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55章 作法自毙

作者:古龙

两张布条落下后,就连慕容珊珊心里也再无怀疑,小仙女和慕容双更是满面杀气,恨不得将江别鹤先宰了再说。

那“黑衣人”既未承认自己就是江别鹤,却也未否认,竟是一言不发,眼睛只是瞪着对方的几柄剑。

慕容双瞪着眼睛,道:“三妹,现在你说怎样?”

慕容珊珊叹了口气,道:“先拿下他再说吧。”小仙女等不及她这话说完,掌中剑已刺了出去。

她剑法迅急泼辣,慕容双剑法辛狠毒辣。

慕容珊珊的剑法虽然急不如小仙女,狠不如慕容双,但眼睛敏锐,头脑清楚,每刺一剑,必是对力的必救之处?

这三个人三柄剑,可说都不是好惹的,而且姐自幼同堂练剑,招式配合得更是滴水不漏。

那黑衣人武功虽高,却也难以应付,挡了几招,剑法突转凌厉,已是以进为退,想夺路而逃了。

怎奈对力三个女子,与人交手经验之丰富,并不在任何人之下,他剑法一变,三个人已全都瞧破了他的心意。

他不走还好,这一想走……对力更是认定他无私也有弊,小仙女与慕容双更是不要命的缠了过来。

她们带来的二个丫头,应付外面剩下的黑衣大汉们,竟也是绰绰有余。

黑衣人头上汗珠,已湿透了蒙面的黑巾,这才知道名动天下的慕容姐妹,果然不是好斗的。

他却不知道剑法还非慕容姐妹所长,暗器轻功,才是她们的绝技!只是此刻她们生怕他见隙而逃,是以才没有抽身使出暗器。

只听“嗖”的一声,慕容珊珊一招“分花拂柳”,迎面刺来,剑光闪动不歇,也不知是虚是实。

她这一招其实不在伤敌,只在眩乱对力的眼目,好教别人出手,但黑衣人若不闪避,虚招立刻变成实招。

黑衣人不假思索,斜身扬剑,小仙女与慕容双果然已在等着他了,剑光如惊虹交剪,左右刺来。

她三人所使出的这三招,并非什么高妙的招数,但配合却实在绝妙无此,三招普普通通的剑式一齐刺来,威力何止大了三倍,闪动的剑光,竟将对方的所有去路全都封死,眼看是避得开这一剑,也避不开那一剑的。

谁知黑衣人一招挡开了慕容珊珊的剑后,竟突然松手,抛却了掌中剑,出手如风,已捏着了慕容珊珊的手腕?

这一招变得委实险极,也委实妙极,若非他这样的人,也想不出这样的招式,就连小鱼儿瞧得都几乎失声喝采!

黑衣人另一只手已到了她咽喉,叱道:“你们还要不要她的命?”

这时黑衣人虽然背后全是空的,小仙女与慕容双的两剑,随时都可以将他身子刺上几个窟窿。

但慕容珊珊性命已被别人捏在掌下,她两人又怎敢出手,两柄剑抵住黑衣人的身上,竟不敢刺下去!

慕容双跺脚道:“快放手,否则我就宰了你!”

黑衣人冷笑道:“你们若不放手,我就宰了她!”.

小仙女道:“你先放,我们就放。”

黑衣人大笑道:“男儿不该与女子争先,还是你们先放吧!”

慕容双怒道:“我们怎能信得过你?”

黑衣人冷冷道:“我也未见能信得过你们!”

双方谁也不敢出手,却也不敢放手,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小仙女与慕容双性子急躁,早已急出了满头大汗。

慕容珊珊反倒似不着急,缓缓道:“二姐你们切切不可放手,他是决计不敢伤我的。”

黑衣人冷笑道:“我素来沉得住气,就这样耗下去也没关系。”

慕容双怒极之下,剑尖忍不住向前一移,那边慕容珊珊立刻就透不过气来。

小仙女怒吼道:“你究竟要这样耗到几时?”

黑衣人道:“直到你们放手为止。”

小仙女满头大汗,似已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小鱼儿苦笑暗道:“傻丫头,你着急什么,你难道还怕没有帮手来么?……”

就在这时,远处三条人影一闪,刹那间使到了跟前,果然是南宫柳……秦剑与顾人玉来了!

小鱼儿……慕容姐妹俱都大喜,但那黑衣人有恃无恐,竟也不甚惊惶!秦剑来了,更不会让慕容珊珊死的。

他只要挟持着慕容珊珊,就不愁走不出去。

秦剑见到爱妻被人挟制,面色果然大变,顾人玉江湖经验最嫩,瞧见这情况,更是呆住了。

小仙女跺脚道:“呆子,你还不过来帮忙?”

黑衣人大喝道:“谁敢过来?”

