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41章 巧识阴谋

作者:古龙

小鱼儿一口气奔出数里,在荒凉的江岸倒卧下来。今夜,又是满天星光,他做了这件事,总算出了口气,心里似己觉得轻松了些,但却又有另一个沉重的担子加了上去。

他知道自己这一走,海红珠心必定已碎了,他并末存心伤害这纯洁的女孩子,但确已伤害了她。

他仰天笑道:“你莫要怪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我虽然也不愿意走,但我的行迹已露,再也设法子呆在你那里了。”

天上的繁屋,就像是海红珠的眼睛,每一只眼睛,都在流着泪,向小鱼儿流着泪,小鱼儿的眼睛却闭起了!。

黎明时,小鱼儿已远远离开了这地方,他茫无目的向前走,更穷、更脏,他都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天,他来到个不算很小的城镇……城镇的大小,其实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他根本就远离了人群。

他不走大街,只走陋巷,他不知不觉在一家厨房的后门停了下来,这对他说来,真是种讽刺……所有高贵的香气,都不能令他动心,但这世上最庸俗、最平凡的味道,却诱惹了他。

这厨房最大,香气也最浓,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桶洗碗水倒了出来,倒了他一身。

他既不生气,也不动,现在,他已懂得什么事才值得他生气,像这种事你请他生气,他也不会生气的。

厨房后门里,却探出张圆圆的胖脸来,陪笑道:“对不起,我没有看见你。”

小鱼儿笑了笑道:“没关系。”

那张圆脸一笑,缩回了头,过了两盏茶的工大,又探出头来,瞧见小鱼儿还站在那里,竟笑道:“我这里还有些饭,你要是不嫌脏,就进来吃吧。”

小鱼儿又笑了笑,道:“好,谢谢你。”

他既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也不客气,走进去就吃,一吃就吃了八碗,吃完了就站起来再笑了笑,道:“多谢。”

那圆脸一直在瞧着他,像是觉得这小伙子很有趣,小鱼儿拱了拱手就要走,这圆脸汉子竟笑道:“我这里少个洗碗的人,你要是愿意做,每天少不了有你吃的。”

小鱼儿想了想,笑道:“我吃得很多。”

那圆脸笑道:“开饭馆的,还怕大肚汉么。”

小鱼儿想也不想了,一伸手就提起水桶,道:“要洗的碗在哪里?”

第二天,小鱼儿就知道这里原来是“四海春饭馆”的厨房,那圆脸汉子自然就是大师傅,名叫张长贵。

于是小鱼儿就开始每天洗碗,他发觉一个人若是躲在饭馆的厨房里,那当真是谁也不会认出他来。

这饭馆生意并不好,客人散得很早,收了炉子,张长贵常会拉小鱼儿陪他喝两杯,聊聊天。

小负儿喝的酒虽不少,但说的话却绝不超过三句。

有一天,锅里的油己热了,张长贵突然肚子痛,抛下钢铲就跑,小鱼儿接着锅铲,替他炒了两样菜。

张长贵回来,不免有些担心,怕炒菜炒得不好。

却不知天下第一名厨也在“恶人谷”里,小鱼儿从小就跟他学了不少手艺,像小鱼儿这样的人,有什么学不好。

过了半晌,外面的堂倌突然唤道,“方才炒的羊肚丝和麻辣

鸡,照样再来两盘。”

这一次,张长贵自然不会再让小鱼儿动手了,但又过了半晌,四海春的彭老板突然走进厨来,瞪着眼道:“方才有两盘羊肚丝和麻辣鸡是谁做的?”

老板居然走进厨房,张长贵心里已在打鼓,硬着头皮笑道:“自然是我做的。”

彭老板道:“那味道不对,不是你的手艺。”

张长贵只得如实讲了,彭老板走到小鱼儿面前,左瞧右瞧,瞧了半天,突然挑起大拇指,笑道:“佩服,佩服,瞧不出你小小的年纪,竟能做出那样的莱,连熊老爷吃了都拍手叫好,从今天起,你来掌勺吧。”

小鱼儿垂着头,道:“我不会。”

彭老板拍着他肩头,柔声道:“你就帮我个忙吧,从今以后,四海春就得靠你了。”

小鱼儿掌勺之后,四海春的生意奇迹般好了起来,远在几百里外的人,都听到了四海春有位名厨。

彭老板已将旁边的铺面都买了下来,加设了房间雅座,厨房

里自然也添了人,小鱼儿每天只要动动锅铲。

他甚至连动锅铲时,心里也在想着那本秘笼上的武功奥秘,他简直就像是个得了相思病的少年,昼夜想个不停。

现在,别人都唤他俞大师傅,他说的话就是权威,他不准外人进厨房,就连彭老板都不敢进来。

但有一天,彭老板还是进来了他满脸兴奋之色,搓着手笑道:“俞老弟,今天你可得分外卖力才是……你猜今天有些什么人来了?”

