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85章 利令智昏

作者:古龙

那人道:“到了你自然就知道的。”

小鱼儿忽然停下脚步,道:“你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跟你走,你此刻若不说明白,那么抱歉得很,你走你的路,我就要走我的路了。”

那人回头一笑,道:“难怪别人说你难缠难惹,如今看来,倒真的……。”

他话声忽然停顿,压低声音道:“小心,有人来了,说不定就是魏无牙。”

小鱼儿真吃了一惊,道:“人在哪里?”

那人拉住他的手,忽又冷冷一笑,道:“就在这里!”

小鱼儿又一惊,已觉得半身发麻,原来那人已扣住了他的脉门,五指如铁,小鱼儿哪里还能挣得脱,失声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那人也不说话,左手又闪电般点了他好几处穴道。

小鱼儿怒道:“你疯了么,既然救了我,为何又来暗算于我?”

那人冷笑道,“就因为你想不到,否则我又怎能得手?”

他嘴里说着话.竟用条带子将小鱼儿吊在树上。

小鱼儿又惊又怒,怒骂道:“你这疯子、畜牲,你究竟想怎样?”

那人却再也不瞧他一眼,拍了拍手,扬长而去了。

小鱼儿忍不住怒骂道:“疯子,疯子。……我怎地总是撞见些疯子。”

苏攫听见小鱼儿的怒骂声,亦是又惊又喜,无论如何,小鱼儿总算还在这山谷里,她正想追过去。

突听黑暗中一人冷冷道:“你不必找了,我就在这里!”

一人随着语声缓缓走出来,瘦骨嶙峋,麻衣高冠,双颧高耸,鼻如兀鹰,目光睨睥之问,充满冷漠倨傲之意。

苏樱竟不觉怔了怔,才长长吐出口气,道:“原来是你!”

麻衣人道:“哼!”苏樱嫣然一笑,道:“方才我就觉得杀人的手法很像你,但我却想不到……。。”

麻衣人冷冷道:“你想不到我会来,是么?”

苏樱叹了口气,道:“我的确没有想到,自从你和老头子斗翻之后,已经有四年……四年三个月没听过你的消息了。”

麻衣人仰面望天,道:“你倒还记得我。”

苏樱垂下了头,道:“我怎么会忘记你,你一向对我那么好。”

麻友人忽然怒道:“谁说我对你好,普天之下,我从来也没有对谁好过。”

苏樱道:“你难道没有?”

麻衣人长长吸了口气,大声道:“不错,我也是为了你,我瞧不惯他已半截入了土的人,还要……还要把你当做他的禁脔,别人只要瞧你一眼,他就要发疯。”

苏樱默然半晌,道:“但你现在还是回来了。”

麻衣人冷笑道:“我要来就来,要去就去,谁管得了我。”

苏樱道:“不错,连老头子都有些含糊你,你走了之后,他常

说这一生收的弟子虽多,但所得到他真传的,却只有你一个。”

麻衣人冷笑道:“你以为我的功夫是他教给我的么?哼……魏无牙自私自利,苛刻成性,还有谁不知道,他收那么多徒弟,只不过是想用些不要钱的佣人而已,几曾将真功夫教给别人……他只个过传授了我几手皮毛功夫,就要人家去为他拼命,为他死!”

苏樱道:“那么你的功夫”

麻衣人冷冷道:“我的功夫只不过是一点一滴偷来的……。在他练功的时候,我在暗中偷偷的瞧,偷偷的学来的。”

苏樱叹道:“他对徒弟的确不好,但对你……。‘你现在为什么又要回来呢?’麻衣人道:“我……我只不过是想回来瞧瞧。”

苏樱眼波流动,微笑道:“你回来还是为了想看看我,是么?”

麻衣人大声道:“现在我已知道,你这人根本无情无义,无论别人对你多么好,你既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感激。”

苏樱似是十分委屈,垂头道:“我……我真是这样的人么?”

