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08章 近墨者黑

作者:古龙

小鱼儿渐渐长大了。

小鱼儿最最亲近的人,有杜伯伯、笑伯伯、阴叔叔、李叔叔、万叔叔,还有位叔叔,哦!不对,屠姑姑。

“小鱼儿就是跟着这些人长大的,他跟每个人过一个月……”一月是杜怕伯,二月是笑伯伯,三月是阴叔叔……这样到了七月,就又跟着杜伯伯。

小鱼儿跟着杜伯伯时最规矩。

这位一只手断了的杜伯伯,脸。

上从来没有笑容。

他教小鱼儿武功时,小鱼儿只要有一招学慢了,屁股就得吃板子,小鱼儿屁股本来常常肿,但到后来肿的次数却越来越少了。

小鱼儿跟着笑伯伯时最开心。

这位笑伯伯不但自己笑,还要他跟着笑,最苦的是,小鱼儿屁股肿着时,笑伯伯也逼着他笑,不“笑不行。”

小鱼儿跟着阴叔叔时最害怕。

这位阴叔叔的身上好像有股寒气,就是六月天,小鱼儿只要在他身旁,就会从心里觉得发冷。

小鱼儿踉笑伯怕一个月,连脸上的肉都笑疼了,跟着阴叔叔正好乘机休息休息。

“就算心里有最开心的事,但只要一见阴叔叔,再也笑不出了,见着阴叔叔,没有人笑得出的。

小鱼儿跟着李叔叔时最难受。

这位李叔叔总是在他身上乱嗅,嗅得他全身不舒服。

小鱼儿跟着屠姑姑时最奇怪。

这位屠“姑姑”忽然是男的,忽然又变成女的,他实在弄不清这究竟是“姑姑”了还是“叔叔”了最特别的时候,是跟着万叔叔。

这位万叔叔脸上虽也没有笑容,但却比那杜伯伯看起来和气得多了,说话也没有那么难听。

但这位万叔叔却总是喂小鱼儿吃葯,还将个鱼儿整个泡在葯水里,这却令小鱼儿有些受不了。

万叔叔的屋子里,还有位“葯罐子”叔叔。

这位“葯罐子”叔叔,像是木头人似的,坐在那里不动,每天只是吃葯,吃葯,不断地吃葯。

他吃的葯实在比小鱼儿还多几十倍,小鱼儿对他非常同情,只因为小鱼儿自己深知吃葯的苦。

只是这位“葯罐子”叔叔从来不诉苦……!他根本从来没有说过话,他甚至连眼睛都像是张不开似的。

此外,还有许多位叔叔伯伯,有一个会捏泥人的叔叔,小鱼儿本来很喜欢他,但有一天,突然不见了。

小鱼儿到处找他不着,他去向别人,别人也不知道,他去问屠姑姑,屠姑姑却指着李叔叔的肚子说:“在李大嘴的肚子里。”

一个人怎会在李叔叔的肚子里?小鱼儿不懂。

其实李叔叔也失踪过一次。

那天李叔叔大叫大嚷道:“我憋死了,我受不了!”

然后他就失踪了。

但过了半个月,他却又从谷外回来,只是回来时已满身是伤,简直差一点就没有命了。

个鱼儿五岁还不到时,有一天,杜杀将他带到屋子里,屋子里有一条狗,杜杀给他一把小刀。

小鱼儿很奇怪,忍不住问道:“刀……做什么用?”

杜杀道:“刀是用来杀人的,也是杀狗的!”

小鱼儿道:“还可以用来切菜,切红烧肉,是么?”

杜杀冷冷道:“这不是切菜的刀。”

小鱼儿道:“我不要这把刀,我要切菜的……一杜杀道:“莫要多话,去将这条狗杀了!”

小鱼儿道:“这狗若不听话,打它屁股好了,何必杀它?杜杀怒道:“叫你杀,你就杀!”

小鱼儿简直要哭了,道:“我……不要……”杜杀道,“你不杀?好!”

突然出了屋子,“喀嚓!“一声,把门反扣起来。

小鱼儿大嚷道:“杜伯伯,让我出去……我要出去!”

