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71章 峰回路转

作者:古龙

小鱼儿暗中吃了一惊,却大笑道:“你着想以慕容九来要挟我.你就错了,你莫非不知道她老是想要我的命,我又怎会要救她。”

轩辕三光也跟着大笑道:“老子早就对女人没兴趣,她的死活,更和老子没关系。”

江玉郎不动声色,微笑道;‘既是如此,两位为何不向我出手呀?”

轩辕三光道:“老于并不想宰你。”

小鱼儿也笑道:“吃大便的朋友,我杀你还怕脏了手哩。”

江玉郎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就要告退了,这位慕容姑娘,自然也要跟着在下走的。”

小鱼儿大笑道:“你走吧!你带走了慕容九,还怕没有人找你算帐。”

江玉郎冷笑道:“这倒不劳阁下费心,若有人问起我来,我便说带走慕容姑娘,只为的是害怕她遭了你的毒手,若不是江小鱼,慕容九此刻又怎会变成如此模样?”

小鱼儿叹道:“有其父必有其子,你们父子两人,别的本事没有,栽赃耍赖,混充好人的本事,倒真还没有别人比得上。但你抢了段台肥的银子,事实俱在,你总赖不掉的吧。”

江玉郎道:“什么银子,我两手空空,哪里有银子,现在银子是谁的,就是谁动手抢去的,这道理岂非更简单了。”

轩辕三光忽道:“你龟儿子想赖起老子来了!”

江玉郎冷笑道:“你说我赖你,我就说你赖我,咱们倒不妨看看,江湖中人是相信你‘恶赌鬼’的话,还是相信我江玉郎的话。”

轩辕三光也被气得怔住了,苦笑道:“你龟儿子若早生几年,‘十大恶人’哪里还有老子的份。”

江玉郎大笑道:“过奖过奖,在下只不过……。。”

话声未了,突听几声惨呼,自外面传了进来。

这惨呼声非但分外凄厉,而且历久不绝,发出惨呼的人,不但像是瞧见了一些残忍之极、恐怖之极的事,而且还像是在遭受着某种非人所能忍受的痛苦,这样的惨呼声听在耳里,足以令任何人的血液都为之凝结。

江玉郎的面色变得最快,也变得最惨。拉着慕容九,就想转身奔出

小鱼儿大喝道:“来的人既能令他手下发出这样的惨呼,必定可怕得很,你要出去送死没关系,但慕容九……。。”

他语声突然顿住,黑暗中,已现出了五条人影!

这时虽然还没有人能瞧见他们的面目,但他们带进来的那种鬼气森森的邪气,已令每个人掌心都沁出了冷汗。

黑暗中,只听得一阵阵令人寒毛悚栗的“吱吱”声,响个不绝,五条人影已缓步走了过来。

小鱼儿首先看到的,是他们那一双惨碧诡异、闪闪发光的眼睛,接着,便瞧见了他们惨变的脸色。

这五人身子里流的血,都好像是惨碧色。

五个人俱都穿着长可及地的黑袍,右手里拿着根鞭子,左手里却提着个铁笼,那听来令人作呕的吱吱声,便是从铁笼里发出来的。

轩辕三光大喝道:“朋友们是什么人?干什么来的?”

他喝声有如霹雷,震得山谷回应不绝,正是借着这喝声露了手气功,想先给对方个下马威。

谁知五个黑衣人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碧森森的目光,在小鱼儿等人面上不停的打转,也不说话。

江小鱼早已退了回来,大喝道:“九秀山庄的九姑娘和‘恶赌鬼’全都在这里,朋友们若是识相,还是快快退出去吧,再迟想走也走不了啦!”

