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86章 汝姦我诈

作者:古龙

魏麻衣听小鱼儿要他放屁,心中一想,这倒也有理,只好放了个屁,要知内功高明的人,本可随意控制自己身体里的气脉,放个屁并非难事,苏樱早巳掩住鼻子,转过身去,肩头不停的在动,像是忍不住要笑,小鱼儿却仍是一本正经,道:“这个屁要脱下裤子来放才算的。”

魏麻衣道:“脱。脱……”

他脸已胀得通红,连话都说不出了。

小鱼儿道:“这一步就叫做脱了裤子放屁,放个痛快。”

要知他非但不是呆子,而且阴沉狡猾,只不过想学“移花接玉”的心太热了一些,头未免有些晕了,正是所谓“利令智昏”,小

鱼儿才会有机可乘.此刻魏麻衣越听越不对,翻身跃起,怒道:“这……。这究竟算什么功夫?”

小鱼儿还是板住脸,道,“这就叫呆子放屁功,那比移花接玉可要厉害多了.,魏麻衣双拳紧握,全身发抖,简直活活要被气死。苏樱也忍不住笑得花枝乱颤。

小鱼儿这才放声大笑道:“呆子,你想我真会‘移花接玉’还会被你用在树上么?你让我上了个当,我若不也让你上个当,怎么对得起你。”

苏樱娇笑道:“但你……你这样做也未免太缺德了。”

小鱼儿大笑道:“要想占我便宜的人,总得吃些亏的。”

魏麻衣怒吼道:“你要我上当,我就要你的命!”怒吼声中,扑了过去。

小鱼儿却大呼道:“天灵灵,地灵灵,天兵神将,大鬼小鬼,再不出来救驾我就要骂了。”

“像你这样的人,鬼也不会来救你的。”魏麻衣手指已向小鱼儿哑穴点了过去。

就在这时,突听黑暗中一人阴恻恻道:“你又不是鬼,怎知鬼不会来救他?”

这语声缥缥渺渺,若断若续,连一点生气都没有,哪里像是活人发出来的声音,而且语声发出时,本在西面,一句话说完,已到了东面。

深夜荒林,骤然听见这样的声音,真叫人不寒而栗。

只见黑暗的苍弯下,树梢头,果然有条灰白色的影子,一身麻衣在风中猎猎飞舞,看来当真是鬼气森森,不像活人。

魏麻衣究竟不是等闲人物,瞧见对方的影子后,反而沉住了气,一步步走过去,冷冷道:“阁下既然想做鬼,我就成全了你吧!”

语声中,已有一蓬银雨,向树梢暴射而出。

由下往上,本难使力,但魏麻衣的腕力当真不同凡响,这一蓬银雨去势之急,竟比强弩硬箭还急几分。

树梢上的影子惊呼一声,落叶般飘了下来。

魏麻衣冷笑道:“看你还装神弄鬼。”

话犹未了,只听一人哈哈笑道:“死一次是鬼,死两次还是鬼你再往这里瞧瞧。”

魏麻衣大惊回首,那灰白色的影子赫然竟已到了左面十丈外的树梢上,一双灰白色的眼睛,正俯首瞪着魏麻衣冷笑。

魏麻衣纵是艺高人胆大,此刻手脚也不禁有些发冷,就在这时,突听身后一人哈哈大笑道:“这么大一个人,难道也会被鬼吓着么?”

魏麻衣霍然翻身,只见一个满脸笑容的圆脸和尚,摇摇摆摆走了过来,魏麻衣蓄气作势,厉声道:“你难道也是鬼么?”

那和尚哈哈笑道:“和尚不是鬼,和尚是捉鬼的和尚。”

魏麻衣冷笑道:“既然如此,和尚你就将那鬼捉来吧。”

那和尚道:“那不是鬼……哈哈,鬼不在那里。”那和尚的手突然往旁边黑暗的林中一指。

魏麻衣情不自禁,随着他手指之处瞧了过去。只见黑暗中不知何时,已坐着条人影,手里拿着白生生一件东西,正吃得津律有昧。

魏麻衣眼观四面,心里在筹思着对敌之策,要如何才能将对方几人一连击倒,嘴里却笑道:“但鬼哪有如此好吃的?”

那和尚道:“哈哈,他不信。……你为何不让他瞧瞧。”

树林里那人嘻嘻一笑,将手里的东西向魏麻衣抛了过来,魏麻衣不由自主的伸手一抄。

他只党这东西软软的,嫩嫩的,仔细一瞧,竟是半截手臂,上面牙印宛然,而且是已煮熟了的。

这下子魏麻衣真的吃丁一惊,只觉半边身子都麻了,赶紧将这半条人臂远远抛了出去。

树林里那人又伸手接住,嘻嘻笑道:“这地方人都有老鼠臭,不能吃的,我好容易才找到一个能吃的人,节省着吃了三天,只剩下达半截手了,你若抛了岂非可惜?”一面说着,一面又放怀大嚼起来,嚼得吱吱喳喳的响。

魏麻衣几乎忍不住吐了出来,情不自禁地往后退,嘎声道,“各……各位究竟是什么人?究竟要想怎样?”

