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34章 盖世恶赌

作者:古龙

突听一人娇笑道:“不错,我可以为他证明,他全身上下,每分每寸都是男人,绝没有半分假。”

如此娇媚的语声,除了萧咪咪还有谁?

小鱼儿骨头都仿佛酥了,要想回身,只觉一个尖尖的、冰凉的东西低住了他的后脑勺子。

萧咪咪柔声道:“乖乖,不要动,不要回身。”

她朝那已吓呆了的江玉朗招了招手,道:“玉郎,你也过来好么……嗯,这样才是乖孩子,现在,你也背转身,和他并排站着好么。”

小鱼儿只希望江玉朗莫要太乖,只希望他稍为有些反抗,那么,小鱼儿就可以将怀里的“五毒天水”拿出来。

但这见鬼的江王郎却偏偏乖得狠,低着头,垂着手走过来。小鱼儿朝他直打眼色,他也瞧不见。小鱼儿恨得牙痒痒的,但也没法子,一个人若被一柄剑抵住了后脑,他纵有一万个法子也是使不出来的。

但他还没有灰心,他还在等机会,只要让他能取出那“天水”,甚或那针筒,萧咪咪可就完蛋了。萧咪咪没有完蛋,完蛋的是小鱼儿。

她突然伸过手来,将小鱼儿怀里的东西都摸去了,咯咯笑道:“哟,小鬼,看样你们真得了不少好东西,‘透骨针,‘五毒水’,幸好我没有大意,否则可真惨了。”

小鱼儿长长叹了口气,道:“现在我惨了。”

萧咪咪笑道:“还不算太惨,暂时我还不会杀你。”

她突然将小鱼儿的右手和江玉郎的左手拉在一起,笑道:“你们是好朋友,先拉拉手’……。”

小鱼儿只觉江玉郎的手冷冰冰,不停地发抖,满手都是冷汗,其实,他自己的手又何尝不是如此,只听“喀”的一声,两个人的手上,突然多了副手铐,又黑又重的手铐,将两人铐在一起。

萧咪咪银铃般娇笑着,终于走过来,走到他们面前,妩媚的眼波,笑咪咪地瞧着他们,柔声道:“现在,你们真可以算是好朋友了,活要活在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谁都别想抛下另一个人走。”

小鱼儿苦笑道:现在,我倒宁愿他是女的了。”

萧咪咪道:“我喜欢你,在这种时候还能说笑的人,世人并没有几个。”

江玉郎道:“你……”·你……你怎会来的?”

萧咪咪眼被一转,笑道:“你们奇怪么?”

小鱼儿叹道:“若不奇怪那才见鬼哩。”

萧咪咪道:“聪明的孩子,你们怎么也突然变得笨了,你想想,你们对我这么好,我怎舍得闷死你们?”

小鱼儿道:“我还是不大明白……。”

萧咪咪道:“那时,我虽然明知你躲在下面,但我还是不敢下去的,我根本不知道下面究竟是怎么回事,若是下来,不被你们弄死才怪。”

她叹了口气,接道:“你们对我,决不会像我对你们这么客气的。”

小鱼儿道:“你的确太客气了,所以你要闷死我们……

萧咪咪娇笑道:“我想,这样也许未必真的能闷死你们,但最少也可以让你们不再防备着我,你们以为我既然要闷死你们,就绝对不会再下来瞧的了,是么?”

小鱼儿叹道:“我现在才知道,一个人若没有被闷死,已是非常不幸,假如他再被女人喜欢上,那么他更是倒了穷霉了。”

萧咪咪咯咯笑道:“这话真好笑,真要笑死我了!我下次一定要告诉别人,被人讨厌才不倒霉,被人闷死就是走运。”

她像是根本不再去听小鱼儿的话,她的心开始完全贯注在这屋子里的东西上。

她将这里每间屋于都仔仔细细搜索了一遍,那种仔细的程度,就好像个妒忌的妻子搜查她丈夫的口袋一样。

然后,她的脸上发了光,眼睛也发了光。她终于找着了她所要找的,

那是本淡黄绢册,自然也就是那五大高手心血的结晶。

她将这绢册捧在怀里,贴在脸上,亲了又亲,她吃吃地笑个不停,喃喃道:“心肝呀心肝,我有了你,还怕什么!今后天下武林第一高手是谁?你们可知道?……那就是我,萧姑娘。”

江玉郎眼睛盯着她手里的绢册,几乎已冒出火。

萧咪咪摸了摸他的脑,咯咯笑道:“说起来,我还得感激你们,若不是你们,我怎会得到‘它’?”