他更是机伶,一看苗头不对,就赶紧先将轩辕三光和慕容九的名头抬出来吓人,这两人名头实在也不小,何况,就算吓不退对方,也是别人的名字,全不关他的事,对方要找也不会找他了。

五个黑衣人仍然声色不动,脚下也未停。

铁萍姑忽然惊呼一声,拉住小鱼儿的手,颤声道,“老鼠……笼子里好多老鼠。”

几十只老鼠在铁笼里吱吱乱叫,小鱼儿虽不怕老鼠,但瞧见那几十双发光的眼睛,毛茸茸的一大堆老鼠,也不觉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为首的黑衣人嘿嘿一笑,道:“不错,老鼠……在下五人此来找的只是老鼠,与人无关,各位只要站着不动,在下必定秋毫无犯。”

他话虽说得客气,但语声却比老鼠叫更令从作呕。

轩辕三光忍不住问道:“捉老鼠干什么?”

那黑衣人嘿嘿笑道:“敝上非鼠肉不欢,是以令在下等四处搜捕,但此间方圆百里内的老鼠都已流窜入山,是以在下等才一路追捕过来。”

小鱼儿恍然失笑道:“难怪这山洞里老鼠特别多,原来就是被他们赶来的,我本来还以为外面来了只恶猫哩。”

轩辕三光面色却微微一变,似乎想起个人来,厉声道:“朋友们的主子是谁?”

那黑衣人不再答话,却挥了挥手。

五个人嘴里便同时发出了吹竹之声,这声音宛如吹竹,却又不似,听得人又觉恐怖,又是恶心。

铁萍姑早已掩起了耳朵,小鱼儿也听得牙痒痒的,全身不舒服,但他好奇之心最重,见了这种怪事,一心只想瞧个究竟。

轩辕三光双目圆睁,目中却有惊恐之色。

小鱼儿忍不住悄声问道:“这喜欢吃老鼠的朋友是谁?你知道么?”

轩辕三光道:“嗯。”

他像是想起了件十分可怕的事,竟想得出了神,小鱼儿在他耳朵边说的话,他竟连一个字也没有听见。

就在这时,土石下异声骤起,像是有几千几百只老鼠,在吱吱乱叫,拼命要往外面逃窜出来!

黑衣人立刻将手提的铁笼,分成五个方位摆开。

就在这时,一大群老鼠,已从山有的裂隙中,黑暗的角落里,潮水般奔了出来,多得简直数也数不清。

小鱼儿一辈子瞧见过的老鼠,加起来也没有此刻十分之一多,他简直做梦也想不到世上竟有这么多老鼠。

此刻奔来的若是一大群饿狼、一大群虎豹,小鱼儿也末见得会如何害怕,但这一大群老鼠,却令他脸色发白,身子发冷,刚吃下的酒肉,直在胸口里往外冒,几乎就要吐出来。

他虽然还能忍住,但铁萍姑却已忍不住了,“哇”的一声,吐了满地,老鼠从他们胸旁奔过,几个一等的武功高手,竟都忍不住跳起来,跳到那块巨石上,挤成了一堆,铁萍姑双手掩着了脸死也不肯再张开眼睛。

但小鱼儿眼睛却仍睁得大大的。

几千几百只老鼠就在自己脚底下奔过去,这景象究竟不是人人都能看得到,他怎舍得不看。

只见黑衣人口中吹竹之声不停,手里长鞭飞舞,将老鼠一群群的赶进铁笼,铁笼虽不小,却也并不太大,但老鼠一群群的跑进去,就像是填鸭子似的,塞不进去也要塞,一只叠着一只,一群叠着一群。

直到五只铁笼子都塞得水泄不通,看来已像五个大肉团的时候,黑衣人才放下鞭子,停住了哨声。

剩下的老鼠竟也立刻就如蒙大赦一般,又四面八方地逃了回去,眨眼间又逃得个不剩。

山洞伫立刻又恢复了平静,铁萍姑偷偷瞧了一眼,才敢放下手,脸上已满是冷汗,就像是刚做完一场噩梦似的。

小鱼儿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如今才知道,老鼠竟如此可怕。”

轩辕三光干咳几声,道:“格老子,成千成百只耗子,看起来真和十只八只差得多了,四川耗子虽多,但老子也没有看过有这么多的。”

江玉郎咯咯笑道:“在下倒不是害怕,只不过觉得有些恶心。”

为首的那黑衣人大笑道:“这位朋友说的不错,老鼠非但不可怕,而且还美味得很。”

小鱼儿苦着脸道:“美味?”

