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双娇》

第93章 机智绝伦

作者:古龙

苏樱虽然不知道这四人就是顶顶大名的白开心哈哈儿屠娇娇和李大嘴,但却是见过这四人的。

她也曾亲眼瞧见,这四人如何对付魏麻衣,现在这四人忽然一出现,将她围住,她就算一向喜怒不形于色,脸色也不禁有些变了。

李大嘴大笑道:“苏姑娘,你用不着害怕,这两天我的胃口都不太好,要吃你,至少也得再等几天。”

屠娇娇咯咯笑道:“像这样聪明致的女孩儿,就算你舍得吃,我也不答应的。”

白开心道:“以我看来,还是吃了算了。”

哈哈儿道:“好。”

白开心道:“我至少可以放心些,不至于被她卖了。”

苏樱眼波流动,忽然笑道:“四位难道是来为铁心兰打抱不平的么?”

屠娇娇叹了气,道:“说起来,那傻丫头倒的确满可怜的。”

苏樱笑道:“四位若是觉得我让她去上当,方才为何不拦住她。”

白开心板着脸道:“她既不是我女儿,也不是我老婆,她上不上当,与我又有何关?我为何要来多事。”

哈哈儿道:“何况,让她到魏无牙那里去也不错,哈哈,魏无牙要是看中了她,那就简直更妙不可言了。”

苏樱嫣然道:“既是如此,四位是为了什么来的呢?”

李大嘴道:“我们来找你,只不过是为了谈一项交易。”

苏樱道:“交易?什么交易?”

哈哈儿道:“哈哈,自然是彼此有利的交易,却不知你肯不肯答应”

苏樱笑道:“若是彼此有利的交易,我怎么会不答应呢”

屠娇娇道:“好,我问你,你想嫁给小鱼儿,是不是”

“哈哈,你这人真是名副其实的人不利己,李大嘴将她吃了,与你又有什么好苏樱笑了笑,道:“我并不是想想就算了,我是非嫁他不可。”

屠娇娇道:但你有把握让他娶你么?”

苏樱笑道:“越没有把握的事,做起来就越有趣,是么卜”

屠娇娇道:“好,现在我们可以帮你的忙,叫小鱼儿娶你,但你却也要答应我们一件事。”

苏樱眼珠一转,笑道:“你们真有把握让他娶我。”

屠娇娇道:“当然有把握,你莫忘了,小鱼儿是我们养大的,我们怎会不知道他的脾气。”

苏樱道:“那么,你们又要我做什么事呢?”

屠娇娇道:“将他活着带入魏无牙的洞去,再活着带出来。”

苏樱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屠娇娇道:“只因我们要叫他去拿件东西。”

苏樱想了想,道:“他若不肯去?”

屠娇娇笑道:“他本来就算不一定会去,但现在却是非去不可的,只因为你帮了我们的忙,你将铁心兰送到那里去。”

苏樱悠悠道:“若是我不答应呢?”

李大嘴咯咯笑道:“你若不答应,我的胃口立刻就会变好的。”

苏樱嫣然一笑道:“我相信我身上的肉,无论怎么样做,都很好吃的,只不过我要劝你,切切不要红烧,这么嫩的肉,红烧实在太可惜了,最好是用来涮锅子,肉才能保持鲜嫩。”

李大嘴等人,听得面面相觑,反倒不禁呆住了。

李大嘴乾笑两声,道:“你倒提醒了我,涮人肉的滋味,的确可算是天下第一,我倒买的已有许久未曾过。”

苏樱道:“你最好在我还活着的时候,就将我身上的肉片切下来,而且作料中,切切不可放醋,因为人肉本来就有些酸的。”

李大嘴乾笑道:“多承指教,我吃人吃了无数,想不到竟还没有你内行。”

他走了两步,只见苏樱悠然坐在那里,怎么看也不像要被人吃下肚子里的,倒像是等着别人送上门给她吃。

屠娇娇忽然道:“李大嘴,你先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她将李大嘴拉向一边,悄悄道:“你吃过这样的人么?”

李大嘴笑嘻嘻瞧了坐在那边的苏樱一眼,忍不住低声骂道:“这丫头看起来,就像是喜欢被老子吃下去似的,真不知她肚子里在打什么鬼主意”

屠娇娇道:“你想,她若非胸有成竹,怎会如此笃定,而且还像是生怕死得太舒服了,竟劝你活着将她凌迟,你想,世上有这样的人么”

李大嘴默然半晌,道:“你的意思是……”

屠娇娇道:“依我之见,还是算了吧“咱们能活到现在,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莫要阴沟里翻船,栽在这小丫头手里,那才冤哩。”

李大嘴沉吟着道:“这话倒也不错,:”

只听苏樱娇笑道:“你还不过来,再等下去,我的肉都要变老了。”

李大嘴大笑道:“你的肉太酸,我懒得吃了。”“想不到我的肉竟是酸的,莫非是平时吃醋吃得太多了。”她盈盈站了起来,俭衽道:“你先生既然不肯赏脸,我只有告辞了。”

突听白开心喝道:“我和他不一样,他好吃,我好色,好吃的人,胆子总比较小些,但好色的人就不同了……”

他一步步向苏樱走过去,大笑道:“常言道,色胆包天,这句话你总该听过的吧?”

