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68章 千钧一发

作者:古龙

江别鹤静静坐了半晌,瞪大了眼睛,瞧着燕南天。花无缺伏在桌上,也是动也不动。

江别鹤只听得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响——他若想从此称霸江湖,现在的确是机会到了。

但这机会,却又未免来得太容易!他紧握着双拳,掌心也满是冷汗。“江别鹤呀江别鹤,你若错过了这机会,就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你今天若不杀他们,迟早总要死在他们手中,你怕什么?犹豫什么?他两人都已醉了,你为何还不动手7”想到这里,江别鹤霍然站起,却又“噗”地坐了下去!“不行!不能心存侥幸,世上绝不会有如此容易的事!”

他手掌抖得太厉害,不得不紧紧抓住椅子!

但这种事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他们自然更不会相信了,他们就因为不相信,所以才没有丝毫提防之心。”

江别鹤眼睛里发出了光!

“不错,花无缺和燕南天万万想不到我会杀死他们的,这实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江别鹤呀江别鹤,此刻怎会拿不定主意……?你现在只要一出手,天下就是你的!……。”

江别鹤不再迟疑,一步窜到桌前,铁掌直击下去!

就在这时,花无缺突然跳了起来,大喝道:“江别鹤,我总算瞧清了你的真面目,江小鱼果然没有冤枉你!”

喝声中,他纵身扑了过去。

谁知燕南天竟比他还快了一步。

江别鹤手掌击下,燕南天铁掌已迎了上去!

只听“啪”的一声,江别鹤身子已被震飞,重重撞到墙上,只觉满身骨节慾裂,一时间竟站不起来。

花无缺怔了一怔,失笑道:“原来你是假醉!”

燕南天大笑道;‘这区区几杯酒,怎能醉得倒我?我也正是要瞧瞧这厮,喝了又吐,吐了再喝,究竟是何用意?”

他倏然顿住笑声,大喝道:“江别鹤,你现在还有何话说?”

江别鹤惨笑道:“罢了……我苦练二十年的武功,竟接不了燕南天的一掌,我还有何话说?”

燕南天厉声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暗算我?”

江别鹤故意长长叹了口气,道:“双雄难以并立,你我不能并存,你这‘大侠’若活在世上,哪里还有我这‘大侠’立足之地!”

他咬了咬牙,大声接道:“方才我见到那些人瞧见你后,便不将我放在眼里,我已下定了决心,要除去你!如今我武功既然不敌,夫复何言?”

燕南天怒道:“你武功就算能无敌于天下,就凭你这心胸,也难当‘大侠’二字。”

江别鹤道:“你……你要怎样?”

燕南天厉声道:“你虚有大侠之名,心肠竟如此恶毒,手段竟如此卑鄙,燕某今日若不为江湖除害,日后还不知有多少人要死在你手上!”

江别鹤道:“你要杀了我?”燕南天道:“正是”

喝声中,他一掌闪电般击出。

江别鹤就地一接,避开了他这一掌,突然大笑道:“你若杀了我,普天之下再无一人知道江琴的下落……”这一辈子就休想再能找得到他了!”

燕南天一震,失声道:“你……你知道江琴的下落?”

江别鹤缓缓站了起来,悠然道:“正是。”

燕南天冲了过去,一把揪着他衣襟,嘶声道:“他在哪里?”

江别鹤站在那里,也不闪避,悠悠道:“你可以杀死我,却不能令我说出他的下落。”

燕南天手掌一架,怒喝道:“你可要试试?”江别鹤微笑道:“你身为一代大侠,若也想以酷刑逼供,岂非有失你大侠的身份?”

燕南天怔了怔,手掌不由自主缓了下来。

江别鹤微笑又道:“你若真的想要我说出来,除非答应我两件事。”

燕南天怒道:“你还要怎样?”

江别鹤缓缓道:“我要你答应,非但今日好生送我出去,日后也永不伤我毫发!”

燕南天默然半晌,狂吼道:“好,我答应你……。我不信除了燕某之外,世上就再无别人能伤你!”

江别鹤微微一笑,道:“还有,我说出江琴的下落后,你必定要严守秘密,绝不能让第四人知道江琴在哪里。”

燕南天大声道:“这本是我自己的事,我正要亲手杀死他,为何要让别人知道。”

江别鹤嘴角泛起一丝诡秘的笑容,道:“很好,但你若不能杀死他呢?”

燕南天忽道:“我若不能亲手杀死他,别人更不能杀他!”

