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04章 赤手歼魔

作者:古龙

暮霭苍茫。

苍茫的暮色中,燕南天的身形,几乎已非肉眼所能分辨,他身形掠过时,最多也不过只能见到淡淡的灰影一闪。

旧道上荒草漫漫,迎风飞舞,既不闻人声,亦不闻马蹄,天畔新月升起,月光也不见掩去这其间的萧索之意。

燕奋天身形不停,口中喃喃道:“奇怪,二弟已在道上,我怎地听不见……”突见眼前黑影一闪,两点黑影,飞了过去,月光下瞧得清楚。

前面飞的是弱燕,后面追的却是只苍鹰。

那燕子似已飞得力竭,双翼摆动,已渐缓慢,那苍鹰雄翼拍风,眼见已将追及,燕子已难逃爪下。

燕南天喝道,“兀那恶鹰,你难道也做人间恶徒一般,欺凌弱小……”只觉一股怒气直冲上来,身子一拧”竟箭一般向那苍鹰射了出去。

那苍鹰双翅一展,燕南天便扑了个空。

只听燕子一声哀啼。

已落入苍鹰爪下,苍鹰得志,便待一飞冲天,燕甫天怒喝一声道:“好恶鹰,你逃得过燕某之手,算你有种!”

喝声中,他身形再度窜起,一股劲风,先已射出,那苍鹰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斗,终于落了下来。

燕南天哈哈大笑,道:“二弟呀二弟,你瞧瞧我赤手落鹰的威风!”

身形展动,接住了苍鹰,自鹰爪中救出了弱燕。

但燕子受伤不轻了,竟已再难飞起,燕南天喃喃道:“好燕儿,乖燕儿,忍者些,你不会死的……”在长草间坐了下来,自怀中取出金创葯,轻敷在燕子身上。

燕南天轻轻敷葯,小心呵护,过了半盏茶时分,那燕子双翅已渐渐能在燕南天掌中展动。

燕南天嘴角露出笑容,道:“燕儿呀燕儿,你已耽误我不少时候,你若能飞,就快快去吧。”

那燕子展动双翅,终于飞起,却在燕南天头上飞了个圈子,才投入暮色中。

燕南天大笑道:“万两黄金,不能令我耽误片刻,不想这小燕子却能拖住我了。”

开怀得意的笑声中,他再次展动身形,如飞掠去。

突然间,一阵洪亮的婴儿啼哭声,远远传了过来。

燕南天大喜道:“莫非二弟已有了宝宝?”

他身形更急,掠向哭声传来处,于是,那满地的尸身,那惨绝人寰景象,便赫然呈现在他眼前!燕南天身形早已不见,甚至连那江琴都已去远了,但沈轻虹还是木立在那里,动弹不得。

钱二嗫嚅着道:“不知总镖头和那“十二星相’约在何时,”沈轻虹道:“就是今日黄昏钱二变色道:“今晚?……在哪里?”

“就在前面!”

“他……他们有多少人?”

“”星辰贴上具名的,乃是黑面、司晨、献果、迎客、偷泉……”难……难道,鸡、猪、猴、狗一齐出手?”

“不错!”

钱二声音早已变了,颤声道,“总镖头,咱们还是走吧,凭咱们,只……又怕……”沈轻虹冷哼道:“你们走吧,“总镖头你……”镖主以义待我,沈经虹岂能无义报之,你们……”突然顿住语声,头也不回大步走去钱二呼道:“总镖头……”追了一步,又复驻足雷老大道:“怎么?你不去么?”

钱二悄声道,”让他从容就义去吧咱们可犯不着去送死。”

雷老大勃然变色,怒骂道:“畜牲……你们作畜牲,我雷啸虎可不能陪你们作畜牲。”

钱二道:“好,好,我是畜牲,你是义士……”雷啸虎道:“畜牲,畜牲,我今日才算认得你们……”一路大骂,一路追了过去。

沈轻虹缓步而行,走向暮色笼罩的荒野,他轻灵的脚步,已变得十分沉重,每走一步,脚下都似有千钧之物。

听得身后有脚步赶来,他头未回,道:“是雷啸虎么?”

雷啸虎道:“总镖头,是我……”沈轻虹叹道:“我早已知道只有你一人会来的……”听总镖头这句话,雷啸虎死也甘心,我雷啸虎虽然是呆子,却非无耻的畜牲,但……但总镖头,你……你这次……”你是奇怪我为何不多约人来么?”

“正是有些奇怪……”“十二星相’,各有奇功,江湖友辈中能胜过他们的人并不多,我若约了朋友,别人为了义气虽想不来,也不能不来,但我又怎忍心令朋友们为难,送死?”

