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53章 略施小计

作者:古龙

小鱼儿悄声道:“有人来抓咱们了,准备逃吧!”

话犹未了,窗外有刀光闪动。

只听有人喝道:“姓李的、姓白的!你们作恶多端,今天再也休想跑了,出来受死吧。”

黑暗中人影幢幢,这思乡馆竟也被人团团围住。

白开心喃喃道:“奇怪,这些人竟会知道咱们在这里……”

小鱼儿悄声道:“这人满仁义道德,必定是江别鹤。”

白开心道:“嗯。”

小鱼儿道:“咱就从他这边冲出去。”

白开心道:“从武功最强的人那边冲出去?你莫非疯了?”

小鱼儿微微一笑,道:“我自有道理。”

这时外面已又喝道:“你们再不答覆,咱们就冲进去了。”

其实这些人对“十大恶人”也颇为忌惮,一时之间,是谁也不敢冲入这黑黝黝的屋子里的。”

小鱼儿霍然站起,大喝道:“李大嘴来也,你们等着吧!”提起张凳子往东面门外掷了出去人却已从西面窗蹿出。

这“李大嘴”三个字,果然有些吓人,凳子飞出来,东面一阵大乱,几刀不问青红皂白就砍了出去,全都砍到凳子上口

小鱼儿蹿出窗外,也有两柄刀直劈而来,小鱼儿一声虎吼,飞起一脚将左面的一柄刀飞!

他身子却已自右面一人头上掠过,顺势一脚,在那人头上,那人登时矮了半截。

这一着“鸳鸯双飞脚”,本非什么玄妙的武功,但在他手里稍加变化,却立时制住了两个高手。

要知他在那窟中所得,正是普天之下,各门各派的武功精妙所在,他融会贯通之后,无论那一派的招式到了他手里,他都可化腐朽为神奇,却教别人再也猜不出他的武功来历。

只听有人惊呼道:“这姓李的果然厉害,大家要小心……”

话未说完,只听“啪”的一响,接着又是一阵大笑,说话的人想是已被白开心打歪了嘴巴。

小鱼儿一招北派“鸳鸯双飞脚”踢倒了两人,跟着又用“招南派“冲天炮”,一拳将一条大汉打得飞上半空。

突见跟前剑光闪动,迅急辛辣,神定气足。

一人冷笑道:“李大嘴,你武功虽不错,今日还是休想逃走。”

三句话功夫,已刺出八剑,剑剑俱是杀着。

小鱼儿连瞧都不必瞧,已知道是江别鹤来了,连连闪过八剑,却不还手,只是压低声音道:“你想知道你儿子和镖银的下落么?”

江别鹤掌中剑果然缓了一缓,失声道:“你说什么?”

小鱼儿将那封信穿在江别鹤的剑尖上,道:“你先瞧瞧再说。”

江别鹤也不知是收回剑来瞧信,还是刺出剑去伤人,稍一犹豫间,小鱼儿已自他身旁蹿了出去。

白开心也怪叫着跟着掠出。

江别鹤竟眼睁睁瞧着他两人逃走,等到别的入围过来时,小鱼儿和白开心早没了影子。

小鱼儿和白开心蹿入个暗林中,方自停下。

白开心瞧着小鱼儿冷笑道:“这些人怎会知道咱们在那里?”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笑道:“自然是有人密告的。”

白开心冷笑道:“密告的人,只怕是你自己吧。”

小鱼儿道:“若是我,我为何还要助你逃出来。别人又不是瞎子,难道不是见那告示上饭碗那么大的字。”

白开心冷笑道:“那些话,这些人又怎瞧得懂。”

小鱼儿笑嘻嘻道:“自然有人瞧得懂的。”

白开心变色道:“谁?难道咱们的老朋友也有人到了城里?”

小鱼儿想了想,道:“我不妨告诉你,有两个人,一个叫罗九、一个叫罗三,一心想找咱们的麻烦,对咱们的事知道得清楚得很。”

白开心皱眉道:“这两人长得是何模样?”