杜杀却在门外道:“杀了狗才准出来。”

:小鱼儿叫道:“我杀不了它,我打不过……”杜杀逍:“你打不过它,就让它吃了你也罢。

小鱼儿在里面哭,在里面叫,他哭肿了眼睛,叫破了喉咙也没人理他,杜杀像是根本走开了。

小鱼儿也不哭了。

小鱼儿只有瞪着那只狗瞧,那只狗也在瞧他,这只狗虽不大,也样子却凶得很,小鱼儿实在有些害怕。

他握着刀动也不敢动,过了很久很久,他肚子咕咕”叫了起来,那狗也“汪汪”叫了起来,他才记起还没吃过晚饭。

他饿得发慌,莫非那狗也饿得发慌。

小鱼儿道:“小狗小狗,你莫要叫,我也没有吃。”

那狗却叫得更厉害,一条红舌头,不住往小鱼儿这边伸过来,小鱼儿更害怕,握紧了刀,道:“个狗小狗,我饿了不想吃你,你饿了可也不准想吃我。”

那狗“汪”的一声,扑了过来。

小鱼儿大叫道,“我的肉不好吃……不好吃……”杜杀插手站在门外,只听那狗吠声越来载响,越来越凄厉。

但突然间,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又过了半晌,杜杀缓缓开了门。

只见小鱼儿手里握着刀,爬在地上,也像是只小狗似的,他满身是血,狗也满身是血,只是他还活着,狗却已死了。

小鱼儿在万春流处养了半个月的伤,才能走路,他脸上本已有条伤痕,此刻身上又添了许多。

过了几天,杜杀又将他找去,还是将他关在那屋子里,屋子里又有条狗,但却比那条大了许多。

杜杀道:“那柄刀你可带着了”小鱼儿只是点头,脸都白了,也说不出话。

杜杀道:“好!将这狗也杀了!”

小鱼儿道:“但这狗……好……好大。”

……杜杀道,“你害怕么?”

个鱼儿拼命点头,道:“怕……怕的。”

杜杀怒道:“没出息!”

突又转身走了出去,“喀嚓”一声,又将门反扣上。

过了许久,门里狗又叫得厉害,叫了盎茶工夫,便又无声音,杜杀开了门,狗死了,小鱼儿还活着。

这次他虽也满身是血,但却已能站在那里,眼睛里虽有眼泪,但却咬着嘴chún,大声道:“我又杀了它,十六刀。”

杜杀道:“你还怕不怕?”

小鱼儿道:“狗死了,我当然不怕了,但刚刚……”杜杀道:“你方才怕又有何用?你害怕,我还是要你杀它,你害怕,它还是要吃你,这道理你明不明白?”

小鱼儿点头道:“明白了。”

杜杀道:“你可知道你怎会受伤?”

小鱼儿垂下了头,道:“因为我害怕,所以不敢先动手。

杜杀道:“既是如此,你下次还怕不怕?”

小鱼儿捍紧拳头,道:“不怕了”

杜杀瞧着他,嘴角又泛起一丝微笑。

这一次小鱼儿伤就好得较快了,但他的伤一好,杜杀就又将他关到那屋子里去,屋子里的狗也越来越凶,越来越大。

但小鱼儿受的伤却越来越轻,好得也越来超快。

到第六次,杜杀开了门……屋子里已不再是狗。

屋子里已是条小狼!于是小鱼儿又到床上,吃葯,不断的吃葯。

有一天,哈哈儿来了,小屋儿想笑,但笑不出。

哈哈儿笑,“小鱼儿果然还躺在这里,哈哈!狼果然是不吃小鱼的。”

小鱼儿道,“笑伯伯,你莫要生气好么?”

哈哈儿道:“生什么气?”

小鱼儿道:“我实在想笑的,只是……”我一笑全身都疼,实在笑不出。”

哈吹儿大笑道:“傻孩子,告诉你,笑伯伯我在笑的时候,身上有时也在疼的,但我身上越疼,就越笑得凶。”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为什么?”

哈哈儿道:“你可知道,笑不但是灵葯,也是武器……最好的武器,我简直从未发现过一样比笑更好的武器”小鱼儿睁大眼睛,道:“武器……笑也能杀狼么?”

哈哈儿道:“哈哈,不但能杀狼,还能杀人!”

小鱼儿想了想,道:“我不懂!”

哈哈儿道:“你可知道你为什么每次都受伤?”

小鱼儿道:“我不知道,我……我已不害怕了,真的已不害怕了,这大概是因为我功夫不好,不能一刀就将它杀死。

哈哈儿道:“你为什么不能一刀就将它杀死?”

小鱼儿道,“因为我的功夫……”哈哈儿笑道:“不只因为你的功夫,而且因为你没有笑,那些狗,那些狼,虽然不会说话,但也有懂事的,你一走进屋里,它们就知道你对它们没有怀好意,就在提防着你,所以纵然先下手也没有用……”小钍儿听得眼睛都圆了,不住点头道:“对极了!”

哈哈儿大笑道:“所以下次你进屋子时,无论见着的是狼是狗,甚至是老虎都没关系,你脸上都要堆满笑,让它以你对它没有恶意,只要它不提防你,将你当作朋友,你就可一刀杀死它!这道理虽然简单,但却是最有用了!”

