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74章 南天大侠

作者:古龙

这人的身形也不算十分高大,但看来却魁伟如同山岳!

那无牙门下似也被他气势所慑,倒退三步,厉声道:“是谁敢对无牙门下如此无礼?”

“冀人燕南天!”这五个字就像流星,能照亮整个大地!

只听燕南天喝道:“你是魏无牙的什么人?他现在那里?”

那人胆虽已怯,却仍狂笑道:“你用不着去找家师,无牙门下的四大弟子,每一个都早已想找燕南天较量较量了,不想我魏白衣运气竟比别人好……”

江玉郎忽然怒喝道:“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对燕大侠如此无礼!”

喝声中,他竟已扑了过去,闪电般向魏白衣击出三掌,这三掌清妙灵动,竟是武当正宗!

武当掌法也正是当时武林中最流行的掌法,江玉郎偷偷练好了这种掌法当然没安什么好心。

他三掌全力击出,竟已深得武当掌法之精萃。

魏白衣狂笑道:“你也敢来和我动手?”

他只道三招两式,已可将江玉郎打发回去,却不知江玉郎虽是个懦夫,却绝不是笨蛋。

他实在低估了江玉郎的武功。骤然间,他被江玉郎抢得先机,竟无法扭转劣势。

江玉郎知道燕南天绝不会看他吃亏的,有燕南天在旁边掠阵,他还怕什么,他胆气越壮,出手更急。魏白衣武功虽然诡秘狠毒,竟也奈何不得他。

突见魏白衣身形溜溜旋转起来,四五道碧森森的火焰,忽然暴射而出!却看不出是往那里射出来的!

燕南天暴喝一声,一股掌风卷了出去,卷开了江玉郎的身形,震散了碧森森的火焰,也将魏白衣震得踉跄后退。

这时喝声已变为长啸,长啸声中,燕南天身形已如大鹏般凌空盘旋飞舞,魏白衣抬头望去,

心胆皆丧,他再想躲时,那里还能躲得了。他狂吼着喷出一口鲜血,仰天倒了下去!

燕南天一把拎起他衣襟,厉声道:“魏无牙在那”

魏白衣睁开眼来,瞧了瞧燕南天,狞笑道:“无牙门下士,可杀不可辱……”

这次他开口说话时,嘴襄已有一股腥臭的惨碧色浓液流出,等他说完工这要命的十个字,他便再也说不出一字来了。

燕南天放下了他,长叹道:“想不到魏无牙门下,又多了这些狠毒疯狂的弟子……”

他忽然转向江玉郎,展颜笑道:“但你……你可是武当门下。”

江玉郎这时才定过神来,立刻躬身陪笑道:“武当门下弟子江玉郎,参见燕老前辈。”

燕南天扶起了他,大笑道:“好,好,正派门下有你这样的后起之秀,他们就算再多收几个疯子,我也用不着发愁了。”

江玉郎神情更恭谨,躬身道:“但今日若非前辈怡巧赶来,弟子那里还有命在。”

他说“恰巧两字时,心不知有多愉快,燕南天若是早来一步,再多听到他两句话,他此刻只怕也要和魏白衣并排躺在地上了。

燕南天笑道:“这实在巧得很,我若非约好个小朋友在此相见,也不会到这来的。”

他拍着江玉郎肩头,大声笑道:“他叫花无缺,你近年若常在江湖走动,就该听见过这个名字。”

江玉郎神色不变,微笑道:“晚辈下山并没有多久,对江湖侠踪,还生疏得很。”

他一直留意着,直到此刻为止,铁萍姑竟仍无动静,这使他暗中松了一口气,接着又道:“弟子方才来到时,那魏白衣要对一位慕容姑娘下手,这位姑娘此刻还躺在屋,前辈是否要去瞧瞧。”

燕南天动容道:“慕容姑娘?……莫非是慕容家的人”他嘴说着话,人已掠进屋去。

慕容九自然还在棉被躺着。

屋子黑暗,但燕南天只瞧了两眼,便道:“这孩子是被他点着哑穴了,这穴道虽非要穴,

但因下手太重,而且已点了她至少有六七个时辰。”

江玉郎失声道:“已有六七个时辰了么?如此说来,这位姑娘元气必然要亏损很大了。”

燕南天沉声道:“不错,她气血俱已受损甚巨,我此刻若骤然解开她穴道,她只怕就要等三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江玉郎道:“那……那怎么办呢?”