苏樱情不自禁,向后退了半步,但面上还是带着微笑,道:“阁下若觉得光棍做得无趣了,我倒可替你做个媒。那边小溪里,有位美人在出浴,她不但长得千娇百媚,比我好看多了,而且风情万种,知情识趣。”

白开心吃吃笑道:“我就看上了你,别的人我都不要。”

他嘴里说着话,一双大手已向苏樱抓了过去。

苏樱肚子里就算有一千条绝顶妙计,此刻却也连一条都便不出来了,女人若碰见急色鬼,那真是什么法子也没有。

只听“哧”的一声,苏樱的衣服已被白开心撕了一块下来。

就在这时,突又听得一人缓缓道:“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欺负女人,”

这语声平和而缓慢,但他的人却来得快如风,疾如电。

白开心只见一条人影自天而降,他大鹫之下,还掌击出。

李大嘴等人,但见人影一花,但闻一声清脆的掌声,白开心的身子,已像是一个球似的挂在树枝上。

再看苏樱身旁,已多了个手采翩翩的美少年,衣衫虽然有些狼狈,但却仍掩不住有一种清贵高华之气流露出来。

这人虽然救了苏樱,但见苏樱瞧见他,脸色反而变了,失声道:“花无缺!”

花无缺淡淡一笑,目光向李大嘴等人扫了过去,缓缓道:“还有那一位想动手的么?”

李大嘴等人也骇呆了。花无缺虽不认得他们,但他们却是认得花无缺的。

他们曾经眼看着花无缺,以一身超凡绝俗的武功,将慕容姊妹吓走,又在一招间将白开心抛在树上。

李大嘴大笑道:“咱们也早就看这色鬼不顺眼,公子此刻教训了他,这是再好也没有。”

屠娇娇也笑道:“只可惜公子出手还太轻了些……”

哈哈儿道:“哈哈,公子若将他抛得更远些,让咱们再也瞧不见才好。”

白开心挣扎着想从树上跳下来,嘴里大叫道:“我只不过想摸一摸她而已,但那大嘴巴却要吃她的肉哩。”

他们不去对付外人,反倒先窝里翻起来,花无缺倒买还没有见过像这样的人,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各位倒买是够义气得很……”

一句话末说完,李大嘴已怒吼着向白开心扑了过去,白开心似是闪避不及,竟被他一拳打出三丈外,怪叫道:“大嘴狠,你敢打人?”

李大嘴吼道:“二十年前,我就想打死你这王八蛋了!”

他一面骂,一面追过去,谁知白开心的脚忽然一勾,他也倒了下去,两个人竟都猿在地上,扭成一团。

只听“砰砰蓬蓬”的拳头声,“混帐王八”的怒骂声,骂的话固然不堪入耳,打架的姿态更是不堪入。

花无缺本还以为他们是什么武林高手,此刻看来,却简直连可以为了三文钱而打破头的泼皮无赖还不如。

哈哈儿却在一旁拍掌大笑道:“好,打得好,哈哈,快抓他的头发,对了,抓紧些。”

屠娇娇道:“但也不能让他们这样打下去,若是打死了一个,咱们岂非还得花钱为他收,还是过去拉开他们吧。”

一这时李大嘴和白开心已猿到那边的树后面去了,两个人都已打得像狗一般在喘息,但还是不肯住手。

屠娇娇和哈哈儿也赶了过去,一面呼道:“莫要打了……再打就要打出人命来了呀!”

于是这两个人也到了树后,似乎在拉架。

花无缺瞧着他们,只有摇头苦笑他遇见这样的泼皮无赖,除了摇头之外,还能干什么?

苏樱忽然微微一笑,道:“花公子,你上了他们的当了。”

花无缺道:“上什么当?”

苏樱微笑道:“你以为他们这真是在打架么?”

