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56章 意外之外

作者:古龙

小鱼儿见黑衣人闪电般一掌拍下,又是一惊,百忙中迎了一掌,喝道:“你才是江别鹤易容改扮的,骗得了谁?”

那黑衣人竟也喝道:“你才是江别鹤易容改扮的,骗得了谁?”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破口大骂道:“江别鹤,你这恶贼,你这混帐王八蛋,屁精活乌龟!”

他算定江别鹤也是个人物,怎肯自己骂自己。

哪知黑衣人也大骂道:“江别鹤,你这恶贼,你这混帐,王八蛋,屁精活乌龟!”

小鱼儿大笑道:“我就算不能逼出你的原形,听你自己骂自己,倒也出了我胸中一日恶气,哈哈,自己骂自己乌龟,可笑呀可笑。’那黑衣人竟也大笑道:“我就算……。。”

他竟然将小鱼儿说的话,一字不改、原封不动的说出来,小

鱼儿骂得越来越开心,他也骂得毫不逊色。

两人一面骂,一面打,众人都不觉瞧得呆。

慕容珊珊道:“江别鹤武功人称江南第一,想必不差。”

只见两人拳来脚往,不但功力俱都极深,招式也是千变万化,奇诡绝伦,竟都是顶尖儿的高手!

一时之间,谁也分不出他们武功谁强谁弱。

只听“砰砰蓬蓬”之声不绝于耳,无论什么东西只要挨着他们的拳风,立刻就被打得粉碎。

只见两人从里打到外,从近打到远。

要知这黑衣人虽不愿被人瞧破来历,小鱼儿也是如此,两人抱着同样的念头,自然越打越远。

两人招式看来虽仍凌厉,其实都不愿再缠战下去,突然齐地一纵,一个往东,一个往西。

两人身法俱快,慕容双等人虽然追来,却已追不着了,何况他两人分头而逃,大家也不知该去追谁!

就在这时,突见一个人自树林中暗影掠了出来,竟拦住小鱼儿的去路,指着小鱼儿怪笑道:“这才是江别鹤,这才是真的。”

月光下瞧得清楚,这人竟是那“损人不利己”的白开心!

小鱼儿又惊又怒,喝道:“你疯了么?你不想要解葯救命了?”

白开心嘻嘻一笑,道:“谁救谁的命,你害了我,我不害你?”

突然一个筋斗,倒纵了出来走得瞧不见了。

这时慕容姐妹等人早已赶来,几柄剑已将小鱼儿围住。

慕容双怒道:“江别鹤,这次若是再让你逃了,我就不姓慕容。”

小鱼儿跳脚道:“谁是江别鹤?王八蛋才是江别鹤!”

慕容珊珊冷笑道:“你不是江别鹤,为何要逃?”

小鱼儿怔了怔,这句话他实在回答不出。

慕容双应声喝道:“是呀,你若不是江别鹤,为何不让我们检查检查你的脸!”

她们上过一次当,再也不肯上当了,嘴里说话,手也不停,掌中剑刺出去一剑比一剑狠毒。

小鱼儿道:“我堂堂男子汉,怎能让你们女子碰我的脸,常言道:男儿脸上有黄金,女人手上有粪,我脸上怎能沾着粪土。”

他一急之下,索性胡说八道起来,也正是想借此激忽她们,自己才好有机会冲出去。

慕容双果然大怒道:“放屁,你脸上才有粪土。”

小仙女道:“你少时落在姑奶奶手中,不将你泡在粪缸去才怪。”

小鱼儿道:“就算泡在粪缸里,也不能让女人摸来摸去。”众人已猜出他心意,知道他故意胡言乱语来打岔,谁也不再理他,只有那顾人玉最老实,忍不住道:“我不是女人,你让我检查检查如何?”

小鱼儿道:“你原来不是女人么?我还以为你也是她们的妹妹哩。”

他自己说着,自己也不觉好笑,刚笑出来,“嗤”的,前胸衣裳已被划破,若不是他武功精进,肠子只怕已被划出来。

既到这种时候,他反正已豁出去了,瞧见秦剑与南宫柳并未动手,只是在旁掠阵,便又笑道:“慕容家的女婿,江湖中是人人羡慕的,都说你们艳福不浅,依我看来,却不如娶个麻子跛脚还好得多。”

他嘴里说得开心,肩头又着了一剑,虽末伤着骨头,但剑锋过处,鲜血已泪泪然流了出来。

只听秦剑冷笑道:“秦某本不想以多欺你,但你如此,我也说不得了。”

话声中已刺出三剑,这三剑功沉力猛面面惧到,正好补上慕容姐妹剑法之沉稳不足。

他心里虽暗叫苦,嘴里还是不饶人,大笑道,“南宫柳,你为何不也一起上来呀,难道你武功原也见不得人,只是靠老婆在江湖中混的么?”