麻衣人道:“哼。”

苏樱道:“但你杀了魏十八,还是为了我,你看不惯他那么样欺负我,由此可见,你还是对我很好的,是么?”

麻衣人突然大笑起来。

苏樱眨了眨眼睛,道:“你笑什么?”

麻衣人戛然顿住笑声,一字字道:“老实告诉你,我早巳对你死了心了!我虽不屑去做那些揭人隐秘、无耻密告的事,但无论你喜欢谁,我都再也不会放在心上!”

苏樱静静地瞧了他半晌,也缓缓道:“那么,你为什么要将我喜欢的人劫走呢?”

麻衣人冷冷一笑,道:“这原因你不久就会知道,现在你想不想先去瞧瞧他?”

苏樱道:“你说我想不想?”

麻衣人道:“好,你跟我来吧!”

小鱼儿瞧见苏樱竟和这麻衣人一起来了,而且两个人看来还好像很熟,他又是惊讶,又是诧异,忍不住怒喝道:“这疯子究

竟是什么人?你认得他?”

苏樱瞧见小鱼儿竟已被人吊在树上,不觉叹了口气,苦笑道:“天下第一个聪明人,怎会变成这样子的?”

小鱼儿怒道:“只因我没想到这人竟是个疯子,做的事实在令人莫名其妙。’苏樱道:“他就是魏无牙门下,武功最高的弟子,江湖中人提起‘无常索命’魏麻衣来,谁不心惊胆战,否则怎会连你都上他的当。”

小鱼怔了半晌,长长叹了口气,道:“这人竟会是魏无牙的徒弟,看来我真的遇见鬼了。”

魏麻衣冷冷道:“既然遇见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小鱼儿向他扮了个鬼脸道:“话是没有了,屁倒还有一个,你想不想闻闻?”

他头下脚上,高高吊起,人的脸若是反过来看,本已十分滑稽,此刻他又做了个鬼脸,那样子可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苏樱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

魏麻衣纵是满心气恼,但瞧见他这副样子,竟也忍不住要笑,当下扭转了头,瞪着苏樱道:“你喜欢的就是这人么?”

若是换了别的女人,纵然满心喜欢,也万万不好意思当面说出来,但苏樱却连头都未垂下,道:“不错。”

魏麻衣冷笑道:“我本当你眼界很高,谁知你喜欢的却是这种疯疯癫癫的笨蛋。”

苏樱笑道:“他本来就不错,否则我……我又怎会被他迷上呢!”

魏麻衣怔了怔,道:“连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苏樱道:“我为何不敢说出心里的话?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若是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心里喜欢了别人,嘴里却不敢说,那才叫丢人哩……。你说是么?”

魏麻衣蜡黄的一张脸,竟也像是红了红,冷笑道:“你虽喜欢他,怎奈他却未必喜欢你。”

苏樱道:“只要我喜欢他,无论他喜不喜欢我都没关系,更用不着你来费心。”

魏麻衣道:“哼,你……”他也想反chún相讥,怎奈“哼”了一声,就说不出话来。

苏樱一笑又道:“何况,就算他现在不喜欢我,我也有法;叫他喜欢我的。”

听到这里,小鱼儿已忍不住大笑道:“好,说得好,我简直现在就有些喜欢你了。”

魏麻衣面上一阵青一阵白,厉声道:“既是如此,他若死了,你必定十分伤心,是么?”

苏樱微微一笑,道:“我早就知道你要以他来要挟我的,你究

竟想要什么?难道还不好意思说?”

魏麻衣瞧着她那如春水般的眼波,瞧着她那在轻衣下微微起伏的胸膛,只觉心跳加速,嘴chún发干,道:“……我要你……”

突然大喝一声,身形急转,在自己胸膛大打了七八拳,眼睛再也不敢去瞧她,大声道:“我只要你说出你昨日听到的秘密!”

