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52章 栽赃嫁祸

作者:古龙

若换了两年前,小鱼儿不死在拳下,也要死在剑下,但现在的小鱼儿,却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只见仙左手一分,右手竟沿着小仙女的剑脊轻轻一抹,小仙女只觉跟前一花,掌中剑被一股大力吸引,本是刺向小鱼儿的一剑,此刻竟向顾人玉刺了过去,顾人玉大骇变招,嗤的,衣袖已被划破。

这一招普普通通的“花接木”,到了小鱼儿手中,竟已化腐朽为神奇,看来竟已和“花宫”威震天下的“移花接玉”有异曲同工之妙,这只因武功进入某一阶段后,便有些地方大同小异。

但南宫与奏剑一时却瞧不出其中奥妙,耸然失声道:“你可是移花宫门下?”

小鱼儿却不回答,反而大笑闪到黑蜘姝身后,道:“我虽也吃了些肉,但主谋的却不是我,你们怎地专来找我?”

顾人玉与小仙女见他明明已占先机,却不乘胜追击,反而避开了,两人急怒攻心,也不问情由,举剑又攻了上去。

这一次两人招式更毒,出手也更加小心,但首当其冲的却已非小鱼儿,而是黑蜘蛛了。

黑蜘蛛又惊又恼,此刻情况,又怎容他解释。

刹那间只见剑光闪动,拳影翻飞,小仙女与顾人玉已攻出十余招,黑蜘蛛也还了三掌。

在小仙女快速的剑法、顾人玉雄浑的拳势下,黑蜘蛛怎能分心,简直连开都无法开。

小鱼儿却在他身后笑道:“对了,这样就对了,和他们打,怕什么!”

黑蜘蛛气得连连怪叫,一心想将小鱼儿摆脱,但小鱼儿却像影子似的黏在他身后,还不时拍手笑道:“好!这一剑果然了得……嗯,顾家神拳果然也不错,黑蜘蛛呀黑蜘蛛,我瞧你打不过他们的了!”

小仙女与显人玉方才急怒之下,心神大乱,所以才会被小鱼儿一出手就占得了先机。

而数十招后,两人心也定了,手也稳了,顾人玉拳势虽沉猛,出手还未免嫩些,小仙女终日找人打架与人交手的经验,却是比谁都老到,一柄剑东挑西刺,又快又毒,非但自己抢攻,而且也将顾人玉拳法中的疵漏全部补了过来,而顾人玉扎扎实实的招式,正好弥补了她剑法中沉猛之不足。两人俱是武林正宗,不用事先预习,配合得恰到好处。

黑蜘蛛声名虽着,却非以功力见长,此刻遇着他两人一快一慢……一刚一柔,这种天生的搭档,渐渐已有些应付不了。

何况还有小鱼儿在他身后,明是帮忙,暗中捣蛋。

南宫柳袖手一旁,微微颔首道:“人玉果然是个天生练武的胚子。”

秦剑道:“但菁妹终是比他高出一筹。”

南宫柳道:“这你就看错了,人玉此刻出手虽嫩些,但那只是因为他家教太严,不敢惹事,根本没有交手的机会,若让他在江湖中多闯闯,不出三五年,他的名声必定要远远超过菁妹之上。”

秦剑道:“二哥果然法眼无双,难怪江湖中人一经南宫公子题名之后,立刻身价百倍。”

南宫柳道:“今日你我要留意的倒非黑蜘蛛,而是这面色蜡黄的少年,此人行态诡,做事也不循常轨,若我瞧得不差,他必定是一个成名人物易容改扮的。”

这南宫公子武功是高是低,虽还不知,但就凭这份眼力,当真已不愧是雄江南百余年之武林世家的传人。

说话间,那边强弱便已分明。

以黑蜘姝身法之诡异灵动,顾人玉与小仙女本难占得上风,但小鱼儿始终黏在黑蜘蛛身后,黑蜘蛛就总觉得后面像是堕着个秤锤似的,身形变化之间,自然要大受影响,这时已屡遇险招。

小鱼儿故意叹气道:“不好不好,堂堂的黑蜘蛛,今日看来竟要败在两个小娃儿手上了。”

其实小仙女和顾人玉也是江湖中的成名人物,并非小娃儿,小鱼儿这样说,只不过要故意激怒黑蜘姝。

黑蜘蛛脾气刚烈,明知如此,还是被他激的怒吼道:“你这疯子,你倒底要怎样?”

小鱼儿悄声道:“打不过,难道不会逃吗?”

黑蜘蛛更是暴跳如雷,道:“放屁!我老黑岂是这种人!”