突听又是一人冷冷道:“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你有什么话,找我来说吧!”

语声中一人大步走了过来,身子又高又瘦,白衣如雪,袖长及地,一张惨白的脸,冷得像冰,简直比鬼难看得多。

魏麻衣厉声道:好,你既是人,我也要让你变鬼!”

他出手当真是快如闪电,话声中招已递出。

这一抓他五指已贯满真气,若是被他抓着,铁石也将洞穿,那白衣人竟似变招不及,闪避无力。

魏麻衣一抓就抓住了他的手,突然手里冷冷冰冰,抓住的哪里是只人手,大惊之下,白衣人已狞笑道:“撒手!”

只听“嘶”的─声,他长袖一分为二,魏麻衣但见对方的“手”

已自他掌心划过,鲜血立涌而出。这白衣人的手,竟是只钢钩!

魏麻农手掌虽不重,但生怕对方钩上有毒,更是不敢激战,身形倒纵,便待冲出。

忽然间,又听得一人怒喝道:“无牙门下,岂是临阵脱逃的人,不管他们是人是鬼,你怕什么?”

只见这人身形瘦小如童子,一张也说不出有多难看的脸上,却生着一副很好看的胡子,长须飘飘,几乎已飘到地上。

他头戴金冠,长袍上碧光闪闪,看来又是可笑又是可怕,树林里那吃人的鬼惊呼一声,道:“魏无牙来了!鬼也害怕,还是溜吧!”

这时树林里连人带鬼都逃了个干净,只有小鱼儿吊在树上,苏樱也早巳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魏麻衣叹了口气,苦笑道:“弟子如今才知道,无论如何,还是比不上师父的。”

魏无牙冷笑道,“你知道就好。”

他袍袖一挥,又道:“那人伤了你哪里?可有毒么?伸出手来让我瞧瞧。”

魏麻衣缓缓伸出手,突然一掌向魏无牙击出。

这一掌出手很急,魏无牙却似早巳算准他有这一着,身子一闪,后退一丈开外,怒叱道:“好个孽徒,敢对师父如此无礼。”

魏麻衣狂笑道:“你易容的本事虽不错,但想扮魏无牙,还差得远哩!”

那魏无牙也哈哈笑了起来,道:“好,居然被你瞧破了,但我且问你,我学得哪点不像?”

魏麻衣大笑道:“你难道不知道他天生残废,两条腿有如婴儿,走起路来就像爬一样,他生怕别人瞧见.是以从不自己走路只听哈哈一笑,那和尚又从黑暗中跳了出来,招手笑道:“小

娇儿这次可栽了跟头了。”

那吃人的鬼也忽然出观,大笑道:“像魏无牙那么丑怪的人,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的确是谁也扮不像的,我早就知道你下的苦功都白费了。”

那人身子一长,忽然长高了两尺,道:“现在我只想该用什么法子,让魏无牙走两步瞧瞧。”

魏麻衣忽然翻身,箭一般掠回小鱼儿身旁,抽出一柄碧绿的匕首指着小鱼儿的咽喉,喝道:“你们可是来救他的么?”

那吃人的鬼大笑道:“你要杀他,你杀得了他么?”

笑声中,倒吊在树上动也不能动的小鱼儿,突然能动了!非但能动,而且动作简直比闪电还快。他两只手─动,就点了魏席衣的几处穴道.魏麻衣大骇之下,连还手都来不及,全身已被制往,小鱼儿顺手夺过他的匕首,指着他的咽喉,哈哈笑道:“你又上了我的当

了。”

魏麻衣只有瞪着眼,咬着牙,到了这地步,他还有什么话好说,小鱼儿笑嘻嘻瞧着他,道:“你现在总该知道,我的便宜是不好占的了吧,你若占了我的便宜,我迟早连本带利都要收回来的。”

那吃人的鬼摇摆摆摆走了过来,在魏麻衣脖子上嗅了嗅,面上忽然露出大喜之色抚掌笑道:“妙极妙极,这人身上已没有什么老鼠臭了,若多加些葱姜佐料,用上好的酱油来红烧,已勉强

可以吃得。”

魏麻衣目中满是惊惧之色,瞪着他嘎声道:“你……你莫非是‘不吃人头’李大嘴?”

那吃人鬼仰天笑道:“我已有二十年未在江湖走动.不想还有人记得我的名字。”

魏麻衣全身都软了,别人若要吃他,他还未必相信,但李大嘴若说要吃他,那可就不是说笑的了。

小鱼儿笑嘻嘻道:“你何苦再骇他,若是骇破了苦胆,肉岂非吃不得了。”

突见一个人自树梢凌空翻下来,一身白麻衣衫飘飘飞舞,落到魏麻衣面前,瞧着他咧嘴一笑道:“你只认得‘不吃人头’李大嘴?可认得我么?”