雷啸虎仰天长啸道:“总镖头毕竟是总镖头,我雷啸虎纵然有总镖头这样的武功,也休想能做得上三大镖局的总镖头,我。

,“话犹未了,突听一声狗吠。

荒郊黄昏,有狗吠月,本非奇事,但这声狗吠却分外与众不同,这狗吠声竟似有种妖异之气。

雷啸虎耸然失色道:“莫非来……”“了”字还未出口,满镇狗吠,已一声连着一声响了起来,眨眼之间,两人耳中除了狗吠外,已听不到别的声音。

雷啸虎平日胆子虽大,此刻手足却也不禁微微发抖,但瞧见沈轻虹神色竟未变,他也壮起胆子,强笑道:“这‘十二星相’果然邪门……”沈轻虹沉声道:“‘十二星相’专喜诡异,为的却是先声夺人。

先寒敌胆,咯们确实被他骇住了,便折了锐气!”

雷啸虎挺起胸膛,大声道,“我不怕,谁怕谁就是孙子!”

他口中虽说不怕,其实声音也有些岔了,月夜荒郊,这狗吠如哭;如狼嚎,的确摄人魂魄!沈轻虹双拳微抱,朗声道:“十二星相’在哪里?洛阳沈轻虹前来拜见!”

他身形虽瘦小,但此刻的声音竟自狼嗥鬼哭般时狗吠声中直穿了出去,一个字、一个字传送到远方。

苍茫的暮色中,突然跃出团黑影,骤见仿佛一人一马,却是只金丝猿猴骑在只白牙森森的大狼狗上。

这只狗,虎躯狗头,竟比平常狗大了一倍,喉中不断发出低吼,已足令人丧胆,这只金丝猿更是火眼金睛,目光中带着种说不出的妖异之气,一猴一狗,竟仿佛不是人间之物,而是来自妖魔地狱。

等这一猴一狗走过来,金丝猴“吱”的一叫,突然将只桃子送到地面前。

沈轻虹冷笑道:“好一个‘神犬迎客,灵猴献果’,但是沈轻虹会的是‘十二星相’中的人,却不是这些畜牲!”

那金丝猿仿佛懂得人言,“吱”的又是一叫,凌空在狗背上翻了个筋斗,手中竟然又多了条白拆,上面写者:“你若敢吃下去,自有人来会你。

“沈轻虹冷笑道:“‘十二星相’若是鸩人的鼠辈,沈轻虹今日也不会来了……沈轻虹信得过你们,纵是毒葯,也要吃下!”

他方待伸手去拿桃子,哪知雷啸虎却抢了过来,三口两口连桃核都吞了下去,大笑道:“不要钱的桃子,不吃岂非冤枉!”

只听一人阴森森笑道:“好,无怪‘三远镖旗’能畅行大河两岸,镖局中果然还有两个有胆子的好汉……”八条人影,随着笑声走了出来。

沈轻虹身形已算十分瘦小,但此刻当先走出的一人,却比沈轻虹还瘦,身上穿着件金光闪闪的袍子,脸上凸颧尖腮,双目如火,笑起来嘴角几乎直裂到耳根,此人若还有三分像人,便也七分是猴的模样。

另外六七人却全是黑衣劲装,黑巾蒙面,只露出一双闪闪的眼睛,宛如鬼限瞅人。

沈轻虹道:“来的想必是……”那金袍人喀咯笑道,“咱们的模样,你自然一瞧就知道,还用得着说么?”

沈轻虹冷笑道:“在下只是奇怪,怎地少了黑面君与司晨客了”金猿星怪笑道,“他两人去做另一票买卖去了,有我们这几人,你还嫌不够么?”沈轻虹朗声大笑道:“沈轻虹今日反正是一个人来的,反正已没打算活者回去,能多瞧见几位‘十二星相’的真面目,固然不错,少瞧见几个,也不觉遗憾。”

金猿星狞笑道:“我知道你胆子不小,却不知道你口才竟也不错,但你辛辛苦苦爬上总镖头的宝座并不容易,死了岂非冤枉?”

沈轻虹厉喝道:“沈轻虹此来并非与你逞口舌之利。”“你想打?”

“正是!沈某若胜,只望各位休想再打镖货的主意……”“败了又如何了将镖货双手送上么?”

沈轻虹哈哈大笑道:“那批红货早已由我家副总镖头‘双鞭,宋德扬加急送上去了,沈某此来,不过是声东击西,调虎离山而已……”金猿星抬了抬手,身后的黑狗星立刻送上个小小的檀木匣子。

金猿星打开匣子,阴森森道:“你瞧瞧这是什么!”

匣子里的,竟赫然是颗人头!“双鞭”宋德扬的人头!沈轻虹面容惨变,嘶声道:“你……你竟……”金猿星喀喀大笑道:“‘十二星相’若是常常被骗的人,江湖中人也不会瞧见咱们那么头疼了……老实告诉你,那批红货,早已落入咱们手中,咱们此来,只不过是要你的命罢了:“突又挥了挥手,呼啸道:“上去!”