黑衣人怪笑道:“你若不信,一试便知。”

他竟从笼子里捞出只毛茸茸的老鼠来,往小鱼儿手里送。

小鱼儿赶紧摇手笑道:“君子不夺人所好,老鼠既是如此美味,还是留给阁下自用吧。”

那黑衣人嘿嘿笑道:“可惜可惜,想不到阁下看来胆子虽大,却连只老鼠都不敢吃,否则阁下尝过老鼠肉之后,再吃别的肉就味同嚼蜡了。”

小鱼儿身上鸡皮疙瘩又冒了出来,大声道:“朋友既然已找到了老鼠,此刻总该走了吧。”

江玉郎忽然阴恻测笑道:“你素来最爱多管闲事,这次怎地不管了?”

小鱼儿笑道:“若有人喜欢吃老鼠,那是他自己的事,我为何要管,正如你喜欢吃大便,我也是管不了的。”

江玉郎面色微微一变,转眼去瞧那黑衣人道:“朋友真要走了?”

那黑衣人道:“在下早已说过,此来只是为了老鼠,与人无干。”

江玉郎叹了口气,道:“难道朋友就不知道,这里有比老鼠更好的东西么?”

那黑衣人眼睛在慕容九和铁萍姑身上一转,怪笑道:“本门弟子,都觉得女人不如老鼠可爱……—’

江玉郎将慕容九拉到一边,远远躲开小鱼儿和轩辕三光,才笑嘻嘻道:“金银珠宝难道也不比老鼠可爱么?”

那黑衣人眼睛一亮,道:“金银珠宝?在哪里?”

江玉郎眼角往后洞瞟了一眼,口中却笑道:“有这两位在此,我不敢说。”

小鱼儿叹了口气,苦笑道:“我真奇怪,以前为何不早把你宰了。”

江玉郎大笑道:“就凭你要杀我,只怕还不容易。”

只见那黑衣人互相打了个眼色,提起了铁笼,就往后洞走,小鱼儿闪身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笑嘻嘻道:“后面没有老鼠,各位还是请回吧。”

那黑衣人嘿嘿笑道:“朋友最好知道,你虽不敢吃老鼠,老鼠却敢吃你的。”

小鱼儿笑道:“我已有好几天没洗澡了,肉脏得很,老鼠只怕也吃不下去。”

那黑衣人大笑道:“好,你这人有趣得很,而且胆子也不小……”

“小”字说出口,他掌中皮鞭已挥了出去。

这鞭子又黑又亮,也不知是什么做的,份量却不轻,黑衣人手劲更不小,鞭子飞出来,又急又重,鞭风嘶嘶直响。

但小鱼儿一伸手就抓住了鞭梢,笑道:“朋友还不知道,我虽然对老鼠有些头疼,但人,我却是不怕的。”

那黑衣人脸色早已变了,用力想夺回鞭子,但鞭子却好像已长在小鱼儿手上了,他用尽吃奶的力气,也动不了分毫。

小鱼儿笑嘻嘻道:“老鼠既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老鼠,你们就算把天下的老鼠都捉去吃光,我也不管你们,但你们若想打别的主意,我却要不客气了。”

那黑衣人冷笑道:“你不来惹咱们,咱们也不惹你,但你若想挡咱们的去路,咱们却要不客气了!”

他话一说完,口中突又发出了吹竹声。

他身旁两个黑衣人就拉开手中铁笼的门,铁笼里塞得满满的老鼠,立刻像箭一般窜了过来。

小鱼儿一惊,几十几百只老鼠,已窜上他身子,在他身上又叫又咬,小鱼儿又是吃惊,又是恶心,挥也挥不去,赶也赶不走,抓鞭子的手只得放开了。

五根鞭子立刻没头没脑的向他抽了过来。

小鱼儿满身都是老鼠,哪里还能施展得开手脚,只得一面躲,一面退,口中不住大呼道:“轩辕三光,你还不来帮忙么?”

