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40章 流浪江湖

作者:古龙

门外是条走廊,走廊的尽头有间小屋,屋里有炉火,火上烧着壶水,老人正蹲在壶边,等着水沸。他动也不动地蹲在那里,显得那么安详,那么宁静。

他这一生中已“等”了多久?还要“等”多久?对于“等”他自然比少年人有更多的忍耐。

江别鹤厉声道:“很好,你装得很像,但无论如何,我还是要你的命!”他一步窜过去,手掌向老人顶门直击而下。

老人却抬起头来,向他一笑,指着炉子的水壶,像是在说:“水开了,我就替您沏茶。”

江别鹤这只手掌终于只轻轻落在他肩上,这老人若是听见他说的一个字,笑容又怎会如此安详。

淡淡的星光,照在花无缺脸上。真是张毫无瑕疵的脸。天下少女们梦里所幻想的白马王子,就该是这模样。

小鱼儿瞧着他,忽然笑道:“你知道么,你‘无缺’这名儿的确取得很好,你的确没有什么缺憾……你出身于世上名声最响的武林圣地,你少年英俊,不虑钱财,你的武功可使江湖中每一个人都对你恭恭敬敬,你的美貌、谈吐和风神,又可使天下每一个少女都对你着迷,你的名誉也无懈可击,令人甚至在背后都不能骂你。”

他摇着头笑道:“天下若真有一个完美无缺的人,那人就是你。”

花无缺微微笑道:“多谢夸奖。”

小鱼儿悠悠道:“但我却忽然发觉,你还是少了样情感,你彻头彻尾是个没有情感的人,你身上流的血,只怕都是冷的。”

花无缺淡淡一笑,道:“是么?”

小鱼儿大声道:“你不服么?好,我问你,你可真的懂得什么叫爱,什么叫恨?你可曾尝过爱的滋味?恨的滋味?”

他一步步往前走,接道:“你甚至连烦恼都没有,老、病、愁闷、贫苦、失望、悲伤、羞悔、恼怒……这些本是全人类都不能避免的痛苦,但伤却一样也没有……一个完全没有痛苦的人,又怎能真正领略到欢乐的滋味。,他长叹了一声,缓缓接道:“你既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也没有真正恨过一个人,你没有痛苦,也没有欢乐……别人也许都羡慕你,我却觉得你活着实在没有什么意思。”

花无缺默然半晌,神色竟还是那么安详,绝没有任何变化,他只不过是淡淡笑了笑,道:“也许你说得不错,这只怕也是我从小的环境造成的。”

小鱼儿苦笑道:“不错,只有‘移花宫’才能造出你这样的人,使你变成个活动的木头人。你虽然对每个人都谦恭有礼,但心里却绝不会认为他们值得尊敬,你虽然对每个女孩子都温柔体贴,但也绝不是真的喜欢她们。”

他又长叹一声,道:“就算你要杀人,你心里都未必认为他是该杀的。”

花无缺叹道:“这的确是遗憾得很。”

小鱼儿仰天一笑,道:“好,现在我话已说完了,你只管动手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在几招内将我杀死!”

花无缺道:“你可要使用兵器?”

小鱼儿道:“我没有兵器。”

花无缺柔声道:“你若愿使用兵器,我可以陪你到有兵器的地方,让你选择─样。”

小鱼儿苦笑道:“你明明知道我纵有武器,也非你敌手,你明明要杀死我,还要对我如此客气,若是别人,必定要认为你是个阴险毒辣的人,但我却知道你不是,因为你连虚伪作假都不会,因为你根本不必作假。”

花无缺道:“你实在很了解我。”

小鱼儿道:“你再想找一个这么了解你的人,只怕很难了。”

花无缺叹道,“不错。”

小鱼儿抹了发干的嘴chún,道:“我不要用兵器,你动手吧。”

花无缺仰头瞧了一眼,秋风吹过,一片枯叶飘落了下来,星光更淡了,大地充满了萧瑟之意。

他叹了一声,悠悠道:“这样的天气……’小鱼儿接道:“这样的天气,的确很适于杀人。”

突听铁心兰冷冷道:“这样的天气,只令我觉得冷得很“……。”

她突然走过来,身上竟已是完全赤躶着的!