烛轻盈地转了个身,看起来真的像是年轻了十几岁。

她接着笑道,“现在,你们领路,每个地方都带我去瞧瞧,那些东西想来都是上天赐给我的,我若客气,肚子会疼的。”

其实,萧咪咪自己当真也未想到“上天赐给她”的东西竟会有这么多,她简直连眼睛都花了。

她将每间秘密都瞧了一遍,然后,便瞧着小鱼儿和江玉郎,她的眼睛看来是那么温柔,笑容看来是那么甜蜜。

她柔声笑道:“好孩子,你们可知道我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有杀你们?”

小鱼儿眼睛却瞧着那面土门士墙,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江玉朗脸色发白,根本已说不出话来。

萧咪咪道:“老实说,叫我一个人在这种鬼地方兜圈子,我实在也有点害怕,所以,我自然要留下你们陪着我。”

江玉郎紧咬着嘴chún,脸色更白了。

萧咪咪瞧了小鱼儿一眼,笑道:“现在,你们的任务已完成了,你们两个已连成一个,要再从那地洞爬回去,看样子也困难得很,不如就留在这里吧。”

江玉郎嘴chún已咬被了,眼泪已不停地往下流。

江玉郎突然跪了下去,颤声道:“求求你,莫要杀我,只要你放过我,我一辈子都做你的奴隶,无论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萧咪咪道:“抱歉得很,只有这件事,我不能答应你,除此之外,你们无论想要怎么样死法,我都可以答应的。”

她又瞧了小鱼儿一眼,道:“小鱼儿,你听见了么?”

小鱼儿眼眼仍在瞧着那土墙.茫然道:“嗯。”

萧咪咪笑道:“有个最特别又最舒服的死法,我可以建议你们,不知你们愿意不愿意?”小鱼儿道:“嗯。”

萧咪咪道:“我咬死你们,好吗?”

她伸出纤纤玉手,摸着小鱼儿的喉咙,媚笑道:“我只要在这里轻轻咬一口就行了。”

小鱼儿眼睛眨也不眨,道:“嗯。”

萧咪咪皱了皱眉,道:“那土墙有什么好看的,你究竟在想什么?”

小鱼儿叹了口气,道:“我反正已要死了,想什么都没关系了。”

“我倒想听听。”

小鱼儿道:“我看你还是赶紧杀了我算了,免得麻烦。”

萧咪咪道:“你越不说,我越要听。”

小鱼儿又叹了口气,道:“你既然要听,我只好说,”

他眼珠子一转,接着道:“我在想,既然每扇墙里面都有些古怪的东西,这面士墙后面就绝不可能是空的,但里面究竟是什么呢?”

萧咪咪眼睛又亮了,道:“是呀,里面是什么呢?’

她眼珠子也开始四下转动,喃喃道:“只可惜这里没有土制的绞盘,这土墙不知要怎样才能开开。”

小鱼儿眨着眼睛,道:“虽没有土制的绞盘,但上面却有个吊环还未拉过。

萧咪咪喜道:“呀,不错,你快去拉拉看,若不将这土墙开开看,我以后怎么睡得着呢?”

小鱼儿满心不情愿地走过去,心里却欢喜得很,他其实也不知道这土墙里是什么东西,但想来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只是,此时此刻,无论什么东西,都已不可能令他的处境更坏了,他反正是一个死,土墙里面就算藏着妖魔鬼怪又有何妨!

上当的,只不过是萧咪咪。

那铜环吊得很高,拉起来很费力,小鱼儿拉了拉,铜环本来动也不动,但小鱼儿和江玉郎拼命一使力,铜环突然完全落了下来。

接着,只听“轰隆隆”一连串大震,就好像山崩地裂似的,整整一面土墙,突然问完全崩溃!

一股洪水,有如排山倒海一般倒灌了进来!

萧咪咪惊呼一声,面色惨变……她平时面色虽然千变万化,但这一次却变得和平时大不相同。

她就像一个看见老鼠的小丫头似的,拼命跳上了一架绞盘,怎奈那水势来得实在太快,晃眼间已将那绞盘淹没。

此刻她除了想赶紧逃走之外,别的什么都顾不得了,甚至连小鱼儿和江玉郎都可以放在一边,怎奈那唯一的一条逃路……那地道也被水灌了进去。

耍知这块地方和地道那边的出口“厕所”是平行的,所以地道中虽灌满了水,还是无法排泄。

小鱼儿和江玉郎此刻自然也泡在水里,江玉朗的水性竟然高明得很,踩着水就像踩在地上似的。

他瞧着萧咪咪的模样,脸上不禁露出恶毒的微笑,喃喃道:“这女妖怪居然不通水性,妙极妙极。”

小鱼儿大笑道:“这就叫歪打正着。”

江玉郎突然回头瞧着他,道:“你会游水么?”