南宫柳面色果然微一变,突然沉声道:“腹结、府舍……市风、渎中……环跳……”

话末说完,已有三柄剑照着他所说的部位刺了出去,“嗤”的一声,小鱼儿“环跳”穴旁已被划破了条血口!

此刻他冷眼旁观,嘴里淡淡道来,正是小鱼儿难以闪避、难以招架的破绽之处。这一来小鱼儿更是手忙脚乱。

只听南宫柳接着道:“灵门、中府,阴市、梁邱……承扶!”

刷、刷、刷三剑过后,小鱼儿‘承按”穴旁果然又挨了一划,他心里本在暗自思忖着道:“我听你先说出部位,难道不会躲么?”

谁知等着别人说出来时,他竟是偏偏躲不开。

南宫柳纵横全局,对小鱼儿的出手已了如指掌,所指点出来的部位,自然正是小鱼儿之必救之地。

南宫柳又道:“幽门、通谷……府会、归来……涌泉!”

这“涌泉”穴乃在脚底之下,小鱼儿听得不禁一怔,心想:“你们的剑难道还能刺在我足底么?”

只见慕容珊珊剑势击来,直刺“府会”、“归来”两穴,他本可躲避,怎奈别的剑已封住了他去路。

他危急之中,不及细想,只有飞起一脚,去踢慕容珊珊握剑

的手腕,慕容珊珊剑虽退去,但慕容双“刷”的一剑刺来,正恰巧刺在他“涌泉”穴上,小鱼儿穿着皮靴,这一剑伤的虽不重,但他却已不觉冷汗涔涔而落。

南宫柳悠然道:“神堂、心俞……委中、阴谷……缺宣!”

这一次小鱼儿更加注意,全神贯注,防护着“缺宣”穴,谁知后背一凉,“会阳”穴旁中了一剑。

而南宫柳正恰巧在此时道:“会阳!”

小鱼儿不禁暗叹一声:“罢了……”

哪知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慕容九的惨呼声:“救命呀……江别鹤……你这恶贼……三姐……二姐……救命……”

呼声一声比─声远。

慕容珊珊大骇道:“不好,我们将九妹忘记在那祠堂里了……

小仙女道:“江别鹤在那边。”

顾人玉道:“这人果然不是江别鹤!”

纷纷呼喝间,已都向慕容九呼声传来处飞过去,只有南宫柳走得最慢,竟向小鱼儿微一抱拳,道:“阁下身手非凡,似是集各门之长,卓然自成一家,只是出手间还不能浑然圆通,似是易露破绽,想是因为阁下旁骛太多,不能专心于武,日后若能改去此点,我纵在旁指点,也是无用的人。”

小鱼儿怔了怔,道:“你为何要对我说这些话?”

南宫柳道:“阁下实非江别鹤,江别鹤出手必不致如此生疏。”

小鱼儿怒道:“你早看出来了,为何不早说?”

南宫柳道:“在下虽早已瞧出,但那时还想瞧瞧阁下究竟是谁,是以也未说破,此刻既是九妹有难,自又当别论了。”

小鱼儿叹了口气,道:“只怕是我骂了你两句,你就故意叫我受些苦吧。”

南宫柳微笑道:“在下若非心中也有些不安,又怎会对阁下说那番知……”

微一抱拳,也展动身形追去了。

南宫柳已走得没有影子,小鱼儿还是在反复咀嚼着他方才说的那番话,越想越觉滋味无穷!

“……想是因为阁下旁骛太多,不能专心学武……”

小鱼儿叹了口气,喃喃道:“他这话倒还真是说到我节骨眼上了,看来这些武林世家的子弟的确有些门道的,倒也轻视不得。”

他呆了半晌,放开大步,向前走去,只想先寻着那“损人不利己”的白开心好好算一帐。

他一面走,一面又忍不住喃喃自语道:“白开心怎会突然不怕死了,连解葯也不想要?……慕容九又是怎么回事?此刻又是否真的被江别鹤劫去了?”

小鱼儿越想越糊涂,索性不再去想了,但觉满身伤口,都发起疼来,就在树林里找了株大树坐下歇歇。

这时星群渐稀,东方渐渐露出了曙光,树林里面渐响起了啾

啁鸟语,大地显得说不出的和平宁静。

小鱼儿闭起眼睛,喃喃道:“我只怕真的是闲事管得太多了,但一个人光吃饭不做事也不行呀,何况,事情找上门来时,想躲也躲不了的。”

谁知就在这时,突听一人呼唤着道:“小鱼儿……江小鱼……你在哪里?”

