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84章 色胆包天

作者:古龙

苏樱“噗哧”一笑,过了半晌,悠悠道:“但你若非遇见我,你这天卜第─的聪明人,还是一样活不了,你……。,你该怎么样感激我才是。”

谁知小鱼儿却冷笑道:“你纵然不救我,也还是会有人来救我的。”

苏樱又怔了怔,道:“谁?”

小鱼儿道:“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我现在也不知道是谁,但到时候总会有人救我的就是,你看我像个短命的人么?”

苏樱轻咬着嘴chún,道:“如此说来,我倒是不该救你的了。”

小鱼儿道:“哼。’苏樱道:“我本该等着瞧瞧,看有哪个笨蛋会来救你。”

小鱼儿大笑道:“不错,来救我的都是笨蛋,你说的简直对极了。”

苏樱跺脚道,“你……你……”

小鱼儿跷起了脚,悠然笑道:“何况,就算没有笨蛋来救我,我也照样死不了的。‘好人不长命,坏蛋活千年’,这句话你难道没有听过?”

苏樱终了还是忍不住笑了,吃吃笑道:“你呀……你这小坏蛋,可真叫人见了没法子。”

小鱼儿笑嘻嘻道:“说来说去,你实在不该救我的,现在你自己只怕都有些后悔了。”

苏樱道:“后悔?─……我无论做什么事,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她缓缓接道:“那日你身中毒刀之后,没多久就晕迷不醒,魏无牙算定你必死无疑,就要叫人将你抬出去喂老鼠。”

小鱼儿吐了吐舌头,失声道‘“喂老鼠?“苏樱道:“嗯。”

小鱼儿全身都痒了起来,却还是笑道:“好运气呀好运气”

苏樱嫣然道:“你如今也知道你自己运气不错了么?”

小鱼儿笑道:“不是我运气不错,而是那些老鼠运气实在不错。”

苏樱楞然道:“你说老鼠的运气不错?”

小鱼儿正色道:“我全身上下,里里外外,连筋带皮带骨头,早就已坏透了,老鼠若是真的吃了我,不上吐下泻才怪。”

他话未说完,苏樱已笑得弯下了腰。

小鱼儿道:“你觉得很开心么?”

苏樱笑着笑着,忽然不笑了,痴痴地怔了半晌,竟然幽叹道:“你可知道,我从生下来到现在,从没有这么样开心的笑过。”

她眼圈忽然红了,垂下头,不再说话。

小鱼儿瞧了她很久,耸了耸鼻子,笑道:“你莫难受,我嘴里虽这么样说,心里还是很感激你的。,苏樱垂首道:“我知道你嘴里虽说得坏,其实心里。……心里却是善良的,但有些人嘴里虽说得漂亮.一颗心却比什么都丑恶。”

小鱼儿仰首大笑道:“你以为你很聪明?你以为你能看透别人的心事?”

苏樱摇了摇头,不说话了,过了半晌,才缓缓接道,“那日我本来也没有机会救你,但魏无牙恰巧来了个很重要的客人,就将那人迎入里面说话去了,因为他─向不愿意别人见着我。”

小鱼儿笑道:“只因为人人都比他生得漂亮,他当然怕别人将你抢走。”

这句话像又触动了苏樱的心事。她又垂下头,又过了半响才接着道:“他离开之后,我才能叫他那两个小徒弟将你抬到这里来,我对他们说,有种花一定要用死人做肥料才会开得鲜艳……

小鱼儿笑道:“这种话那两个笨徒弟虽相信,魏无牙难道也会相信么!”

苏樱道:“他的徒弟都对他畏之如虎,见了他,简直连一个字都不敢说。”

小鱼儿伸了个懒腰,道:“你难道是觉得我这么聪明的人死了实在可惜,所以才救我的。”

苏樱一笑,道:“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救你,也许……也许是因为你见了魏无牙时那种神气,也许是因为你中了毒刀后,还瞧我一笑……临死前还要对我笑的人,我怎么能眼看他真的去死。”

小鱼儿抚掌大笑道:“我那一笑,笑得果然有用极了。”

苏樱道:“难道……难道你对我那─笑,就是为了要我救你的?”