秦剑道:“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朋友有话好说。”

黑衣人厉声道:“此事纯属误会,但事已至此,我纵然解释,你们也是不会相信的,什么话只有等我先走出去再说了!”

这时南宫柳已瞧见梁上挂着的布条,失声道:“阁下莫非真的是江大侠?”

小仙女喝道:“什么狗屁的大侠,此人正是江别鹤!”

慕容珊珊喘了气,道:“你们先别管我,先问问九妹可曾找着了么?”

南宫柳叹了口气,道:“我等方才已到江大侠的居所去了一次……”

小鱼儿听到这里,一颗心已了起来,他们若在江别鹤住所寻着了慕容九,又怎还会对他如此客气,称他为“大侠”!

慕容珊珊也已着急道:“九妹难道不在那里?”

秦剑急道:“你先别管九妹,你自己……你自己……”

南宫柳苦笑道:“九妹并未在江大侠那里,我等只怕是全都被人捉弄了!”

小鱼儿这一惊才是非同小可,几乎要从藏身之处跳了出来,慕容九怎会不在那里,莫非是他们找错了地方?

秦剑道:“我等方才也已见过了花无缺公子和铁心兰姑娘,郡说九妹早已失踪,绝不会和江大侠有关!”

慕容双愣在那里,剑已不觉垂下。

小仙女喃喃道:“铁心兰想来是不致于帮江别鹤说话的。”

慕容珊珊叹了口气,道:“我也早已觉得此事有些不对,试想江大侠若存心要我们赎金,为何要自己出头?纵然他自己来了,又怎会不知道我们是谁?何况,他要将九妹藏起,地方也多得是,又何必藏在自己的居处?”

秦剑顿足道:“这件事你既然早已想到,为何还要与江大侠动手。”

他见到那黑衣人还未松手,自然只得先责备妻子的不是。

慕容双却不服道:“他……江大侠自己一句话不说,咱们怎会知道。”

慕容珊珊眼珠子一转,突然问道:“但……阁下是否真的是江别鹤江大侠?”

这句话问出来,众人又不觉动了疑心。

只见黑衣人终于缓缓放下了手,微笑道:“误会既已解开,在下是否江别鹤都是一样的了。”

他竟还不揭开蒙面的黑巾。

秦剑早已蹿到慕容珊珊身旁,悄声道:“你没事么?”

慕容珊珊一笑握住了他的手,眼睛却还是盯着那黑衣人,道:“贱妾等伤了江大侠那么多属下,实是罪该万死,但望江大侠恕罪。”

她故意将“江大侠”三个语声说得特别重些,而且一连说两次。

黑衣人还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笑道:“双方既已出手侮亡在所难免,又怎能怪得了夫人,只是,那暗中陷害我等的人,却实在可恨!”

说到这里,他一双冷森森的眼睛,突然盯到小鱼儿藏身之处,众人的目光也不禁随之望了过去。

慕容双大声道:“不错,那人的确是不能放过!”

小仙女道:“我若找着了那人,先割下他的舌头、挖出他的眼睛,再问问他为什么要使出这害死人的毒计。”

几个人一面说话,一面将小鱼儿藏身之处隐然围住,这许多顶尖高手将一个人围住,无论是谁,也是休想逃得了的!

小鱼儿掌心也不觉沁出了冷汗,他知道这些人若是抓住了自已,那后果真也是不堪设想。他弄巧成拙,害人不着,竟害着自己。

就在这一瞬间,他脑筋已动了几百次,却也想不出一个法子能逃得了。

这时那黑衣人已冷笑道:“到了这时,阁下还不出来么?”

慕容双恨声道:“你既然早已知道他藏在这里,为何不早说?”

黑衣人道:“那时我见到暗器自这里飞出,击伤了在下的同伴,还以为是夫人们预先将人埋伏在这里的。”

小鱼儿暗骂道:“这双狗眼,倒当真是毒得很。”

他骂尽管骂,却已知道自己此番是劫数难逃的了,要想从这些包围中冲出去,那岂非是做梦。

只听黑衣人冷冷道:“朋友再不自己出来,在下便要令人发箭了!”

慕容双突然抢过柄弓箭,大声道:“且叫你见识见识慕容姑娘弓箭上的本领!”

小鱼儿那天参观着慕容双闰房后,便已知道她在弓箭上必有非凡的身手,他可不愿蹲在这里做她的箭靶子,就在这时,突听一人咯咯笑道:“这里好热闹呀,莫非是在看戏么?”

众人不由得齐转头望去,只见一人长袍披发,咯咯的痴笑着,幽灵般走了过来不是慕容九是谁!

慕容九方才到那里去了?此刻又怎会来到这里?这的确连小鱼儿也瞧得愣住了。

慕容姐妹喜交集,失声呼道:“九,你可想死我了?”呼声中两人已扑过去抓住了慕容九的手。

慕容九瞧了她们一眼,目中却满是茫然之色,咯咯笑道:“你们是谁?我不认得你们呀?”