小鱼儿道:“黑蜘蛛享名天下,本就是以身法之诡……瓢忽见长,今日你偏偏舍己之长,与人交手,岂非是个呆子。”

黑蜘蛛嘴里虽仍骂不绝口,心里已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只因他此刻一分心说话,胁上已险些中了一剑。

小鱼儿悠悠道:“今日你自己若能全身而退,也能带我一齐走,江湖中人知道了,非但不会耻笑于你,还会佩服得很。”

黑蜘蛛跺了跺脚,道:“好!”

他“好”字方出,小鱼儿已自他身后冲了出来,“断玉分金”,双掌左右斜斜分击而出。

顾人玉与小仙女骤出下意,竟被这一招逼得后退两步。

就在这时,黑蜘蛛袖中已有一线银丝飞出,直穿出门,搭上祠外的一株古柏之上,他人也跟着飞了出去。

小鱼儿早已拉住他衣角,跟着飞出,他身形轻若飞絮,虽藉了黑蜘蛛携带之力,黑蜘蛛却不觉负担。

只见他身形有如被线拉着的纸鸢似的,飘上了古柏,双足一点,人又从枯树上飞出,跃上第

二株柏树,那根银丝也跟着飞出,搭上了更前面第三株柏,黑蜘蛛身子在第三树上一点,跃上第四株,银丝又搭在第五树上……

等到秦剑等人追出时,两人身形已在数十丈外,一闪后便在黑暗中消失无影,唯有语声远远传来,道:“你们若不服,明夜三更,不妨再来这里!”

黑蜘蛛身形不停,只掠到城垛下,才在黑暗中歇住。

小鱼儿附掌道:“好个黑蜘蛛,果然是来去如电,倏忽千里,这一手银丝飞蛛的轻功,果然是独步江湖……天下无双!”

黑蜘蛛道:“哼,你拍我的马屁,也没有用的。”

小鱼儿大笑道:“我知道你必定一肚子闷气,不过想让你消消气而已。”

黑蜘蛛道:“我且问你,明明不是你做的事,你为何要揽在自己头上,还拉上了我,而你躲后面,让我来背黑锅。”

他越说越火,大声道:“这也不用说它,最可恨的,你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动手,却又偏偏要逃,害得我也陪着你丢人,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小鱼儿笑嘻嘻道:“你还不明白么?我这自然是要害你。”

黑蜘蛛愣了愣,道:“害我?”

小鱼儿道:“咱们这一逃,我可以一走了之,但你黑蜘蛛有名有姓,日后传说出去,说你黑蜘蛛也和李大嘴一样吃人,你还能混么?”

黑蜘蛛大怒道:“那你为什么要害我?”

小鱼儿嘻嘻笑道:“这只因我要把你拖下水,你才会为我出力,但你也莫要气恼,我瞧你不错才这样害你的,有些人想求我害他,我还没功夫哩。”

黑蜘蛛厉声道:“你害了我,我该捏死你才是,怎肯替你出力。”

小鱼儿笑道:“若是换了别人,我害了他,他自然要找我算帐,但你黑蜘蛛可和别人大不相同?这一点我清楚得很。”

黑蜘蛛瞪了他半晌,突然放手大笑道:“好,你这小子,倒真是知道老黑的脾气!我老黑遇着这种怪事,的确是明知上当,也不肯放手的。”

小鱼儿笑道:“若非如此,黑蜘蛛就不是黑蜘蛛了。”

黑蜘蛛道:“你如此做法,除了拖我下水外,难道没有别的用意?”

小鱼儿道:“自然有的,想那南宫柳与秦剑,眼高于顶,自命不凡,我平日时若想约他们出来,他肯么“但现在我要他明夜三更来,他绝不会迟到半刻。”

黑蜘蛛道:“好,现在我既已被你拖下了水,他们也被你抓了尾巴,这出戏究竟该怎样唱下去,你说吧。”

小鱼儿道:“那泣“胡说”先生偷偷将人宰了,要你来吃,却又偷偷去密告别人来抓你,这样的手段叫做什么?”

黑蜘蛛恨恨道:“这自然就叫做嫁祸栽赃。”

小鱼儿道:“这种专门嫁祸栽赃的害人精,你说该如何对付他?”

黑蜘蛛咬牙道:“我若再见着他时,不一把捏死他才怪。”

小鱼儿道:“你可知道这样的害人精,除了“胡说”先生之外,还有不少,而且他们所作所为,委实此“胡说”先生还要可恨,却又该如何对付他们!”.

黑蜘蛛道:“捉来一个个捏死就是了。”

小鱼儿笑道:“捏死他们还算太便宜了,何况,你若想捏死他们还不容易。”

黑蜘蛛道:“你说的究竟是什么人?”

小鱼儿一字字道:“江别鹤!”