小鱼儿道:“胖胖的,高高的,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是个双胞胎。”

白开心道:“我只认识个瘦瘦的双胞胎,却不认得胖的。”

小鱼儿道:“你不认得他们,他们都认得你。”

白开心怒道:“你既早已知道他们瞧得懂那张告示,既然早已知道他们要告密,为什么偏偏还要这样做?”

小鱼儿笑嘻嘻道:“我正是要他们告密,正是要叫他们找人来抓咱们,这样我才能将那封信交到江别鹤手上……我若用别的法子将信交他,他未必重视,但这封信既是李大嘴亲手交他的,份量可就不同了。”

白开心道:“但你又怎知道江别鹤必定会来。”

小鱼儿道:“他自命大侠,听说有“十大恶人”在城里,他能不管么?只要他来了,听到我的话后,就必定不放咱们走的。”

白开心默然半晌,叹了气,道:“你样样事都算得这么准,只怕连真的李大嘴都不如你。”

这次小鱼儿却不禁愣了愣,咯咯笑道:“什么真的李大嘴,老子难道是假的不成?”

白开心突然大笑起来,道:“你能将李大嘴的模样腔调学得这么像,简直连我都有点佩服你,简直有些舍不得瞧着你死在我面前,只可惜你已是非死不可的了!”

小鱼儿皱了皱眉,道:“非死不可?”

白开心怪笑道:“你喝的那杯酒里,老子早已下了独门“水晶断肠散”,本来还可多活半个时辰,但方才那么一折腾,只怕现在就要你的命了!”

小鱼儿怒道:“你这恶贼,我和你拚了?”

他跳起来想扑过去,但身子才跳起,便“咚”的跌在地上,脸色发白,双手捂着肚子,颤声道:“不好,我……我……已不行了……”

白开心手舞足蹈,格格大笑道:“你如今总该知道“十大恶人”可不是好对付的吧。”

小鱼儿嘶声道:“但……但你又怎知道我……我不是李大嘴?我不信你能瞧得出。”

白开心道:“你将李大嘴一举一动,都学得唯妙唯肖,想必是认得他的,是么?”

小鱼儿疼得全身都抖了起来,道:“是……是。”

白开心道:“你可听见他说起过我么?”

小鱼儿呆了呆,道:“没……没有。”

白开心道:“这只因他与我仇深似海,他将我恨之入骨,连我的名字都不愿提起,又怎会将我当做朋友,和我在一张桌子上喝酒。”

他大笑接道:“.你以为“十大恶人”既然都是恶人,大家臭味相投,想必全是朋友,却不知“十大恶人”中也有互相恨得入骨的冤家对头……你千算万算,终于还是算错了一着,这一着就够要你的命了!”

小鱼儿呻吟着道:“原来你早已知道我不是李大嘴了,但你为什么……为什么……”

白开心嘻嘻笑道:“老子一直在装涂,只是为了想瞧瞧你倒底是何居心?也想逗着你玩玩,如今老子已玩够了,你就等死吧。”

小鱼儿突然惨笑道:“我今日虽然死在你手上,但是你有件事……”

他身子突然一抽搐,整个人仰天躺到地上,虽然拚命想说话但嘴chún启动,却发不出声来。

白开心道:“老子有什么事,你说呀?”

小鱼儿挣得满头大汗,道:“你……你”

他虽然用尽力气,但声音却仍小得像蚊子叫。

白开心忍不住走过去,低下头来,道:“你说大声些,老子听不见。”

小鱼儿突然大吼道:“我说你是个大笨蛋?”