江别鹤转过头道:“花公子你呢?”

花无缺长长吐了口气,道:“这本是燕大侠的事,他既已答应,我自无异议。”

江别鹤仰天大笑道:“很好,好极了。”

燕南天道:“江琴究竟在哪里?”

江别鹤缓缓顿住笑容,瞧着燕南天,一字字道:“就在这里!”

燕南天身子一震,道:“你……你……”

江别鹤大笑道:“我就是江琴,但你却已答应,永不伤我毫发!”

燕南天就像是被人抽了一鞭子,踉跄后退,双拳紧捏,全身都颤抖了起来,花无缺也不禁为之怔住。

江别鹤狂笑道:“你一心想知道江琴的下落,所以才答应放了我,如今虽已知道江琴的下落,却永远不能杀他了。”

他笑声声嘶力竭,仿佛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笑的事,燕南天目光尽赤,突然狂吼扑上去,道:“你……你这恶贼,我岂能容你!”

江别鹤瞪起眼睛,厉声道:“堂堂的大侠燕南天,难道是食言背信的人!”

燕南天身子一震,整个人都呆在那里。

只见他须发怒张,眼角似已崩裂,全身骨节都不住响动,终于踉跄后退几步,跌坐在床上,惨然道:将……好……我答应了你,你走吧。”

燕南天突又跳—了起来,嘶声道:“你若再不走,小心我改变了主意!”

江别鹤抱拳一揖,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就告辞了,多谢多谢,再见再见。”

他大笑着扬长而去,屋子伫立刻变得一片死寂,只有燕南天沉重的呼吸声,屋顶也沉重得像是要压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花无缺忽然长叹一声,道:“燕大侠,我此刻终于服了你了。”燕南天惨然一笑,道:“我以拳剑胜你两次,你不服我,我一声叱咤,但令群贼丧胆,你也不服我,如今我眼睁睁瞧着仇人扬长而去,竟无可奈何,你反而服了我么?”

花无缺正色道:“我正是见你让江别鹤走了,才知道燕南天果然不傀为一代之大侠,你要杀他,本是易事,世上能杀江别鹤的人并不少,但能这样放了他的,却只怕唯有燕南天一人而已!”

他长叹接道:“所以,世上纵有人名声比你更令人畏惧,纵有人武功比你更高,仍却也唯有你,才能当得起这‘大侠’二字!”

燕南天惨笑道:“但你可知道,一个人若要保全这‘大侠’两字,他使要忍受多少痛苦,多少寂寞……”

花无缺长笑道:“我如今终于也知道,一个人要做到‘大侠’两字,的确是不容易的。他不但要做到别人所不能做的事,还要忍别人所不能忍———”

他游目瞧着燕南天,展颜一笑,道:“但无论如何,那也是值得的,是么?”

江别鹤走出了院子,立刻就笑不出了,他知道今天虽然骗过了燕南天,但以后的麻烦,正还多着哩。

风吹着竹叶,沙沙的响,江别鹤闪身躲入了竹林,他是想瞧瞧燕南天和花无缺的动静。

他想,这两人现在必定不知有多么懊恼愤怒,他恨不得能瞧见燕南天活活气死,他才开心。

但过了半晌,屋子里却传出燕南天豪迈的笑声,这一次挫败虽大,但燕南天却似并未放在心上。

笑声中,只见燕南天和花无缺把臂而出,腾身而起,身形一闪,便消失在浓重的夜色里。

他们要到哪里去?是去找江小鱼么?这三个人本该是冤家对头,现在怎地已像站到同一条战线上来了。

江别鹤虽然猜不透其中的真相,但“怀疑”却使得他的心更不定、更痛苦,他咬着嘴chún,沉思了半晌,还拿不定主意。

突见人影飘动,一个狰狞的青铜面具,在闪着光。

铜先生居然又回来了。

江别鹤大喜,正想赶过去,但就在这时,也看清了铜先生身旁的人,竟然是小鱼儿!

江小鱼脸喝得红红的,满脸笑容,像是开心得很——铜先生竟然和江小鱼走到一起了,而且两人还像是刚喝完了酒回来!

他现在一心想倚靠这神秘的铜先生来对付燕南天和花无缺,这几乎已是他唯一可以致胜的希望。

他再也想不到,铜先生会和江小鱼在一起,这一老一少两个怪物,是什么时候交上了朋友?

铜先生本来明明要杀江小鱼的,现在为何改变了主意?