小鱼儿的手吊在他手上,声色不动,笑道:“你难道忘了我叫什么名字,天下可有不会游水的鱼么?”

他说得实在不像有半分假的,江玉郎瞪了他半响,终于展颜一笑,道:“很好.好极了。”

水不停地往里灌,整个屋子都快被灌满了。

萧咪咪非但不会水,而且看来还十分怕水,她此刻简直慌了手脚,手脚乱动,越动越要往下沉。

江玉郎低声道:“她虽不会水,但若沉得住气,不要乱动,也不会往下沉的,何况,她还有一身武功,纵然沉下去,也不会喝着水。”他阴阴地笑了笑道:“但像现在这样,却是非喝水不可,两口水吞下去她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完全没有用了。”

那边萧咪咪果然已喝了两口水下去,忍不住嘶声道:“救命呀……你们难道真的眼看我死么?”

江玉郎柔声道:“我们自然不忍瞧着你死的,只要你先将那秘笈抛过来,我就救你。”他现在自然还不敢过去,只因萧咪咪若是一把拉住他,他也掺了。

但那秘笈若是在水中泡久了,字迹也难免要模溯。

萧咪咪现在倒是真听话,立刻就将秘笈抛了过来,叫道,“快!快来救!”“咕嘟,”,又是一口水灌了进去。

江玉郎赶紧将秘笈接住,小鱼儿也不和他抢,因为他接书的手本和小鱼儿连在一起,他另一只手是把着灯的,只听他咯咯笑道:“傻孩子,你真以为我会救你么?”

萧咪咪颤声呼道,“求求求你……”

江玉郎大笑道:“我要在这里瞧着你一口口喝下去……等你死的时候,你肚子就会涨得像个球,那模样必好看得很。”

萧咪咪大骂道:“你“……’你这狗贼。”

萧咪咪挣扎着想扑过来,但越是挣扎,水喝得越多,不会水的人被泡在水里,那种恐惧和惊慌,若非尝过滋味的人,谁也想象不出。

江玉郎大笑道,“今后天下武林第一高手是谁?萧咪咪你可知道么?……告诉你,那就是我江大少爷。”

小鱼儿冷冷道:“只怕未必。”

江玉郎赶紧接着道:“自然还有咱们的鱼兄。”

小鱼儿叹了口气,道:“你我两人,谁也莫要做这梦了,现在唯一的出口已被水淹,你我除非真的有鱼那样好的水性,否则照样也得淹死在这里。”

江玉郎怔了怔,立刻又变得面如土色,抓住小鱼儿的手,道:“你·……。你快想想法子。”

小鱼儿道:“我早巳想过了,金、银、铜、铁、锡,都是死路,那石头坟墓虽有门道向上面,但那门却是从外面开的。”

江玉郎苦笑道:“坟墓的门自然是在外面开的,死人反正不会要出去……”咬,该死,你我难道真的也要死在这里!”

小鱼儿道:“也许,咱们还有一条路可走。’

江玉郎大喜道:“什么路?”

小鱼儿道,“那木绞盘咱们还未动过……

江玉郎喜色立刻又没有了,恨声道:“你难道忘了,咱们岂非就是从那木墙后面出来的。”

小鱼儿悠悠道:“咱们是从下面钻上来的,上面呢?’

江玉朗大喜呼道:“不错,我为何没有想到!”

小鱼儿笑嘻嘻道:“只因为我比你聪明得多。”

江玉郎叹道:“此时此刻,还能想到这种事的人,除了你之外,实在不多了”。”

只见萧咪咪头发漂在水上,已完全不动了。

江玉郎潜下了水,扭动了木绞盘,他手上本来一直举着灯的,但此刻一潜下水,四下立刻又是一片黑暗。

只听“吱”的一响大水忽然往外冲,小鱼儿和江玉郎身不由主,也随着水势被冲了出去,心胸突然一畅。

木墙外,赫然正是出口,数百级石阶直通上去,一线天光直照下来,江玉郎欢呼一声,眼泪不觉又往下直流。

石阶尽头,竟然有阳光照下,这的确也出人意外。

江玉郎满心欢喜,却又不禁奇怪,道:“这样的出口倒也奇怪,难道不怕被人发觉么,这里─切既是如此隐秘,出口本也该隐秘些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 盖世恶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