花无缺怔了怔,道:“难道这是……”

苏樱抿嘴笑道:“这不过是他们在想法子逃走而已,那两人的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若真的要拚命,三百招内,谁也休想碰着对力一根手指。”

花无缺纵身掠了过去,树后果然连人影都瞧不见了。

树皮上,却留下了四行字;“手下留情,多谢多谢,不辞而别,惶恐惶恐,不够胆量,也许也许,不够义气,未必未必。”

花无缺呆了半晌,忍不住苦笑道:“果然上当,惭愧惭愧。”

苏樱笑道:“这四人的诡计多端,实在少见得很,像花公子这样的忠厚君子,若不上他们的当,那才是怪事。”

花无缺忽也一笑,道:“忠厚君子,倒也未必未必,,,……方才也有几个人就上了我的当。”

苏樱道:“哦?谁?”

她话问出来后,自己也明白了,笑道:“不错,上当的必定就是白山君夫妇,是么?”

花无缺微笑点头,道:“正是他们。”

苏樱眼珠一转,道:“我虽然以葯力将你困住,但那葯对人却没有什么害处的,只要一吹风葯力就解了,只不过那时他们必已点了你的穴道,你还是不能逃走。”

她微微一笑,接着道:“你是不是故意装成中毒很深的模样,让他们对你不如提防,你却在暗中以“移花接玉的内力,打开了穴道,扬长而去。”

花无缺笑道:“姑娘的聪明智慧,实在也少见得很。”

花无缺面上的笑容忽然不见了,叹了气道:“姑娘你虽然是智计无双,但在下却知道还有一个人,,,;就算姑娘你遇见他,只怕也要吃亏的。”

苏樱垂下了头,也叹了口气,幽幽道:“你说的不错,我非但知道你说的这人是谁,而且也吃过他的亏了。”

花无缺面上不禁露出鹫异之色,刚想问个清楚,苏樱忽又笑道:“温良如玉的花公子,如今也会以诡计骗人,只怕也就是跟这个人学的……我说的是么?”

花无缺忍不住笑道:“这就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苏樱道:“但君子毕竟总是君子,所以我虽然那么样对待你,你非但没有向我报复,反而救了我。”

花无缺脸色忽然沈了下来,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救你”

苏樱望着他忽然改变的脸色,也像是有些吃鹫,但还是笑着道:“我已说过,这就因为你是君子。”

花无缺沉着脸说道:“我必需告诉你三件事,第一,移花接玉的秘密,绝不容许外人知道,谁知道了,只有死!圭。是移花宫的禁例,谁也不能例外。”

苏樱虽然还在笑着,笑声听来却没有那么悦耳了。

花无缺道:“第三,移花宫的门下无论要做什么事,都必需自己动手,绝不容别人干涉,也绝不能假手于外人。”

苏樱道:“第……第三呢?”

花无缺道:“第三,我也是移花宫的门下,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破坏移花宫的规矩。”

苏樱叹了口气,道:“如此说来,你救了我,只不过是为了要亲手杀我而已,是么?”

花无缺扭过头不看她,一字字道:“纵然情非得已,却也势在必行。”

苏樱道:“那么……那么我也要告诉你三件事。”

她不等花无缺问她,就接着道:“第一,你莫要忘记,我本来有许多机会可以杀你的,但我却没有动手,你现在若杀了我岂非不义?”

花无缺虽然没说什么,却忍不住叹了口气。

苏樱道:“我虽然知道了移花接玉的秘密,但我绝不会练这种功夫,也绝没有告诉过别人,你若杀了我,岂非不仁。”

花无缺已微微动容。

苏樱道:“第三,你莫忘了,我是个女人,而且手无缚鸡之力,一个大男人以强欺弱,来欺负一个弱女子,这非但无礼,简直是无耻了。”

花无缺已不觉垂下了头。

苏樱见他神情的变化,眼睛已发了光,嘴里却冷冷道:“你若一定要做这种不仁不义无礼无耻的事,我自然也没法子,但铁心兰若是知道了,她一定会对你失望得很。”

花无缺霍然抬起头。

苏樱悠悠道:“不错,铁心兰……她总是对我说,你是最温柔、最有礼的男人,我本来也很相信的,但现在……”

她故意叹了气,住口不语。

花无缺指尖已有些发抖,道:“你……你认识铁心兰?”

苏樱抬起头,淡淡道:“我和她也不算太亲密,只不过刚刚结拜为姊妹而已。”

花无缺像是忽然挨了一鞭子,呆了半晌,摇头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她在那?”

苏樱道:“我就算告诉你她此刻在那里,你也不敢去找她的。”

花无缺目光一闪,变色道:“魏无牙,你将她送到魏无牙那里去了午”

苏樱笑道:“魏无牙对别人虽凶恶,但对我们姊却很好的。”

花无缺跺了跺脚,霍然扭转身,嗄声道:“移花宫的秘密,你绝不告诉别人?”

苏樱道:“若有第二个人知道,那时你再杀我也不迟。”

花无缺长叹道:“那时虽已迟了,但……但我还是相信你。”他又跺了跺脚,身子已向前窜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绝代双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