星光,柔和地洒了她全身。

世上绝对无法再找出一样比这赤躶的少女胴体更美、更眩

目的东西来,简直美得令人窒息。一瞬间,小鱼儿和花无缺呼吸都为之停顿。

花无缺颤声道:“你……你……。

铁心兰转身面对着他,悠悠道:“你看我美么?”她起伏着的胸膛,在月光下看来是那么苍白。

花无缺不由自主闭起了眼睛,道:“你……你为什么要……”

他刚闭起眼睛,铁心兰已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花无缺只觉得一个冰冷的、柔滑的身子,缠住他的身子,他的心房突然猛烈地跳动,手足也颤抖起来。

他一生中从未有这种感觉,他仿佛要晕迷、爆烈……他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

铁心兰额声道:“死人,你……你还站在这里?”

小鱼儿站在那里,像是已发了呆。

铁心兰嘶声道:“你这样……你还不走?”

小鱼儿目中突然流下泪来。

这几乎是他平生第一次流泪,他也不知道这是感激的泪?是悲伤的泪?是恼怒的泪?还是羞愧的泪?

花无缺的手根本不敢去碰铁心兰的身子,自然也挣不脱她,额上已有了汗珠,只有连声道:“放手……放手!……”

铁心兰也是流泪满面,道:“你……你再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小鱼儿道:“我……我……”

他最后瞧了铁心兰一眼……那无辜而纯洁的胴体,那满脸晶莹的泪珠,这必将令他永生不能忘怀。他狂吼一声,发疯似的转身奔了出去。

小鱼儿像一条负伤的野兽,在这秋夜中的原野里狂奔着,也不知究竟奔出了多远,更不知已奔到何处?

他已再没有眼泪可流,他的心乱得就像是他的头发,他一生中从没有这样痛苦这么心乱过。

水田里的稻穗已长出,在晚风中像是大海的波浪,小鱼儿奔入一块稻草中央,在星光下躺了下来。

积水的污泥,浸着他的身子,星光自稻穗间望出去,显得更遥远,更不可捉摸。

他暗问自己:“我能算是个人么?”

“我自以为谁都比不上我,我瞧不起任何人,但别人要杀我时,我却连一点法子也没有。”

“我瞧不起女人,尤其是铁心兰,只因我知道她爱我,所以就拼命令她伤心,但到头来都要她牺牲自己来救我!”

“我自以为是天下第一个聪明的人,但此刻却像条狗似的被人追逐,像条狗似的夹着尾巴逃。”

“我这次虽然逃脱了,但我这一生中难道都要这样逃么?我这一生中难道都要等别人来救我?”

“不错,花无缺的计谋也许不如我,但像他这样的人,又何必再用什么计谋?只因他有真实的本事。”

“而我……我都只想靠聪明、靠运气……一个人若只有聪明,而没有本事,那又有什么用?”

“我自以为连‘恶人谷’里的人都怕我,所以觉得很了不起,却不知他们怕我,只不过是像父母怕一个顽皮的孩子似的,若是真的动手,我能强得过屠娇娇?李大嘴?‘血手’杜杀?……”

小鱼儿就这样躺在水田里,反反复复地想着。

小鱼儿终于爬了起来,他身上满是污泥,脸上也满是污泥,他也不管,只是沿着田埂往前走。

前面有烟火点点,仿佛是个村镇市集。一家小客栈旁的空地上,团聚着一群人,里面锣鼓打得“叮咚”直响,红纸大灯笼也在风中直晃。

这自然是个走江湖的戏班子。

小鱼儿走到前面,蹲下来,一个穿着红衣服,扎着两根小辫子,眼睛大大的女孩子正在那里走绳索。另外还有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几个人,有的在旁边舞刀,有的在翻筋斗,有的在打锣,有的在敲鼓。

小鱼儿只是蹲在那里,眼前演着什么,他根本没有看,他只觉得很萧索,只是想看看人们的笑容。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模模

糊糊感觉到有人欢呼,有人拍手,还有钢钱落在地上的叮叮声响。

然后人群散去了,走江湖的在收拾着家伙,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子却像是个公主似的,只是坐在那里喝水。她皱着眉瞧了小

鱼儿一眼,那双大眼睛里闪着光,突然从怀里摸出了个铜板,抛在小鱼儿面前,立刻又扭转过去。

戏班子也走了,穿红衣的小姑娘昂着头走过小鱼儿旁边,像是没有在意,伸脚轻轻踢了踢,将那铜板踢到小鱼儿脚下。

这是多么善良的人们,瞧见了别人的穷困,就忘记了自己。

大人们在笑着,讨论着今天的收获可以买多少肉,打多少酒,至于明天……明天是另一个日子,他们用不着去为明天烦恼,明天纵有不幸的事,纵然没有饭吃,且等到明天再去烦恼,今天先喝了酒再说。