小鱼儿淡淡道:“谁?”

彭老板大笑道:三湘地方的一条英雄好汉今天居然赏光来到这里,这不但是我的面子,更是你老弟的光彩。”

小鱼儿心一动,道:“他又是谁?”

彭老板挑起拇指,道:“铁无双铁老爷,江湖人称‘爱才如命’,三湘子弟只要提起这名字,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小鱼儿道:“哦,是么?”

他面色仍是淡淡的,像是丝毫无动于衷,但等到菜炒完,他竟悄悄走了出去,竟第一次走出厨房。

三湘武林盟主,“爱才如命”铁无双,这名字对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他实在想瞧瞧这竟为了爱才,而敢将李大嘴收为女婿的人,究竟长得是何模样,─个人居然敢将自己的独生女嫁绘李大嘴,这种人连小鱼儿也不得不佩服的。

高高的木屏风,围成一间间雅座。小鱼儿从屏风的缝里瞧出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满面红光的锦袍老人,高踞在酒筵的主座上。

他面上笑容虽然可亲,但神情中自有一种尊严气概,那正是惯于发号施令的人所独有的气概,别人再也伪装不得。

小鱼儿只瞧了一眼,便已猜出他必定就是铁无双。

铁无双右面座上,坐着个高颧鹰鼻的中年大汉,目光顾盼之间,也正像是只死鹰一样。

铁无双的左面座上,却赫然坐着那两河十七家镖局的总镖头“气拔山河,铜拳铁掌震中洲”赵全海。

小鱼儿想到此人在那峨嵋山洞中,口口声声将自己唤作“玉老前辈”的神情,险些忍不住笑出声来。

除了这三人外,酒筵上还坐着八九个衣着鲜明、神情雄壮的汉子,看来也都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但这其中最令小鱼儿触目的,却是垂手站在铁无双身后的两个紫衣少年。

左面的紫衣少年浓眉大眼,紫黑面膛,就像是条黑豹似的,全身都充满了劲力,不发则已,─发必定惊人。

右面的紫衣少年却是面清目秀,温文有札,看来就像是个循规蹈矩的书香子弟,但他偶而一抬眼,那目光却如刀锋般锐利这两人手持酒壶,代表着铁无双,频频向座上的人劝酒,看来纵非铁无双的子侄,也必是他的弟子。

酒过三巡,赵全海突然长身而起,四下作了个罗圈揖,仰首先喝干了杯酒,然后清了清嗓子大声道:“今日兄弟应铁老前辈之召而来,本该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喝得大醉而归,但在未醉之前兄弟心里却有几句话,实在不能不说。”

铁无双持须笑道:“说,你只管说,不说话怎么喝得下酒。”

赵全海瞪着眼睛,大声道:“段合肥要运往关外的那批镖银,本是咱们‘两河联镖’先派人到台肥去接下来的,江湖中人人都知道此事。”

鹰鼻大汉微笑道:“不错,在下也听说过。”

赵全海厉声道:“厉总镖头既然知道此事,便不该再派人到台肥去,将这笔生意抢下来,兄弟久闻‘衡山鹰’厉峰乃是仁义英雄,谁知……”哼!”

“波”的一声,他手里酒杯竟被捏得粉碎。

“衡山鹰”厉峰神色不动,淡淡笑道:“做买卖讲究货比货,这和江湖道义并没有什么关系,段合肥既然要找‘三湘镖联’,在下也没得法子。”

赵全海怒道:“如此说来,你是说咱们‘两河联镖’比不上你们‘三湘镖联了!”

厉蜂冷冷道:“在下并未如此说,这全要看别人的意思。”

赵全海胸膛起优,咬牙道:“好……很好!……。”

突然转向铁无双,抱拳道:“兄弟今日虽然应召而来,但也知道铁老爷子与“三湘镖联’关系深厚,也不想求铁老爷子为兄弟主持公道,只是……─”

他“砰”的一拍桌子,大喝道:“只是‘三湘镖联’既然如此瞧不起‘两河联镖’,咱们少不得要和他们斗一斗,尤其是姓厉的。”

铁无双突然长身而起,纵声大笑起来,击杯笑道:“赵老弟,我先敬你一杯如何!”

