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89章 巧计安排

作者:古龙

胡葯师接着道:“我对消息机关之学总是学不会,所以也不敢胡乱走动,就找了地方躲起来。过了半晌,就瞧见魏麻衣将一个小伙子骗到我躲着的树林里去,而且还将那小伙子点了穴道,吊了起来。”

白山君奖道:“那时我们远远听得有人在骂街,想必就是那小伙子在骂魏麻衣了。”

白夫人皱眉道:“这小伙子长得是何模样?”

胡葯师道:“年纪大约二十不到,身材和我差不多,满脸都是伤疤,应该其丑不堪,但也不知怎地,却看来一点也不讨厌,反而很讨人喜欢。”

白夫人道:“据说近年来江湖中出了个小魔星,叫什么鱼的,好像是小鱼,此人武功虽不十分高,但却精灵鬼怪,又姦又滑,只要惹着他的人,没有不上他的当的,连江别鹤那样的人,见了他都头疼。”

胡葯师默然半晌,微笑道:“不错,那小伙子就是此人,他实在是个鬼精灵,魏麻衣也算是个厉害角色了,但后来却被他捉弄得团团乱转“……”

白山君忍不任插口道:“这人又和‘移花接玉’的秘密有何关系?”

胡葯师道:“我问你,现在天下有几个人知道‘移花接玉’武功的秘密?”

白夫人道:“知道的人虽也有几个,但会说出来的人却一个也没有。”

胡葯师笑道:“这就对了,不过,现在我却有个法子令其中一人说出来。”

白夫人道:“你能让谁说出来?”

胡葯师道:“苏樱!”

白夫人叹了口气道:“你若能令那丫头说出来,我就能令瓶

子也开口了。’胡葯师微笑道:“你不相信?”

白夫人又叹了口气,道,“好吧,你有什么法子,且说来听听。”

胡葯师沉声道:“我这法子,就着落在那条小鱼的身上。”

白夫人皱眉道:“这是什么法子?我不懂。”

胡葯师道:“那姓苏的丫头,已对小鱼着了迷,只要我们能抓着那条小鱼,无论要苏樱说什么,她都不敢不说的。”

白夫人道:“这法子只怕靠不住吧,据我们所知,那丫头的心比石头还硬,天下简直没有一个男人能让她瞧在眼睛里。”

胡葯师道:“一定行得通的,我亲眼瞧见过它行通了。”

白夫人悠悠道:“只不过,咱们若想让那条小鱼入网,只怕还不容易。”

胡葯师哈哈笑道:“这张网可就要嫂子你来做了.。

白夫人嫣然一笑,向他送了眼波,道,‘你放心,越是调皮的男人我越有法子对付的。”

花无缺还是痴痴地坐夜石屋里,就像是个本头人。

江玉郎和铁萍姑走进来时,外面正在讨论她那一双玉腿,听得这亵猥的笑声,铁萍姑眼泪不禁又快落了下来。

铁萍姑忽然紧紧抓住江玉郎的手,嘎声道:“我们为何不乘这时候逃走?”

江玉郎道:“你若─个人逃走.也许还可以逃出两三里去,但还是要被抓住,你若背着我,只怕连半里路都逃不出。”

铁萍姑道:“那么你……。‘你想怎样?”

江玉郎道:“等着,等机会,忍耐,拼命忍耐……。”

他忽然一笑,接道:“你可知道。若论这忍耐的功夫,普天下只怕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我。”

这话倒当真不假,此人当真是又能狠,又能忍,否则多年前他只怕已死在“迷死人不赔命”萧咪咪的地府中了。

铁萍姑垂下头不再说话。这时白山君夫妇和胡葯师已大步走入。

白夫人一直走到江玉郎面前,轻轻去揉他的双肩,柔声道:“这样还疼不疼?”江玉郎道:“疼……疼还是疼的,只不过已……已像是好些……。”

话末说完,忽然杀猪般的惨叫起来。白夫人揉着他肩头的一双手,竟忽然贯注真力。

江玉郎的疼虽有一半是在装假,也有一半是真的,此刻白夫人掌上真力,由他左右双肩的穴道里逼了进去,他全身立刻宛如无数根尖针所刺,上上下下,所有骨节像是都散了。

白夫人还是满面笑容,柔声道:“你是不是觉得舒服了些?”

江玉郎惨呼道:“求求你……放……救手……”

铁萍姑也冲了过来,向白夫人扑了上去。但白山君出手如电,已把她手臂拗了过来。

白夫人笑道:“我只不过揉了操他骨头,你已如此心疼,我若杀了他,你岂非要发疯?”