这又是多么豁达的人们……小鱼儿此刻想过的,正是这种只有“今天”、没有“明天”的日子。

他捡起了那铜钱,跟在他们后面走,前面不远,就是江岸,江岸停着一艘船,这就是他们的家。

一个蓝布衣裤,敞着衣襟,露着紫铜色胸膛的虬髯老人正在指挥着人将兵刃家伙搬上船去。

他年纪虽已必在六十开外,但身子却仍像少年般健壮,他生活虽然落魄,但钟情间却自有一般威严。

这想来必是戏班子的主人了。

小鱼儿突然赶过去,恭恭敬敬作了个揖,道:“老爷子,我也跟着你走江湖好么?”

那老人瞧了他一眼,笑了,摇头道:“走江湖可不是好玩的,要有本事,还得不怕吃苦。”

小鱼儿想了想,道:“我不怕吃苦,我会翻筋斗。”

老人大笑道:“翻筋斗?干咱们这行的谁不会翻筋斗,翻筋斗原是最简单的玩意几……野犊子,你就翻几个让他瞧瞧。”

一条浓眉大眼的结实少年笑嘻嘻地走了出来,一挽袖子,也没摆什么姿势,就一连翻了七八个筋斗。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你最多能翻几个?”

那野犊子笑道:“大概二三十个吧。”

小鱼儿道:“但我却可以翻一两百个。”

那老人笑道:“哦!能一口气翻八十筋斗的人,我少年时倒见着一个,那就是李家班头李老大,自从他挨了一刀后,就再没有别人了。”

小鱼儿道:“但我却能翻一百六十个。”

老人大笑道:“你若真能翻一百六十个……不,只要能翻八十个筋斗,这行饭就能吃上个一辈子了,虽没有什么好的吃,但也有酒有肉。”

他话末说完,小鱼儿已翻起筋斗来。

他一身铜筋铁骨,武功虽不能和绝顶高手可比,但翻起筋斗来,那可当真比吃豆子还容易.等他翻到三十个,大家都已围了过来,他翻到六十个时,大家都已在喝彩.在为他打气。

等他翻到八十个时,大家都已瞪大了眼珠,连喝彩都忘了,那穿红衣服的少女大眼睛的光也就更亮了。

小鱼儿直翻了一百多个,才算停住,笑道:“够了么?”

老人附掌大笑道:“够了,够了……。太够了,快跟着野犊子上船去,洗个脸,换件衣裳.等着吃宵夜吧,从今天起,你就是咱们海家班的人了。”

小鱼儿垂头道:“我爹爹妈妈刚死没多久,我在他们坟前发过誓,为他们守三年丧,我……我发誓说这三年绝不洗脸。”

老人叹了口气道:“可怜的孩于,想不到你还这么孝顺“……’我的孩子们叫我四爹,以后,你也叫我四爹吧。”

于是小鱼儿就在这走江湖、玩杂耍的“海家班’留了下来,每

天翻筋斗,过着新奇即又平凡的日子。

他现在已知道这班子里的人差不多都是海四爹的子侄儿子,野犊子是他的六儿子,也是功夫最好的一个。那穿红衣裳的小姑娘,却是这班子的台柱,她叫海红珠,是海四爹在五十大寿那天生的小女儿,除此之外,他知道的就不多了。

除了翻筋斗,别的事他几乎全都不管,每天除了吃饭、睡觉、翻筋斗外,他就是坐在那里发楞。

谁也不知道他发楞的时候,正是在寻思着武功中最最奥秘的诀窍,普天之下几乎没有几个人懂得武功诀窍。

那本牺牲了无数人命才换得的武功秘笈,他早已背得滚瓜烂熟,他想通了一点,等到晚上别人都睡着了时,就偷偷在江岸无人处去练,别人只觉得他有些奇怪,有些傻,仅也没有人去瞥他。

他翻筋斗的玩意儿既十分叫座,又从不想分银子,他就算有点奇怪,有些傻,甚至有些懒,别人也都可原谅了。

现在,他不再是天下第一个聪明的人,现在,别人都叫他海

小呆。

飘泊的人们,终年都在飘泊,从长江这头到那头,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小鱼儿也不知道究竟到过些什么地方。

这一天,船又靠岸了,他正坐在船舷洗脚,背后突然伸过来一只白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 流浪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