小鱼儿竟嘻嘻道:“否则我人都快死了,还有什么好笑的。”

苏樱咬着嘴chún道:“你……你为什么不骗骗我,就说是因为见了我之后,神魂颠倒,所以才不觉笑了出来……”

小鱼儿道:“现在你既已救了我,我为什么还要骗你,何况……你生气时的模样,比笑的时候还要好看得多。”

苏樱忍不住又“噗哧”一笑,道:“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去找魏无牙的?”

小鱼儿道:“我那天不早就说过了么?……我去找魏无牙,只因为要去救我的朋友。”

苏樱道:“你怎知道你的朋友在那里?”

小鱼儿道:“我的朋友在一路上都留下了暗记,标志说是到那……那见鬼的‘天外天’去了。”

苏樱默然半晌,缓缓道:“但我却可以告诉你,这三个月来,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到过那地方去,只有你……你是第一个闯进那地方去的人!”

小鱼儿跃了起来,大声道:“绝不会的!”

苏樱道:“你怎知那不是假的?”

小鱼儿道:“那些标志除了他们自己之外,绝没有别人做得出来。”

苏樱叹了口气道:“他们也许是因为自己不敢闯入那地方去,所以叫你去为他们探路,为他们打前锋,他们也许是瞧着你不顺眼,所以叫你去送死!”

小鱼儿倒在椅子上,两眼茫然瞪着前面,喃喃道:“绝不会的,绝不会的……他们从小将我养大,现在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他突又跳起来,冲到铁栅前,大声道:“让我出去,快让我出去,我要去找他们问个明白。”

苏樱柔声道:“你现在伤势还没有好,毒也还没有完全去尽,怎么能出去……你是天下第一个聪明人,怎么如此沉不住气?”

突听一人阴恻恻笑道:“好温柔呀!好体贴!”

小鱼儿吃了一惊,嗄声道:“什么人?”

苏樱竟是丝毫不动声色,甚至连嘴角的肌肉都没有牵动一根,只是缓缓转过身子,悠然道:“此间少有佳客,无论什么人来了,我都是欢迎的。”

花丛中一人格格笑道:“只可惜在下来得很不是时候,是么?”

苏樱微笑道:“阁下不想出来也无妨,只是好花多刺,刺上有毒,阁下若有什么三长两短,莫怪我不懂得待客之道。”

这次她话末说完,花丛中已有个人就好像屁般后被人踢了一脚似的,连蹦连跳的窜了出来。只见这人一张三角脸,鹰鼻鼠目,那模样叫人一看就恶心,身子却偏偏穿着一身亮闪闪的锦绣衣衫。见了苏樱,竟当头一揖,道:“在下小小的开了个玩笑,不想竟让苏姑娘小小的吃了一惊,恕罪恕罪。”

小鱼儿见到这人原来是苏樱认得的,原来只不过是在找她开玩笑,心里也就定了下来。

但这人样子讨厌,说话更讨厌,小鱼儿又恨不得“小小的”给他个耳括子,再“小小的”加上一脚。

苏樱也沉下了脸,冷冷道:“你来干什么?你师父难道没有告诉你,这地方不是你们随便来得的!”

那人丝丝笑道:“在下小小的胆子,怎敢冒昧闯人苏姑娘的洞府,但这次却是师父他老人家自己叫我来的。”

苏樱眼珠一转,道:“他叫你来的?他叫你来干什么?”