吼声中,他出手如风,已点了白开心身上十来处穴道,白开心刚被吼声骇得一震,人已躺了下来。

小鱼儿一跃而起,大笑道:“十大恶人雏然一个个精似鬼,但遇见了我,还是要上当的,你如今总该知道,老子不是好对付的了吧。”

白开心躺在地上,眼睁睁的瞧着,他实在想不到这世上竟有比“十大恶人”还要诡计多端的。

小鱼儿又笑道:“老子虽然拿不准那杯酒里是否有毒,但对你“十大恶人”,总是要提防一着的,你以为老子喝下了那杯酒,其实老子却不过将酒藏在舌头下,早已随着那块假人肉一齐吐出来了!”

白开心道:“我……我怎么未瞧出?”

小鱼儿笑道:“这种骗人的本事,老子五岁时就学会了,老子莫说将小小一杯酒藏在嘴里,就算嘴里藏着个大鸭蛋,你也是瞧不出的。”

白开心像是瞧见了鬼似的,颤声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鱼儿笑道:“你也知道害怕了么!老子这样的人,原是谁都要害怕的,你若要问老子是谁乖乖替老子办完事后,老子也许会告许你。”

白开心听这比鬼还厉害的人居然并无杀死自己之意,只不过要替他办事而已,不禁大喜道:“是,是……小子这就立刻去写信。”

小鱼儿大笑道:“你如今已从“老子”变成“小子”了么……但老子若这样就放了你这样的小子,还未免有些不放心。”

他双手背在身后,早已悄悄搓了个泥团在手里,此刻突然捏着白开心的鼻子用力塞进他嘴。

白开心只觉一粒又黏又湿……还微微带着种说不出臭气的东西,从喉咙里滑下了肚,不禁大骇道:“这……这是什么?”

小鱼儿笑道:“你有你独门的“水晶断肠散”,我也有我独门的“黑煞催命丸”……”

白开心变色道:“黑煞催命丸?我……我怎地从未听过这名字?”

小鱼儿悠然道:“你自然没有听见过这名字,这是我苦心研究多年,最近才配成的,天下无葯可解,服后七个时辰之内,全身发黑发肿,再过半个时辰,便全身溃烂而死,变成一滩又黑又臭的脓水。”

他信口说来,说得当真是活灵活现。

白开心满头冷汗涔涔而落,颤声道:“你……你不是还要我做事么?”

小鱼儿笑道:“当然,我自己是有独门解葯的。”

白开心道:“我和你无冤无仇,求求你……”

小鱼儿眼睛一瞪,大声道:“你七个时辰之内,若能将我吩咐的那件事办得妥安当当,若能令我满意,再来这里等着,我自然会救你的。”

他顺手拍开了白阅心的穴道。

白开心却仍软瘫在地上,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道:“你……你不会将我忘记的吧?”

小鱼儿冷冷道:“时候已不多,你还不快去,只怕就来不及了。”

白开心不等他话说完,已从地上跳了起来,就像是匹被人在屁股上砍了一刀的野马,风也似的远去。

小鱼儿瞧着他去远,哈哈笑道:“人人害怕的“十大恶人”,原来也是容易上当的。”

起更前,小鱼儿又回到那阁楼上。

罗九、罗三兄弟果然都不在,慕容九正坐在地毡上,手里提着个无锡泥娃娃慢声低唱道:“小宝贝,快快睡,窗外天已黑,小鸟回家去,乌鸦也休息……”

小鱼儿笑了笑,接着唱道:“到天亮,出太阳,又是鸟语花香……”

慕容九顿住歌声,茫然瞧了他半晌,呐呐道:“你是谁,我不认得你。”

小鱼儿柔声笑道:“你忘了么?我就是昨天教你如何去打跑心里那恶魔的人。”

慕容九道:“呀原来是你,你模样看来怎地有些变了?”