小鱼儿跳了起来,苦笑道:“事情果然真的找上门来了……却不知来的这人是谁?又怎会知道我在这树林子里?”

只听那人又道:“小鱼儿,我知道你就在这树林子里,你快出来吧,我有很要紧的话要对你说……你还不出来么?”这声音竟似慕容九。

小鱼儿眼睛一亮,笑道:“若是慕容九,来得倒正好,我正想我她,她就来了。”

只见一人披发长袍,踏着rǔ白色的晨雾飘飘而来,看来就像是乘云飞降的山林女神,可不正是慕容九。

小鱼儿突然跳到她面前,大声道:“喂!”

慕容九像是骇了一跳,抚着胸口,娇嗔道:“你又想吓死我?’小鱼儿上下瞧了她两眼,笑道:“半天不见,你看来越发漂亮了。”

慕容九抿嘴笑道:“半天不见,你看来也越发越英俊了。”

小鱼儿笑嘻嘻道:“你不恨我了。”

幕容九道:“女人的心,常常会变的,你难道不懂么?”

小鱼儿道:“我正是上过女人的当了。”

慕容九笑道:“谁让你上当的!谁骗过你?莫非是……那位铁姑娘?”

小鱼儿心里一痛,大声道:“不是!是慕容九。”

慕容九咯咯笑道:“我几时骗过你了?”

小鱼儿眼睛里发着光,一字字道:“你不是慕容九!”

慕容九大笑道:“我不是慕容九是谁?难道你也发了昏,竟不认得我了。”

小鱼儿瞪着眼睛瞧了她半晌,突然跳起来,翻了个筋斗,落在地上,又揉了揉眼睛,终于大笑道:“我想来虽绝不会是你,但却又一定是你。”

慕容九笑道:“你到底说我是谁呀?”

小鱼儿一把抓住她,大笑道:“你是屠姑姑……屠娇娇!”

那“慕容九”也瞪着眼睛瞧了他半晌,突也大笑道:“小鬼头,到底是你聪明,果然被你瞧出来了,普天之下,除了你之外,只怕谁也瞧不破我的。”

小鱼儿道:“不错,只是。……我又不相信屠姑姑真的会到这里来,我简直做梦也想不到你会离开‘恶人谷’。”

屠娇娇竟叹了口气,缓缓道:“天下有许多事,都是想不到的。”

小鱼儿瞪大眼眼,道:“我实在想不到屠姑姑竟也会叹气了,也想不出你怎会离开了‘恶人谷’,更想不到你怎会知道我的事,而扮成了慕容九?”

他心里想不通的事实在太多,忍不住一口气问出来。

屠娇娇笑道:“你连珠炮似的问我这么多,叫我怎么回答你呀?”

小鱼儿道:“这一两年来,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我在哪里,你又怎会知道我的事,又怎会扮成慕容九呢?”

屠娇娇笑道:“我离谷之后,虽然听见过一些你的得意杰作,但确实不知道你躲到哪里去了!打听也打听不出。”

小鱼儿得意的眨了眨眼睛,笑道:“你当然打听不出,我若想躲起来,谁能知道我在哪里。”

屠娇娇道:“我找来找去找不着,前几天却在无竟中见到了你!我非但见过你,还跟你说过话。”

小鱼儿摸着头,苦笑道:“这倒怪了……我居然还跟你说过话?……”

屠娇娇咯咯笑道:“你那时好凶呀,直瞪着眼睛叫我滚,我可真是不敢惹你,只好被吓得乖乖的远远滚开了。”

小鱼儿跳了起来,瞪着眼睛大笑道:“我知道了,你就是……就是……。”

屠娇娇悠然笑道:“我就是罗九兄弟楼下的那傻丫头。”

小鱼儿大笑道:“我实在佩服你,你实在装得真像,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他大笑了一阵突又顿住笑声,问道:“但在那天之前,你并没有见过我是么?”

屠娇娇道:“没有。”

小鱼儿道:“你当然也不会算到我会到罗九家里去的。”

屠娇娇笑道:“我又不是神仙,自然算不出的。”

小鱼儿道:“那么你又怎会扮成个傻丫头,躲在那里等我?”

屠娇娇目中突然现出了凶恶的光芒,一字字道:“我为的是那罗九兄弟!”