苏樱忽然笑道:“其实你就算要的是我,我也会将自己给你的,只恨你竟没有这个胆子,将大好机会平白错过。”

魏麻衣怒吼一声,转身抓住她的肩头,嘶声道:“你……你这臭丫头,小贱人,你……你……你……’他说了一句,又说不出来,忽然出手一掌,向苏樱脸上掴了过去,谁知苏樱竟不闪避,反而转脸迎了上去,道:“你要打,就打吧,但你忍心打得下手么?”

只见淡淡的星光,自树梢漏下,照射在她脸上,她星眸如丝,鲜花般的面颊更似吹弹就破。

魏麻衣这一掌竟硬生生地在半空中顿住,再也打不下去。

苏樱却将整个身子都偎了过去,闭着眼道:“你打呀,你怎么不打了?”

魏麻衣身子似乎发起抖来,心里恨不得立刻就将这软玉温香抱个满怀,偏偏又没脸真的伸出手去。

小鱼儿瞧得又好气,又好笑,突见苏樱一只春葱般的纤纤玉:手上,不如何时已戴起了个发亮的戒指。

他头上脚上,眼睛正对着这戒指,星光下瞧得清楚,这戒指上竟有根又尖又细的银针。

苏樱扭动着腰肢,嘴里含含糊糊的,也不知说些什么,这只戴着戒指的手,却向魏麻衣脖子上搂了过去。

魏麻衣脖子上的细皮,只要被这根银针划破一丝,他就再也休想活了,而他此刻心跳气喘,眼睛发红,一颗心已飘飘荡荡地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怎么想得到这要命的无常巳离他不到半寸。

谁知小鱼儿竟然大喝道:“小心她的手!她手指有毒针!”

魏麻农狂吼一声,举手一掌,将苏樱推出数尺。

苏樱身体撞到树上,瞪眼瞧着小鱼儿,失声道:“你……你疯了么?”

苏樱咬着嘴chún,不说话,魏麻衣又惊又怒,但实也不懂小鱼儿为何反来救他,是以瞪着眼站在那里,也没有说话。

只听小鱼儿笑道:“我救他,只因我也想听听你那秘密。”

苏樱道:“……你说什么?”

小鱼儿接道,“你宁可将自己肉身布施,也不肯说出这秘密,可见连你自己都将这秘密瞧得比自己的身子还要紧得多。”

苏樱道:“他不敢杀我的,只因他杀了我后,就再也休想知道那秘密了。”

小鱼儿截口笑道:“我倒想听这秘密,只有让他要挟你,你才不得不说出来,他若被你杀了,这秘密只怕你再也不会说出来,我岂非也听不到了。”

苏樱跺脚道:“但我既然救了你,这秘密,难道以后不肯告诉你么?”

小鱼儿笑道:“那是两回事,你见我要死,心里着急,才会将这秘密说出来,等我被救下来后,你却又怕我走了,那时你就会用这秘密来钓住我,说不定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肯说出来,我怎么能等得及。”

他大笑接道:“老实告诉你,你救了我后,我说不定立刻就要走的,那时我岂非永远也听不到这秘密了,我心里岂非要难受一辈子。”

这番话说出来,就连魏麻衣听了,都有些哭笑不得,苏樱更听得几乎气破肚子,大声道,“这秘密既如此重要,你若也要一旁听见了,他怎会放过你,你。……你自愈天下第一个聪明人,怎地连这点都未想到。”

小鱼儿大笑道:“朝闻道,夕死可矣,我只要能听到如此精彩的秘密,死了也没什么关系。”

苏樱瞧了瞧小鱼儿,又瞧了瞧魏麻衣,忽然娇笑着道:“有趣呀有趣,天下竟有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我本来绝不会为了任何人说出这秘密,但为了你……”

小鱼儿道:“为了我,你愿说么?”