燕南天道:“我行功为她活血时,最忌有人打扰,若是中断下来,她非但受损更大,我也难免要吃些亏的,但有你在旁守护着,我就用不着担心了。”

江玉郎陪笑道:“前辈只管放心,弟子虽无能,如此小事自信还不致有了差错。”

燕南天大笑道:“我若不放心你,远会冒这个险么……紫髯老道的徒弟,我再不放心还能放心谁?”

于是他盘膝坐在床上,双掌按上慕容九的后背,屋子虽然还是很暗,却也能看出他神情之凝重。

江玉郎站在他身后,嘴角不禁泛起一丝狞笑。

铁萍姑为什么直到此刻还没有动静?只因她早已走了。江玉郎的甜言蜜语,虽然平息了她的愤怒,却令她自己感觉得更羞辱,她清醒过来时,只觉得自己好像被自己出卖了。

她恨自己,为什么不杀了江玉郎,她恨自己为什么下不了手,她知道方才既末下手,便永远再也不能下手。

她恨自己,为什么如此轻易地就被人夺去了一生中最珍贵的东西,而自己却偏偏又好像爱上了这可恶的强盗。

铁萍姑一口气冲了出去。这客栈本就在小镇的边缘,掠出了这小镇,大地显得更黑暗,她瞧不见路途,也辨不出方向。

忽然间,黑暗中有两条人影走了过来,这两条人影几乎是同样大小同样高矮,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

他们远远就停了下来,铁萍姑自然看不清他们的身形面貌,但在如此寂静的深夜,纵然是轻轻的语声,听来也十分清晰。

只听其中一人道:“江小鱼,你真的不愿见他么?”

“江小鱼”这三个字传到铁萍姑耳朵,她几乎忍不住要飞奔过去,投入他的怀抱。

但她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资格再投入别人的怀抱了。她只有咬紧牙关,拚命忍住。

微风中果然传来了江小鱼的语声!他笑着道:“你又说错了,我不是不愿见他,只不过是“现在”不愿见他。”

花无缺道:“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阻拦你!也许……”

小鱼儿道:“当然他也许会让我去的,但我却不愿冒这个险,这件事我既已决定要做,就非做不可!”

花无缺道:“但你既已陪我来到这……”

小鱼儿道:“燕大侠会在什么地方等你”

花无缺点了点手,道:“就在前面小镇上的一家客栈裹,这小镇只有一家客栈,我绝不会找错地方的。”

听到这,铁萍姑的心又跳了起来……江玉郎此刻还在那客栈,而他们也要到那客栈去。

她虽然恨江玉郎恨得要死,但一听到江玉郎有了危险,她就忘了一切,莫名其妙地对他关心起来。

只听小鱼儿缓缓道:“我本来想要你陪我到龟山去的,但我知道你,既然约了别人,就决不会失信,是么”

花无缺默然半晌,道:“你我今日一别,就不知……”他骤然顿住语声,也不愿再说下去。

小鱼儿重重一捏他肩膀,低声道:“无论如何,你我总有再见的时侯……”他话末说完,已大步走了出去。

花无缺想了想,也追了过去,道:“现在时候还早,我也送你一程。”

铁萍姑眼瞧着两条人影渐渐去远,她身子头抖着,咬着牙,突又跳起来,向那客栈飞奔回去。

只见窗子是开着的,窗里窗外,地上倒着三个人的身,一条陌生的大汉正在为床上的一位姑娘推拿运气。

江玉郎眼睛里闪动着奇异的光,嘴角带着残酷的笑,正盯着那大汉的后背缓缓抬起了手!

铁萍姑冲到窗子前,也末弄清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便脱口道:“江玉郎你……”

“江玉郎”这三个字一出口,燕南天已霍然转过来,面上已变了颜色,他已迟了!