赵全海击杯一饮而尽,道:“铁老爷子……”

铁无双截口笑道:“兄弟你说得不错,老夫世居湘潭,三湘武林中人,可说大多与老夫有些关系.厉峰算起来更可说是老夫的师侄!既然如此,老夫今日若是让老弟你就此负气而去,岂非白混了几十年江湖。”

赵全海的手不知不觉已握紧了刀柄,他身旁的四条大汉也变色离座而起,厉蜂面带冷笑,目光却冷锐如刀。

赵全海一字字道:“铁老爷于莫非要将兄弟留在这里?”

铁无双纵声笑道:“正是要将你留在这里,听老夫说几句话!”

他面色突然一沉,目光转向厉蜂,沉声道:“老夫若要你将这票生意让给‘两河联镖’,你意下如何?”

厉峰面色也大变,道:“这……这……”

铁无双道:“老夫决不会勉强于你,但这件事老夫已调查清楚,确实是你理亏,你今日若肯接纳老夫之言,老夫便将衡山那片茶林,让作‘三湘镖联’属下的公益……。江湖之中,仁义为先,你还要再思,三思!”

厉蜂默然半晌,长叹一声,垂首道:“老爷子的话,弟子怎敢不听,但那茶林乃是老爷子所剩下的少数产业之一,弟子怎敢接受。”。”

铁无双附掌大笑道:“只要你肯顾念武林道义,莫教我三湘子弟在江湖中被人背后指骂,我老头子那区区产业,又算得了什么!”

赵全海默然半晌,满面傀色,垂首道:“铁老爷子如此大仁大义,而弟子却……却……弟子实在惭愧,这票生意,还是由‘三湘镖联承保吧。”

厉蜂笑道:“在下不敢,这票生意是‘两河联镖’先接手的,自然还是让两河镖联承保,赵总镖头若是再谦谢,反令在下惭愧。”

这两人方才争得面红耳赤,剑拔弩张,恨不得立刻就拼个你死我活,此刻却居然互相谦让起来。

小鱼儿在外面瞧得也不禁大为感叹,暗道:“好个铁无双,果然不愧为领袖武林的人物,非但将一场争杀轻易地消弭于无形,居然还能将别人感化得也变成谦谦君子。”

只听铁无双附掌大笑道:“两位既然如此谦让,这趟镖不如就由‘两阿联镖’与‘三湘镖联’联保,岂非更是皆大欢喜。”

众人一齐鼓掌称喜,于是干戈化为玉帛。小鱼儿也想走了。

哪知就在这时,赵全海方自举杯笑道:“厉兄,但望此次你我能同心合力,从今以后。”

他说到“我”宇,面上肌肉已突然起了阵抽搐,说到“从今以后”手掌也为之抽搐,杯中酒俱已溅出,溅得他一身。

他话未说完,“哗啦啦”,面前碗盏俱都被扫落在地。他人竟也倒了下去!

酒筵前立刻大乱!随他前来的四条大汉,有的失声惊呼,有的赶上去扶起他,突然齐地嘶声道:“不好,中毒……总镖头中毒了!”

铁无双面色大变,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两河”属下一条大汉满面悲愤,大喝道:“这是怎么回事,该问你才是!”

厉峰拍案怒道:“你这是在说谁?他吃过的酒菜咱们也吃过,难道……。”

他话未说完,突然也四肢抽搐,跌倒在地上,竟也和赵全海

同样的中了毒!

众人更是掠惶大乱,人人自危,每个人都吃了桌上的酒菜,岂非每个人都有中毒的可能!

厉峰既然也中了毒,下毒的自然不会是他,也不会是铁无双了,双方既然都无下毒的理,这毒又是从哪里来的?

小鱼儿虽然旁观者清,一时间却也猜不出这道理。

惊惶大慌之中,小鱼儿忽然瞥见那白面紫衣少年竟悄悄溜了出来,小鱼儿身形一闪,立刻退入了厨房。

此刻厨房中的人也都已惊动面出,再无别人,小鱼儿刚退进去,那紫衣少年竟也悄悄走了进来。

外面正有大事发生,他走进厨房里来作什么?小鱼儿蹲了下去假装往灶里添柴。

那紫衣白面少中根本没有留意到他……像他们这样的人,又怎会去留意一个添火的厨子。

他匆匆穿过厨房,走到后门,轻轻道:“残云。”

门外一人应声道:“风卷残云。”

小鱼儿眼角一膘,只见这少年后退两步,门外一条人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巧识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