其实铁萍姑现在已要发疯了,疯狂般大呼道:“你们不能这样……。你们不能……”

白夫人悠悠道:“只要你答应帮我们一件事,我就立刻放了他。”

铁萍姑想也不想,立刻道:“我答应,我答应……”

白夫人叹了口气,喃喃道:“想不到男女之间,爱的力量竞有这么大。”

她终于放了手,轻轻拍了拍江玉郎的脸,又笑道:“小伙子,看来你只怕真有两手,能令一个女人如此死心踏地的跟着你,这本事可真不小。”

胡葯师忽然笑道:“苏樱对那条小鱼着迷的程度,比她还厉害得多。”

白山君大笑道:“如此说来,咱们这件事是必然行得通了。”

白夫人道:“现在你留在这里,这两人就都交给你了……

折山君道:“你只管放心就是。”

铁萍姑还伏在江玉郎身上,轻轻啜泣着。

白夫人拉起了她,道:“你跟我走吧……。但你千万要记住,你若是不听话,坏了我们的大事,你这情郎就要死在你手上了!”

小鱼儿心里虽然急得像火烧,但走得并不快。

他知道走快也没有用的,走快了反而会错过一些应该留意的事,但他现在却连丝毫线索也不能错过。

夜晚虽已过去,但半山云雾凄迷,目力仍起难以及远,远处的木叶都似飘浮在云雾里,瞧不见枝干。

连哈哈儿、李大嘴等人留下的暗号,现在都很难找得到,要想追查武林高手留下的足迹,自然更是难如登天了!

但遇着越是困难的事,小鱼儿反而越是沉得住气,他先找了个小溪,在溪水里洗了洗脸,又定下心来,运气调息了片刻,看看自己的伤势是否巳痊愈。

他真气活动了一遍,觉得自己已和未受伤前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躺在床上太久,脚下有些轻飘飘的。

他不禁微笑起来,喃喃道:“那丫头将我受的伤说得那般严重我就知道她是在吓我,不让我走……唉,女人,谁若相信女人的话,谁就要一辈子做女人的奴隶。”

但想到苏樱的温柔与情意,他心里还是不免觉得甜甜的,无论如何,一个人若被别人爱上,总是件十分愉快的事。

魏无牙的洞府在西面一个隐密的山洞里。

小鱼儿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但刚吃了魏无牙的一个大亏,余悸犹在,还是不敢往西面去。

他坐在溪旁的石头上,出了半晌神,正不知自己该往哪里去找花无缺,突见溪水上游,有样红红的东西随波流了下来。

小鱼儿既然不肯放过任何线索,此刻自然也不肯错过这样东西,他立刻折了段树枝,跃到前面一块石头上,将这件东西挑起来。

原来这竟是条女人的裙子,上面还绣着花,做工甚是精致,看来像是大家妇女所穿着的。

但裙腰处却已被撕裂了,竟似被人以暴力脱下来的。

小鱼儿皱眉道:“如此深山中,怎么有穿这种裙子的女人?这女人难道遇上了个急色鬼?”

他本来以为这又是魏无牙门下的杰作,但魏无牙的洞府在西面,溪水的上游却在东南方。

就在这时,溪水中又有样东西飘了过来,也是红的。这却是一双女人的绣花鞋。

但现在小鱼儿不但已动了好奇心,而且也动了义愤之心,只觉这急色鬼未免太不像话了,好歹也得给他个教训才是。

溪水旁有一块块石头,上面长满了青苔,滑得狠,但以小鱼儿的轻功,自然不怕滑倒。

他从这些石头上跳过去,走出三五丈后,又从水里挑起个鲜红的绣花肚兜,更是已被扯得稀烂。

小鱼儿皱眉道:“好小子,你不觉这样做得太过份了么?要知女人虽然大多不是好东西,但欺负女人的男人,却更不是好东西。”

又往前走了一段,水里竟又飘来一只肚兜。这只肚兜是天青色的,也已被撕裂。

小鱼儿失声道:“原来还不止一个女人,竟有两个。”

他脚步反而停了下来,他忽然觉得,深山之中,绝不会跑出这么样两个女人的,穿着这种裙子的女人,在大街上都很难遇得到。

就在这时,上游处传来了一声惊呼!呼声尖锐,果然是女人的声音。

小鱼儿站在石头上,又出了半晌神,嘴角竟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喃喃道:“女人,女人……为什么我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遇见些奇怪的女人呢?”

溪水尽头,有峰冀然,一条瀑布,自上面倒挂而下,下面却又有一块巨石,承受了水源。

瀑布灌注巨石上,方自四面溅开,落入溪流中。那巨石上却有两个女人。

她们的身子竟已几乎是全躶着的,飞瀑自强巅直灌而下,全都冲激在她们身上,这般水力,显然是十分强大的。

她们修长而结实的玉腿,已被流水冲激得不住伸缩*挛,满头秀发,乌云般散布在青灰色的石头上。

小鱼儿到了这里,也不禁瞧得呆住了。

这景象虽然惨不忍睹,却又充满了一种罪恶的诱惑力,足以使全世界上任何一个男人面红,心跳,不能自已。

水雾、流云、清泉、飞瀑、赤躶的美女,惨无人道的酷刑……这简直荒唐离奇得不可思议。

小鱼儿喃喃道:“这是谁干的事?这人简直是个天才的疯子!”