江玉郎的手掌,已重重击在他后心上?

燕南天狂吼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俪满了慕容九纤的身子,江玉郎也被这一声狂吼惊得踉跄后退,退到了墙角。

只见燕南天须发皆张,目尽裂,嘶声喝道:“鼠辈,我救了你性命,你竟敢暗算于我?”

江玉郎骇得腿都软了,身子贴着墙角往下滑,“噗”地跌在地上竟连爬都没有力气爬起来。

燕南天紧握着双拳,一步步走过去,喝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要暗算我?说!”

江玉郎那里还敢抬头望他,却偷偷去瞧窗外的铁萍姑,眼睛里再也没有夺人的神采,有的只是乞怜之意。

铁萍姑瞧见江玉郎竟以如此毒辣的手段暗算别人,又惊又怒,但她瞧见这双乞怜的目光,心却又软了。

她也不知怎地,迷迷糊糊就掠了进去,迷迷糊糊的击出了一掌又是一声狂吼,燕南天终于倒了下去!

江玉郎大喜跃起,笑喝道:“你要知道我是谁么好!我告诉你,我就是江南大侠的少爷江

玉郎!什么武当弟子,在我眼中简直不值一个屁?”

燕南天一惊,一怔,终于缓缓阖起眼帘,纵声狂笑道:“好!好!某家纵横天下,想不到今日竟死在你这贱奴的鼠子手上!”

江玉郎狞笑道:“你既出言不逊,少爷我就要令你在死前还要多受些罪了!”

铁萍姑一直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手,此刻突然用这只手拉住了江玉郎,道:“他现在已经快死了,你何必再下毒手。”

江玉郎笑着去摸她的脸,道:“好,你叫我饶了他,我就饶了他……”

铁萍姑推开了他的手,道:“花无缺就要来了!”

江玉郎脸上笑容立刻全都不见,失声道:“你已瞧见了他?”

铁萍姑咬了咬嘴chún,道:“还有江小鱼!”

江玉郎再不说话,拉起铁萍姑就走,走出门,又回来,从床上扛起慕容九只要是对他有利的东西,他永远都不会放弃的。

他们居然很容易地就走出了这小镇,然后,江玉郎忽然问道:“你说你见到了花无缺,你怎会认得他?”

铁萍姑目光凝注着远方,默然许久,终于一字字缓缓道:“只因我也是移花宫门下……”

小鱼儿和花无缺在路上慢慢走着,夜色很浓很静,他们甚至可以听到大地沉默呼吸。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狂吼!

小鱼儿和江玉郎骤然停下脚步。两人都没有说一个字,就向吼声传来处扑了回去。

只见那家客栈门口,有个人伏在门楣上呕吐这正是客栈的主人,他眼睛瞧着,耳朵听着一连串残酷的冷血的谋杀在他店里发生,但却完全没有法子,只有呕吐,似乎想吐出心里的难受与羞侮。

小鱼儿和花无缺还是没有说话,只交换了个眼色,便齐地扑入那客栈中。在那间有灯的屋子里看到了倒卧在血泊中的燕南天!

这就像一座山突然倒塌在他们面前,这就像大地突然在他们跟前裂开,他们立刻像石头般怔住!

燕南天挣扎着,睁开了眼睛。他逐渐僵硬的脸上,绽开一丝苦涩的笑,道:“你……你们来了……很好……很好……”

花无缺终于过去,跪下,嘶声道:“晚辈来迟了一步?”

燕南天凄然笑道:“我死前能见到你们,死也无憾了!”

小鱼儿早已自血泊中抱起了他,大声道:“你不会死的,没有人能杀得死你!”

花无缺竟大叫起来,道:“是谁下的毒手?是谁?”

燕南天道:“江玉郎!”

花无缺长长吸了口气,一字字道:“我一定要杀了他,为你复仇!”

燕南天又笑了笑,转向小鱼儿。

小鱼儿也始终在凝注着他,此刻忽然大声道:“用不着他去杀江玉郎,江玉郎是我的,无论前辈你是什么人,我都会不顾一切,为前辈复仇的!”

花无缺又怔住了,失声道:“无论前辈是什么人?……前辈不是燕大侠是谁?”

