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07章 漏网之鱼

作者:古龙

哈哈儿看了看燕南天倒下的身体,突然大笑道:“各位也莫要争了,我有了好主意!屠娇娇道:“你又有什么好主意?”

哈哈儿道:“咱们若让燕大侠痛快地死了,岂非辜负燕大侠一番美意?自然要请燕大快慢慢地享受享受死前的滋味,也不枉燕大侠结交咱们一场!阴九幽不等他说完,便已桀桀笑道:“妙极,果然妙计,我正好要他尝尝阴风搜魂手,的滋昧,保险他直到下辈子投胎还忘不了……”屠娇娇道:“我”销魂美人功’的滋味,也不比你差。”

李大嘴怪叫道:“我的‘利骨刀’难道就差了么?”

眉娇娇笑道:“还是杜老大来,他的‘血手钻心’和咱们哈哈儿的”伐髓洗脑”,这两种滋味才真是要人难以消受的。”

哈哈儿道:“哈哈!既是如此,谁先动手?”

屠娇娇道:“你出的主意,你先动手吧!”

哈哈儿大笑道:“好!”

笑声中伸出手掌,向燕南天脑后轻轻抚摸过去。

夜色更深,生龙活虎般的燕南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只要是稍有心肝的人,便不忍描叙他此刻的模样。

”哈哈儿道:“哈哈,我已出手六次,现在又轮到李兄了。

“李大嘴道:“不行不行,我不出手了!”

哈哈儿笑道:“若不出手,便是认输了”李大嘴怒道:“人十成已死了九成,纵然是才出世的婴儿打他一掌,他也活不了啦,你为何要我出手?”

阴九幽冷冷道:“那也未必。”

李大嘴道:“好,好!既是如此,你出手吧”阴九幽道:“轮到我时我自会出手的。”

李大嘴怒道:“你明知已轮不到你了,你……“。

哈哈儿又笑道:两位也莫要争执,不妨先找咱们那万神医来鉴定鉴定,瞧瞧这燕南天是否已再也出不得一丝气力。”

阴九幽冷笑道:“找谁来鉴定都无妨。”

李大嘴道:“我去找。”

片刻间他便将万春流带了回来,又见万寿流瘦小精悍,目光深沉,枯瘦的面目上绝无任何表情。

他走进来后,微微点头,便在奄奄一息的燕南天的侧身坐了下去。

又过了半个时辰,他总算才将燕南天由头到脚,仔细检查了一遍,他灵巧的手指,竟似未沾着燕南天的皮肉。

李大嘴不耐道,“此人怎样?”

万春流缓缓道:“此人肺经、脾经、心经、肾经、心包络经、三焦经、胆经、肝经,俱已残坏,十四经脉,已毁其八,此刻还能活着已是奇迹……”季大嘴笑道:“你瞧怎样?”

阴九幽道:“他只怕错了”万春流道:“武功我虽不及你,但对医道却有自信。”

阴九幽冷笑道:“自信?若非你那高明的医道,开封城一夕间也不会暴死九十七人,那些人是谁害了的?你忘了么?”

万寿流冷冷道:“我杀的人虽多,但这几年来在此间救的人也不少,阁下刚来时,若非有万某在这里,只怕也活不到今日……”阴九幽目中虽已射出火,但口中却说不出话来,他逃来此地,确是已伤重垂危,确是万春流救了他的性命。”

恶人谷”的确是少不了万春流的。

哈哈儿立刻笑道,“万神医法眼鉴定,自是不会错的既是如此,你我就算不分,大家一齐动手将燕南天杀了也罢。”

万寿湿沉声道:“且慢,在下正要请各位留下他的性命。”

阴九幽怒道,“你……你要救他?”

万春流神色不动,缓缓道:“伤势如此沉重而不死的人,我生平还未见过,这样的人对各位完全无用,对在下却大有用处……”李大嘴道:“有什么用处,难道你也想吃他!”

万春流道:“此人身上伤残不下三十处,正好作为我试验葯草性能之用,在下若是试验成功,对各位也大有好处,”阴九幽冷笑道,“纵有用处,但你试验成功,岂非也就将燕南天救活了,等到他伤势痊愈,你就该来救咱们了。”

万春流淡淡道:此人纵被救活,也势必要成残废、白痴,各位若要取他性命,还是随时都可下手,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阴九幽哼了一声,再不说话,司马烟更从来未说话,只是望着哈哈儿,哈哈儿望着屠娇娇,屠娇娇笑道:“万神医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万春流冷冷道,“此人的三十处伤,最少可试出三十种葯草之性能,这三十种葯草,说不定就有一种将来能救各位的命。”

屠娇娇笑道:“万神医,你还等什么了这燕南天从头到脚,已全是你的了”万春流脸上也没有半分高兴之色,淡淡道:“多谢。”

自怀中取出几粒葯丸,塞入燕南天嘴里,让燕南天的唾沫将之化开,然后再慢慢流下去。

突听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传了过来。

李大嘴精神一振,笑道:“对了!还有那孩子。”

哈哈儿望着阴九幽,道:“如何?”

阴九幽道:“杀!”

屠娇娇突然道:“慢着!”

李大嘴皱眉道:“你又有什么事?”

屠娇娇道:“这孩子也杀不得!”