小鱼儿道:“那么以后我就不会受伤了。

:。

哈哈儿道:“正是,无论是狼是狗,还是人,都不会伤害一个对他全无恶意的人的,你只要笑,不停地笑,直到你己将刀插进他身子,还是在笑,让他那临死前还不会提防你,那你就不会受伤了。”

小鱼儿道:“但……但这是不是不够英雄?……”哈哈儿大笑道:“傻孩子,它既要杀你,你就该先杀它,你既然一定要杀他,用什么手段,岂非都是一样么了?”

小钍儿展颜笑道:“不错!我懂了。

一哈哈儿大笑道:“好孩子!哈哈,这才是好孩子。”

小鱼儿果然不大再受伤了。

他已杀了五条狗,四只狼,两只小山猫,一条小老虎,他身上的伤疤,数一数已有二十多条。

这时他才不过六岁。

有一天,他突然问屠娇娇:“屠姑姑,别人都说你是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你究竟是不是了”屠娇娇咯咯笑道:“这是谁说的?……但那人可真说对了……”小鱼儿道:“你是不是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屠娇娇笑道:“你这个鬼,在转什么鬼心思?”

小鱼儿眨着眼睛,道:“假如我替你出气,你肯不肯送件稀奇古怪的东西给我?”屠娇娇道,“我要你这小鬼出什么气?,小鱼儿笑道:“我看季叔叔总是惹你生气,但你却对他没法子……”屠娇娇惊笑道:“难道你这小鬼已有法子对他?”

小鱼儿点头笑道:“嗯。

“屠娇娇道:“你有什么法子?”

小鱼儿道:“只要屠姑姑你先给我一种葯就行了”屠娇娇,“葯?你不去找万春流,反来找我要?小鱼儿道:“这种葯他是没有的,但屠姑姑你却一定有……有……”屠娇娇摇头笑道:“你这小鬼,简直把我都弄糊涂了,好!什么葯,你说吧!”

小鱼儿笑道:“臭葯,越臭越好。”

屠桥桥瞧了半天,突然大笑道:“小鬼,我知道了。”

小鱼儿瞪大了眼睛道:“你知道?”

屠娇娇笑道:“小鬼,你瞒得过别人,还瞒得过我?你讨厌李大嘴嗅你,就想弄包臭葯藏在身上,让他嗅嗅,但你却又有些怕他,所以就绕着圈子,把我也绕进去,这样你不但有了靠山,还可以向我讨好卖乖。

“小鱼儿脸有些红了,笑道:“屠姑姑果然聪明。”

屠娇娇道:“你也不笨呀……”小鱼儿道:“但我比起姑姑来……”屠娇娇笑道:“小鱼儿!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才几岁?到你有我这么样的年龄时,那还得了……可爱的孩子,总算姑姑我没有白疼你。”

小鱼儿低着头,道:“那葯……”屠娇娇笑道:“葯自然有的,足可臭得死人。”

李大嘴再也不敢在小鱼儿身上乱嗅了……他足足吐了半个时辰,足足有一天一夜吃不下东西。

第二天,他一把抓住小鱼儿,道,“臭鱼儿,那葯可是屠娇娇给你的?”

小鱼儿只是嘻嘻地笑。

李大嘴狠狠道:“你不怕我吃了你。”

“小鱼儿笑嘻嘻道,“臭鱼儿的肉不好吃”李大嘴笑骂道:“好!小鬼,我也不吃你,也不打你,只要你也去整那屠娇娇一次,我还有件好东西给你!”

小鱼儿道:“真的?”

李大嘴道:“自然是真的”到了黄昏时,小鱼儿和屠娇娇一齐吃饭,桌上有碗红烧肉。

小鱼儿拼命将肉往屠娇娇碗里夹,笑道:“这是姑姑是喜欢吃的莱,姑姑多吃些……”屠娇娇笑道:“小鬼,你倒会拍马屁……”小鱼儿道:“姑姑对我好,我自然要对姑姑好。

’屠娇娇道:“你怎地不吃……”小鱼儿道:“我舍不得吃。”

屠娇娇笑道:“傻孩子,有何舍不得,这又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但这碗肉特别好,”屠娇娇道:“为什么了”小鱼儿道:“这碗肉是我特地从李叔叔那里拿来的,听说是……”他话未完,屠娇娇脸已白了,道:“这……这就是昨天他杀的……”-小鱼儿满脸天使般的笑容,点头道:“好像是的。”

屠娇娇道:“你……你这小鬼……。

话未说完,已一口吐了出来。

“她也足足吐了半个时辰,也足足有一天不想吃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近墨者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