这人就是方才被魏麻衣用暗器从树梢打下去的,一顶白麻冠上,还留着根银针,显见方才虽未真的被打中,少不得也要骇一大跳。

魏麻衣瞧了他一眼,闭上眼睛,叹道:“装神弄鬼的人,我早该想到你是‘半人半鬼’阴九幽的。”

那人却折了段树枝,拨开他的眼皮,道:“你再睁大眼睛瞧瞧;阴九幽是在哪里。’魏麻衣只有张开眼睛,望了过去,只见树梢上还飘飘荡荡地站着条麻衣人影,打扮得和面前这一个人一模一样。

方才装鬼的,原来是两个人,难怪“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说穿了竟是一文不值。

魏麻衣长叹了一声,苦笑道::‘十大恶人’,今日究竟来了几个?”

那人道:“也不太多,只不过六个,老子就是‘损人不利己’白开心,你小子可曾听过老子的大名?”

魏麻衣冷冷道:“我早已听说,白开心在‘十大恶人’中,可算是最没用的一个,只不过是江湖中人勉强拿来凑数的。”

白开心脸色变了变,仍瞬即大笑道:“你莫要挑拨离间,老子今年已四十八,再也不会上这种当了。”

那和尚拍手道:“白开心果然长成大人了,只不过你明明已五十二,为何说四十八,你又不是女人,何必瞒岁呢。”

白开心瞪眼道:“我老婆还未娶着,若不瞒几岁,还有谁嫁给我。”

他又拍了拍魏麻衣肩头,又道:“你可得记着,这和尚笑里藏刀,最不是东西。”

魏麻衣叹道:“好一个‘笑里藏刀’哈哈儿!”

他眼睛向那面色惨白的白衣人瞧了过去,道:“你是……你是……”

白友人长袖一翻,露出了双手……右手竟是一只雪亮的钢钩,左手上光芒闪闪,其红如血!

魏麻衣失声道:“血……血手杜杀!”

杜杀道:“哼!”

魏麻衣惨笑道:“好,好,好,原来‘十人恶人’真的到了六个,我魏麻衣落在你们手里,还有什么话说?”

杜杀冷冷道:“不错,你只有死!”

他一步步走过来,光芒闪动处,钢钩向魏麻衣咽喉划了过去。

李大嘴赶紧拉着他的手,道:“这使不得。”

杜杀厉声道:“你想怎样?”

李大嘴笑道:“杜老大的事,小弟怎敢拦阻,只不过,他身上的肉本已不多,若先杀了他再煮,失血过多,肉更没有滋味了。”

杜杀道:“哼。”

他缓缓放下了手,魏麻衣却已颤声呼道:“李大嘴,你我究竟同是武林一脉,你杀了我,我死而无怨,但你又怎能……怎能……”他只觉一阵呕心,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李大嘴捏着魏麻衣身上的肉,喃喃道:“像这么大一个人,用两斤酱油,一斤料酒,十文钱的葱姜只怕就够了,自然还要加五文钱的五香八角。”

魏麻衣全身都麻了,终于颤声道:“求求你,我……我……求求你好么……”

李大嘴两只手一提,将魏麻衣整个人都提了起来,笑道:“各位,小弟肚子饿了,要先走一步……”

他话未说完,魏麻衣已狂吼一声,晕了过去,哈哈儿拍手笑道:“吓昏了,吓昏了,李大嘴果然有两下子。”

白开心摸着魏麻衣的头,道:“这小子醒了后,想必会乖乖的听话了,咱们要挑魏无牙的老鼠洞,也就全要靠这小子帮忙。”

哈哈儿道:“正是如此,否则咱们何必花这么多功夫来吓他。”

小鱼儿伸了个懒腰,笑道:“只苦了我,害得我在树上多吊了半个时辰。”

屠娇娇瞧了他半晌,忽然道:“那姓苏的丫头明明已要说出‘移花接玉’的秘密了,你为何反而要拦住她?”

白开心道:“是呀,你为何要拦住她,你不是要和花无缺拼命了么?若能知道‘移花接玉’的秘密,岂非就能稳操胜券?”

小鱼儿懒洋洋一笑,道:“我知道他武功的秘密后,再和他打架还有什么意思?”

白开心瞪了他半晌,长长叹了口气,道:“你原来是个好人。”

他忽又大笑起来,拍手笑道:“由哈哈儿、李大嘴、杜老大、屠娇娇、阴九幽,这五个人养大的孩子,居然会是个好人……狐狸窝里出了条牧羊狗,你们五个不觉得丢人么?”

阴九幽、杜杀面色都微微变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