哈哈儿笑道:“此番倒是小屠的不是了,这孩子留下也是个祸胎,倒不如斩草除根,落个干净。”

屠娇娇也不答话,却反问道:“我且请教各位,咱们虽然都是恶人,但世上最凶最毒最恶的人究竟是谁,各位可知道么?”

哈哈儿大笑道:“哈哈,若论天下最恶的人,自然便得算小屠了……”屠娇娇笑道,“过奖!过奖!但……”她还末说出下面的一句话,李大嘴已怒道:“他算是什么?会玩两手不男不女的花样,也可算是天下最恶的人?哼,他连人肉都不敢吃!”

屠娇娇笑道:“他说我不是天下最恶的人,我完全同意,但能吃几斤人肉就算是天下最恶的人么?我昔年瞧见一个赶骡车的,也能吃得下几斤人肉。”

李大嘴怒道:“以你说来,天下最恶的人是谁?”

哈哈儿道:“哈哈!对了,阴老九!”

屠娇娇道,“阴老九的确够阴、够狠、够毒,但他的凶恶已全摆在脸上,别人一瞧就知他是恶人,已先对他提防三分……”哈哈儿道:“如此说来,他也不算!”

屠娇娇笑道,“自然不算的,否则他能学到笑里藏刀的本事,要能在一面嘴里叫哥哥,一面在腰里掏家伙……”哈哈儿道:“笑里藏刀……哈哈!小屠在说我了。”

屠娇桥笑道:“不错!哈哈兄生得一副弥陀怫的模样,当真是谁也瞧不出他是恶人,他就算将人卖了,别人还不知是被谁卖的。”

哈哈儿拍掌大笑道:“妙极妙极,我若真是天下最凶最恶之人,倒也不错,只可惜我一瞧杜老大就害怕,看来还是他比我恶得多。”

哈哈儿瞧了司马烟一眼,道:“对了,还有司马兄,哈哈,‘穿肠毒葯剑,来人如捣蒜’,这句话江湖中又有谁不知道?”

司马烟微微笑道:小弟在江湖虽也落有恶名,但在‘十大恶人’面前,小弟却是麻绳穿豆腐,提也提不起起的”屠娇娇道:“是呀‘十大恶人’中,还有五个呢?”

司马烟笑道:“也以个弟看来,那五位也未必能比这五位恶多少,尤其是那位‘狂狮’铁战,严格说来,根本就不能名列‘十大恶人’之一”

屠娇娇道:“狂狮若是狂起来,当真是大亲不认,见人就打,就连他的儿子,都被逼得非和他打一场不可,但真被打死,却没有半个,何况他还有不狂的时候……”哈哈儿笑道:“狂狮不行,那‘迷死人不赔命’的萧咪咪又如何?我瞧就算“二十四孝’中的孝子若是被她迷上,也会把老子娘全部卖了的。”

屠娇娇道,“萧咪咪的迷汤功夫虽到家,但真被她迷上的,也不过都是些十七十八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她若遇见李大嘴,还不是一口将她吃了。

“李大嘴冷冷道:“半男半女的人,她自然是迷不上的。”

哈哈儿赶紧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天下最凶最毒最恶的人究竟是谁,难道是大庙里的老和尚不成?”

屠娇娇笑道,“咱们这些人,论凶、论毒、论恶,大家都差不多,谁也别想强过谁,所以说,到目衣为止,世上还没有一个人能算是最恶的!”

李大嘴道:“哼!说了半天,原来是废话……”屠娇娇也不理他,自管接着道:“现在虽没有,但马上就要有了……”这句话说出来,每个人竟忍不住问道:“谁?”

屠娇娇眼珠一转,缓缓道:“就是那正哭的孩子……”这名话说出来,每个人又不禁为之一愣……李大嘴终于哈哈笑道:“你说他是天下最凶最恶的人?……哈哈嘻嘻!嘿嘿!……呸!”

屠屠娇娇还是不理他,还是自管接着道:“这孩子是现在什么都不懂,咱们告诉他什么,他就听什么,嗅们若说乌鸦是白的,他也不会说不是,是么?”

李大嘴道:“哼!又是废话!”

屠娇娇道:“他从小跟着咱们,眼睛瞧见的都是咱们做的事,耳朵听见的,都是咱们说的话,他长大了不但是个大坏蛋,而且是世上最大的坏蛋!你们不妨想想,他若将这恶人谷中每个人的坏花样全学会了,世上还有谁能比他更凶,更毒,更恶!”

哈哈儿笑道:“这样的人,只怕连鬼见了都要害怕……”

屠娇娇道:“这就对了,连鬼见都怕的人,若是到了江湖中去,又当如何?”

“哈哈儿拍掌大笑道:“哈哈!那不搞得天下大乱才怪。”

屠娇娇缓缓道:“正是要搞得天下大乱,咱们被人逼到这里。

谁没有一肚子气,这孩子正是天赐给咱们,要他来为咱们出气的!”

“听到这里,就连阴九幽面上也不禁泛起一丝笑容,点着头。

道:“好主意!”

哈哈儿更是笑得前仰后合,不禁拍掌道:“哈哈!除了小屠”外,还有谁能想出这么好的主意!。

于是“恶人谷”中就多了个小孩子。

每个人都将他唤作“小鱼儿”:“因为他的确是条漏网的小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