小鱼儿故意悄声道:“我为了怕恶魔来找我,所以故意扮成这样子,好教他找不着,你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说。”

慕容九连连点头道:“我知道,我懂得,那恶魔厉害得很,千万不能被他找着。”

小鱼儿笑道:“我知道你会懂的,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

慕容九嫣然一笑,她忧郁的脸上出现笑容,就像阴沉的天气里突然出现了阳光,鲜艳的花朵也在这一瞬间开放。

小鱼儿瞧了两眼,心里竟似有些异样的感觉,他立刻知道不能再瞧下去了,赶紧道:“现在,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不久你就可以瞧见比我本事还大,能帮你赶走那恶魔的人了。”

也不知怎的,慕容九竟对他顺从的很,立刻就站了起来,走了两步,眨了眨眼睛忽然又道:“那么……你昵?”

小鱼儿苦笑了笑,道:“以后,你只怕就瞧不见我了。”

慕容九立刻停下脚步,道:“若是以后瞧不见你,我就不走了。”

小鱼儿愣了愣,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赶紧大声道:“你心里那恶魔被赶走之后,你自己也不会愿意再见着我的,那时,会有许多别的人天天陪着你。”

慕容九想了想,道:“那么,就让这恶魔待在我心里吧。”

小鱼儿鼻亍竟像是有些酸了起来,大声笑道:“傻孩子,你难道想一辈子这样吗?”

慕容九凝目瞧着他,咬着嘴chún道:“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何况,只要你天天来陪着我,你也可以将那恶魔赶走的,是么?”

小鱼儿揉了揉鼻子,板着脸道:“你这样不听话,我怎会来陪你。”.

慕容九垂下了头,幽幽道:“你一定要我去,我就去,但是你……”

小鱼儿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只要你记得今天的话,我以后还是会去瞧你的……”

小鱼儿替慕容九披起了件长大的披风,走到段宅后园的小门外时,段三姑娘早已在那里等着了。

她的眼睛闪着光,一颗心跳个不停,身子虽然正冷得发抖,但一张脸却在发烧,烧得连耳根都红了。

她远远就瞧见小鱼儿了,狂喜着迎了上去,到了小鱼儿面前才发现小鱼儿身后竟还有个人。

她一颗心立刻沉了下去,咬着嘴chún道:“你……你不是一个人来的。”

小鱼儿也不知究竟是真的不懂她心里的感觉,还是装着不懂,扬起了眉毛,瞧着她嘻嘻一笑道:“我本来就没有说要一个人来呀!”

三姑娘这时才瞧见他的脸,失声道:“你……你是什么人?”

小鱼儿笑道:“你方才能认出了我,现在怎地又不认得了。”

三姑娘已听出了他的声音,但还怀疑着,呐呐道:“方才我只是感觉……感觉到是你来了,但你的脸……”

小鱼儿压住声音,道:“我有件密的事要做,所以不能不扮成这样子,你可千万莫要告诉别人,这件事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他虽然根本没有说出“这件事”是什么事,但他知道少女们一听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她心爱男人的秘密时,别的事就再也不会追究了。

三姑娘果然又愉快了起来十小鱼儿毕竟对她不错,否则又怎会将这没有人知道的密告诉她。

她立刻也压低声音,道:“你放心,绝不会告诉别人的。”

小鱼儿皱起了眉头,道:“但这件事,我还需要人帮忙。”

三姑娘急忙问道:“我能帮忙么?”

小鱼儿道:“我本来可以找别人的,但是你……你若肯帮忙,那当然再好也没有。”

三姑娘更开心了,道:“我早就说过,无论你要我做什么事,我都答应你。”

她心爱的男人不找别人帮忙,只找她,可见对她确实和别人不同,她简直开心得要死。

小鱼儿瞧她的神色,知道事情已绝不会有问题了,这才沉声道:“其实,这件事也并没有什么困难,只要你将这人带到你屋里,等到三更时,才悄悄将她放到江别鹤屋里,找个地方藏起来。”

三姑娘道:“这容易得很,我一定能做到。”

小鱼儿道:“但你却要记住两件事,第一,你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瞧见她,第二,你必须要在准三更时才将她藏好,千万不能太早,更不能迟。”

三姑娘笑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误事的。”

她这时才留意到慕容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