那人眼睛眯成了一线,笑道:“他老人家叫我来瞧瞧,那一定要用死人做肥料的花,究竟开得有多漂亮,只因他老人家有位客人,也想瞧瞧这种奇怪的花。”

这句话说出来,苏樱和小鱼儿都不免吃了一惊。

苏樱冷冰冰的脸色,立刻和缓了,微笑道:“既是如此,我就带你去瞧瞧那种花吧。”

那人道:“现在我却不用去瞧了,肥料既然还在喝酒,那花自然还没有开出来,是么?”

苏樱眼波流动,媚然道:“那么你……你想怎么办呢?”

“在下小小的胆子,怎敢对师父说谎,除非……那人笑眯眯道:“除非姑娘能令我的胆子大起来。”

苏樱笑道:“你的胆子要怎么样才能变大呢?”

那人眯着眼瞧着苏樱道:“常言道:色胆包天!这句话姑娘难道没听过?”

苏樱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笑着道,“你不怕你师父吃醋?”

那人格格笑道:“不错,师父的确很会吃醋的,他老人家若是知道在和肥料喝酒……。嘿嘿,那时他对姑娘你只怕就不会很客气了。”

苏樱咬嘴chún,道:“其实你又何必要挟我,我本来就想和你她嘴里说着话,一只手有意无意向铁栅上扶了过去。

那人突然大笑道:“姑娘难道想将肥料放出来,杀了我灭口么……嘿嘿,只要姑娘的手一碰上去,我立刻就走,不用片刻,师父就会来的!”

苏樱的手果然放了下来,笑道:“你这人倒真是多心。但这里总不是……。总不是说话的地方呀,我们到屋里去吧!”

那人赶紧摇手道:“不用不用。……’在下早已听说过,姑娘那屋子里机关巧妙,若是随姑娘进去了,在下这小小的性命只怕就保不住了!”

苏樱柔声道:“那么你……。你难道想在这里……”她媚笑着,一步步过去。

谁知那人却突然倒退了好几尺,道:“莫要过来……;苏樱吃吃笑道:“你既然要我。……为何又不让我过去呢?”

那人诡笑道:“在下自然是要姑娘过来的,只不过却要请姑娘先脱了衣服,而且要脱得干干净净,一件不剩。”

苏樱道:“我会不会武功,你难道还不知道?”

那人道:“姑娘虽不会武功,但那心眼儿之多,在下怎吃得消,只不过……”

他笑嘻嘻接道:“姑娘若是脱光衣服,在下就放心了,一个女人若是光赤赤的一丝不挂,她就玩不出什么花样来了。”

小鱼儿在一旁瞧得几乎已气破肚子,这人简直比狐狸还姦,比蛇还滑,无论谁遇着这样的人那真是倒霉透顶。

只见苏樱嫣然一笑,一双纤纤玉手,竟真的去解衣服。

小鱼儿忍不住大声道:“气死我了。”

苏樱柔声道:“你绝不会气死的,我也绝不会……。。”

突听“嗖”的一声,一道尖锐之极、猛烈之极的风声响过,那人吃了一惊,霍然转身,后面却什么也没有。

他楞了半晌,缓缓回过身来,喃喃道:“我难道遇见了鬼接着,一根青竹“嗖”的飞来,竟活生生将他钉在地上,鲜血雨点般飞溅出来,这人在地上一阵抽搐,永远也不能动了!

就连小鱼儿这样的眼光,竟都未瞧出这人是怎么倒下的,杀

他的人出手之快,当真是骇人听闻!

苏樱面色苍白,道:“是……是哪位前辈出手相救,请出来容我当面拜谢。”

风吹木叶,飕飕作响,四下竟寂无回应。

小鱼儿大声道:“到了这时候,你还不放我出来,让我出去瞧瞧?”

苏樱叹了口气,道:“我现在若是让你出来,就等于在害你,我这一生中从来没有关心过别人的死活,只有你。”

小鱼儿怒道:“我偏要死,你又怎样?”