但轩辕三光的脸色也发了青,迟疑着,慢慢走过来。

那黑衣人厉声道:“轩辕三光,你既已猜出我等是何人门下,你还敢出手?”

轩辗三光怔了怔,竟然退了回去。

小鱼儿大喝道:“轩辕三光,你难道也像女人,怕老鼠?”

轩辕三光竟索性转过头去,不瞧他了。

小鱼儿身上老鼠非但没有少,而且越来越多,身上又疼又痒又麻,已不知被老鼠咬了多少口。

那五根鞭子,更毒蛇般抽了过来。

小鱼儿这才真的有些慌了。

他无论遇着什么事,都能沉着对付,但这满身毛茸茸的大老鼠,却令他手慌脚忙,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

江玉郎忍不住大笑道:“自命为天下第一聪明的人,竟连老鼠也对付不了……江小鱼,你几时想到过你会死在老鼠手里。”

小鱼儿身上巳挨了几鞭子,不禁长叹道:“我实在没有想到过……”

突然间,只见人影一闪,一个黑衣人已被人挟颈一把抓住,从后面抛了出去,手里的鞭子也被人夺走。

另四个黑衣人惊呼忽吼,四条鞭子向来的这人抽过去,却不知怎地,鞭子竟不听话了,你的鞭子抽我,我的鞭子抽你。

四个人竟自己打起自己人来。

小鱼儿大笑道:“花无缺,想不到你居然来了。”

来的人自然正是花无缺,除了他“移花接玉”的功夫外,还有谁能令这四个人自己打自己。

小鱼儿见他来,自然松了口气,江玉郎见他来了,却也开心得很,只道花无缺救下小鱼儿,只不过为的是要自己动手杀他而已。

花无缺鞭子飞舞,已将小鱼儿身上的老鼠全部赶走。

那五个黑衣人已全都吓呆了,张口结舌,呆呆地瞧着花无缺,手里的鞭子再也不敢抽出去。

为首的那黑衣人吃吃的道:“朋友是谁?为何来多营闲事?”

花无缺淡淡道:“你纵不认得我,也该认得这手功夫吧?”

那黑衣人想了想,变色道:“移……移花接玉。”那黑衣人跺了跺脚,又道:“既是移花宫的人到此,在下等只有告退。”

小鱼儿笑道:“你们弄了我一身老鼠屎,此刻就想走么?”

那黑衣人冷笑道:“这话只怕还轮不到阁下来说,就凭阁下……哼!”

花无缺道:“你们瞧他不起?”

花无缺微微一笑,又道:“既是如此,莫要老鼠帮忙,你们不妨再和他打一场,五人齐上也无妨,我绝不出手。”

那黑衣人狞笑道:“只要阁下不出手,这小子……”

话未说完,小鱼儿一拳已击出,他明明瞧见小鱼儿这拳打出来,竞偏偏躲不开,鞭子还未飞出,人已被打得飞了出去。

另四个黑衣人齐地扑过来,但小鱼儿指东打西,片刻间五个人都被他打得东倒西歪,鼻青脸肿。

花无缺微笑道:“各位此刻已知道他的厉害了么?”

五个黑衣人哪里还有一个说得出话来,竟都倒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了,小鱼儿大笑道:“想不到竟不如老鼠,竟如此经不得打。”

黑衣人既不敢答腔,也不敢动。

那边轩辕三光却直向小鱼儿使眼色,打手势,意思竟是要小鱼儿放他们走,小鱼儿皱了皱眉头,道:“我现在手已不疼了,还不快站起来。”

黑衣人非但没有站起来,身子反而缩成了一团。

小鱼儿大笑道:“五个这么大的人,居然还好意思赖在地上,难道还要等你们师娘来,抱你们起来么?”