只听那两个女子不住的呻吟着,似已觉出有人来了,颤声呼道:“救命”……救命……。。”

小鱼儿大声道:“你们自己不能动了么?”

那女子只是不住哀呼道:“求求你。……救教我们!”

小鱼儿道:“是谁把你们弄成这样子的?他的人呢?”

那女子呼声渐渐微弱,嘴里像是在说话,但小鱼儿连一个字也听不清,他现在站的一块石头距离她们还有两丈远近。

两丈多距离以小鱼儿的轻功,自然一掠而过,天下所有的男人,若有他这样的功夫,若瞧见这样的情况,却一定会掠过去的。

谁知小鱼儿既不救人,也不走。

他竟在石头上坐了下来,瞪着眼睛瞧着……这做法实在大出常情常理,除了他之外,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会做得出来。

石头上的女人,自然就是白夫人和铁萍姑。现在,白夫人也怔住了。她所安排的每一个计谋,每一个陷阱,本都是奇诡、突兀、周密,有时几乎是令人难以相信的。

她所布置的每一个计划中,都带着种残酷的、罪恶的诱惑力,简直令人无法抗拒,不得不上当。

这一次,她知道对方也是个聪明人,自然更加倍用了心机,她算准无论是谁,被人在树上吊了许久,一定要喝些水……尤其是聪明人,更会找个地方喝水的,因为聪明人在办事之前,总会令自己心神冷静下来。

只要是男人,瞧见溪水中有女人被强暴的证物流过来,都会忍不住要溯流而上,瞧个究竟。

于是她就在这里等着,展露着她依然美丽诱人的胴体,她认为天下绝没有一个男人,瞧见这情况而不过来的。

但她还是不能完全放心,还是怕岁月已削弱了她胴体的诱感力,所以她又将铁萍姑也拉了下来。

她知道:“小鱼儿”这名字,就是从江玉郎嘴里听来的,自然也知道铁萍始曾经救过小鱼儿一次。

因为江玉郎去投靠他夫妻时,她不但仔细盘究过江玉郎的来历,对江玉郎带来的这女孩子更没有放松。

江玉郎为了取信于她,只有将有关铁萍姑的每一件事都说了出来……江王郎自然绝不会为别人保守秘密。

所以她更认为小鱼儿绝没有不过来的道理。滴水尚且能穿石,何况奔泉之力;这块石头自然已被飞瀑冲得又圆又滑,只有在石头的中央,有一块凹进去的地方,其余四边滑不溜足。

任何人也没法子在这上面站得住脚。

白夫人就躺在这块凹进去的地方,只要小鱼儿到这块石头上来救她,她只要轻轻一推,小鱼儿就要落入水里去。

而胡葯师此刻就潜伏在水下,将一枝芦苇插在嘴里,另一端露出水面,以通呼吸,小鱼儿一掉下水,就等于鱼入了网……一个人落水时,自然免不了手脚舞功,空门大开,胡葯师却是全神贯注,自然是手到擒来。

奔泉之下,滑石之上,这地势又是何等凶险,小鱼儿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只要一过来,也设法子不掉下去。

白夫人先将自己安排在这种险恶之地,正是置之死地面后生的绝计,但她简直连做梦也未想到,小鱼儿竟既不过来也不走,竟只是远远坐在那里瞧着,简直就好像在看戏似的。

再看小鱼儿悠悠闲闲地坐在那里,竟脱下鞋子,在溪水中洗起脚来,面上神情,更是说不出的开心得意。

又过了半晌,他居然拍手高歌起来!

“有清泉兮濯足,不亦乐乎!

有美人兮娱目,不亦乐乎!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白夫人听得简直气破了肚子,忍不住切齿骂道:“这小于简直不是人……他难道已瞧破了我的计划吗?”

后面一句话,自然是在问铁萍姑,只因此间水声隆隆如万蹄奔动,她说话的声音就算再响些也只有铁萍姑能听得到。

铁萍姑本是满心羞怒,这时却不禁暗暗好笑,故意道:“他一定已看破了。”

白夫人恨声道:“这计划可说是天衣无缝,他怎么瞧破的呢?”

铁萍姑道:“有许多人都说他是天下第一个聪明人,这话看来竟没有说错。”

她功力本不如白夫人,本已被奔泉冲压得无法喘息,但此刻心情愉快,不但能将话一口气说了出来,而且说得声音还不小。

白夫人冷冷道:“你可是想向他报讯么?但你最好还是莫要忘记,休的情郎是在我手里,这件事不成,你就要做未过门的寡妇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