“燕南天”却已大笑起来。他笑得虽然很痛苦,额上已笑出了黄豆般大的汗珠,但他仍笑个不停,他瞧着小鱼儿笑道:“我自以为能瞒过了所有的人,谁知终于还是没有瞒过你。”

花无缺又叫了起来,道:“前辈难道竟不是燕南天燕大侠?”

“燕南天”道:“燕南天只是我平生第一好友……”

花无缺失声道:“那么前辈你……?”

“燕南天”道:“我姓路。”

小鱼儿道:“路仲远?前辈莫非是“南天大侠”路仲远!”

路仲远微笑道:“你听过我的名字?”

小鱼儿叹道:“弟子五岁时便听过前辈的侠名了,那“血手”杜杀,虽然几乎死在前辈手中,但对前辈却始终佩服得很。”

花无缺道:“但……但路大侠为何要冒燕大侠之名呢?”

路仲远道:“只……只因燕……”

他呼吸已更急促,气力已更微弱,此刻连说话都显得痛苦得很。

小鱼儿道:“此事我已猜出一二,不如由我替路大侠来说吧,若是我说的不错,前辈就点点头,若是我说错了,前辈不妨再自己说。”

路仲远目中露出赞许之色,微笑点头道:“好!”

小鱼儿想了想道:“燕大侠自“恶人谷”逃出后,神智虽已渐渐清醒,但武功一时还不龙完全恢复,是么?”

路仲远点点头。

小鱼儿道:“他出谷之后,便找到了路大侠,是么?”

路仲远道:“不错。”

小鱼儿道:“在一路上,他已发现江湖中有大乱将生,只恨自己无力阻止,于是他便想求路大侠助他一臂之力,是么?”

路仲远道:“是。”

小鱼儿道:“他又生怕自己武功失传,是以一见路大侠,便将武功秘诀相赠。”

路仲远不等他说完,已摇头挣扎着道:“我十多年之前,曾受挫于魏无牙之手,那时我才发觉自己武功之不足,是以洗手归隐……”他面上又露出痛苦之色。

小鱼儿立刻接下去道:“是以这次燕大侠求前辈重出,前辈便生怕自己武功仍有不足,便要燕大侠将自己的武功秘诀相授,是么?”

路仲远含笑点了点头。

小鱼儿道:“路大侠就为了这缘故,又不愿掠人之美,所以此番重出江湖,便借了燕大侠的名号。”

他笑着接道:“以路大侠的身分地位,自然不愿用燕南天的武功,来增加“南天大侠”的声名,不知弟子猜得可对么?”

路仲远含笑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点。”

小鱼儿又想了想,道:“莫非是燕大侠算定自己一离开“恶人谷”后,“恶人谷”的恶人便要倾巢而出,他更怕这些人在江湖中为非作歹,知道这些人唯有“燕南天”三个字才能震慑得住,所以便求前辈暂时冒充一番。”

路仲远用尽一切力量,忍着痛苦问道:“你果然是个聪明人,但……但我……我自信不但已学会了燕南天的武功,而且还请万春流将我的面容改变了许多,对于燕南天的音容笑貌,我自信也学得不差,我实在不懂怎么会被你瞧破了?”

“前辈一见着我时,本该立刻提起万春流的,但前辈却完全忘记了这个人,是以那时我已开

始怀疑了。而且前辈的神情,却仍和十余年前传说中的燕大侠完全一样,这不但已超出人情之常,而且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他凄然接道:“因为我深知燕大侠在那十几年所忍受的痛苦,在经过那种痛苦后,没有人还能保持不变的!”

路仲远也不禁凄然道:“不错,燕南天的……的确已改变了许多。”他语声微弱得几乎连小鱼儿都听不清了。

他心里还有句话未曾说出他若是真的燕南天又怎认不出今日的江别鹤就是昔年的江琴!

但他既然答应了江别鹤,就只有保守这秘密。

小鱼儿长长叹了气,道:“现在我只求前辈告诉我,燕大侠、燕伯父,现在究竟是在那里?”路仲远没有回答,也已再次闭起眼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