慕容双颤声道:“九妹,你……你难道连二姐都不认得了么?”话未说完泪珠已夺眶而出。

慕容珊珊也是热泪盈眶,流泪道:“九妹,你怎地会变得如此模样?”

慕容九痴痴的瞧着他们,也不说话。

顾人玉终于忍不住走过去,颤声道:“九妹!你认得我么?”

小仙女顿足道:“他连二姐三姐都不认得了,又怎会认得你?”

顾人玉垂下头来,眼泪已滴在地上。秦剑与南宫柳亦是满面惨痛之色。

慕容双顿脚道:“是谁将她害成这样子?是谁?”

小仙女突然大哭道:“她见了小鱼儿死而复活,所以才吓成这样子的,其实小鱼儿根本没有死,是故意吓吓她的。”

慕容双大喝道:“谁是小鱼儿?他现在那里?”

小仙女道:“现在只怕是死了。”

慕容双愣了愣,道:“你方才说他未死,此刻又说他死?他到底死了没有?”

小仙女道:“他本来没有死,后来却跌到悬崖死了。”

语声微顿,又道:“但这人一肚子鬼主意,一身鬼本事,别人明明算定他死了,他却常常没有死,没有亲眼瞧见他的身,谁也不敢说他是否真的死了!”

黑衣人突然道:“他还没有死。我最近又瞧过他的。”

慕容双大声道:“你知道他在那里?”

黑衣人冷冷道:“依我看来,他此刻只怕就在……”

他像是已猜出藏着的便是小鱼儿,小鱼儿心又冷了起来,那知他一句话还未说完,慕容九突然大声道:“小鱼儿……小鱼儿!我想起来了!”

大家又是惊又是喜,慕容双颤声道:“你……你什么都想起来了么?”

慕容九痴痴的瞧过她,缓缓道:“你是二姐。”

慕容双狂呼一声,抱住了她,竟欢喜得放声痛哭了起来。

慕容珊珊也不觉喜极而泣,道:“九,九……天可见怜,你终于好了。”

慕容九笑道:“三姐……三姐,我还能见着你们?我这是在做梦么?”

姐妹们又笑又哭,哭成一团,小鱼儿在一旁偷偷瞧着,眼睛竟也不觉湿了,心里也不知是何滋味。

只听那黑衣人突然叹道:“那江小鱼将令妹害成如此模样,江湖中谁也放不过他的。”

他留在这里不走,原来就是为对付小鱼儿的,生怕慕容姐姝欢喜中忘记这事,赶紧又提醒了一句。

慕容双果然顿住哭声,恨恨道:“我若知道那小贼现在那里,不宰了他才怪。”

慕容九突又截道:“这事其实是怪不得小鱼儿的。”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又吃了一惊,最吃惊的当然还是小鱼儿自已,其次就是小仙女了。

她忍不住问道:“不怪他怪谁?你岂非恨他入骨的么?”

慕容九凄然一笑,道:“我见他死而复活,当时骇了一跳,虽然有些迷迷,但过了没有多久,便已渐渐清醒了过来。”

慕容双奇道:“你既然早已清醒,为何方才不认得我们?”

慕容九道:“那是被江别鹤害的!”

这句话说出来,连小鱼儿也涂了。江别鹤又怎会害她?

只听慕容九接道:“他见我清醒,就又以*葯迷住了我,他想乘我晕迷时,逼我和他

……他成亲,为的也是想做慕容家的女婿,他日日夜夜看着我,直到方才,我见他不在,才偷偷溜出来的。”

众人方才虽已认为江别鹤受了冤枉,但此刻这话亲从慕容九嘴里说出来,那还会假么?

慕容双怒喝道:“好个可恶的江别鹤,咱们竟险些被他骗过了!”

南宫柳亦自怨道:“难怪我等方才寻不着她,原来她已自己逃出,幸亏老天有眼,叫他逃来这里,这当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喝声中几个人又将那黑衣人团团围住。

小鱼儿瞧得可真是又惊又喜,但却又是满头雾水、一肚子涂,事情竟会演变到这地步,小鱼儿就算真的是天下第一个聪明人,却再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只听慕容双喝道:“江别鹤,你到现在还有何话说?”

谁知那黑衣人竟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道:“谁说我是江别鹤?”

他顺手抹下了蒙面的黑巾,露出一张满是虬髯的脸,众人俱都瞧过江别鹤,这张脸果然不是江别鹤的,大家不禁都愣住了。

慕容双失声道:“你究竟是谁?”

慕容珊珊道:“你若不是江别鹤,江别鹤在那里?”

黑衣人大喝道:“江别鹤就在这里!”

他竟突然冲入小鱼儿藏身之地,呼道:“江别鹤,你出来吧。”呼声中一掌闪电般拍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