苏樱嫣然一笑,道:“我这人下了决心,永远再也不会更改……你现在就算真的自杀,我想尽法子,也要将你救活的。”

小鱼儿道:“你“……你简直不是人,是个女妖精。”

苏樱抿嘴笑道:“女妖精配小坏蛋,岂非正是天生一对么?”

说着说着,她自己脸也红了,红着脸逃了开去。

小鱼儿瞧着她,竟似变得痴了,喃喃苦笑道:“天下竟会有这样的女人,倒也少见得很,看样子她竟像是要跟定我了,这倒是件麻烦事。”

只听苏樱远远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瞧瞧那位前辈究竟在哪里,立刻就回来的。”小鱼儿忍不住道:“那人武功深不可测,你……你要小心了。”

苏樱笑道:“你放心,你还没有死,我也舍不得死的,何况,这位前辈既然救了我,又怎么会对我有恶意。”

语声渐渐去远,没入树影花丛中。

小鱼儿摇头叹道:“这人看来比谁都柔弱,又有谁能想到她竟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么硬的脾气?”

苏樱分花拂柳,一面走,一面笑道:“这地方看来虽美,其实到处都有杀人的陷阱,前辈你救了我,万一在这里受了伤,却叫我怎么好意思?”她面对着一个行踪诡秘、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竟还是一点也小顾及自身的安危,反而口口声声怕别人受了伤,只可惜那人就算听见,也丝毫不领她的情,还是给她个不理不睬苏樱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人倒真奇怪得很,既然救了我.却又不敢见我,这是为了什么呢?”

那敞轩中灯火仍是亮着的,也瞧不见人影,那“椅子”也还好生生的在那里,不像有人动过的样子。

苏樱转了一圈,又回到那山洞去……这一下她脸色终于大变,那山洞前的铁栅竟已被人开启,里面的小鱼儿竟巳不见了!

他难道真的不顾一切,逃了出去?

不会的,他绝不会是自己逃走的,这铁栅他绝对无法开启,能开这铁栅的,算来只有魏无牙和他的首徒魏麻衣。

难道他们也到了这里,将小鱼儿劫走了?

若是换了别人,想到此点,必已惊惶失措,不如该如何是好了,但苏樱反而镇定了下来。

小鱼儿若真的被魏无牙劫走,那么方才救她的那武林高手又到哪里去了?难道他救人后,立刻就走了不成?

何况,若真是魏无牙来了,小鱼儿又怎会全未发出丝毫声音,就老老实实的被他们劫走呢?

苏樱暗暗叹了口气,突听远处传来了惊呼怒骂声。这声音竟正是小鱼儿发出来的。

小鱼儿目送苏樱远去,刚端起酒杯,突听“当”的一声,一粒

石子击在铁栅上,火星四溅。接着,铁栅竟缓缓向上升了起来。

小鱼儿又惊又喜,一时间竟怔住了,黑暗中却已幽灵般现出一条人影,长袍高冠,目光森森冷冷瞧着小鱼儿,却不说话。

小鱼儿长长吸了口气,道:“你是来救我的?”

那人道:“嗯”

小鱼儿道:“杀了魏无牙的徒弟,也是你么?’那人道:“嗯。”

小鱼儿道:“但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来救我?”

那人冷笑道:“你若不愿出来,我再将这铁栅放下也无妨……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笑道:“你可得知道,无论你是为了什么救我,我都不领情的,更不会感恩图报。”

那人道:“你若会感恩图报,我就不会来救你了。’小鱼儿笑道:“话既然说清楚了,我好歹就让你救我一次吧。”

别人救了他,他非但不领情,反面像是要别人感激他似的,那人竟也丝毫不以为忤。

小鱼儿一跃而出,喃喃笑道:“苏樱姑娘,抱歉了,以后有空,我说不定也会来看看你的,你对我的一番好意,我也心领了……

只见那人身形飘飘荡荡,宛如驭风而行。

小鱼儿跟在后面,笑道:“阁下的轻功很不错嘛;。但你究竟要将我带到哪里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