小鱼儿恍然道:“我知道了,他兄弟本和你有些仇恨。”

屠娇娇道:“我此番出谷,除了找你之外,还一心要找两个人。”

小鱼儿道:“你要找的,就是他们?”

屠娇娇也不回答,只是缓缓接着道:“二十年前,‘十大恶人’中,有五个被逼人‘恶人谷’,那时情形十分危急,他们走得十分仓促,所以有许多重要的东西,都来不及带走。”

小鱼儿点头道:“不错,你和李叔叔、杜叔叔等人,纵横江湖多年,自然不会是身无长物,而能被你们瞧得上眼的东西,自然也必定珍贵得很。”

屠娇娇道:“你知道,我们在江湖中根本没有朋友,只有‘十大恶人’中另外那五个人,勉强可算是和我们臭味相投。”

小鱼儿微笑道:“这点我当然清楚得很。”

屠娇娇道:“所以,我们只有将东西交给他们,但那‘狂狮’铁战总是疯疯癫癫,发起疯来时,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何况是别人交给他的东西,那‘损人不利己’白开心非但靠不住,而且又和李大嘴是对头。”

小鱼儿笑道,‘若是交给‘恶赌鬼’轩辕三光,又怕他输光。”

屠娇娇忍不住也笑道:“是呀,这‘恶赌鬼’虽然赌了一辈子,虽然自命赌得比谁都精,但还是常常输得几乎连裤子都没有,总是等到‘天光、人光、钱也光’时才肯罢手,他那轩辕三光的名字,正也是出此而来的。”

小鱼儿笑道:“常言道:久赌神仙输,何况他还只不过是个赌鬼而已,还够不上神仙的资格,又怎么能不输。”

屠娇娇道:“那时,大家本决定要将东西交给‘迷死人不被命’的萧咪咪,但她却又偏偏不知躲到哪里去丁,我们竟找她不着。”

屠娇娇又接着道,“所以我们想来想去,只有将东西交给那欧阳兄弟。”

小鱼儿道:“依我看,这兄弟两人更靠不住,这兄弟既然连拚命都要占人便宜,你们将东西交给他们,岂不是送羊入虎口。”

屠娇娇苦笑道:“那时我们虽也想到这点,但这欧阳兄弟平生最怕的就是从不爱占人便宜只爱杀人的‘血手’杜杀,所以咱们使认为他们绝不敢将东西吞没的,谁知这两兄弟一打算盘,想到‘血手’杜杀既已逃到‘恶人谷’不敢出头,为何还要怕他,竟真的将东西吞没下去了。”

小鱼儿道:“所以你一出谷,就找他们。”

屠娇娇道:“正是!”

小鱼儿眨着眼睛道:“那欧阳兄弟莫非和罗九兄弟有什么关系不成?”

屠娇娇一字字道:“罗九兄弟,就是欧阳兄弟!”

小鱼儿失声道:“难怪他们手段那么毒辣,我早巳疑心他们的来历绝不寻常……不过,据我所知,他们和那欧阳兄弟长得一点也不像呀”

屠娇娇道:“这些年来,他们故意将自己养得又肥又胖,整个人都像是肿了起来,他人本来比鬼还瘦,这一发起胖来,连脸上的样子都变了,简直没有人再认得出他们,这兄弟当真比谁都精,竟想出了个最好的易容之法。”

小鱼儿拍手道:“不错,用这天生出来的一身肥肉来易容,当

真是再好不过,他们想出来的这法子,当真妙绝天下!”

屠娇娇道:“所以,我就将他们选来的一个傻丫,拖出去宰了,再扮成傻丫头的模样,他们果然没有瞧出来,但我却瞧出了他们的破绽,早已瞧出他们就是欧阳兄弟,只是我若立刻揭穿,既怕他们跑了,又怕他们不肯说出那批东西的下落。”

小鱼儿道:“所以,你还要等到查出那批东西的下落后再动手。”

屠娇娇道:“本来我虽不知道那痴痴呆呆的少女就是慕容九,但已觉得她有些奇怪了,所以我在闲着无聊时,就早巳照着她的脸做了副面具,否则在方才那么短的时间里,我手边什么都没有,又怎能扮成她的模样。”

小鱼儿眼珠子转动,突然冷笑道:“你做成这面具,只怕并不是为了闲着无聊吧。”

屠娇娇笑道:“那么,你说我是为了什么呢?”

小鱼儿道:“你本想在必要时,将她也宰了,扮着她的模样,那‘罗九’兄弟更不会提防于她,你要查什么事,也就更容易了。,屠娇娇笑道:“究竟是你这小鬼聪明,我的心意也只有你猜得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