一声呼啸,那金丝猿已凌空跃了起来,扑向沈轻虹,一双猿爪,闪电般直取沈虹双目!那巨大却厉吼着扑向雷啸虎,雷啸虎惊吼闪避,哪知这巨犬身子虽大,动作却出奇灵敏,一掀,一剪!雷啸虎竟再也闪避不及,生生扑倒在地,只见一排森森白牙,直往他咽喉咬了过去!雷啸虎拼命抵住狗颚,一人一狗,竟在地上翻滚起来,狗嗥不绝,雷啸虎吼声也不绝,他竟似也变成野兽!那边沈轻虹已攻出数招,但那金丝猿却是纵跃如飞,一双金光闪闪的爪子,始终不离沈轻虹双目三寸处!金猿星怪笑道:“不想三远镖局的大镖头们,竟连两只畜牲也打不过!”

语犹未了,突见沈轻虹伸手一探,一条九尺银丝长鞭,已在手中,满天银光洒起,金丝猿立被迫退。

沈轻虹厉叱道:“哪里走!”

数十点银星,突然自那满天银光中暴射而出,小半射向那金丝猿,却有大半击向那金猴黑狗,那金丝猿虽然通灵,究竟是个畜牲,怎能避得过这大河两岸最著名的镖客所发出的杀手暗器……银星击出,这灵猿便已惨嗥倒地。

一余猿,七黑狗,八条人影,却已冲天飞起。

金狼星大喝澄:“好个‘飞花漫天’,果然有两下于广儿条人影,全都向沈轻虹扑下,沈轻虹纵有三头六臂,也是敌不过这八人凌空击下的一着!。

只见他身形就地一滚,银鞭护体,化做一团银光滚了出去,但金猿黑狗却已占得先机,他还能往哪里走?!”

那边巨犬已一口咬住雷啸虎的肩喉处,雷啸虎也一口咬住巨犬的咽喉,鲜血满地,一人一犬都在在血泊中就在这时,突听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喝声,宛如晴天霹雳,一人凌空飞坠,宛若雷神天降!众人齐被这喝声震得心魂皆落,金猿黑狗俱都住手,只见一条大汉,身长八尺,头发蓬乱,一双精光四射的虎目中,满布血丝,面上那悲愤之色,已足以令任何人心寒,那神情之威猛,更足以令任何人胆碎,但奇怪的是,这大汉身后却背着个襁褓婴儿!沈轻虹亦是满身浴血,此刻狂喜呼道:“燕大侠来了!”

金猿星变色道:“莫非是燕南天!”

燕南天厉喝道:“‘十二星相’,你们的死期到了:“金猿星道:“‘十二星相’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他话还没说完,燕南天已冲了过来,一条黑犬首当其冲,大惊之下,双拳齐出,急如电闪,“砰、砰”两拳,俱都打在燕南天胸膛上,但燕甫天丝毫不动,那黑大双腕却已生生折断!惨呼一声尚未出口,燕南天铁掌已抓住他胸膛,他情急反噬,拼死一脚飞出。

这一脚乃是北派“无影腿”的真传,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但不知怎地,这无影无踪的一脚,此刻竟被燕南天一伸手就抓住了,只听一声霹雳般大喝,那黑犬星一个人已被血淋淋撕成两半!鲜血射出,落花般沾满了燕南天的衣服。

黑狗群的眼睛红了,惊呼,怒吼,纷纷扑了上去。

这七人一个个分开来,武功还算不得是一流高手,但七人久共生死,练得有一套联手进击的武功,却是非同小可,此刻七个人虽只剩下六个,但招式发动开来,仍是配合无间,流水不漏。

沈轻虹忍不住脱口轻呼道:“燕大侠小心了。

“呼声未了,燕南天身子已冲了进去,竟有如虎入羊群一般,掌中两片尸身,化做满天血雨!六个人已倒下五个。

剩下的最后一人瞧着燕南天不备,突然,向他背后背着的那婴儿扑了过去,自是想抢得婴儿作为人质。

哪知燕南天背后似生着眼睛,虎吼道:“站住!”

燕甫天手里剩下的半片尸身,已向他当头摔了下来。

血雨纷飞,洒得满头满脸,他灵魂早已出窍,竟骇得忘了闪避,那半片尸身已如万钧铁锥般摔在他头上。

他整个人竟像是铁钉般被钉得短了一半!沈轻虹全身寒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那金猿星虽是杀人如草芥的党徒,此刻却也被这股杀气惊得呆了。

燕南天喝道,“你还要某家动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赤手歼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