黑蜘蛛几乎跳了起来,失声道:“江南大侠怎会做这样的事?”

小鱼儿凝目瞧着他,道:“你信不过我?”

黑蜘蛛也瞧着小鱼儿,道:“你这人藏头露尾……鬼鬼崇崇,做起事来更是古灵精怪,花样百出,天下又有谁能信得过你!”

他叹了气,缓缓接道:“我相信你,只因你虽是坏小子,却非伪君子!”

小鱼儿叹道:“不错,最可恨的人就是伪君子,那江别鹤就是其中最可恨的一个。”

黑蜘蛛道:“你想如何对付他?”

小鱼儿眼睛发亮,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会栽赃嫁祸别人,我就要栽赃嫁祸他们,这就叫以牙还牙。”

黑蜘蛛道:“如何还法,你且说来听听。”

小鱼儿眼睛盯着他,道:“你可知道阁楼上的那位姑娘是谁?”

黑蜘蛛突然扭转头,道:“我早就说过,不知道。”

小鱼儿缓缓道:“我现在告诉你,她就是慕容家的九姑娘!”

黑蜘蛛眼睛立刻直了,失声道:“她就是泉容九?”

小鱼儿道:“不错,如今南宫柳、秦剑,小仙女都在急着找她,他们若发现有人将她藏了起来,少不得要找那人大干一场。”

黑蜘蛛的眼睛也发了亮,道:“所以,你就想将这件事栽在江别鹤身上。”

小鱼儿附掌大笑道:“我正是也想叫他尝尝被人栽赃的滋味。”

黑蜘蛛道:“但那江别鹤老谋深算,又怎会上你的当?”

小鱼儿笑道:“那江别鹤锥然狡如狐狸,只要你帮忙,我也有法子要他上当?”

他一跃而起,拉起黑蜘蛛,道:“时候已不多,咱门快去办事杷。”

两人飞掠入城。

一路上,黑蜘蛛不住喃喃自语道:“我到现在为止还是不憧,那“胡说”宰食了慕容家的人又害了我,却对他自己有何好处。”

他猜想那“宛儿”必定与慕容家有关,八成就是慕容姑娘陪嫁的贴身侍女。

小鱼儿笑道:“你说的那泣“胡说”先生,并非李大嘴,而是白开心,他有个外号叫“损人不利已”,只要别人上当受罪,就是他平生快事。”

黑蜘蛛失声道:“世上那有这样的人?”

小鱼儿道:“你说没有,他偏偏就有,他们知慕容家的姑爷来找慕容九,所以就将那“宛儿”偷来宰了,好让慕容家的那些姑爷认为慕容九也已被人家吃下肚,所以他们才找不着,他们伤心难过,白开心就开心了。”

黑蜘蛛叹道:“世上既有白开心这样的人,又偏偏有你这样的人,你们两人害来害去,倒楣的只是我老黑而已。”

小鱼儿道:“今夜若不是有我,你更惨了,当时人赃俱获,就算有一百张嘴,也休想能辩说得清。”

黑蜘蛛道:“但无论如何你总不该承认……”

小鱼儿笑道:“我又几时承认了,我几时说过慕容九已被我吃下肚里?我只不过……“我已将她怎样,还用说么?”“也没什么大不了,你怕什么!”……”

黑蜘蛛想了想,不禁失笑道:“不错,当时你虽好像说了,其实却等于没有说……”

小鱼儿道:“其中的巧妙就在这里。”

说话间,他竟将黑蜘蛛又带回了那阁楼外。

此刻四下灯火俱寂,只有那阁楼里灯光还亮着,慕容九伏在桌上,想是因为想得出神,不觉睡着了。

小鱼儿道:“这位姑娘最听你的话,你叫她带着刀,她就带着刀,你叫她杀人,她就杀人,现在,我只要你叫她写张条子。”

黑蜘蛛奇道:“此时此刻,突然写起什么条子来了?”

小鱼儿道:“你叫她写:“若要赎我的性命,请带白银八十万两,至他们所约之处,千万勿误,否则妹便是他人俎上之肉了”。”

黑蜘蛛骇然道:“八十万两!”

小鱼儿道:“八十万两数目虽不少,但以南宫柳与秦剑的身家,却也算不得多,别人一日之间筹不出来,他们想必有法子的。”

他一笑接道:“何况,这字条又的确是慕容九自己的笔迹……其中问题是,你必须对他们说八十万两,全要白银,金子珠宝郡不行。”

黑蜘蛛道:“我对他们去说?”.

小鱼儿笑道:“自然要你去对他们说,这字条自然也要你送去……黑蜘蛛来去无踪,倏忽千里,送这样的信,世上还有比你更好的人么?”

黑蜘蛛默然半晌,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 栽赃嫁祸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