苏樱转向魏麻衣,脸立刻沉了下来,缓缓道:“其实我就算将移花接玉的秘密告诉你,也没有用的,你反正学也学不会,破也破不了”……”

魏麻衣还未说话,小鱼儿已变了颜色,失声道:“你说什么?

移花接玉的秘密?”

苏樱道:“不错,移花接玉的秘密,也就是武学中最大的秘密,他们师徒就为了这秘密,二十年来食不知味,睡不安枕。”

小鱼儿瞪大了眼睛,道:“你……。你知道移花接玉的秘密?”

魏麻衣早己沉不住气了,嘎声道:“只要你说出来,学不学得会就是我的事了。”

苏樱道:“好,你听着……。。”

一句话还未说完,突听小鱼儿放声大喊道:“天灵灵,地灵灵,玉皇大帝圣旨令,观音菩萨柳枝瓶,外加阎王老子,牛头马面,你们快来救我呀。”

他穷吼鬼叫,又叫又嚷,苏樱说些什么,魏麻衣一个字也听不见了,一步窜过去,大怒吼道:“你小子疯了么?”

小鱼儿朝他扮了个鬼脸,笑嘻嘻道:“我没有疯,只是这秘密我已不愿听了。”这句话说出来,苏樱又怔住了。

魏麻衣更是暴跳如雷,吼道:“你本来拼命想听这秘密,如能听到移花接玉的秘密,就是死了也不冤,如今为何反而不想听了?”

小鱼儿笑道:“别的秘密我倒也想听听,但这移花接玉的秘密么……嘿嘿,我三岁就知道了,再听岂非无趣。”

魏麻衣怔了怔,道:“你……你也知道?”

小鱼儿道:“这秘密若是由苏樱说出来,你练到一百岁也休想练得成,何况你连五十岁都未必活得到。”

苏樱吃吃笑道:“这话倒也不错。”

小鱼儿道:“但这秘密若由我说出来,不出三天,你就可练成,只因我所知道的,乃是移花接玉功的速成捷径。”

魏麻衣听得脸都热了起来,忍不住动容道:“只要你真能说出来,我……”

小鱼儿正色道:“我也不要你感激我,只要你放了我就是。”

魏麻衣道:“是是是,在下一定……。。”

小鱼儿截口道:“好,你听着,我一面说,你一边练。”

小鱼儿道:“移花接玉的行功要诀,第一步就是要你手为脚,倒立而起,昂起头,分开双足屏息静气。”

魏麻衣皱眉道:“这算什么功夫?”

小鱼儿正色道:“你要知道,移花接玉的最大奥妙,就是一切都反其道而行,练功的姿势,自然也得要如此。”

魏麻衣虽然有些怀疑,但只要能学到移花接玉,他委实不惜牺牲一切,只要有一点机会,他也不肯错过,苏樱抿嘴在一旁瞧着,也不说话。

只见魏麻衣身子一挺,已倒立而起,双足微分,头抬得高高的,那模样活脱脱脱是一只蛤蟆。

小鱼儿扳着脸瞧着,脑上连一丝笑容也没有,道:“膝盖再弯些,头再拾高些。”

魏麻衣倒真听话得很,立刻照话做了,道:“这样行了么?”

小鱼儿道:“马马虎虎,将就使得了。”

说完了这句话,就再也没有下文。

要知魏麻友纵然内力深湛,但这姿势实在要命,武功再高的人摆出这种姿势,也不免吃力得很。

盏茶工夫过后,魏麻衣头上已快流汗,忍不住道:“还要等多久?”

小鱼儿道:“好,现在你真气巳沉至胸膛,第一步已可算准备好,第二步的功夫未做前,先得放个屁。”

魏麻衣怒道:“我看你简直在放屁。”

她虽然又惊又怒,但生怕前功尽弃,还是不敢站起。

小鱼儿道:“你要知道,屁乃人身内之浊气,我要你放屁,正是要你先将体内浊气驱出,然后才能开始练功夫。”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