莫非他已被江小鱼的花言巧语打动了?

江别鹤又惊、又怒、又是担心恐惧,直到铜先生和小鱼儿走进屋子,他还是呆呆地怔在那里。

他忽然发觉自己竟己变得完全孤立,到处都是他的敌人,竟没有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他疑心病本来就大,现在既已亲眼目睹,更认定燕南天、江

燕南天、花无缺、汀别鹤,三个人都像是有些醉了,三个人摇摇晃晃,在灿烂的星光下兜着圈子。

江别鹤一生中从未喝过这么多的洒,但燕南天要喝,他却只有陪着,虽然到后来燕南天每干一杯时,他杯子里的酒最多也不过只有半杯。

只听燕南天引吭高歌道:“五花马,千金袭,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共消万古愁……万古愁……”

歌声豪迈而悲怆,似是心中满怀积郁。

燕南天仰天长叹道:“怎地这世上最好的人和最坏的人,都姓江呢?”江别鹤吃吃道:“此……。此话怎讲?”

燕南天叹道:“我那江二弟,温厚善良,可算世上第一个好人,但还有江琴……”

说到“江琴”两字,江别鹤忽然机伶伶打了个寒战,燕南天更是须发皆张,目眦尽裂,厉声接道:“我那江二弟虽将江琴视如兄弟手足一般,但这狠心狗肺的杀才,竟在暗中串通别人,将他出卖了!”

江别鹤满头冷汗涔涔而落,口中却强笑道:“那江……江琴竟如此可恶?”

燕南天双拳紧握,嘶声道:“只可惜这杀才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我竟找不着他……我若找着他时,不将他骨头一根根捏碎才怪。”

江别鹤又打了个寒噤,酒也似被吓醒了一半,只觉燕南天捏着他双手越来越紧,竟似要将他骨头捏碎。

江别鹤忍不住强笑道:“晚……晚辈并非江……江琴,燕大侠莫要将晚辈的手也捏碎。”

燕南天一笑松了手,只见前面夜色沉沉,几个夜行人狸猫般的掠入一栋屋子里,也不知要干什么勾当。

花无缺酒意上涌,似也变得意气风发,笑道:“三更半夜,这几人必定不干好事,我瞧瞧去。”

燕南天忽道:“有我在此,还用得着你去瞧么?”

他纵身一掠,跃上墙头,厉声道:“冀人燕南天在此,上线开扒的朋友,全出来吧!”

喝声方了,黑暗中已狼窜鼠奔,掠出几个人来。

藏南天喝道:“站住,一个也不许跑!”

几个夜行人竟似全被“燕南天”这名字骇得呆了,一个个站在那里,果然连动都不敢动。

燕南天厉声道:“有燕某在这城里,你们居然还想为非作歹,难道不要命了!”他独立墙头,衣抉飞舞,望之当真如天神下降一般。

那几个人瞧见他如此神威,才确信果然是天下无敌的燕南天来了,几个人骇得一起拜倒在地,颤声道:“小人们不知燕大侠又重出江湖,望燕大侠恕罪。”

燕南天喝道:“但江大侠在这城里,你们难道也不知道。”

几个人瞧了江别鹤一眼,嘴里虽不说话,但那意思却明显得很,无论江别鹤多么努力,但江别鹤这“大侠”比起燕南天来,还是差得多。

燕南天喝道:“念在你们坏事还未做出,每个人打自己二十个耳括子,快滚吧!”

那几人竟真的扬起手来,“噼噼啪啪”打了自己二十个耳光,又磕了个头,才飞也似的狼狈而逃。

江别鹤瞧得又是吃惊,又是羡慕,又是妒忌,忍不住长叹道:“一个人能有这样的声名,才算不虚此生了。”

花无缺却微笑道:“普天之下,有这样声名的人,只怕也不过燕大侠一个。”

燕南天轩眉道:“花无缺,你还不服我?”

花无缺微笑道:“他们若知道移花宫有人在此,只怕跑得更快的。”

燕南天瞪了他半晌,忽然大笑道:“要你这样的人佩服,当真不是容易事。”

他跃下墙头,又复高歌而行。江别鹤悄悄拉了拉花无缺衣袖,悄声道:“贤弟,燕大侠似已有些醉了,你我不如和燕南天别过,赶紧走吧。”

花无缺微笑道:“我只怕要和江兄别过了。”

江别鹤怔了怔,道:“贤弟你……你难道要和燕大侠同行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8章 千钧一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