黑衣人本来还在颤抖,此刻却连动都不动了。

轩辕三光忽然窜过来,一把拎起个黑衣人,只瞧了一眼,脸色便已改变,缓缓将黑衣人又放了下去,叹道:“他们只怕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轩辕三光将他们的尸体一动,只见口、鼻、五宫中,便有鲜血渗出来,就连这血,也都是惨碧色的。

小鱼儿也不禁怔住了,道:“这五人挨了两拳,难道就气得自杀了么?”

花无缺皱眉道:“他们也许是以为你放不过他们,所以自己先就……”

小鱼儿跺足道:“他们就算弄了我一身老鼠屎,我也不会杀他们的呀,这些人难道是老鼠吃多了,人也变得像老鼠一样想不开。”

轩辕三光苦笑道:“这些龟儿子说死就死,死得倒真快。”

小鱼儿道:“是呀,难道他们嘴里早就含着毒葯,随时都准备死不成。”

轩辕三光皱着眉蹲下,将这黑衣人的嘴扳开,立刻就有一般掺碧色的、浓得像墨汁似的苦水,从他嘴里流出来,还带着种令人作恶的臭气。

轩辕三光叹道:“你说的不错,这些杂种竟是将毒葯藏在牙齿里的。”

小鱼儿皱眉道:但他们为什么要自杀呢?我既没有杀他们的意思,也不想逼问他们的口供,他们难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轩辕三光对这黑衣人全身都搜了一遍,只搜出了些银子,此外连一条汗巾都没有。

这些人身上除了银子外,竟是什么都不带。

轩辕三光想了想,忽又一把撕开他的衣襟,失声道:“你想不通的事,回答就在这里。”

只见这黑衣人胸膛上,赫然有十个大字。

这十个惨碧色的字,竟像是用碧磷烧出来的,几乎已烧及骨头,伤痕深深印在肉里,无论用什么法子,都休想除去。

这十个字写的是:“无牙门下士,可杀不可辱。”

小鱼儿道:“无牙门下士,可杀不可辱……这算什么见鬼的意思?”

轩辕三光叹道:“这意思就是叫他们打不过别人时,赶快自杀,免得丢他们主子的人,他们现在若不自杀,回去死得只怕更要惨十倍。’

小鱼儿道:“你是说他们怕回去受主子的酷刑,所以宁可现在自杀,是么?”轩辕三光道:“正是。”

小鱼儿道:“但他们在这里挨揍,他们的主子根本不知道呀,只要他们自己不说,难道我还会说出去不成。”

轩辕三光道:“这些龟儿子也许正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你———”

花无缺忽然道:“不是这原因。”

小鱼儿道:“你说是什么原因?”

花无缺缓缓道:“我瞧见他们时,他们本有七个人的。”

轩辕三光拍手道:“这就对了,他们五个人进来,还留着两个人躲在暗处,那两人见势不抄,恐怕已暗中溜了,这五人算定他们回去一定要报告的,与其到那时凌迟受罪,倒不如现在落个痛快的好。”

小鱼儿瞪着花无缺道:“你进来时,没有瞧见那两个人么?”

花无缺苦笑道:“我听见你的呼喊声,立刻就闯了进来,并没有去留意别的。”

小鱼儿忽然一拍脑袋,大叫道:“不好,我们竟被这些鬼老鼠弄晕了头,五六个大活人从我们身边溜走,我们竟全都不知道。,

轩辕三光四下瞧了一眼,也失声道:“不错,那姓江的小杂种,果然溜了。”

小鱼儿跺足道:“你进来时,我还瞧见他的,那时他脸上像是还有欢喜之色,以为你要来宰我,后来想必是—发现情况有点不对,就立刻开溜……唉,这小子一向是个鬼精灵,我本该特别盯着他才是的。”花无缺默然半晌,淡淡一笑,道:“他自己走了倒也好。”小鱼儿瞪眼道:“你是早已瞧见了他的,是么?”花无缺道:’好像瞟过一眼。”小鱼儿道:“但你还是放他走了。”花无缺叹道:“我和他总算交友一场……”小鱼儿大叫道:“但你为何要让他将幕容九一起带走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