筒,狞笑道:“你可认识这是什么?”

小鱼儿像是一惊,道:“天绝地灭透骨针。……”

江玉郎道:“不错,算你还有些眼力””我本想出去之后,才用这对付你的,但现在,我却再也容不得你!”

小鱼儿道:“你杀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不害怕么?”

江玉郎大笑道:“此间这绝世的武功,绝世的宝藏,已全是我的了,我找着出路,立刻便成为天下第一人,我还怕什么?”

小鱼儿叹了口气,道:好,既是如此,你杀吧。”江玉郎狞笑道:“你不怕?”小鱼儿突然大笑起来,笑道:“你这针筒是空的,我怕什么?”江王郎变色道:“空的!”小鱼儿笑道:“你难道不想想,这针筒若不是空的,怎会被人抛在地上……这里面的透骨针早已被他用来将那人杀死了,他杀过人后才会随手将针筒一抛,如此简单的道理,你难道都想不到么?”

江玉郎道:“你你”

小鱼儿道:“你方才假扮咳嗽,捡这针筒时,我早就瞧见了,若不是我早就知道这针筒是空的,怎会让你去捡。”他笑了笑,接道:“而且这‘天绝地灭透骨针’,打造最是困难,昔年能制此针的,也不过只有‘神手匠’一个人而已,如今他早已死了,这空的针筒,已是个废物。……’哈哈,简直比废物都不如。”

江玉郎满头冷汗,道:“我……,我方才不是真的要……要杀你,只是“……。”只听“当”的一声,他手里的针筒已落在地上。小鱼儿笑道:“我知道,你只不过是开玩笑的。”江玉郎道:“我始终将你视如兄长,此心可誓天日。”他说的竟像是诚恳已极,居然没有脸红。

小鱼儿笑眯眯瞧着他,道:“现在,你可以出去了么?”江玉郎道:“是。”垂首走了出去。小鱼儿大笑道:“江玉郎呀江玉郎,你真个是乖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